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血脈 >> 目錄 >> 第4938章 左右為難,莫非是那位天仙?

第4938章 左右為難,莫非是那位天仙?


更新時間:2020年02月15日  作者:剛大木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剛大木 | 武神血脈 
武神血脈 第4938章 左右為難,莫非是那位天仙?
第4938章左右為難,莫非是那位天仙?

第4938章左右為難,莫非是那位天仙?

作者:剛大木

殺人越貨!

無本買賣!

方顯表情不變,方家雖說不是那種仗勢欺人的惡霸,但關鍵時刻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一樣很果斷。

但他沒有表態,因為方子鐸還未說完。

果然很快方子鐸就繼續說道:“當然這在我看來,是下下策!如非必要,依我之見不宜選擇這條路。”

“那其他選擇呢?”

方顯問道。

而方子鐸則是點頭道:“第二條路,以巨大代價從李葉此人手中得到吞金獸,然后獻給斕曦子天仙!”

這就是他之前作出的決定,只不過他接著說道:“但如今從我與這位李兄幾次接觸來看,可能性也很低。”

方顯不動神色,陷入思考。

但方子鐸還未說完,他繼續說道:“父親,其實還有另外一條路。”

“哦?”

“我有一個直覺,李葉此人絕非常人,或許他會是我們方家度過此次危機的契機。”

當然連他自己說完都覺得不可能,搖頭失笑道:“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直覺,所以還請父親大人作出決定。”

方顯陷入沉思。

自己兒子的一番分析的確是符合他心中所想。

但現在方家不比從前,一步走錯,步步錯!

甚至很可能給他們方家帶來巨大的災禍。

“若是我們將吞金**給石七,甚至將李葉此人趕出方家,你覺得如何?”

他若有所思后,突然間問起。

但方子鐸立刻搖頭說道:“父親大人請三思,不說李葉此人是否當真有著我們看不透的來歷和實力,如此一來會徹底與他結仇。即使他不值一提,吞金獸也落入石七此人手中,父親真的覺得以石七的脾氣會念我們方家的好?”

方顯皺眉,然后搖頭。

方子鐸說道:“他不會,甚至不會以此感激我們方家,還會認為我們方家怕了他!如此一來,我方家顏面何存?傳出去外人怎么看我們方家?區區一個六品地仙就逼得我們方家低頭?”

“更重要的,石七此人生性涼薄,他絕對不會念我們方家的恩情,斕曦子天仙那邊,我們方家沒有合適的禮物,想要以此攀上關系,很難!”

這番見解,倒是讓方顯老懷欣慰。

他坐鎮方家這么多年,見過方家的輝煌也經歷了現在方家的沒落,怎么可能會不明白這些。

只不過他想要看看自己寄予厚望的兒子能否在他百年之后,支撐起整個方氏一族。

“說得好!我方家如今還輪不到他石七一個小小六品地仙耀武揚威的地步!”

方顯哈哈大笑,但隨后卻是神色嚴肅。

方家或許暫時不會在乎一個石七,但絕對在乎他背后的斕曦子天下!

更重要的,方家潛在的敵人不少,那些人可都是在等著方家這棵大樹倒下的一刻,撲上來分而食之。

方子鐸點頭,“那依父親您的意思是?”

“你先與這個李葉多多接觸,看看能否弄清楚他的來歷和實力,同時只要不是我方家做不到的事情,只要他開口,任何要求都可以答應!只要他交出吞金獸!”

方顯身為方家的族長,自然有這個權利:“記住,不要強硬。”

“是!”

方子鐸點頭。

但方顯還覺得不夠:“另外讓人查一下他身旁那兩個人的身份,看看有沒有線索。”

“我已經讓人去查了,應該很快就有結果。”

對于方子鐸,方顯是相當滿意。

他感慨了一聲:“我方家如今正值關鍵時刻,如果等為父能夠突破……”

方家如今除了僅存的那位老祖外,實力最強的就是方顯。

六品地仙!而且是在數百萬年前就已經是六品地仙!但六品地仙和七品天仙,看似一重之隔,但這一重如同天塹!

多少地仙終其一生跨不過去!

甚至比起凡人經歷仙劫,踏入仙魔境界更困難了億萬倍!

