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盛寵醫品夫人 >> 目錄 >> 第2247章 回答

第2247章 回答


更新時間:2018年01月22日  作者:琴律  分類: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琴律 | 盛寵醫品夫人 
盛寵醫品夫人 第2247章 回答
2247.第2247章回答

2247.第2247章回答

梁霄是徐若瑾的慰藉良藥,徐若瑾同樣能讓梁霄的心瞬間變得淡定平穩。

只要是在徐若瑾的身邊,梁霄就能感受到無限力量。對徐若瑾來說,也是如此。

按理說悠悠都已經會喊“娘”了,徐若瑾覺得她和梁霄也該進入“老夫老妻”模式了才對。

但每一次梁霄出現都像是好久沒有吃過肉的猛獸,非要把徐若瑾吃干抹凈不可。

徐若瑾一想到這些,面頰就飄紅,又是羞澀又是無奈。

就似現在,梁霄抱著她,手也不老實,翻來覆去把玩著她的手,那一雙柔荑在梁霄寬厚的手掌中已經快被揉化了。

只是心事太重,徐若瑾想起那些事,上揚的嘴角漸漸落下,眼中的愁緒始終未曾消散。

梁霄察覺到懷中人身體的僵硬,他雖不動聲色,但手上卻微微用力,讓徐若瑾靠自己更近一些。

徐若瑾卻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沒有注意其他。

梁霄在來之前就已經預料到,徐若瑾一定會問朝霞公主的事,因為他們之前并沒有徹底說開。

關于朝霞公主,徐若瑾的心里還有很多疑惑,甚至還存著一絲希望。

而這些都是梁霄必須要面對的。

徐若瑾深深地看了一眼窗外,然后收回視線,輕嘆一聲,聲音略有些沉悶地問道:

“你當初說,讓她自己選擇生死之路。”

梁霄沒有說話。

徐若瑾接著道:“但她卻還是一意孤行。”

梁霄靜靜地看著徐若瑾,至于別的他則一點也不在乎。

“我也猜到會是這個結果,她決定的事從來沒有改變過。僅僅是生與死,對她來說區別不大。”徐若瑾說著忍不住自嘲地一笑。

徐若瑾笑自己,居然還對朝霞公主存有希望。她明明最清楚,那人是她的生母,從來都是為了復仇而活。

可即便如此,徐若瑾的心卻還是像被針扎一樣疼痛無比。她也說不上來自己這是怎么了。

“我早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了,不是么?可為什么我這里還是會難受會想哭呢……”徐若瑾喃喃自語,聲音帶著哭腔。

梁霄皺眉,看著徐若瑾捂著心口可憐又無助的樣子,他的嘴唇動了動,“如果可以重新再來一次,你還會放任她自己做選擇么?”

梁霄的話一出口,眼神就微微一變。

徐若瑾則是一愣,抽噎聲也戛然而止,她不可思議地抬頭去看梁霄,兩眼一眨不眨地盯著梁霄看。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徐若瑾小心翼翼,但語氣又帶著幾分期待地問梁霄道。

梁霄與徐若瑾對視,陷入了沉默。

一時間,二人都不說話,他們都在等另一個人的回答。

徐若瑾也看出來,若是她不回答梁霄的話,梁霄就不會回答她的問題。

強行按捺下心中的驚訝,徐若瑾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她認真地思考著梁霄的問題。

半晌后,徐若瑾緩緩開口,“如若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還是會尊重她的選擇。”

有了答案,梁霄反而松了口氣。

不等梁霄回答自己的問題,徐若瑾就反握住梁霄的手,急急地追問道:“你和我說實話。”

梁霄沒有反應,但眼神堅定,沒有一點要躲閃的意思。

徐若瑾與梁霄對視,那一瞬間卻不禁嘴軟。

“你告訴我,是不是還有后手?”徐若瑾充滿期待地看著梁霄。

她也不知自己哪里來的自信,心里有一個聲音反復地對她說,朝霞公主的死說不定還有轉機!

這個想法冒出來的瞬間讓徐若瑾也嚇了一跳,她的心好像要跳出嗓子眼,緊張又迫切地盯著梁霄,等梁霄的答案。

梁霄的神情卻是絲毫不變,就只是看著徐若瑾,眼神卻似乎另有深意。

徐若瑾盯著梁霄,但卻看不透他的眼神。

“你告訴我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徐若瑾的聲音帶上了幾分撒嬌和請求的意味。

梁霄卻不為所動,仍是一言不發。

但梁霄越是有如此反應,徐若瑾就越是肯定自己心里的猜測,“被我猜對了是不是?她還活著是不是?”

徐若瑾邊追問兩只手也不自覺越握越緊,像是要把梁霄的身上盯出兩個窟窿來。

面對不斷追問的徐若瑾,梁霄猛地靠近。

徐若瑾愣了一下,根本來不及躲閃,嘴就被迫與梁霄緊緊地貼在一起。

“嗚嗚!”徐若瑾的嘴被堵上,只能發出斷斷續續的聲音。

梁霄的吻毫無預兆,徐若瑾的呼吸很快就被他占據,她最初還想反抗一下,她還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但梁霄根本不給徐若瑾這個機會,他用最熟悉的吻把二人纏綿在一起。

很快,徐若瑾推拒的力道越來越小,她沒有說話的空隙。

漸漸的,徐若瑾的手不自覺攀住梁霄的肩膀,梁霄嘴角微微上揚,手臂一撈,就將徐若瑾穩穩地抱在懷里。

徐若瑾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自己的身體就騰了空。

即便如此,梁霄和徐若瑾的雙唇仍沒有片刻分離。

梁霄抱著徐若瑾走到床邊,輕輕地將徐若瑾放在床榻上,緊接著他也把身體覆上。

二人十指交扣,梁霄的吻順著徐若瑾白皙的脖頸向下,處處點火。

徐若瑾的身體不自覺弓起,只覺得身體一陣火熱,凡是被梁霄親吻過的地方都又麻又癢。

此時的徐若瑾腦子里已經成了一團漿糊,方才和梁霄在說什么都不記得了。她就像是踩在云端,整個人都輕飄飄的。

帷幔不知何時被梁霄解開,瞬間滑落,帳內春意都被朦朧細紗遮掩,隱隱能捕捉到一閃而過令人血脈噴張的畫面。

屋內偶爾傳來徐若瑾不經意發出的呻吟聲,還有梁霄壓抑的悶哼聲,交織在一起讓人忍不住手腳蜷縮。

帷幔輕搖,一室旖旎。

守在門外的紅杏余光瞥到窗內的動靜,臉紅得不行,忙招呼下人們都退出去,把小院留給梁霄和徐若瑾。

皇家館驛。

夜微瀾已經將郭公公派出去,而姜中方還沒有消息傳回,夜微瀾也不禁有點急切。

若是姜中方一天沒準備好,夜微瀾的計劃也就要跟著往后拖。

不過夜微瀾在心里安撫自己,他的計劃天衣無縫,無論何時實施,夜微言都沒有還手之力。

本書來自盛寵醫品夫人 第2247章 回答


上一章  |  盛寵醫品夫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