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史上最強師兄 >> 目錄 >> 1527.劍佛又如何?

1527.劍佛又如何?


更新時間:2017年11月09日  作者:八月飛鷹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八月飛鷹 | 史上最強師兄 
史上最強師兄 1527.劍佛又如何?


“隨著時間,情況越來越不對?”燕趙歌將這話重復了一遍后,目光微微閃動:“歲月流逝,正好到他六道變化的時節了嗎?”

佟欣霖沉聲說道:“纏斗交手數十年,劍佛的情況越來越越不對,從原先的偏激執拗,漸漸變得狂躁嗜殺。”

“……地獄道。”燕趙歌抿了一下嘴唇。

劍佛化六道,對外界來說,最危險的便是地獄道。

相較而言,修羅道的偏執好斗和餓鬼道的貪婪惡毒雖然也很負面,但至少還有交流與調整的余地。

而狂躁嗜血拿起屠刀屠戮生靈,化人間為地獄,大佛若大魔的地獄道,破壞力與威脅則要直觀的多。

不管是昔年為佛門正宗劍菩薩的時候,還是之后入白蓮凈土的時候,劍佛每當化為地獄道之前,往往都會主動閉關千年。

昔年中央娑婆凈土又或者如今的白蓮凈土,也都會幫他看管盯著,防止他狂性大發,出來后大開殺戒。

畢竟白蓮凈土也看重香火愿力,哪怕和仙庭爭鋒這么多年,彼此間也都是強者對決,極少有波及凡俗人間。

而劍佛一旦入地獄道,幾乎可以說是拿起屠刀,立地成魔。

甚至,比很多九幽邪魔都還要更加狂躁嗜血,沒有理智。

按照劍佛原本的打算,他佛陀之尊降臨玉泉界,除非玉鼎真人尚在世,否則很輕松帶了陷仙古劍,卷了當地人口返回白蓮凈土,時間極為寬裕。

然而,因為修羅道的偏執,讓他在這里和燕星棠、狄清漣夫婦一耗便是數十年時間。

時光荏苒,修羅道化地獄道的日子來臨。

爭斗好勝退去,嗜血狂躁凸顯。

劍佛沒心思同燕星棠、狄清漣繼續糾纏下去,也不打算再帶玉泉界的人口返回白蓮凈土,而是要直接大屠殺,一了百了!

“輪回劍經……”燕趙歌以手扶額。

化身畜生道,懵懵懂懂半睡半醒的劍佛從來都是閉關不出的,自然可以不提。

如果是化身天人道的劍佛,或許只會帶走陷仙古劍。

可惜他來玉泉界時,并非處于天人道,而是修羅道。

不過,也正是因為修羅道的偏執好斗,燕星棠與狄清漣才能激他比劍,與之周旋。

否則換了人間道又或者餓鬼道,估計劍佛還是會直接先把所有人強行卷回白蓮凈土再說。

但變作地獄道,一切就只能是不死不休的結局。

燕星棠和狄清漣面對這樣的場面,也無法繼續與之慢慢周旋。

暗中準備的封印被激化,兩人血祭自身,終于成功鎮封化身地獄道的劍佛。

他們二人雖然仍不免身死隕落,但總算保下玉泉界眾生平安。

佟欣霖和廣通子說罷,語氣都有些黯然。

燕狄閉上眼睛,沉默不語。

青章道人聞言,長長一聲嘆息。

姚云成則緊抿著嘴角不說話,他沒有親身經歷過那一場浩劫,對當時劍佛化地獄道,無量殺劫降臨天地的慘像感觸不會像青章道人和佟欣霖那么深,但也有所耳聞,只是仍始終對自己恩師之死,難以釋懷。

“說的好像他們是為我玉泉界犧牲一樣,但不過自尋死路!”兆貞道人這時卻悶哼一聲。

燕狄目光驟然向他看去,叫兆貞道人渾身發冷。

但他仍然強行開口:“之前劍佛處于修羅道時,若非他們兩個執意阻攔,最壞結果不過大家一起入了佛門,又豈會有殺劫降臨?”

