宙斯小說網 >> 玄武裂天 >> 目錄 >> 第一千八百十二章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第一千八百十二章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更新時間:2019年12月03日  作者:藍庭  分類: 東方玄幻 | 鐵血重生睿智 | 藍庭 | 玄武裂天 
玄武裂天 第一千八百十二章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作者:藍庭分類:

一朝明悟,水到渠成。只在呼吸之間,整個五彩領域己完全消失,漫空都是點點霞輝,宛如瀑布般的朝著陸隨風的體傾泄而去。這一刻,紫云峰主能做到的,他也做到了。

這是一種更玄奧的境界,領域即我,我即領域,兩者融合為一的不分彼此。

"原來如此!"陸隨風的眼中流露出淡淡欣喜之色,感受到這種領域與自身完美融合,來自星光之矛的壓迫蕩然無存,渾身上下充滿了從未有過的強大力量,舉手投足間仿佛都能輕易移山倒海。再也無須去支撐領域,因為他本身就是領域,而且更為強大。

宛如山呼海嘯般的五彩霞光從他的身上迸發出來,這是一種氣質上的蛻變,不變的,唯有那平靜柔和的眼神。

吼!身下的龍首高高昂起,一聲滔天怒吼響徹天地,龍息奔涌,化為一蓬五彩光暈,將奔行中的星光之矛籠罩在其中,劇烈的顫抖,掙扎著,像是想要擺脫某種束縛。能夠震撼的看到,星光之矛在被逐漸分解,離成點點星輝明滅消散。

"可惡!"紫云峰主惱怒的輕哼一聲,他開始后悔自己之前貓戲鼠的游戲,否則對方此時已經生死道消,神魂俱滅了。后悔歸后悔,心中的那份自信依舊未減,盡管對方也領悟了"領域為我"的境界,但境界上的差距擺在那里,足以徹底的碾壓對方。

手中的長槍連連揮動,一道道星光在空中交織成一幅璀璨的星圖,散發出恒古的輝光,耀眼眩目,仿佛能化一切。

龍息光暈拂過星圖,發出"波"的一聲輕響,隨之潰散開來,化作一團虛幻的光云消彌。陸隨風手中的長劍也在此時落下,一道驚天長虹直接斬在星圖之上,清脆的玻璃破碎聲響起,星圖龜裂出道道蛛網般的裂紋,仿佛下一秒便會徹底的分崩開來。

伴隨著斬出的這一劍牽引,陸隨風的身形已脫離龍脊,一步虛空踏出,他的腳下拖出一條彩虹般的軌跡,宛如天神降臨,威凜無雙。

陸隨風從這場領域戰開始,就一直被對方的強勢壓制著,還險遭至毀滅性的打擊,想想都背脊發寒。此刻壓力驟然一減,氣勢飆升,幾乎是下意識的向對方發起反擊。

壓迫后的反彈,令陸隨風的修為突破到了半步仙王境界。此消彼長之下,斬出的這一劍迸發出前所未有的光彩,融合了領域之力的攻擊更是威勢倍增。

可怕的是這一劍的軌跡,有若羚羊掛角般無跡可尋,似乎還蘊含著的法則之力,讓人不敢輕易正面抗衡。

只不過,身為仙王境大能的紫云峰主,又豈會被這恐怖的威勢所懾,手中長槍不閃不避的一抖,循著一道玄奧的軌跡電奔而出,萬千星光聚合為一,與陸隨風斬來的一劍無可避免的撞擊在一起。

轟!一道天崩地裂般的震響迸發,漫空盡是一片流光異彩鋪灑,將兩人的身形完全淹在絢麗璀璨的光彩中。劇烈的震蕩令身下的戰臺地面龜裂出縱橫交錯的縫隙,整座塔樓更是像地震般簌簌顫抖不已,像是隨時都會分崩塌陷。

就在這時,一束金光從十層之上綻射出來,迎風見漲。那是一尊流光溢彩的寶塔,塔身之上有著無數符文,閃耀著玄奧的輝光,直接將整座塔樓籠罩住,那種山搖地動般的現象才被逐漸穩定住。

這種宛如地龍翻身,末日降臨的陣勢,任誰都會心驚惶恐。幸好這種情形只維持很短時間就恢復了正常。懸在空中的寶塔也隨之迅速縮小,最終化化作五寸之高的秀珍玲籠寶塔,飛回了十層之上的一個包間內,想來這尊寶塔是出自某位大能之手。

戰臺的地面就像是被犁了一遍似的,溝壑縱橫,塵土翻卷。陸隨風落在地面,單膝跪地,用劍支撐著身體,面色顯得有些蒼白,嘴角還掛著一血跡。能夠清楚的看到他的仙力鎧甲裂開了幾道口子,滲血的傷口處有彩色的光華流轉,肉眼可見的在迅速愈合。

不遠處的一個溝坑里,紫云峰主也是單膝跪地,雙手握槍撐著地面,頭發散亂,身上的星辰鎧甲已完全消失了,身上同樣有著數道血肉翻卷的傷口。

"你敗了!"兩人幾乎同時立起身來望著對方,同時開口說出這三個字。看上去就是一個兩敗俱傷的模樣,一時之間還真判斷不出孰勝孰負?

