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1627崛起南海 >> 目錄 >> 第1723章 利益最大化

第1723章 利益最大化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8日  作者:零點浪漫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零點浪漫 | 1627崛起南海 
1627崛起南海 第1723章 利益最大化
小說名稱

小說作者

關鍵字

第1723章利益最大化

第1723章利益最大化

從經濟角度來說,東印度公司千里迢迢從占城國跨海進口糧食并不劃算,成本較本地采購還高出一截。但從政治角度看,那這點成本差異就顯得不是那么重要了,對巴達維亞地區統治的穩定才是首位。而幾乎壟斷了本地糧食市場的大成米行,在荷蘭人看來就已經是一個不穩定的隱患,必須要在一定程度上改變目前的糧食供應結構才行。

不過既然照維爾貝克所說,東印度公司這次所找的采購對象是占城國,那這中間就有文章可做了。

如果成大朋真的只是一名普通商人,那當然不太可能影響到荷蘭與占城這種國與國之間的高級貿易,但他的另一重身份卻可以在這個時候發揮作用了。只要他將此事及時向國內通報,然后由國內通知駐占城使館出面與其交涉,要攪黃這樁跨國糧食買賣并不算太難。

海漢與占城之間的關系一直維持得不錯,占城國在近幾年列裝的大部分新武器裝備都是來自海漢,軍中也是常年聘請了海漢的軍事顧問協助訓練,在軍事方面算是海漢的盟國之一。如果由海漢向占城提出不接納荷蘭人的糧食訂單,并且在其他方面給予一定的補償,那占城應該會很樂于賣這個面子給自己的盟友。

當然這種外交層面的事務,基本無需成大朋去操心要如何實施,只要他盡快將這個消息上報,國內自然會由執委會對外交部作出相應的安排。如果三亞那邊效率高一點,或許東印度公司派過去的人還沒到占城,海漢就已經領先一步跟占城協商好了。

維爾貝克見成大朋仍是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心里不禁也有些佩服他的鎮定,換作是自己在對方的位置上,恐怕早就按捺不住了。他可想不到成大朋的底氣是來自哪里,但他很清楚自己若要自保,就必須盡力爭取到成大朋出手相助,否則要是被吉恩踢出局,他今后對成大朋的生意可就沒什么利用價值了,到時候想要在巴達維亞東山再起可不容易。

“成老板,我們用了好幾年時間才整合了本地的糧食市場,難道你真的忍心把這好不容易得到的成果讓給別人?”維爾貝克仍然不肯放棄,繼續勸說成大朋,希望他能出手。

維爾貝克這么堅信成大朋有能力改變局勢,可并不是盲目的信賴而已,在他與成大朋結交合作的這幾年中,他的確從未見過有任何事情能夠難住這個漢裔商人。而且成大朋做事極為穩重,這幾年里吞并本地糧食市場的操作幾乎沒有任何紕漏,就算是議事會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來,所以他認為成大朋一定能想到辦法拯救時局。

但成大朋卻有自己的想法,當前的局面不是不能拯救,不過要如何下手,怎樣把海漢和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那還是需要好好考究一番的。如果利用得當,危機也會轉化成生機。

“維爾貝克先生,如果我真的有辦法讓這一切回到正軌上,那我能得到什么好處?僅僅只是維持現狀嗎?那我是不是馬上去找吉恩先生談談條件比較實際,或許他也已經準備好了優厚的條件,正等著我出現好說服我改換立場去支持他。”成大朋望著對方,提出了一種可能,雖然這只是他單方面的臆想,但如果成大朋真愿主動靠向對方的陣營,那或許對方也會很歡迎他轉換立場。

當然成大朋也只是說說罷了,他的目的是要跟維爾貝克討價還價,并壓縮對方的回旋余地,如果對方選擇了妥協,那么他才好施展后續的手段。

果然維爾貝克聽到成大朋的這種表態頓時便有點慌神,連忙說道:“成老板,你想清楚,那個吉恩來巴達維亞的時間不長,對本地狀況也遠不如我熟悉,你要想跟他合作,很多東西就得從頭來過,當心得不償失啊!”

