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清妾 >> 目錄 >> 第八百三十一章

第八百三十一章


更新時間:2017年04月22日  作者:綰心  分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綰心 | 清妾 
清妾 第八百三十一章
正文

作者:綰心

更新:2017042123:12

字數:4575


行宮里,亂糟糟的一片。

蘇培盛心下暗惱,卻也不得不滿臉是笑的安撫著幾近瘋狂邊緣的小烏拉那拉氏,李氏安排的人跟在后面,瞧見如此瘋魔的小烏拉那拉氏也是被嚇了一跳,她忙收回了露出墻角的腦袋瓜兒,跑回到了李氏休息的偏殿,狠狠剜了一眼勾著李氏來到行宮的琥珀,添油加醋地將剛才看到的一幕和李氏一說,便出言鼓動李氏收拾行李回府了。

“這是怎么回事?”李氏疑惑回眸。

她倒不是懷疑琥珀和小烏拉那拉氏設計害她,一來是小烏拉那拉氏沒有這個腦袋,二來是她也不覺得小烏拉那拉氏會來算計她,可是她安排過去監視蘇培盛的宮人是她最信任的人,也不會不弄清楚就來胡亂稟報,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氏略一猶豫,決定來個眼見為實,領著人就往小烏拉那拉氏被圈禁起來的那處宮殿走去。

韓大夫正滿腦袋是汗地給渾身出疹子的宮人看診。

他滿眼為難地搖頭嘆息,起身命藥童研墨,領著蘇培盛和幾個兵丁就開始到處撒藥末,一副很是謹慎畏懼的樣子,仿佛小烏拉那拉氏身邊的仆婦真的感染了天花一般,若是這時代也有奧斯卡小金人的話,憑著他的演技,絕對能榮登最佳男主角獎。

“蘇公公,這是怎么了?

剛才咱們過來的時候,小烏拉那拉格格這邊不是還好好的!”李氏用帕子堵著口鼻,擰著眉毛來到蘇培盛身邊,低聲詢問道。

被問到的蘇培盛也是一腦袋的霧水,不過他很快聯想到了伊爾根覺羅氏那邊,想著會不會是老福晉先下手為強安排了后手,應對起來,倒是也不見慌亂,似是很無奈地苦著臉,伸手從旁邊兵丁捧著的笸籮里,拿過了幾個藥包塞到李氏手里,輕聲說道:“您問奴才,奴才現在也是說不清楚,早前奴才就瞧見小烏拉那拉格格跟前的仆婦臉上起了疹子,奴才怕是天花,便私下里問了問小烏拉那拉格格,可是小烏拉那拉格格很肯定的告訴奴才,說是她領來的人都是種過痘的,絕對不會被感染上,奴才為了以防萬一,便讓人將這邊空著的殿宇收拾了出來,讓小烏拉那拉格格暫時領著人住下,還特地往各處都灑了防治的藥末,可是哪想到一晚上工夫就又多了好幾個出疹子的病患,這要真是鬧大了,怕是咱們行宮里的人都出不去了。”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李氏聽著蘇培盛這么一說,忙又退后了一步,同時飛快地將蘇培盛塞給她的藥包裝備起來,生怕也被感染上了天花,她還不如小烏拉那拉格格,起碼小烏拉那拉格格是種過痘的,比她多了一重保護,她打小進宮伺候,如四爺一般是并沒有接受過種痘的,也許查探瓜爾佳氏是生是死是件大事,但是相比于她自己個兒的性命,那一切都是小事了。

她敷衍地擺了擺手,已經打定主意要轉身回府去了。

隨著小烏拉那拉氏等人被感染天花的事,讓李氏親眼瞧見,她真是恨極了勾著她來行宮的琥珀,不過她比小烏拉那拉氏更有城府些,雖說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卻是習慣了口蜜腹劍,眼瞧著琥珀慌慌張張來請罪,她忍著怒意安撫了一番,又賞下了些許銀錢,這才借口要洗漱更衣,笑著將琥珀打了出去,等琥珀才轉身離開,她就直接領人離開行宮回府了。

而琥珀這個因她來行宮的大宮女,自然是被她丟在行宮了,同時被李氏留下的,還有一時間找不到蹤跡的茉雅琦,以及去了偏房休息的小七。

相比于二格格,李氏更加看重她生的弘昀。

她想著左右茉雅琦是種過痘的,便是身邊的宮人都感染上痘疾,茉雅琦也沒有半點風險,只不過就是行宮這邊的吃住,不如在府里頭那般舒適愜意,而且留下茉雅琦在行宮這邊,還可以替她盯著瓜爾佳氏是生是死的事情。

