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仙途遺禍 >> 目錄 >> 1776 闖山

1776 闖山


更新時間:2019年06月12日  作者:小小沙丁魚  分類: 仙俠奇緣 | 古典仙俠 | 小小沙丁魚 | 仙途遺禍 
仙途遺禍 1776 闖山
1776闖山

1776闖山

慕澤騰和蘇羽卿的關系無疑很糟糕。https://可是,這一次,他們顯然想到一塊兒去了。都想到了魔門失傳的“萬心鑒”。至于展西杰有沒有想到……

應輕鴻雖然對“和慕澤騰一起出現在林水馨面前”這件事有些尷尬。但比起這個,和谷易、廖沉淵一樣,心里還是更關注展西杰的。可惜,從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什么。

倒是站在水馨身邊,多少有些心虛意味的安元辰看著慕澤騰輕哼一聲,“現在居然還是‘慕大少’么?”

慕澤騰就當做沒有聽見。以他原本的脾氣未必能忍住的事情,現在已經可以忍下來了。

“展真人。”慕澤騰也有自知之明。

從蛛絲馬跡里猜到了林水馨有可能也跟著南下是一回事——至少在進入這個空間以后他是想到了這個可能的——覺得有合作的可能也是一回事。但他真的不覺得,能和林水馨(連帶著蘇羽卿)以及北方來客組成真正的同盟。

“在闖入慕氏在紫極仙坊設下的實驗室的時候,我殺了真人的師妹簡道友。”慕澤騰很坦然的說到,“說起來真人可能未必相信——但確實是簡道友讓我這么做的。”

如果說,牽扯到度魂章和萬心鑒這樣的仙器,再加上擺在眼前的布置……

展西杰想要憤怒一下都憤怒不起來,竟然只能發出一聲無奈的嘆息。

簡初瓶困在天劫之下,卡在了金丹和筑基之間,也許神魂達到了金丹的強度,但身體并沒有。這就意味著,簡初瓶哪怕在兩個仙器的影響之下恢復了神智,卻依然無法醒來。

她的神魂只能躲在萬心鑒里,避免被度魂章“度魂”。

而肉身不死,神魂被身體束縛,也就無法完全進入萬心鑒,想要徹底掌握萬心鑒,恐怕也同樣是不可能的。

展西杰聽了水馨和蘇羽卿兩人提供的消息,其實就已經猜到了不少。知道以簡初瓶的性格,如果能聯絡上能幫助自己的人,九成以上的可能,還真是讓人殺了自己。

——這也是慕澤騰能坦然說出這種事來的重要原因。

是慕澤騰說了自己做的事,谷易、應輕鴻幾個卻依然能和他同行的重要原因。谷易他們同樣能想到簡初瓶會有的選擇。

“度魂章我也交給簡道友了。”慕澤騰說,這話就很難說真假了。雖然他現在手上確實是沒有度魂章的本體。

“沒弄錯的話,萬心鑒的混沌秘境演化的的空間其實分為兩層——萬法城暫時控制紫極仙坊的無辜路人。萬法峰則處理想要處理的人。不過,在簡道友用萬心鑒籠罩了整個紫極仙坊之后,出了意外,有人闖進了這個空間來。不得已之下,她又只能再次演化了一層。將那些能‘輕易處理’的人交給了度魂章的……傀儡?”

說到最后,慕澤騰才稍稍停頓了一下,用了一個不大確定的詞匯。

但這番話整體確實是附和水馨等人的推斷的。

在發生的事情一一證明了“空間和簡初瓶有關,和萬心鑒有關”之后。

“這后演化的空間的關鍵,就在‘萬法真君’身上吧?”谷易有些大大咧咧的道,因為自覺自己說的是一個幻像,所以沒有什么尊敬之意。

“本來還在疑惑,但看蘇師兄你和林……”谷易卡了下殼,水馨在南方畢竟只是“散修”,而谷易又很難把她看做北方人。

“和林真人忽然出現在這里,你們追著過來的人物,只怕也相當厲害。簡師姐就算是占據地利,只怕也不容易處理,是想要得到援手的。”

“然而說了那么多……”安元辰輕嗤,“你們不還是沒有辦法去幫忙?”

光知道需要幫忙,又有什么用?