成大朋搖搖頭道:“話不是這么說,那如果因為他對本地狀況不熟悉,而給了我更多的好處呢?說不定等他坐上你的位子以后,東印度公司與大成米行的合作還要更加密切了。我也很想再看看,他能給我開出來什么樣的條件。”

維爾貝克欲哭無淚,感覺是自己把自己給賣了,他將所知的情況和盤托出,反而讓成大朋決定繼續觀望等待一個坐地起價的機會,這樣一來他的位子可就真的岌岌可危了。只要吉恩那邊開出的條件比成大朋現在所得到的更好,那成大朋恐怕就會毫不猶豫地拋棄自己了。

維爾貝克不甘心就這么錯失生機,直覺告訴他,成大朋沒有把話說死就仍有轉機,只看他是否能開出足夠好的條件讓成大朋確定立場。但他還是不確定,什么樣的條件才能讓對方動心,或者說成大朋真正在意的是什么。

“好吧,成老板,讓我們彼此都坦誠一些,告訴我,你的條件究竟是什么?我想我們之間的共同利益是應該遠遠大于分歧才對。”維爾貝克的語氣變得更加軟弱了一些。盡管他自己可能沒有察覺到這一點,但即便是旁邊沒有完全聽懂兩人對話內容的秦華成,也已經注意到了這種態度上的微妙變化。

成大朋對于這種變化的感受自然更為直觀,他笑了笑道:“我開出來的條件,你都能答應嗎?你想清楚再回答我。”

維爾貝克現在怕的就是成大朋不肯給自己開條件,當下連忙應道:“答應,答應,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圍之內,我都答應!”

情急之下,維爾貝克也顧不得許多了,他知道成大朋接下來提出的條件必定會與東印度公司的利益有所沖突,但那又怎么樣,自己在東印度公司的職位都快要不保了,難道這個時候還要犧牲自己去保全議事會那幫腦滿腸肥的官僚嗎?

維爾貝克當然不是那么心慈手軟的人,屁股下面這個官位意味著每年數萬銀幣的進賬,他在荷蘭國內一家老小都得靠這份收入來供養,要是這份收入斷了,難道指望公司議事會能發善心繼續拿錢養著他一大家子嗎?不,當然不可能,東印度公司可不是什么慈善組織,所以他得盡力保住自己這個職位,哪怕因此將會違反公司的某些規則也在所不惜。

“好,你既然答應了,那我就先提一點條件看看你的誠意吧。”成大朋立刻便向他開出了幾項條件:“第一,我要知道東印度公司今年計劃購買糧食的準確數目和采購預算。第二,東印度公司接下來這一兩年里準備屯田種糧的詳細規劃,比如打算新墾多大面積的耕地,種植哪些種類的糧食作物。第三,巴達維亞目前官倉里的存糧,給我一個準確的數目。”

維爾貝克聽到這幾項條件,臉色也是不太好看。雖然他與成大朋在過去幾年的糧食采購中合作還算默契,但對于這些比較敏感的信息,他絕對不會告知對方。雙方只是議定一個彼此都能接收的價格,然后由大成米行在交易后返還一定比例的好處費給他。而成大朋現在所提出的這些要求,卻無異于是要維爾貝克將自己的底牌全都亮出來,這可是十分考驗他的決心和誠意了。

維爾貝克背上開始冒汗,成大朋提出的這幾個問題,已經不是在糧食采購中對收購價格松一松手,對送進官倉的糧食睜只眼閉只眼的小問題了,而是實實在在涉及到了東印度公司內部機密,性質大不相同。說得嚴重點,如果把這些信息泄露給成大朋,那維爾貝克就相當于是徹底背叛了東印度公司。

成大朋提這幾個問題也算是頗有心思,他打聽的都是與糧食貿易相關的信息,也不算突兀,對方很難想到成大朋刺探情報的深意,更不會在這個時候察覺到這位精明的成老板是打算要將他拖下水,成為海漢的一個情報來源。