不待陸隨風開口,紫云峰主已沉聲道;"以你的修為,本尊不信你還有一戰之力,就算還能勉強戰斗,也是必敗無疑。不如就此自我了斷,還能落個全尸,留個完整的神魂輪回轉世。"

"身為修者當轟轟烈烈的戰死,屈辱的自我了斷,只怕連轉世投生的資格都會被奪。"陸隨風去嘴角的血跡,冷冷的笑道:"更何況,不到最后一刻,鹿死誰手還尚未可知。"

陸隨風的身上沸騰著熾烈的戰意,說出來的話更是鏗鏘有力,擲地有聲。話落,人已沖天而起,重新落在仍懸浮在空中的龍脊之上,用行動來證明自己一往無前,視死如歸的決心。

"哼!不自量力,本尊就讓你徹底的神魂俱滅,連輪回轉世的機會都有。"紫云峰主無比怨毒的冷哼出聲,也是腳下一點地面,化著一道流光綻射而去,重新回到獨角獸之上。

事實上,兩人之前的一場驚天動地鰲戰,彼此體內的仙氣靈力都消耗得七七八八,已經所剩無幾。再想要釋放領域來戰斗,幾乎是不可能的了。接下來的戰斗,就需要坐下的契約獸來輔助,也就是說,契約獸的強弱,關乎決定著這場戰斗的最后結果。

龍是萬獸皇者,龍威之下莫不臣服。但獨角獸卻是個例外,它的神圣高貴不容褻瀆,無懼任何威勢。尤其是進化成了靈獸的獨角獸,更是睥睨一切,就算在真龍神鳳的面前,也是唯我獨尊,絕不會稍稍低下高貴的頭顱。

百米高空之上,兩人坐下的契約獸都已擁有了靈智,自然能感知到主人此時的狀態和心意。一時間龍吟咆哮,龍威浩蕩,卷動風云。獨角獸不甘勢弱的長嘶嘯天,聲震環宇,整個身軀也在隨之不斷的變大,呼吸間已膨脹了數倍,偉岸得宛若一座山岳,散發著神圣高潔的光芒。身體直立,一雙水桶粗的前蹄在自己的胸膛上敲擊著,發出隆隆的巨響。

這種狂野的姿態,顛覆了之前人畜無害的溫文優雅,此時的兇威仿佛能撕裂虎豹巨龍,其彪悍狂猛的威勢,令人乍舌不已。

兩獸遙遙相對,分庭抗禮,氣勢威壓鋪天蓋地,風云色變。長嘶,龍吟之后,讓人始料未及的是,首先發動攻擊的竟會是獨角獸,看似龐大的軀體,其敏捷的速度卻似如風馳電閃,百米的距離,幾乎只是兩次加速,一次前竄,就已經出現在了陸隨風的面前。

螺旋狀的獨角高高揚起,一束湛藍色的光華噴薄而出,化作一根擎天之柱,宛如雷霆驚電降臨。更為恐怖的是,攻擊未至,一股極寒氣流已籠罩四方。冷浸刺骨的寒意不但有著極強的侵蝕性,更是令陸隨風的反應速度產生了滯緩,想要閃避已勢所不能。

但他身下的龍騎卻是有受到任何影響,龍首昂起,不閃不避的探出一只龍爪,做出了一個托天之勢。

轟!劇烈的轟鳴聲中,所有人都下意識的認為,陸隨風和身下龍騎定然會被這擎天之柱直接砸落虛空。但,接下來的情形卻是截然相反。

那擎天之柱在接觸到大小完全不成比例的龍爪時,獨角獸的身體突然地凝固了一下,下一瞬,竟是朝著來時方向轟然倒飛而去。

龍軀一扭騰空而起,帶著陸隨風直追上去,一道龍息同時噴出,宛若實質,化著一柄金色大劍,帶著凌厲的劍意遙遙鎖定獨角獸,一劍隔空斬落。

感受到這股劍意的威脅,獨角獸的身體一陣微顫,那難以形容的恐怖威壓令其龐大的身體連閃避都做不到。只能發出一聲憤怒的嘶,雙蹄高高揚起,勢欲硬扛硬擋。

這一切的變化發生得太快,獸之皇者的恐怖在這一刻才真正顯露出來,高貴孤傲的獨角獸,面對這滔天威勢的攻擊,心中也是生出大恐懼,有信心擋下這一擊,似乎已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更令紫云峰主震驚的是,這條龍的爆發來得太突然,太快了,以至讓他想要救援也已經來不及。獨角獸一旦被擊殺,對他的影響無法估量,甚至會直接跌落境界階位,絕對讓其無法承受。

更何況,他與契約之間心意相同,有著一份難以割舍的情感,絕非外人所能理解。一時之間,紫云峰主須發根根倒豎,無邊的憤怒令其險些當場失控。

一劍兩斷?當然不會!陸隨風至始至終都只是想擊敗對方,化解這段仇怨,即使在生命受到威脅時,也有生出滅殺對方之心,也包括對方的契約獸。玄武裂天 第一千八百十二章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上一章  |  玄武裂天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