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大國醫 >> 目錄 >> 446、冷靜

446、冷靜


更新時間:2017年04月20日  作者:美味羅宋湯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美味羅宋湯 | 大國醫 
大國醫 446、冷靜


佟晚晴說徐小樂“不是人”固然是口不擇言,連帶把徐家一門老少都涵蓋進去了,當然也包括她自己,然而她的憤怒是有理由的。從去年十月她從蘇州啟程,至今都快四個月了。

這四個月里,除去前面一個半月的辛苦跋涉,剩下的日子就去全都在大同城打探徐小樂的消息。最后終于問明白了,府衙的確要來一個新的正科,聽說是京師太醫院里有名的御醫,姓徐。如此一一對應,徐小樂的新職位肯定就是在府醫學了。

佟晚晴初時十分驚喜,一直吊在心口的石頭總算落了地。誰成想接下來就是漫長的等待,從開始時想著小樂沒幾天就會到了,到久等不來,漸漸生出幻覺:懷疑這里是假的大同城。如此足足熬過了元旦,熬過了開春,熬過了柳枝新綠,熬得佟晚晴來時的衣裳都不能穿了——硬生生熬瘦了一圈,才在街上看到了渾然無事、游街看景的徐小樂。

試問這個時候,不打他一頓,如何能夠消氣?如何能夠消弭這些日子的苦熬?

徐小樂躲過佟晚晴的“天外飛仙”,大聲叫道:“嫂子冷靜!冷靜!”

佟晚晴回棒直刺,只差兩分就刺進徐小樂的喉嚨了。她眉毛一挑:“我冷靜得很!”

徐小樂偷偷去捏棒頭,一邊賊兮兮笑道:“冷靜怎么見面就打?”

佟晚晴嘴角一提,道:“我剛才就看到你了,很冷靜地回店里取了棍子才來與你相認。”

徐小樂無言以對,苦笑道:“嫂子,我都是朝廷命官了,你也不能說打就打。不看僧面看佛面,你這么隨便打我,豈不是不給圣天子面子么?”

佟晚晴一收棒,轉腕發勁,重重抽在徐小樂的大腿上:“你還學會拿朝廷來壓我了?來來來,給我坐個大逆不道的罪名,滿門抄斬也算干凈!”

徐小樂深諳與嫂嫂相處的潛規則。若是嫂嫂打得不狠,那是沒在氣頭上,就必須哀嚎痛哭,好像受了多大的罪,讓嫂嫂心生愧意,那后面的事自然就了了。若是嫂嫂打得狠,可見是真的動怒了,就必須故作豁達,插科打諢逗嫂嫂發笑,這樣才能讓嫂嫂消氣。

今天這一棍子下去,徐小樂不用摸就知道必然腫起三指高,實在是難得的狠手。他故意哈哈大笑:“嫂嫂,我錯了還不成么?這不是路上給人治病耽擱了嘛。”他連忙朝羅云使了個眼色。

羅云見了佟晚晴就不敢說話,一身武力也斷然不敢在晚晴姐面前施展,只好小雞啄米似地點頭:“晚晴姐,小樂就是愛給人看個病,真沒做壞事。”

佟晚晴誤以為徐小樂是接了什么疑難雜癥,被病情拴住了不能離身。正所謂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佟晚晴雖然不信佛,但是心地善良,知道自己錯怪了小樂,就有些不忍心,收起哨棒,嘴硬道:“明明是你帶著小云在外面游山玩水把正事忘了,還拿看病來哄我!”

徐小樂瘸著腿——這時候嫂嫂的氣明顯消了,正好可以賣乖賣慘,博取些同情。他一瘸一拐追了上去,可憐兮兮道:“嫂子,人命關天,我總不能拋下病人,自己來當官。那樣我心里不安,祖宗放不過我啊!”

佟晚晴把哨棒往身后一靠,雖然臉上還是沒有好顏色,口吻卻已經緩和了不少。她道:“行啦,我都饒過你了,你還要饒舌!難道要打還我么!”

徐小樂咧嘴笑了:“嫂子,這一路上我可想你呢。”

佟晚晴聽了這話,心情方才好點,心說這沒良心的小白眼狼,如今倒長大了,看來還是得放手叫他自己去碰撞才是道理。不過她又立刻想到了高若楠的來信,道:“你想我?呵,恐怕是想著我快點死,別礙了你才對!”

徐小樂見嫂嫂說了重話,不由慌張道:“嫂子,你何出此言啊!”

佟晚晴劈手扯住徐小樂的耳朵,訓道:“你給我好好說說,是怎么被發配到大同來的!”

徐小樂一驚:“嫂子,你怎么知道的?”

佟晚晴不肯出賣高若楠,道:“你干的好事!連累了我還指望我不知不覺不聞不問?!”

徐小樂只以為說朝廷發了邸報,心中嘀咕:我就得罪了個死太監,至于鬧得天下皆知么?他就勸佟晚晴道:“嫂子,這事其實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

佟晚晴冷笑一聲:“小女子愿聞其詳!”

徐小樂眼珠子轉了一轉,道:“嫂子,我大明朝廷的事,說起來十分難懂……”

“難懂我也聽著!”

“好吧,我說……”徐小樂垂著頭,腦子里飛快編著瞎話,道:“事情是這樣子的。宮里有個死陰陽人……對,宮里除了上皇和當今,以及太子、皇子、女人之外都是陰陽人,不過最該死的那個叫曹吉祥。名叫吉祥,實則兇險得很!”

“你別給我東拉西扯,你這一手我都看煩了!”佟晚晴一提徐小樂的耳朵擰了小半圈,徐小樂只好踮起腳尖哎呀呀直叫,大聲告饒。

徐小樂道:“嫂子,聽我繼續說啊!”佟晚晴這才不再擰他耳朵,卻還是不放手,拉牲口似地拉著徐小樂往尚儒客棧走。

徐小樂自然不敢多嘴,冒著再被扭耳朵的危險又黑了曹吉祥兩條街,若是落在紙上恐怕得有三五千字。聽得佟晚晴嘖嘖稱奇:“真沒想到天下還有這樣的壞人!竟然還潛伏在圣天子身邊!”

徐小樂一副憂國憂民的模樣,痛心疾首道:“誰說不是呢!”這幾個字,倒是京腔味十足。佟晚晴的江南口音被人鄙視了一路,此刻聽到徐小樂開京腔,自然是少不得再擰一圈耳朵的。

徐小樂直等痛過了勁,方才繼續瞎說道:“這曹吉祥勢力大得很。朝廷為了保我這么一個忠肝義膽、赤膽忠心、智勇雙全……哎呦呦,沈院長為了保我不受這賊閹的迫害,特意調我到大同府任職,過兩年升了官再調我回去。”

佟晚晴本來就有俠義之心,聽徐小樂這么一說,總算知道徐小樂不是單純闖禍,而是跟宮中奸賊相抗。她就心中得意,都說吃誰的飯長給誰看,看來小樂還是隨我的。這一得意,手自然就松開了。

徐小樂揉著通紅的耳朵,抬頭看到一塊招牌:尚儒客棧。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大國醫 446、冷靜


上一章  |  大國醫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