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 目錄 >> 第6663章 那年往事

第6663章 那年往事


更新時間:2021年03月07日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第6663章 那年往事
和藍彩兒有說有笑聊著天,辛霖等人也陸續加入,正說著,葉凌月抬頭看到了餐桌后頭的墻壁上,掛著照片。

尋常人家里都會掛著全家福,這面墻壁上,也有全家福,其中有一張,卻是幾個少年男女,他們大概都十七八歲,勾肩搭背,五男一女,看著很是醒目。

尤其是中間C位站的那名少年,臉上帶著燦爛的笑,葉凌月看到時,不由一愣。

如果不是衣服和發型,乍看之下,她還以為看到了鳳莘。

她剛遇到鳳莘時,鳳莘就如照片上的少年,溫柔燦爛。

“彩兒姐,墻上掛的照片上的人是?”

葉凌月心底一陣狂跳。

她知道閻九以前和帝莘一樣,都是最出色的狩妖天才。

“是閻九和他的朋友們,中間這位是他最好的朋友帝莘,另外幾人,也都是他們的伙伴。”

藍彩兒笑著給凌月又加了一些熱牛奶。

對于閻九的過往,她很清楚。

“那個不就是夕霧教官?帝教官居然和她關系這么好?”

辛霖往烤面包上涂了一層果醬,咬了幾口。

她很不喜歡夕霧。

覺得這個女人虛偽,而且記仇。

不僅如此,那女人對凌月和她都很是敵視,對司輕舞卻百般討好。

“夕霧?照片上唯一的女成員叫做夕顏,是帝莘和閻九同一屆的狩妖人,他們三個的狩妖成績一直是同期的前三。可惜,她二十歲那年就死了。”

藍彩兒聽閻九提起過一些關于夕顏的事,也知道,她和帝莘有些過往。

“死了?夕顏夕霧?她和夕霧教官一定有關系,她是怎么死的?”

辛霖好奇著。

“說是一場狩妖中,為了救帝莘死的,因為這件事,帝莘一直耿耿于懷,還和狩妖界起了沖突。”

藍彩兒搖搖頭。

“那一場狩妖我知道,是針對北部妖盟的一次圍剿,北部妖盟的盟主都被殺了,你說的這幾個人,以前是一個叫做‘昆侖’的狩妖盟隊,在當時是狩妖界被稱為利刃一般的存在。不過那一場狩妖后,這個盟隊就解散了。”

薄情打著哈欠,走了進來。

他睨了眼照片上的幾人,眸光發冷。

雖然不得不在閻九家住下,可他并不接納閻九夫婦,對藍彩兒也是態度冰冷。

“我出去一趟,你們幾個小心點,別亂跑。”

薄情說完,就出了門。

“他好像很討厭我。”

藍彩兒苦笑道。

“彩兒姐,他說都是真的?這女的,看上去好像喜歡帝教官。”

季無憂端詳著照片,再看看葉凌月,才輕聲問道。

“你也看出來了?我早就和閻九說過,他還不信。”

藍彩兒笑道。

季無憂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她喜歡凌日,每次她看到凌日時,眼神就如照片上的夕顏。

季無憂是特意這么問的,因為她覺得,凌月和帝教官之間,也有種奇妙的情愫,盡管凌月從不提。

“夕顏是不是喜歡帝莘,不得而知,可是她是為了救帝莘死的,這件事,也成了帝莘心中的刺,他也因此和狩妖界失和,退出了狩妖界。不瞞你們說,閻九一早就去看帝莘了,聽說他出了事,剛到帝都。”

藍彩兒只在自己和閻九的婚禮上見過帝莘。

那是個不茍言笑的男人,和照片上的燦爛模樣截然不同。

當年那一場狩妖,他必定經歷了非常殘酷的事。

“夕霧是怎么死的?”

葉凌月忍不住問道。

她也很好奇,是什么讓帝莘判若兩人。

鳳莘和巫重是雙重人格,才會判若兩人,可帝莘顯然不是雙重人格。

“我也問過閻九,可是他也不知道。”

藍彩兒遲疑了下,搖搖頭。

閻九雖然也經歷過那一場狩妖,可當時,妖太多了。

他們作為先頭小隊,被要求偵查。

可偵查的時候,被妖發現了,層層包圍。

他們發出了求救訊號,可后援部隊卻沒有及時出現。

照片上的幾人,在經歷了三天兩夜的血戰后,只剩了三人。

再后面,閻九重傷,帝莘背著他一路血戰。

閻九昏迷了一天一夜,等到他和帝莘被發現時,夕顏已經死了。

她連尸體都被妖啃噬一空,只剩了一灘血跡。

也是因為她的犧牲,在場的妖被屠戮一空,據說夕顏是使用了一門禁忌之術。

“事情的經過,我只知道這些,帝莘和閻九恢復后,帝莘就性格大變。他不再信任狩妖界,對妖也很仇視。可他也沒有再返回狩妖界。”

藍彩兒唏噓道。

眾人都面面相覷。

“不說這些了,你們剛來帝都,我帶你們去游覽一圈。”

藍彩兒見眾人一陣沉默,有些尷尬。

她一時給忘記了。

凌月和凌光身份特殊,在他們面前說狩妖,也不合適。

“我們能外出?”

凌光一聽,兩眼發光。

他還以為,得困在這里。

“你們嚴格上來說,也不是通緝犯,沒法子全國通緝。更何況,風息和閻九想法子讓人駕駛著閻九的直升朝西南去了。他們會以為你們去了西南,三五天內暫時是安全的。”

半小時后,幾人已經到了帝都的市中心的府街上。

這是帝都最繁華的步行街,來來往往的都是游客,不少西方面孔混雜其中,幾人都是第一次到帝都,不免有些好奇。

“彩兒姐,寧家是不是也在附近?”

辛霖左顧右盼,季無憂和凌光兩人已經流連在府井街旁的各色小吃攤上了。

來的路上,彩兒就說了,帝都有名望的大家族都在這附近。

她可沒忘記來帝都的目的,通過寧家救出鴻叔,這可是她對何玉手的承諾。

只是辛霖到了這里后,才反應過來,自己并不知道寧家的地址。

“寧家的老宅就在附近,可你小叔,應該并不想你和寧家有接觸。”

藍彩兒顯然也知道,風息和寧家的關系。

“我得去一趟,放心,我不會惹事。”

在辛霖的再三要求下,藍彩兒把寧家老宅的地址告訴了辛霖,于是辛霖和葉凌月暫時分開了。

另一方面,十點左右,閻九的車開進了一家郊區的療養院。


上一章  |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