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大明才子風云錄 >> 目錄 >> 限免 第五百二十六章 秋香五笑透溫柔

限免 第五百二十六章 秋香五笑透溫柔


更新時間:2017年04月21日  作者:尚南山  分類: 歷史 | 歷史軍事 | 歷史穿越 | 尚南山 | 大明才子風云錄 
大明才子風云錄 限免 第五百二十六章 秋香五笑透溫柔
第五百二十六章秋香五笑透溫柔

作者:尚南山分類:

唐伯虎草擬好了一份文件,或者說是保證書,不但把先前約定好的條款都明明白白寫上了,而且主動多加了幾條,連甘為秋香背負天下罵名、若不能讓秋香得到幸福就自殺身殉這種話都寫進去了,使得這張保證書有些出師表的味道。

秋香看后,心里篤定,什么話在嘴上說說都容易,可是落實在紙面上就不一樣了,這份保證書是要雙方簽字,還要有中證,完全具備法律效力。

秋香心里感到溫暖,這溫暖跟夏日的炎熱是兩回事。她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有可能掌控自己的命運,而不再受別人的撥弄,不管這種撥弄是善意還是惡意。

“多謝你。”秋香如秋水般的眼眸透出溫柔,看得唐伯虎眼睛都發直了。

“這么看我干嘛,有你看夠的時候。”秋香嗔道。

“不會,不會,永遠不會看夠。”唐伯虎歡喜雀躍。

這一句話讓他興奮了好幾天,“有你看夠的時候”這簡單的一句話語對他來說就是最美妙的天籟之音。

愛情使人盲目,更會降低智商,處于熱戀中的唐伯虎由一個老牌才子變成了懵懂少年,由一個青樓金牌嫖客變成了初入情場的癡情人。

他沒敢逼得太緊,雖然希望每天的所有時光都陪伴在秋香身邊,卻還是審慎地過了幾天才在大街上“偶遇”秋香,然后兩人去了一家酒樓。

唐伯虎略顯緊張,喝了兩杯酒后才放松下來,接著就開始講笑話。

他初學乍練,笑話講的并不成功,可是前兩次見面唐伯虎莊重的就像武當山的掌教,此時嘴臉一變,開始磕磕絆絆講笑話起來。

秋香還是笑了,不是被他的笑話都笑的,而是被他講笑話的笨拙模樣逗笑了。

笑完后,秋香才意識到這一點,急忙捂嘴道:“不好,上你當了。”

第五笑了,唐伯虎在心里數著,感覺勝利在望,他跟秋香分別后就來到況且家報喜訊。

“你聽聽我講的這個笑話,千古第一好笑的笑話。”

唐伯虎開始給況且、蕭妮兒講笑話,講完后卻愣怔住了,這兩人都仰臉看著他,誰也沒笑。

“怎么了?我講的不好笑嗎?”他詫異了。

“唐公子,你這笑話真的不好笑,不過你講笑話的樣子倒是挺好笑的。”蕭妮兒實話實說。

況且嘆息一聲:“伯虎兄,難為你了,現在基本可以斷定,你沒有講笑話的天分。”

唐伯虎叫了起來:“怎么可能,我在家里講,他們也都笑了。”

況且拍拍他的肩膀:“你講笑話,他們敢不笑嗎?你就是讀《三字經》、《百家姓》給他們聽,他們也得笑不是,哪怕把臉笑成橘子皮也沒辦法。”

“我說不帶這么打擊人的,我這可是初戰告捷啊。”唐伯虎這才意識到真相,嘟囔道。

“我沒說你不成功,只是說你這講笑話的本事還得繼續練。但不管怎么樣,秋香笑了就是勝利,也是咱們的目的。還有兩笑,難度不大了。”況且鼓勵道。

“嗯,這話我愿意聽。”

“我送你幾瓶好酒回去喝,記得用冰鎮,沒有的話我給你送一些。”

況且走到周鼎成房間里,搬出一箱葡萄酒,敲詐了唐伯虎好多字畫了,也該回報一下。

周鼎成見況且一下子搬走一箱,那可是整整二十瓶啊,心疼得嘴皮子都哆嗦,說不出話來,心里不停安慰自己:沒事的,沒事的,侯爵府還有整整一地窖呢。

唐伯虎拿起一瓶葡萄酒,驚道;“你在哪兒弄到這么多貢品葡萄酒,我還是剛結婚的時候每年能喝到幾瓶,老丈人死后,這酒也就喝不到了。我拿兩瓶就行,太多了不好意思。”

況且笑道:“都拿走吧,其實我送你這么多,是想提醒你一句,這次來可是沒帶東西啊。”

唐伯虎張大了嘴:“兄弟,你這里是貔貅王的宮殿啊?”

