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庶子風流 >> 目錄 >> 新書《大文豪》已上傳。

新書《大文豪》已上傳。


更新時間:2017年06月13日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上山打老虎額 | 庶子風流 
庶子風流 新書《大文豪》已上傳。
新書《大文豪》已上傳.

新書《大文豪》已上傳.

中秋佳節與春節齊名,這個節日出自于禮記,所謂天子春朝日、秋夕月,意思是說,到了春天就要祭祀太陽,而到了秋天就該朝拜月亮了。

葉家這樣的大族,最看重體面,也看重成規。

一到清早,葉春秋就不得不攙著葉景起來,葉景的病好了一些,雖然身體有些孱弱,可是今兒的日子,也免不得要跟著老太公去祭祖,他是嫡長子,和葉春秋這種‘庶出’的不同。

所以葉春秋一早便攙著葉景到了葉家的祠堂,老太公已經領著二叔、三叔,還有葉俊才、葉辰良等人等在這兒了,老太爺看葉景來得遲,有點兒不滿,耽誤了吉時,祖宗們要不高興的。不過見到葉春秋同來,老太公也愣了一下,因為他看到了葉春秋頭上戴著的綸巾。

綸巾啊,這是讀書人的象征,是功名的象征。

葉家祖宗們,哪一個不是以讀書為業,有功名的人也是不少,可這幾代卻沒出什么出彩的人,而葉春秋是小三元,還是案首,可葉春秋是庶出,葉家的規矩便是嫡男祭祠堂,庶出不得入內。

他心里只是感嘆,有一點點悲涼,甚至他不愿葉春秋在這里,省得到了祠堂外頭而不入內,不免顯得尷尬。

對葉春秋,老太爺居然有點虧欠的意思。

可是頭頂綸巾,身穿儒服的葉春秋呢,卻是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他乖乖的上前,給老太公行禮:“孫兒見過大父。”

老太公勉強擠出笑容:“好,好,好,今兒是過節,好日子。”

接下來,卻不知該說什么。

倒是一旁的葉柏催促道:“爹,時辰到了。”

老太公的臉色便變得肅穆起來,巍顫顫的撣了撣袍子,領著嫡男們入內,葉春秋則在祠堂外頭,目送著老爹進入祠堂。

摸摸鼻子,葉春秋哂然一笑,因為他看到要進祠堂的時候,二叔葉松回過頭看了自己一眼,那眼眸顯得有些詭異,二叔……很不友好啊。

葉春秋不以為意的樣子,反過身,去正堂里等候。

葉家的許多族人都已經來了,都在堂里候著,許多平時不太露面的叔公,也都在自己子弟的攙扶下趕來,葉家在河西這一脈有不成文的規矩,到了中秋,就得到主家這兒來團聚,所以整個葉家正堂這兒亂哄哄的,大家湊在一起,彼此閑聊,一些吵鬧的孩子則被婦人們趕去了隔壁的耳房里吵鬧,葉家的長工、短工今兒都在,一面得幫襯著照料賓客,同時還可跟著討杯水酒,等入了夜,見到了月亮,老太公照例還會給大家散點喜錢,雖然只是十幾文,可蚊子大小也是肉,何況這在莊戶們眼里也不是小數目。

說穿了,這堂里的人,大抵都是庶出的遠親,不過有的年紀大了,尤其是一些老叔公,也很受人尊重,以至于二嬸和三嬸在老太公帶著嫡男們去祭拜的功夫,也不敢冷落,二嬸王氏指揮著人進來,端茶遞水,又說了不少吉利話,叔公們年紀大,此起彼伏的咳嗽,都夸老二的媳婦賢惠。

只是當葉春秋出現的時候,堂里許多人都安靜了下來。

河西就是這么大,許多人多多少少都能聽到一些風聲,老大和老二在爭家業,甚至……是族權呢,這可不是空穴來風,現在二房的夫人王氏在這兒,大房的葉春秋也在這兒,這些人老成精的人,連咳嗽都不咳了,仿佛一個個都吃了金嗓子喉寶似的。

