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大國醫 >> 目錄 >> 453、投名狀

453、投名狀


更新時間:2017年04月27日  作者:美味羅宋湯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美味羅宋湯 | 大國醫 
大國醫 453、投名狀


類別:歷史軍事作者:美味羅宋湯書名:

徐小樂的確是在消遣李大嘴,反正口頭上過過癮,就算扭送官府也沒法定他的罪。大明士庶軍民的言論控制并不嚴苛,就算上書罵皇帝也不算作死,何況只是無心之言。

不過徐小樂討厭李大嘴卻是鐵板釘釘的。他和羅云詢問了一同前來的那些乞丐花子,才知道自己竟然是人家眼中的“母雞”。就算是再大度的人,也不可能一笑了之吧。

這簡直是把手伸進了人家家里摸東西。

好在佟晚晴那一棍子打得真是不輕,給李大嘴的教訓深入骨髓。如果不是徐小樂及時施救,李大嘴的小小鳥恐怕就飛走了。然而不等李大嘴慶幸,他就面臨一個尷尬的境地——該怎么離開呢。

羅云手持繡春刀,在墻根一排花子面前走過,趾高氣揚:“爺爺我可是錦衣衛,有部照的,對你們這些刁民,先斬后奏都沒事!”蹲了一排的乞丐怯生生地看著羅云,以及他手里的繡春刀。

離鞘的刀就在眾人頭上打旋,似乎隨時都會砍下來似的。

所有人都噤若寒蟬,李大嘴就更不敢吭聲了。他非但是領頭的,還被人打服了,眼下雙手雙腳都捆著麻繩。如果羅云真要拿誰開刀,想都不用想,肯定就是這位李兄了。

徐小樂手里也捏著一把刀,卻是形狀怪異的小刀。像李大嘴這樣有見識的老江湖,一眼就認出那是給小豬小驢去勢的閹割刀。這種被稱作劁刀的小兵器幾乎沒有殺傷力,論戰陣廝殺,肯定不能跟錦衣衛所配的繡春刀相提并論。然而此時此刻,這把刀的威懾力卻遠遠過羅云的繡春刀。

因為只要這把小刀微微一動,不需要大開大闔,不需要分筋斷骨,不需要任何苦練出來的招式……只需要那么微微一動,就能讓李大嘴未來四十年都生活在痛苦之中。所謂腦袋掉了不過碗大個疤,死是很容易的。艱難的是活著,尤為艱難的是殘缺地活著。

徐小樂無所謂地揮動著小劁刀,跟李大嘴說話:“我不消遣你,你也別消遣我。”

劁刀加重了徐小樂說話的分量,李大嘴滿臉冷汗,顫聲道:“不敢,不敢消遣官人。”

徐小樂玩弄著劁刀,道:“我要說三點。”

“好好好,官人且說,小的必定牢記在心,不敢忘懷。”李大嘴慌忙道。

徐小樂道:“第一,以后這條街,以及這條街東西南北三條街范圍內,不許有人行乞要飯、小偷小摸、拐賣兒女、為非作歹。掏糞、掃街、巡更還是可以有的。”

李大嘴連連點頭:“明白明白,小的明白。其實拐賣兒女這等喪盡天良的事,我們也是不敢做的。”

徐小樂繼續道:“第二,凡是來我這兒的病人,你們一概不能騷擾。但凡叫我知道病人來這里受了委屈,我就算認識你,手里的刀卻認不得你。”

李大嘴微微一愣,舔著臉道:“官人,這里頭卻有個麻煩。我自然可以約束手下不來這兒騷擾貴友。可別的幫里……”

徐小樂道:“一并算在你頭上。”

李大嘴嘴唇翕張,像條瀕死的魚,知道這里不是講道理的地方,只好悶悶接受,不敢再提異議。他原本還想借刀殺人,若是能夠鼓動其他幫派來找尚儒客棧的麻煩,無論誰輸誰贏,自己都能坐享漁翁之利。誰知道這少年一句話就把自己堵死了,非但不能坐山觀虎斗,還得當條看門狗!

真是越想越憋屈。

徐小樂繼續道:“第三嘛……”他本來說“三點”只是個習慣,有些約法三章的意思。偏偏李大嘴答應得太爽快,以至于第三點他還沒想好呢。不過這時候就看出閱歷的重要性來了,徐小樂想起自己當初拜師的時候,師叔祖也是說只要遵守“三條”規矩,誰知道第三條規矩就是要他再遵守三條……三條三條又三條,永無止境,直接把他套死了。

于是徐小樂有樣學樣,道:“第三嘛,你得老老實實聽我的話。”

李大嘴這回可有些忍不了了,道:“官人,可我是圖爺的人……”

徐小樂懶洋洋道:“我管他是兔爺還是龜爺,能大過官爺么?讓你聽話是抬舉你,可別不識時務呦!”

李大嘴哭喪著臉:“爺,小的聽話,聽話。”他知道在心里只有對圖大骨說一聲“對不住”了,以后說不得自己聽到徐小樂的招呼跑得更快些……慢著!只要我今天走出了這道門檻,誰還在乎這個小小郎中?就算他是醫官又如何?哈哈啊呸!

徐小樂本身就是人精候補,李大嘴這點小心思怎么會能瞞得過他?徐小樂就說道:“你當真聽我的?”

李大嘴爽快道:“聽,聽!必須聽,否則不當人子!”

徐小樂朝簾子外叫道:“秀才,讓你寫的東西呢!”

呂秀才掀開簾子小步快跑出來,碎嘴道:“在在在,在這兒呢,都照您老的吩咐寫好的,用的是純正的歐體字。”

徐小樂心說這秀才果然腦子不靈光,我管你用什么體,事情得給我寫清楚不就得了!他接過呂秀才寫的狀紙,看得很仔細。

說實話,雖然呂秀才頂著個秀才的帽子,一樣穿著襕衫戴著方巾。然而十六歲能考中一等廩生,拿朝廷的廩米,九年之后被降到了五等,非但廩米被革,要是再考不好,連生員的身份都保不住了。這樣一路走下坡路的秀才,誰敢完全放心啊!

呂秀才站徐小樂身后,撐著脖子瞅,一邊道:“這句‘欺行霸市,狼心偏忍壓善’,是從駱賓王的《討武曌檄》里化用出來的,您老覺得如何?”

徐小樂忍不住瞪了他一眼,頭皮有點麻。

文章雖然寫得陰陽頓挫,讀起來很有感覺,然而沒有鳥用啊!

徐小樂讓羅云拷問出了不少圖大骨欺行霸市的惡行,又讓呂秀才寫下來,命李大嘴畫押,這樣就等于讓李大嘴納了投名狀,佯叛也成了真叛。至于那些真正出賣圖大骨的小嘍啰們,當然不會主動找黑鍋來背。

關鍵之中的關鍵,這份投名狀必須讓人看得懂!

寫成四六駢文固然見文采,可要是圖大骨那幫看都看不懂還有什么用!難道還要送個翻譯過去?

徐小樂忍不住把紙拍在呂秀才懷里,道:“重寫!用人話!”大國醫 453、投名狀


上一章  |  大國醫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