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庶子風流 >> 目錄 >> 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聯合

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聯合


更新時間:2017年06月12日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上山打老虎額 | 庶子風流 
庶子風流 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聯合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分類:

易卜拉欣帕夏見了蘇萊曼蘇丹,心頭莫名的有點忐忑,卻還是臉色平靜地向蘇萊曼躬身行了禮。

蘇萊曼蘇丹卻沒有抬眼,此時在把玩著手中的金刀,口里噴吐著酒氣,對易卜拉欣帕夏的行禮置若罔聞。

易卜拉欣帕夏敬畏地看了蘇萊曼一眼,道:“蘇丹陛下,臣已經安置好了那些韃靼人。”

“噢。”蘇萊曼蘇丹輕描淡寫地抬頭看了易卜拉欣帕夏一眼,方才道:“那個韃靼人,一定許諾了你好處吧。”

易卜拉欣帕夏的后襟,頓時冒起了絲絲的涼意。

蘇萊曼蘇丹,是怎么知道的?

易卜拉欣帕夏的心里轉過了無數個念頭,竟有些驚慌失措。

蘇萊曼將彎刀插回了鑲嵌了寶石的刀鞘里,卻是含笑道:“今日我見了這個韃靼人,從他的身上,我看到了自信,還有目空一切的氣勢。一個這樣的人,我不相信他只是來救援伊斯坦布爾這么簡單,只怕是有更大的企圖,自然……其實就算我不曾見過他,他身處千里之外,突然答應救援,從極東之地來到這里,就可想到他絕不只是有著救援友邦的這么簡單的心思了。”

“這種人最大的特點,就是對自己有太大的信心了,易卜拉欣帕夏,你與我一同長大,我們之間畢竟比起你跟那個韃靼人是更有情誼的,你現在告訴我,他許諾了你什么好處呢?”

易卜拉欣帕夏的臉色一下子變了,當蘇萊曼說到情誼這兩個字的時候,他的心里卻是有著巨大的驚恐感,下一刻,他惶恐地道:“他許諾會給我陛下給不了的東西。”

蘇萊曼的面色古怪起來,他似乎一丁點也不在乎易卜拉欣帕夏的‘背叛’,反而喃喃念道:“給不了的東西?他哪里來的自信心?”

蘇萊曼突然發現,這些韃靼人,比易卜拉欣帕夏從前所述說的更加的有意思了。

他凝神想了一下,旋即笑了,道:“易卜拉欣帕夏,這不怪你,你自幼陪我讀書,甚至在我爭奪蘇丹之位時,為我立下了赫赫功勞,我知道你的忠心,你絕不會受他誘惑的,對不對?你是個聰明而狡猾的人,所以你假意答應了他,對嗎?”

他語氣輕柔,帶著幾分真摯的情感,卻不等易卜拉欣帕夏的回答,便忍不住嘆了口氣,又接著道:“我自幼就生在蘇丹之家,乃是皇族中的皇族,高貴無比,可是我沒有親人,也沒有朋友,我要活下來,要成就一番偉業,就必須殺死我的兄弟姐妹,可是……你……易卜拉欣帕夏,你是不一樣的,我知道,這個世界,唯有你是可以信賴的,不要被人蒙蔽了自己的心,這些人,統統是異教徒,他向你許以好處,也不過是對你的試探罷了,現在,你能告訴我,他究竟有什么打算?”

明明……易卜拉欣帕夏覺得蘇萊曼在那些鋼鐵面前,突然變得并不可怕了,可是現在,易卜拉欣帕夏卻不知如何真正面對了蘇萊曼,居然覺得渾身都在戰栗。

易卜拉欣帕夏看著蘇萊曼和善的面容,想到的卻是在蘇萊曼親手殺死自己兄長的那個夜晚。

那個晚上,蘇丹也吃了一些酒,他招人將自己的兄弟都叫到了宮廷來,特意選用了一把鈍刀,對,是一把并不鋒利的鈍刀,他一次又一次地用這把鈍刀狠狠地割著兄長的肉,那刀太鈍了,毫無鋒利可言,正因為如此,那種撕肉磨骨的痛苦,才令當時看著這一切的易卜拉欣帕夏,至今都難以忘記那一幕,每每想起,他都能清晰地感覺到從內心升騰起的那股發憷。

易卜拉欣帕夏深吸一口氣,才道:“我是教徒,是蘇丹最真摯的朋友,也是陛下的奴仆。”

蘇萊曼只淡淡一笑,而后道:“我知道你會這樣回答,正好,我這里有一封書信要給你看看,你看過之后,就知道該怎樣選擇了。”

說著,蘇萊曼拿出了一封牛皮信交給了易卜拉欣帕夏,信的封面,乃是拉丁文,易卜拉欣帕夏乃是希臘人,怎會看不懂?

他只略略一看,便露出了滿臉的震驚,隨即道:“法蘭西國王,愿意與陛下聯合起來?”

這封信可以用肉麻來形容,開頭用的是親愛的朋友,而這封熱情洋溢的書信里,顯露出了法蘭西國王對于神圣羅馬皇帝的擔心,說來也奇怪,這法蘭西國王,居然用了野蠻人這樣的字眼來形容那位神圣羅馬皇帝。

不過有鑒于法蘭西的處境,易卜拉欣帕夏頓時明白了。

自哈布斯堡家族崛起之后,法蘭西就一直處在被哈布斯堡家族的包圍之中,曾經不可一世的法國,甚至有了淪落為二流的危險,哈布斯堡家族不但外部給予法蘭西巨大的壓力,與此同時,在內部,也與法國的不少領主勾結。

現在,他們發動了十字軍東征,利益最受損的,恰恰就是法國國王,除非法國國王統治整個佛朗機,否則佛朗機出現任何一個霸主,對于法蘭西來說,都是極為不利的,佛朗機那么多碎片化的公國可以對霸主俯首稱臣,可法蘭西國王卻是不可以。

只是這封信實在簡短,里頭的內容,也只是只言片語而已,卻令易卜拉欣帕夏頗有一些疑惑,不過他真正關心的,卻是后面的一截話,法蘭西愿與奧斯曼聯合起來,等到合適的時機,會解決掉那野蠻人云云。

易卜拉欣帕夏愣了一下,腦里閃過了許多思緒。

說到法蘭西,在佛朗機的地位一直是超然的,這一次十字軍中,甚至有近三成的陸軍力量都來源于法軍,若是這個時候,法蘭西愿意在背后給十字軍捅刀子,那么伊斯坦布爾的危機,自然也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這樣一想,易卜拉欣帕夏又不禁疑惑起來,旋即便對蘇萊曼道:“陛下,法國國王為什么要做這樣的事?這對他沒有太多的好處,難道他就不擔心,會遭受到全佛朗機的敵視嗎?”庶子風流 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聯合


上一章  |  庶子風流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