廣蘭城散仙地仙不少,但天仙卻鳳毛麟角!

“父親定然可以!”

方子鐸也是向往無比,他如今實力雖然不如自己父親和石七,但也已經是踏足五品地仙境界!

只可惜,哪怕他天賦不弱,想要突破天仙卻機會渺茫。

否則方家多一位天仙,就算不如曾經那般輝煌,可也絕對容不得其他人在背后窺視。

“先將眼前的事情解決,可惜這廣蘭城強者不少,天仙卻很少,而沒有任何瓜葛又可以被我們方家拉攏的天仙更是只有斕曦子天仙一人,否則……”

方顯搖頭,方家要不是走投無路也不會去考慮斕曦子天仙,實在是這個女人脾氣太古怪了,方家也不想和她打交道。

突然間,方子鐸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說道:“父親大人可還記得昨日天空異變?”

方顯眉頭一皺他自然注意到了。

“以廣蘭城外結界強度,至少是天仙才能破陣,如果當真有人闖入廣蘭城,而此人一身修為至少是天仙級的強者!如果可以找到此人,許以令他心動的代價,或許可以為我們方家所用?”

想法很好,但連他自己都搖頭失笑:“可惜,此人進入廣蘭城后就了無音訊,也不知道是廣蘭城結界運轉不靈,還是當真有人撕裂結界進入。”

當然這些想法方家父子也只是隨口一談,畢竟這種事情不切實際,比起攀上斕曦子天仙更虛無縹緲。

先不提有沒有這一號人物,就算有方家如何和對方攀上關系?

又如何確定對方不會野心太大,反過來吞并方家?

而在方氏父子為了方家前途奔波頭疼的時候。

方府。

李葉所在的小院。

吞金獸正幽怨的趴在地上。

“剛才嚇死小獸了,你不會真的想要把小**出去吧?”

它倒是不怕自己會死,就是不愿意回那個瘋女人身邊去。

李葉看了它一眼,笑容讓后者渾身毛發都豎了起來,然后才搖了搖頭。

吞金獸立刻松了口氣,但很快就說道:“你剛才這么做,就不怕方家轉手就把我們給賣了?”

黑伶站在一旁也是忍不住心中疑問開口說道:“公子爺剛才那么做,難道是篤定方家不會把我們交出去?”

話剛說完,李葉目光就朝著小院外看去。

黑伶立刻識趣的閉上嘴巴,同時片刻后,門外就傳來了方家二公子的聲音。

李葉笑了笑:“那就要看方家到底夠不夠聰明了。”

進來的人果然是方家二公子,方子鐸。

這也是他第二次來李葉的小院,不過比起上一次,這位方家二少顯得就多了幾分猶豫。

他開門見山拱手說道:“李兄,方某有一事希望李兄如實相告。”

黑伶識趣的退了出去,倒是吞金獸懶洋洋的趴在一旁,抬起眼皮看了方子鐸一眼,忍不住說道:“方家小子,你們方家應該還沒有蠢到認為就石七那個爛人,能夠幫你們方家度過危機吧?”

這話一出口,方子鐸表情微微一變,他的目光落到了吞金獸身上,倒也沒有著惱,而是苦笑一聲:“看來方某之前并未認錯,小金金大人別來無恙。”

李葉在一旁差一點沒嘴巴裂開笑出聲,尤其是聽到方子鐸這樣的仙門公子口中,說出這種稱呼,那個畫面的確很強烈。

仿佛是發現李葉那奇妙的表情,方子鐸尷尬一笑道:“李兄不要見怪,我與你身邊這頭靈獸乃是舊識。”

“方家小子,說吧,是不是想要把獸爺我交給石七?好讓石七念你們的人情,然后在斕曦子那個瘋女人面前給你們方家說好話?”

吞金獸撇了撇嘴,“獸爺我勸你們方家還是死了這條心,別那么天真了!石七是什么人你們應該清楚,就算退一萬步,那個爛人真的念你們方家的人情,去那個瘋女人面前說好話又如何,你們方家確定就靠著那個瘋女人就能轉危為安嗎?”