不管成大朋的專業能力有多強,他能從巴達維亞搜集打探到的情報也難免會有主觀和片面的成分,而如果情報來自東印度公司內部,那意義就大不一樣了。所以這幾年里成大朋也一直都在小心翼翼地與東印度公司的官員們接觸,希望能夠從中發展出那么一兩個“內鬼”來給自己提供更有價值,更為準確的情報。

成大朋其實看好維爾貝克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但出于謹慎考慮,他一直沒有正面試探過維爾貝克的態度,但眼下這個機會實在難得,成大朋便想借此看看維爾貝克此人的立場是否會產生動搖。

而一直在旁邊靜聽兩人對話的秦華成,到這個時候終于是琢磨出了成大朋的意圖,不禁對他的應對佩服不已。在他看來成大朋理應要對東印度公司在糧食采購政策上的變化有所反應,畢竟能掌控巴達維亞糧食市場對海漢來說絕對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優勢條件,輕易不可放棄。但成大朋能一直隱忍,直到對方暴露了焦躁不安的情緒之后,才抓住機會出擊,不著痕跡地提出了條件,這種沉穩操作的確是非秦華成所能及。

維爾貝克的思想斗爭足足持續了數分鐘,在這期間成大朋并沒有開口催促他,仍是很耐心地坐著等對方給出回應。

成大朋的手指輕輕摩挲著腰上所系的一塊白玉吊墜,這塊圓形玉墜上并沒有雕刻任何花紋圖案,只是邊緣加工成了令人費解的齒輪狀,樣式倒是十分別致。但除了他之外極少有人知道,這塊玉墜其實就是當年巴達維亞戰爭之后,由執委會頒發給他個人的一枚特殊勛章。這玉墜特地保留了原本的光滑表面,僅是邊緣的齒輪象征了海漢的工業文明。

其實成大朋也不是太明白這齒輪玉墜所象征的真正含義,但這東西是執委會頒發的獎勵,他便視作珍寶,這幾年幾乎都是隨身攜帶,一有空就把玩幾下,早就將玉墜摩挲得溜光水滑。真正能識得這塊玉墜來歷的人也就執委會和安全部有限的幾名高官,他也不用擔心這東西帶在身邊會暴露了自己的另一重身份。

良久,維爾貝克終于是作出了決定,向成大朋說道:“成老板,你想知道的這些信息,我可以告訴你,但你必須保證不會向第三者泄漏,否則就免談了。”

成大朋笑了笑道:“這些消息對我有用,對別人就未必了,真泄漏出去對我也不會有任何的好處,不是嗎?說實話如果不是涉及到你我今后的合作前景,我也不想冒然向你打聽這些信息,要是萬一被你誤會成刺探東印度公司的情報,那我就算跳進南海也洗不清了!”

維爾貝克仍是有些不放心,再次確認道:“成老板,你得到這些信息之后,真的可以幫助我保住官位?”

成大朋正色道:“不開玩笑,我一定會盡力而為,爭取讓你在這個位子上再坐幾年。畢竟想找一個像你這樣默契的搭檔,也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如果可能的話,我當然會選擇與知根知底的人繼續合作下去。”

“這樣就好。”維爾貝克的臉色終于放松了少許,然后朝成大朋使個眼色,示意他先遣退隨從。他要告知成大朋的這些信息都是屬于東印度公司的機密,雖然他信任成大朋,但并不代表他連成大朋的隨從人員也一并信任。

成大朋朝秦華成點點頭道:“那你先到外面等著。”

秦華成應了一聲,快步出了房間,順手帶上了房門。他對于維爾貝克所提供的情報其實沒有太大的興趣,反正回去之后成大朋多半也會立刻將這些信息拿出來一起分析,倒是不用急在這一時了。

成大朋與維爾貝克關上房門在里面嘀嘀咕咕了約莫半個小時才告結束,維爾貝克很是客氣地將成大朋送到門外作別。

“如果我這邊有什么安排,會讓他過來找你。”成大朋指了指秦華成道:“你有什么消息也可以讓他告訴我。”

維爾貝克點點頭道:“之后就不要來這邊找我了,這里人多眼雜容易引人注目,有什么消息可以送到我家里去,這樣更方便一些。”

本書來自1627崛起南海 第1723章 利益最大化


上一章  |  1627崛起南海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