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韓娛是一種病 >> 目錄 >> 第1724章 美人,紅酒,詩意(下)

第1724章 美人,紅酒,詩意(下)


更新時間:2018年02月06日  作者:將先生  分類: 職場 | 娛樂明星 | 將先生 | 韓娛是一種病 
韓娛是一種病 第1724章 美人,紅酒,詩意(下)
(書號:59056)

正文第1724章美人,紅酒,詩意(下)

作者:將先生

在這個初春的夜晚,在一個單身女人的宿舍陽臺,跟一個大美女兼大才女一起坐著,吃著雞蛋卷和華夫餅,喝著高檔紅酒,視野所見是繁華絢爛的江南區都市夜景,此時又聽到這個大美女兼大才女提到詩意,甚至念起了三行情詩……在金竟成看來,這真的挺有詩意。

這樣的風花雪月是金竟成喜歡的調調,只是因為事業緣故,他已經難得享受這樣的閑情雅致了。

所以金竟成現在格外享受。

金竟成問:“你也關注到這首三行情詩了?”

秋素妍坦然回應:“沒辦法,既然已經成了你的秘書,就得時時刻刻關注你這個老板的事情,不然就不稱職了,何況你這首三行情詩到現在還掛在網上的熱搜上,被很多網友關注著,甚至還有一些網友在模仿你的這首三行情詩寫詩和告白了。”

金竟成微笑:“我的榮幸。”

秋素妍卻問:“這首三行情詩真是你寫的?”

金竟成反問:“是不是寫的太好了?”

秋素妍嫣然一笑:“確實寫的很好,只是不像你寫出來的。”

金竟成問:“為什么?”

秋素妍回應:“首先,這樣一首很感性很唯美的三行情詩,不像是一個事業型霸道總裁會寫的。”

金竟成辯駁:“誰規定霸道總裁就不能寫詩了?又是誰規定事業型男人就不能偶爾感性和唯美了?”

秋素妍點了點頭,繼續說:“其次,這首詩寫的太好了,正如姚意涵小姐所解讀的,它展現出了對修辭手法的高超運用,甚至是一種寫詩的創新,如果說它出自一個詩人的筆下,我相信,所以我有點不相信它是你寫的,而且還是在電臺節目上臨時寫的。”

金竟成辯駁:“你這是在懷疑我的文學創作能力,既然你以前就很關注我,就應該知道我在這塊是強項,我有一首詩成了名詩,我還出過《雪色金竟成》概念寫真集,配寫過100句散文詩,而且我的很多歌詞就類似詩歌。”

秋素妍點頭:“好吧,最后一點我看你如何辯駁,這首三行情詩表達的是‘我在想你,而你不可能在想我,我想你是天經地義,你想我是不可思議,只有世界顛倒你才會想我,所以一直是我想著你’。”

金竟成反問:“有問題?”

秋素妍點頭:“有很大的問題,你這樣的男人豈會有這樣的單相思?只有女人追你的份兒。”

金竟成噗嗤一笑:“雖然我不同意你這句話,但我很享受你這變向的贊美。”

金竟成在心里悄悄想著:“誰說我這樣的男人就沒有單相思的時候?曾幾何時我對韓佳人可不就是單相思嗎?只是現在我好像確實不會去單相思一個女人了,確實只有女人追我的份兒了,因為即便我現在對一個女人很有好感,我也不會主動去追她了。”

在女人這塊金竟成有愧于韓佳人,但也不可否認他確實很愛韓佳人,因為韓佳人是他早就堅定的正牌女友和未來的妻子,因為有些浪漫美好他只會給韓佳人,因為韓佳人也會是他唯一主動追求的女人,且是熱烈追求。

至于其他女人,情人孫丹菲是當初主動追求金竟成的,林秀晶也是主動追求金竟成的,還追求得有些辛苦,一夜的情人諾拉阿娜澤德爾那夜也是主動對金竟成展開攻勢,jessica這小妮子也是主動跟金竟成搞起了曖昧。

金竟成疑惑的是,她們的主動是不是在于他的誘惑呢?如果是,那他這是不是也算主動呢?

秋素妍喝了口紅酒:“好吧,說歸說,其實我也知道這首三行情詩就是你寫的。”隨即說:“如此詩意的夜晚,我都為你念了一首詩,能否有榮幸讓你也為念一首詩呢?”

金竟成好笑:“你想聽什么詩?”

秋素妍下意識想讓金竟成臨時為她作一首詩,但她還是掌握著分寸,知道自己不是林秀晶,自己跟金竟成現在的關系可比不過林秀晶和金竟成之間的情義。

秋素妍明白一個道理,無論是做男人還是做女人都需要懂分寸,很懂分寸的男人或女人,距離成功就會更近,相反,很不懂分寸的男人或女人,往往就會活得很失敗。

因為很懂分寸,所以秋素妍知道現在她可不適合讓金竟成特意為她作詩,而一旦遭到拒絕,那就會尷尬了。

于是秋素妍說:“拜倫的《想起從前我們分手時》。”

《想起從前我們分手時》,中國又翻譯為《春逝》,金竟成更喜歡中國的詩題。

金竟成問:“就念幾句?”

《春逝》這首詩挺長的,金竟成知道,秋素妍主要是想聽曾經她對他念過的那幾句。

秋素妍“嗯”了一聲。

金竟成念了起來:“我們曾經錯過,事隔經年/緣分終于找到了我們/以美麗,以才華,以渴望,以夢想/我來和你招呼/只希望你能用我想要的來招呼我。”

秋素妍突然用一種魅惑的眼神凝視著金竟成的臉,目光中夾帶著一種叫柔情的東西。她突然被感動了,因為金竟成念的不是原詩,而是特意念了之前她改編出來的這幾句。

金竟成看出了她的感動,笑著調侃:“是不是突然發現我很解風情?”

秋素妍噗嗤一笑,卻又快速收住笑容,感慨起來:“知道嗎,當初我媽跟我說你媽當初要將我介紹給你做對象時,我感到不可思議,我也把這件事當成榮耀,因為我很欣賞你,覺得你很了不起。我想,如果當初我媽同意了這事兒,讓我跟你見面了,我可能早就成為你的女朋友了,因此我對我媽還有點責怪。”

金竟成微笑:“也只是可能而已,以你的眼光,也可能看不上那時的我。”

秋素妍繼續感慨:“知道嗎,我最喜歡的一種愛情,就是跟自己喜歡的男人一起打拼創業,可是現在我遲到了,你已經打下了一個商業集團,我則踩在了你這個巨人的肩膀上。”

金竟成繼續微笑:“你這是在跟我告白?”

秋素妍搖頭:“不是告白,只是感慨,感慨而已,因為……我遲到了這件事已經是事實。”

金竟成說:“我突然想送你一首詩。”

秋素妍詫異:“什么詩?”

金竟成說:“我臨時作的詩。”

秋素妍頓時面露驚喜。

剛才她因為很懂分寸,沒有讓金竟成特意為她作詩,害怕遭到拒絕,現在金竟成竟主動提出了這種事。

驚喜有時來的就是這么突然,卻又是在順其自然,秋素妍很好奇,金竟成突然想送給她的是怎樣一首詩,是像《你見或者不見我》那樣的詩歌?還是又一首三行情詩?韓娛是一種病 第1724章 美人,紅酒,詩意(下)


上一章  |  韓娛是一種病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