“他是敲詐你上癮了,說是要讓你痛并快樂著。”蕭妮兒笑道。

唐伯虎這才知道是玩笑,然后把心一橫:“最近不可能給你送禮了,我沒時間寫字畫畫,真想要的話,先記賬,以后再補。”

“算了,你跟秋香的事勝利在望,這事真要是成了,敲詐你不是敲詐秋香嘛,我還不至于那么沒品。”況且道。

“你小子什么時候有過品啊?”唐伯虎嘟囔道。

“伯虎兄在嘟囔什么啊,沒聽見。”況且笑道。

唐伯虎身子一哆嗦:“沒事,我就是說一會得雇人往家搬了,自己搬不動。”

“痛并快樂著,好詞兒,正是我現在的感受。”

回去的路上,他一遍遍重復著這句話,到家后揮筆寫在紙上,然后讓人送去裱糊,準備掛在畫室的墻上。

“痛并快樂著?這不是描述女人的初夜嗎?”玉嬋看到后疑惑道。

唐伯虎聽后如一桶涼水潑下,登時興致大幅降低,沉吟須臾點頭道:“你這么理解也有道理。”

“什么叫也有道理啊,只有女孩子的初夜才能有這種感受。不過公子這字寫的真棒。”玉嬋笑道。

唐伯虎拉住玉嬋問道:“你說況且跟那個蕭姑娘是不是已經同房過了,這句話可是蕭姑娘說的。”

玉嬋冷笑道:“他們兩個在一起都大半年了,能不同房嗎?你還咬牙切齒一輩子不碰我呢,不也就挺住了三天。你們男人啊,有誰能管住褲襠里那玩意的嗎?所以我才不計較你在外面怎么樣,只要你心里有我,經常回到我身邊就行了。管多了都是吃飽了撐的。男人自己都管不住自己,女人怎么管,把那玩意拿繩綁上吊起來?”

唐伯虎訕訕道:“這事還提它干嘛。可是外面人都說況且現在還是處男,蕭姑娘也還是楚女。我總看著不像。”

“這種事你信它就是,你不信它就不是,不過是給那個尊貴的石榴小姐遮羞蓋臉罷了。陳家想要有個好名聲,娶個姑爺是處男。”

玉嬋對所有的大家閨秀都有一種切齒入骨的痛恨,自己比她們差什么啊?相貌、才學、禮儀,風度、應變、處事,哪一樣不比這些深閨中的小姐優秀多了,可是憑什么沒法和她們平等相待。

講好的眾生平等哪兒去了?

講好的大明夢哪兒去了?

不是說好的嗎,在我強大的大明王朝,每個男人都有希望成為宰相,每個女人都有希望成為皇后并母儀天下。

每天,唐家都是書聲瑯瑯,大笑不斷,家人們都知道自家公子在勤學苦練講笑話呢。為什么,沒人知道。這事兒本身就很可笑。

公子先是講一段,然后自己發出凄厲若鬼的笑聲,家人無不身心俱寒。現在,唐府最讓人頭痛的就是這件事,不知道公子何時召集家人,然后大講特講笑話,隨后每個人都得裝出前仰后合、捧腹喊肚子疼的樣子,偶爾演一次兩次并不要緊,畢竟還有賞錢,可是一兩天就來一次,群眾演員們不僅笑不出來,直接想哭了。

那幅“痛并快樂著”的條幅裱糊后,就掛在玉嬋的房間。她倒是很喜歡,不是懷念那種初夜的感覺,而是喜歡唐伯虎這幾個字,她覺得這幾個字寫的比公子寫的落花詩集還要漂亮許多。

文征明忽然間不時來況且家拜訪,他言語不多,更多的時候只是木訥的坐著。一副老僧坐禪的樣子。

況且每次陪他坐著喝茶,都很緊張,好像面對著一顆隨時可能引爆的炸彈。

“這人什么意思啊?也不說多少話,也不說什么事的。”蕭妮兒問道。

況且苦笑道:“隨他,來便招待。”

況且知道文征明的心態,盡管玉嬋嫁給了唐伯虎,他心里還能保有一份念想,可是玉嬋用殘酷的話語把他心中的念想撕的粉碎,他心里的那個地方也就徹底崩潰了。然后或者泯滅或者重生,這是無法控制的事情。

他現在能經常來這里走動,就說明他的那塊心在重生,他不是在找尋什么,只是茫然地憑著感覺走,這里曾是決定玉嬋命運的地方,他來此或許就是感受那種感覺吧:決死之后的重生。

況且跟文征明的關系一直很糟,先前他跟唐伯虎發生沖突時,文征明只是在旁助陣,搖旗吶喊;后來他跟唐伯虎恢復了關系,跟文征明卻始終沒有緩和,一直處于僵持狀態。況且并不在乎這個,他沒有強求友誼的習慣,但是看到文征明這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他還是很為他擔心。

這天,英國公夫人派人送來一封信,信上只有了了數字:我們共同的朋友哪兒去了?極為掛念,極為擔心。

況且心中凜然,知道那位小君兄一定出事了,他還以為小君早就回到了英國公府,回到了夫人身邊。

他急忙回了張字條:同樣掛念,同樣擔心,我想法去查。

他找到周鼎成,說道:“小君失蹤了,咱們得好好找找。”

周鼎成想想道:“怎么找?沒法找。能讓他失蹤的只有他們空空道門的那幾位高手,想找他們比登天還難。空空道門這些孫子都是地下的老鼠,只要他們想藏起來,任何人都找不到。”

況且道:“咱們不也有一些高手嗎?小君在鳳陽幫了咱們大忙,我不能看著不管,你就把我的意思向上面說一下吧。”

周鼎成答應了,他跟小君感情也不錯,小君在這里的時候,兩人經常做竟夜狂飲,然后在凌晨時撮唇狂嘯,激起半個城市的雞飛狗跳。大明才子風云錄 限免 第五百二十六章 秋香五笑透溫柔


上一章  |  大明才子風云錄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