“在下現在這個情況,林姑娘是知道的啊!”慕澤騰之前在天火山的時候雖然沒見到水馨。卻是知道“林誠歡”有個“隨身秘境”的。語氣想當客氣,“在下一個人的時候,雖然猜到發生了什么,卻也不敢妄動呢。”

“你有看到誰闖進來嗎?”安元辰的態度,依然是看待俘虜的態度。

這點很明顯。自覺自己已經“自由”,且已經掌握了金丹級別力量的慕澤騰到底沒控制的露出了幾分不滿的眼神。

“在下哪里看得清楚呢?不說那必然一個個都是高手,這個地方也是……”慕澤騰貌似誠懇的搖了搖頭。

水馨和蘇羽卿對望了一眼,心下都有掂量。

追過來的人里面還包括秋霽、周氏兄弟以及一個“皮包骨”。如果說這樣的陣容對上慕鶴然那兩個入魔的修士,加上一個已經殘破的神魂控制的器靈。

即使是沒有簡初瓶的幫助,感覺也能對付得了。

更別說秋霽的“本命法寶”還有特殊了。

但是,除了那個皮包骨,秋霽那三個人,都不能保證說,沒有被困在萬法城的某個建筑之中。因為這幾位只怕闖進來的時間在谷易等人之前,沒有被置之不理,而是一進來就被分配了。

如果是簡初瓶一人憑借“地利”來對付那些人的話……

而且,紫極仙坊也不能說就沒有別的金丹真人了。畢竟沈固夫妻兩個,聯手了林驚珩和洪嵚,都了沒能將仙坊的實驗室拿下不是嗎?還是慕澤騰攪局弄成了現在這樣。

“那么,剛才那個昆侖宗弟子,也就是被你扯走的那個玩意又是什么?”安元辰秉持人設(也有一定可能是放飛自我),繼續盤問道。

她也知道了水馨和慕澤騰的“恩怨情仇”,感覺如果要是水馨來出面盤問,會顯得太過緊迫逼人。

“這不是很明顯嗎?”慕澤騰的態度卻是越來越不好。

“萬心鑒可是仙器!哪怕之前以封印狀態為簡道友所用,卻不代表她真正掌握了它。更別說度魂章了。現在,這是有人在和簡道友爭奪萬心鑒和度魂章的控制權吧——我給你們一個忠告,現在,原本的關鍵點‘萬法真君’,可是未必靠譜了。”

言下之意,那“張華山”是度魂章和萬心鑒共同的衍生。

他本來應該是個正常的“昆侖宗弟子”,但被沾染了其他的東西。萬心鑒本來就是魔門仙器,而度魂章被慕氏研究了許久……

“所以說這么多……”水馨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扭頭對那些奇形怪狀的獸靈們道,“如果你們不能讓我們去見空間的主人,那就讓剩下這些修士也說話。看看這些家伙,有沒有什么辦法。若是現在的狀況持續下去,你們會重新回到那些東西的掌控之中。”

水馨說的話,那些獸靈未必能完全理解。

畢竟已經有些復雜了。

但是小白在邊上,卻用“狼語”大致翻譯了一邊。嗷嗷嗚嗚的,那些獸靈之中,顯然有些了解了水馨的意思。

而且,水馨之前殺人太干脆了。這些獸靈單純的靈智之中,也不會覺得,水馨和那些沒死的修士是一伙的。立刻就有幾個獸靈行動起來,去用各種撕、啄之類的粗暴手段,解開了剩余那些修士的“禁言”。

在同時,又有幾只獸靈,走到了小白的周邊,儼然一副以小白為“狼王”的意思。倒是那只大黑狼,并不受獸靈青睞。

小白又向水馨傳音。

讓水馨明白過來,雖然這些獸靈——包括那只黑狼在內,并不能幫他們進入那個被分割開來的空間,但只要找到道路,它們能幫忙固定錨點,讓他們不至于被甩到別的空間中去。

萬心鑒雖然能夠制造大型幻境,也以制造大型幻境而聞名。

但毫無疑問,萬心鑒也肯定有分割空間,將自帶的混沌秘境分成幾個“幻境”的能力。

有這樣的能力的話,水馨他們一路找到這些獸靈,也就不算是做白功了。

只是……

“這么說,還是得找萬法真君。”水馨不得不承認這一點。如果這些獸靈不能成為破開空間的關鍵的話。

“講真,如果真的是萬法真君,被我們這么左提一句,右提一句的,也該出現懲戒我們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修士了吧?”