在她看來,這絕對是個一本萬利的主意。

更重要的就是她認為茉雅琦的生命都是她給的,為她做這點小事,也本就是茉雅琦應該的,可是她卻忘記了茉雅琦是人,人都是有感情的,一個孩子被母親舍棄在這么危險的處境下,心里怎么可能沒有半點怨懟。

其實李氏也并不是不想親口吩咐茉雅琦,只是行宮太危險了。

生性謹慎的李氏是一刻都不想在行宮多停留了,所以她左右轉了一圈,沒有找到茉雅琦的人,便直接去暖給四爺說了一聲,轉身回房間留了一封信,放在妝臺臺面上,便直接走人了。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不說李氏離開行宮回府是個什么樣的狀態,單說茉雅琦和小七在房里聊了會天,重新回到李氏房里,看著妝臺上放著的書信,再看已經空蕩蕩的衣柜,冰涼的茶盞,還有跟在她身后滿眼茫然的兩個小宮女,整個人都陷入了一種很崩潰的狀態。

她早知道她在李氏心目中的地位,比不上她弟弟弘昀。

當初她狠心做下錯事,她也不是全然不后悔,她甚至都有些害怕面對弘昀,李氏重新回到四爺府以后,她也盡量表現得更加乖巧、更加聽話懂事,畢竟當她最危險的時候,李氏真的是豁出自己保護她,做到了一個做額娘的本分,她也反省自己,下定決心要對弟弟和額娘好,可是當她再一次被李氏舍棄,她整個人都瘋了,不同于當初四爺抗拒德妃娘娘的親近示好是近鄉情怯,她這次是真的心灰意冷了。

心灰意冷,便意味著她甚至連弘昀這個弟弟的醋都不會吃了。

至于說李氏留給她的信,她連看的想法都沒有,便直接湊近燭臺燒了,她已經長大了,不再需要額娘的疼愛和保護,也不需要賴在額娘身邊撒嬌,她到底是個一幅妝奩就可以打出門的姑娘家,她又何必去爭那些寵愛,何必去做自家弟弟弘昀的眼中釘,作為皇室格格,她只要討好四爺就足夠了,以后她在婆家的一切尊榮,全依賴在四爺身上,就算是有朝一日四爺不在了,只要的體內有愛新覺羅家的血,任何人都不敢欺辱她,不管是多么高的門第,在皇室面前,也不過就是奴才而已。

想通了這一切,茉雅琦笑著走出了內室。

她招呼著兩個小宮女將自己個兒的行李整理好,該放柜子的放柜子,該擺在妝臺上的就擺在妝臺上,從府里帶出來的被褥,重新烘熱烘暖的鋪好,一切都收拾妥當,她這才好像沒事人似的捧著從府里帶來的小點心,領著小宮女去廚房忙活了。

茉雅琦早就聽說阿瑪最喜歡家常菜,之前是沒機會表現,但是現在行宮的人手不足,小七自小被瓜爾佳氏寵大,當真是十指不沾陽春水,她雖然不善廚藝,卻是正經跟著老嬤嬤學了一段日子,簡單準備幾樣清粥小菜,還是不成問題的,這次她可不會再錯過表現的好機會。

蔬果肉蛋,一一清點完,她又擔心四爺的忌口問題,特地跑過去詢問了空閑著的秦大夫,這才重新回到廚房里,開始挽袖子做飯。

約莫小半個時辰左右,肉糜粥就咕嘟咕嘟地開始冒泡泡了。

茉雅琦一邊交代著小宮女將熬煮著肉粥的砂鍋挪到紅泥小爐上溫著,仔細盯著火,一邊操起菜刀,開始切起了小青菜。

從莊上送過來的新鮮蔬菜,那真真是帶著一股清香味,單單是聞著就覺得爽口,她知道四爺喜歡吃清淡的菜式,想來病中的四爺,應該也喜歡更加爽口些的菜色,著重做了兩道酸辣口的小菜,她又讓廚娘幫忙做了兩道點心,這才簡單用干凈的帕子裹住手指上特地弄出來的傷口,拎著食盒去了暖給四爺請安。

會哭的孩子有奶吃,這道理是恒古不變的。

素白色的帕子,沾染著猩紅的血跡,瞧著挺駭人的。

其實卻并不嚴重,因為茉雅琦是故意弄傷手指的,她可不愿意簡簡單單說兩句話就被四爺打出來,她這一傷著,四爺瞧見了,必然是要細細關切一番的,誰說父女感情就不需要悉心培養,如果她的額娘和瓜爾佳氏那般疼愛受寵,她也不許要操心這些事情了,想想小七,她真是有點嫉妒呢!