葉春秋抿著嘴,展露出的是少年特有的純潔笑容,這是他的殺手锏,本來就細皮嫩肉,生的又俊秀,再配上這人畜無害的樣子,簡直就是無往而不利。他一一上前,給叔公們作揖行禮,叔公們這時候即便是懷著心思的,也都喜笑顏開的點頭說好,夸贊幾句,等葉春秋到了二嬸王氏和三嬸趙氏面前行了禮,二嬸王氏似笑非笑的點點頭:“哦,春秋真是乖巧懂事,果然中了秀才就是不同。”語氣之中,別有意味,帶著一點點嫉妒的意思。

三嬸趙氏則是眼眸有點躲閃,期期艾艾的說是。

見了禮,葉春秋也就乖乖的坐在了一邊去了,說句實在話,自己雖然中了秀才,可是在這些‘長輩’面前,自己終究只是個十二歲的少年,也就是孩子的份,不可能會有驚世駭俗,和他們談笑風生的時候。

因為是中秋,所以葉春秋耳邊聽到最多的就是收成的事,今年年景不壞,可也不算是豐年,葉家的主家因為地多,倒也不擔心收成的事,因而內宅這兒極少說田里的事;可是其他各家就不同了,畢竟有的一戶也才幾十畝地而已,一年多收幾十斤糧對于一家老小成了頂天的大事,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就這么消磨著時間,熬到了正午,因為嫡男們要在祠堂那兒用飯,下午還有一場祭祀,所以二嬸、三嬸便張羅了午飯,午飯很簡陋,并不鋪張,葉春秋在幾個老叔公下頭作陪,勉強吃了幾口,接著便回房去休息。

今日真正熱鬧的是夜里的賞月,葉春秋睡了個午覺,練了字之后,看天色已經晚了,這才又回去。

而此時,這兒已是高朋滿座了。

老太公坐在上首,幾個老叔公和葉景、葉松、葉柏三個兒子眾星捧月的圍著他陪坐,孫兒們也都在不遠的地方,婦人們沒有坐的地方,自然而然,也只能在男人背后站著。

老太公穿著一件綢布的對襟衫,連胡須都疏理的很是仔細,他笑呵呵的與身邊的叔公們說著話,葉景顯得有些萎靡,顯然是一日的祭祀有些吃不消,這時候月餅和水果都上了來,葉俊才手里拿著咬成彎月的月餅還在大快朵頤。

葉辰良見了葉春秋來,眼中似乎帶笑,起身道:“春秋來了,方才大家都在說你呢,說你很爭氣,中了秀才,光耀門楣。”

本來大家各自在閑聊,可是經葉辰良這么一說,葉春秋一下子就成了眾矢之的,大家的目光,也都落在了葉春秋的身上。

葉春秋定了定神,先是向大家行了一遍禮,這才靠著葉俊才坐下。

今兒氣氛有些不同,二叔葉松似乎無時無刻的都盯著自己。

凌晨12點左右上架了,凌晨會先發十章熱熱身,此后每天八更,風雨無阻,沒啥說的,老虎就問一個問題,讀者君:還記得大明湖畔的小老虎嗎?

呃,說錯了,重新問一下,讀者君,還記得說好的月票和訂閱支持嗎?

搓手,臉有點紅,嗯嗯,老虎確實臉皮厚,問的有點赤裸裸,可是寫書這么多年,終于明白一個道理,不夠勤奮和皮厚,沒飯吃呀,好了,后面的故事會更精彩,望大家支持。拜謝。

韓國女主播私_密_視頻遭曝光,可愛而不失豐_滿!!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bai性siyu66(長按三秒復制)!!庶子風流 新書《大文豪》已上傳。


上一章  |  庶子風流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