這么說著,水馨挑眉看了展西杰一眼。

她不能保證展西杰是不是關心則亂——展西杰不像沈櫻那樣出現了“立場偏移”的問題。但和“林誠歡”之前見到的展西杰相比,現在這個,確實顯得缺了幾分殺伐果斷。

這會兒展西杰的臉色依然變了好幾下,才點頭肯定,“走吧。我領你們去。”

但是這一次,想要再上山,就顯然沒那么容易了。

他們紛紛在萬法山上,各施手段飛了起來,卻沒能順利的飛上山。因為之前,在山頂上飛來飛去的那些“昆侖宗萬法峰修士”,也同樣駕役著各式各樣的飛行靈器,將萬法峰的山頂,圍了一個圈。

這一次,甚至沒有哪個修士,和展西杰爭辯“你是不是叛出師門”這一類的問題!

更甚至,雖然駕役著各式各樣的飛行靈器,但那些飛行靈器是不是起著真正的作用,都是一件不好說的事。因為這些修士,完全放棄了一個靈絡修士應有的戰斗手段。圍了一圈擋路,手上卻沒有任何法寶靈器符箓之類的東西。反而是彼此的氣息全都聯系在一起。隱約有“張華山”變形后的感覺。

當然也本來就是一回事。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以劍心級別的眼力,水馨還能看見,在山頂上,有好些“尸體”。這些“尸體”還在緩緩消散。

這些“尸體”同樣是之前驚鴻一瞥的萬法峰修士們。

一開始還在努力補全萬法城邏輯的萬心鑒,這會兒已經完全將邏輯拋到了九霄云外。這足以說明局勢的惡化,不讓水馨走劇情了的節奏。

但這些尸體的存在,卻算是難得的好消息。

因為簡初瓶衍生的那些不可能半點戰斗力沒有,不可能戰斗起來沒有半點動靜。更靠譜的解釋是,支撐這些“尸體”戰斗的力量已經被抽走了。

“沈真人他們呢?”水馨還有一點疑惑。

“我下山找你們的時候,他們也不在客樓了。”展西杰想起這件事來。只是他見到水馨兩人的時候,被兩人的消息當頭砸懵。就忘了說這件事。

“好吧。”水馨揚手道,“想來我們之間,也談不上什么戰陣、配合之類的。所以,各自選個方向,自行闖入吧!”

倘若沒有慕澤騰,這話還可以商議一下。

但有一個慕澤騰……新仇舊怨之下,沒人說得出“我們能并肩作戰”這樣的話。即使是慕澤騰靠著度魂章那邊得到的力量,對“張華山”之類的東西,頗為克制。

沒有糾結,展西杰看著眼前那些“弟子”,也全然沒有看同門的感覺了,簡潔明了的應了一句,“好。”

既然已經打定主意闖山。

這里的萬法峰又沒有真正的昆侖山萬法峰的禁制。

一群人立刻就四散開來。

應輕鴻幾人雖然是跟著展西杰一起來紫極仙坊的。剛才又和慕澤騰一起出現。這會兒,應輕鴻卻是幾乎沒有猶豫的跟在了蘇羽卿的身后。

而蘇羽卿,自然是和水馨一起行動。

被蘇羽卿看了幾眼,應輕鴻笑得訕訕,“仔細想來,還是師兄你比較靠得住啊!”

蘇羽卿的回答冷酷無情,“然而,師弟,現在我不覺得你靠得住——你還是跟著那只黑狼吧。”

應輕鴻目瞪口呆!

“你們可都是筑基。”安元辰涼涼的說,“你自己說,你是怎么保持神智的?”安元辰揚了揚手中的書山印分印。

“難不成你們也隨身帶著異寶?”

“不是。”應輕鴻頗為尷尬的道,“我們是被慕澤騰喚醒的。他找到了我們,用了符箓。在那之前,我們好像都覺得是受邀來萬法峰選靈獸的。而且還完全沒想到,在萬法峰有我們的熟人。”

說著,應輕鴻同樣從左手的手腕上,扯了下系在手腕上的一張玉符。

安元辰看了那玉符一眼。

主動跑出來之后,除了庇護安元辰什么都沒有做的書山印分印,在這個時候,忽然主動射出了一道金光,射穿了被應輕鴻扯出來的玉符。

而那玉符毫發無損!

仙途遺禍 1776 闖山


上一章  |  仙途遺禍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