不過小七也可憐,不管瓜爾佳氏是否還活著,總不能露面了,只是還是太幼稚的茉雅琦,壓根沒想到四爺會那般疼愛爾芙,竟然求了康熙帝幫忙指婚,重新將改頭換面的瓜爾佳氏娶進門,有些小得意的茉雅琦瞧著空著手過來給四爺請安的小七,勾唇笑了笑,主動上前拉住了小七的手,輕聲說道:“你也是來給阿瑪請安的吧,我正愁著自己個兒拿不了這么多東西呢,你快幫我拿拿……”

說著話,她就將小宮女手里頭的托盤,讓到了小七手里。

“姐姐說的哪里話,我幫著姐姐拿點東西,那還不是應該的,反倒是姐姐這么辛苦做好的吃食,反倒是便宜了我跟著姐姐一塊領賞呢!”小七笑著不以為然的接過東西,隨口說道,她真心不覺得這么做點東西就是表示孝心,阿瑪也不會在意這些表面功夫,不過讓她提醒茉雅琦,她覺得還是不要枉做壞人了,因為她清楚她就算是說,已經鉆進牛角尖的茉雅琦,也絕對不會聽的,反而還會覺得是她心存嫉妒。

兩姐妹說說笑笑地進了暖,四爺仍舊坐在屏風后面。

他笑著讓宮人將擺好的方桌抬進屏風,其實并不是很有食欲。

不知道韓大夫和秦大夫兩人是不是故意整他,開出來的藥湯是一天比一天苦,弄得本就食欲不大好的四爺,基本上胃口就和爾芙剛剛有孕時一樣了,唯一讓四爺覺得慶幸的就是他并沒有爾芙那樣的孕吐反應,吃進去了就是吃進去了,雖然有點反胃,卻也不至于太難受。

今個兒的吃食是茉雅琦做的,雖說菜色并不是很和他的胃口,菜色也不精致,但是自家女兒的一份孝心,四爺也不會讓孩子灰心,他勉強自己個兒喝了兩小碗略帶腥氣的粥,這才撂了筷子。

和兩個孩子說說體己話,四爺覺得自己個兒都輕松了不少,心情也很好,可是當他聽說李氏扔下茉雅琦就自己個兒走了,氣得差點就摔了手邊的茶碗,這倒不是說他并不生氣,還愿意給李氏留著這份臉面,他只是不愿意嚇壞了孩子們,他又強打著精神和兩個孩子說了會兒話,這才招呼著廊下伺候的蘇培盛進來,送倆孩子回去歇息。

隨著蘇培盛重新關好暖的門,那個逃過一劫的茶碗,到底還是碎了,他實在是看不懂李氏,雖說茉雅琦是個女孩子,不能承宗襲爵,不能給李氏帶來她渴求著的尊榮,可到底是李氏身上掉下來的骨肉,她當初能為了茉雅琦舍棄四爺府的享樂,如今怎么會這般丟下茉雅琦就走,難道她就不怕……

是了,四爺突然想明白了。

正因為想明白了一切,他便更加厭惡滿腦子都是算計的李氏。

當初李氏是安排好了一切后路,這才頂了茉雅琦做下的錯事離開,她心里清楚明白小李氏是個眼皮子淺的蠢東西,不需要其他人挑撥就會犯錯,而自己為了不讓孩子身染瑕疵,也為了讓孩子能重新回到親生母親的跟前,瞧見李氏有悔改之心就會把她從盛京莊子上接回來,雖然可能短時間內,李氏會遭些罪,可是有了自己對李氏的那份憐愛之心,李氏完全可以很快就控制住局面,而且兩個孩子到底都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肉,兩個孩子不會因為她的離開和她離心離德的,相反茉雅琦會更加聽李氏的話,一切也如同李氏算計的一樣,但是這次不同,李氏是很匆忙來到行宮的,她也沒有想到小烏拉那拉氏身邊人會感染上了天花,畏懼死亡的李氏,再也顧不上安排后路,便只得匆忙離開。

相比于拼死都要生下孩子的爾芙,李氏太讓他失望了。

本就精力不濟的四爺,顧不上去收拾滿腦子算計的李氏就倦倦睡了過去,但是他卻將李氏做的事情都記在了心里,不過即便是在睡夢中,他也在猶豫是不是該送李氏去盛京別院繼續養病……

熱門推薦:

網站版權所有:清妾 第八百三十一章


上一章  |  清妾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