佟欣霖和廣通子也都不滿的看向兆貞道人。

兆貞道人聲音低沉:“家師壽元將盡,玄元劫無望,我壽數雖還長久,但險關難破,終生止步于當前境界,卻是早早絕望,連真玄劫也沒了念想。”

他視線掃過燕趙歌和燕狄:“你們,和你們的祖輩,不愿意投身佛門,是你們的事情,卻將我等的道路也堵住,豈不可恨?”

“細細想來,如今的佛門有何不好?”兆貞道人此刻徹底去了顧慮,大聲說道:“修行容易太多,別管用什么方法,能腳踏實地進步,登臨更高的境界才是正理,道門即便描繪前景再美妙,若無法抵達,也不過海市蜃樓,我等選擇棄道入佛又如何?”

燕趙歌漠然看著他:“你當年剛剛入門學道時,兩條路擺在你面前,你選我道門正宗,還是選佛門外道?”

兆貞道人一怔,張口欲言,卻有些遲疑。

燕趙歌不再看他,轉而看向青章道人:“兩千零九十七年前,劍佛初臨玉泉界時,尊駕可愿意棄道入佛,修行彌勒尊佛祖的經義?”

“當年自然是不愿的,若非逼于無奈,誰也不會投凈土,然而……”青章道人搖頭嘆息。

兆貞道人抗聲說道:“就算家師當時不愿,如今有了想法,你等又憑什么看低?愿棄道入佛也是我們的事……”

燕趙歌冷冷打斷他:“你有選擇的自由不假,但當年先祖、先祖母的犧牲可不僅僅保全你師父還有你祖先族人的性命。”

“你們所謂選擇的自由,也正是因為先祖和先祖母才得以保全,否則你有什么選擇的自由可言?以你而言,當年你先人被帶去白蓮凈土的話,你從生下來就只有佛門外道一條路可走,你現在跟我講自由?”

“風險全不擔,好處卻要占盡,你算老幾,得了便宜還賣乖?”

燕趙歌視線環顧在場玉泉界眾人,突然笑起來:“你們怕還不知道,如今除了佛門外道以外,我道門也有了外道奸邪。”

“自大破滅后,他們雙方便一直彼此攻伐,爭奪人口愿力香火,十年一小打,百年一大打,歷年死傷強者無數,然而在雙方眼中,不過是消耗一些炮灰而已,只要香火愿力足夠,短時間內很快變更培養補充。”

“身在局中,你還別想著消極怠戰,裝裝樣子就成,愿力佛光之下,你出沒出力,盡沒盡心,一目了然。”

他目光掃過青章道人、兆貞道人和姚云成:“兩千年前曾經活躍的雙方強者,除了大羅層次以外,登臨仙境者能活到現如今的,十成里不到三成,這個死亡比例,不知道比你們沖擊玄元劫或真玄劫成功的概率高多少?”

“至于未成仙者死傷,更無需多言。”

兆貞道人張了張嘴,想說什么。

燕趙歌卻淡淡說道:“你以為我說這些,是叫你們幾個自己權衡利弊,給你們機會決定還投不投佛門?”

“你憑什么以為你們還有這個機會?不過是叫你們死個明白罷了。”

兆貞道人惱羞成怒,恨聲道:“你便是再在我等面前逞威風又算得什么?封印尚在,也不過如我們一般做籠中之鳥,如果破開封印,你又憑什么面對劍佛?如今道門凋零,你又憑什么在佛門凈土面前猖狂?”

“彌勒尊佛祖確實強大,但是劍佛……呵呵。”燕趙歌抬手,便是一道暗紅劍光,直上天穹。

天穹動蕩間,封印陣紋凸顯。史上最強師兄 1527.劍佛又如何?


上一章  |  史上最強師兄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