方子鐸表情不變,并未因為方家原本的那點小心思被人點破而發怒,相反他還很真誠的點了點頭:“小金金大人教訓的是,之前我方家的確有部分人有這種想法,但還請李兄相信,你是我們方家的貴客,更是我方某人結交的朋友,這種出賣朋友的事情我方某人絕對不會做得出來!”

吞金獸不屑一顧,但也沒反駁。

甚至還嘀咕了一句:“你們方家到還算有點節操,你方二少比石七那個傻逼算是比較出色了的。”

換了其他人被一頭靈獸這么當面嘲諷,早就勃然大怒。

但方子鐸并沒有,而是苦笑連連。

拿他和石七相比,也不知道是在夸他還是在貶他。

他禮數周到,態度也誠懇。

“我方家絕不會如此做,不過方某也希望李兄可以告知一件事。”

方子鐸眼神很認真,甚至帶著一絲期待,“李兄如今修為是幾品?”

修為是幾品!

這是修仙者之間的一種說辭,畢竟到了仙魔這個境地,若是故意將氣息隱藏起來,除非是一人境界比另外一人高出很多,否則很難察覺到對方的真實修為。

就如同方子鐸,自身乃是五品地仙,在他看來就算是六品地仙在他面前,他也勉強可以察覺到蛛絲馬跡。

可從見到李葉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始終看不透李葉,這讓他心中始終在猶豫和懷疑。

要不是那個可能性太夸張和不可思議,他當真會將李葉與昨日突然間撕裂廣蘭城結界的那位天仙聯系在一起。

這個問題,他猶豫了很久。

“李兄不要誤會,若是李兄不便直言,就當在下沒有問過。”

方子鐸連忙解釋,只不過他心中還是抱著一絲期待。

如今方家的境地并不妙,看似不動如山實則已經搖搖欲墜。就算他說服了自己父親暫時不要輕舉妄動,可隨著方家日漸式微,壓在他們身上的壓力也隨之越來越重。

他必須要為家族一門上下,早做打算。

李葉輕輕地用手指敲著桌面,并未直接回答,也沒一口拒絕。

氣氛就在如此奇怪的狀態下維持下來,漸漸地,方子鐸臉上也顯露出一絲失望。

正當他準備苦笑離開時,李葉卻開口了。

“這頭吞金獸,我不管它曾經是屬于誰的,現在既然到了我手里,那就是我李某人的。”

方子鐸一愣,但沒有出聲。

李葉繼續說道:“我這個人脾氣很直接,是我的朋友,那只要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我都會幫忙。”

吞金獸打了個哈欠,趴在一旁就看著李葉裝逼。

方子鐸表情古怪,但仍舊沒有出聲。

而李葉繼續說了下去:“當然,如果有人想要對我出手,我這個人向來比較懶,一般不喜歡和對方多做糾纏。”

這話在外人耳中就有兩種解釋,一種是李葉認慫,主動退走。自然還有另外一種,那就是強勢無比,滅了對方!

如果是其他人,方子鐸會覺得李葉是第一種人。

但他的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個人,很可能是第二種。

“李兄的意思是……”

“如果再有人為了吞金獸來方家,直接讓他們來找我。”

李葉說完不在多言。

也并未回答方子鐸之前的疑問。

帶著這樣的疑問和不解,方子鐸離開后就立刻找到了自己父親方顯,簡單的將之前與李葉的一番交談復述了一遍。

方府,書房內。

方顯緊皺眉頭。

“你的意思是,這個李葉,并未直接回答你的試探?”

方子鐸點頭道:“是。”

方顯眉頭更是蹙成一團,眼神連連變換,之前他想要讓方子鐸出面試探,說穿了就是為了衡量李葉是否值得方家不惜冒險,得罪石七。

但是現在,他們一無所獲,甚至李葉一番話透露出,想要得到吞金獸根本不現實。

如今放在他們方家面前的就只有兩條路。

要么和李葉翻臉,直接搶奪吞金獸!要么就是和石七翻臉,甚至最終得罪斕曦子天仙!

方顯的臉色不太好看。

正當他猶豫之時。

方子鐸卻開口說道:“父親,您覺得李兄會不會就是昨日那位撕裂廣蘭城結界的天仙?”

此言一出。

書房內瞬間安靜了下來。

靜的連呼吸都清晰可聞。

本站、、、、、、、、、


上一章  |  武神血脈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