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名門閨戰 >> 目錄 >> 二百二十一·重聚

二百二十一·重聚


更新時間:2017年05月24日  作者:秦兮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秦兮 | 名門閨戰 
名門閨戰 二百二十一·重聚
女生頻道


宋楚宜無端想起去晉中的時候,崔老夫人說要帶她去瞧太虛觀,要帶她去看桃花林,還把她住的院落布置得流光溢彩美不勝收,把一切能給她的都給她了。

她上一世從未在老人跟前盡過孝道,重活一世也沒來得及替她做些什么,可是現在崔老夫人就要支撐不住了。

她去瞧崔老夫人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端慧郡主聽了消息迎出來,眼圈底下都帶著淡淡的烏青,見了她,一把把她摟在懷里,撲簌簌的掉眼淚:“原本還好好的,先是聽說了紹庭的事兒開心,后來聽說晉中那邊......那邊出了事,就支撐不住了......”她終于有些撐不住,抱著宋楚宜:“你舅舅都已經在路上了,母親要是見不到他最后一面,我怎么對得起他......”

余氏也哭的眼睛紅紅的,在一旁扶住端慧郡主朝她搖頭:“小宜身子還不穩呢......”

崔老夫人意識已經有些不清醒,迷迷糊糊的睜眼睛瞧見宋楚宜,張口就喊汀汀,伸出手來淚眼婆娑的喊宋楚宜:“汀汀,你過來,你過來讓我瞧瞧......”

端慧郡主心里一酸,險些又哭出聲來,半天才強忍住了,出來以后哭個不住。

宋楚宜更是握著崔老夫人的手不知道如何是好,聽崔老夫人喊個不住,連忙開口應她:“在呢在呢,我在呢......”

崔老夫人就笑了,把宋楚宜的手握的緊緊地:“她們都說我見不著你了,這不是又見著了?你別怕,娘下來陪你......”

聽的宋楚宜心酸難忍,等出了門瞧見花廳里擺著的壽材,正想問崔應書什么時候到,就聽見外頭響起一片叫喊聲。

端慧郡主立住了腳,聽見人說崔應書回來了,猶有些不可置信,愣了好一會兒聲音都有些發顫:“你說什么?”

還沒等她迎出去,崔應書已經一陣風似地跑了進來,尚且來不及同她們打招呼,先進了崔老夫人的院子。

周唯昭隨后跟進來,瞧見宋楚宜在哭,上前攬了她的肩膀,輕聲告訴她:“舅舅先進宮交代了湖北的事,一路飛奔回來的......”一面又問她:“怎么哭了?”

宋楚宜抿著唇,這陣子她哭的次數比從前加起來都多,尤其現在有了孩子,情緒更是格外敏感,聽見周唯昭問話,不知道怎么的又想哭,努力忍住了,半響才搖頭。

周唯昭就輕輕嘆一聲,一面同她說:“祖母說得對,人難免都會有這么一日,以后我們也是如此,珍惜當下。趁著外祖母還在,多多孝順,讓她走的沒有牽掛,這才是真的孝心。”

崔老夫人最大的心愿也就是見一見兒子們了,崔應書回來,讓她連這個心愿也都滿足了,或許是真的覺得沒了牽掛,她再也撐不住,當天夜里閉了眼睛。

崔家還沒準備辦崔華鸞她們的喜事,倒要先辦喪事,里里外外都換了白燈籠,端慧郡主也不好再進宮去,托了榮成公主帶了許多藥材進宮去,又專程給宋楚宜帶話:“老夫人走的很安穩,說盼著你過的好。”

盧太子妃聽兒子的話守在宋楚宜身邊,見宋楚宜欲哭不哭的,摟她在懷里一下一下拍她的背:“端慧說的是,老夫人泉下有知,必定希望你安康順遂的,你別過分難過了。”

徐嬤嬤等人散干凈了也跟著勸:“姑娘放寬心罷,老夫人必定也希望您過的好的,這也是沒法子的事,人的歲數到了。”又勸宋楚宜:“想想開心的事,舅老爺回來了,不日西北的舅老爺也要回來,好歹晉中沒出什么大事......”

也只好這么想,可等崔紹庭他們班師回朝的時候,卻已經是深秋了。

御花園的楓葉滿滿的鋪了一地,宋楚宜的肚子已經能瞧得見,她扶著肚子原本正散步,聽見說崔紹庭已經同鎮南王定遠侯進宮覲見了,連手都顫起來,轉頭去問青鶯:“舅舅真的回來了?”

青鶯臉上含笑握住她的手攙住她:“當然是真的,殿下特意讓人帶了消息進來,說是請您到清寧殿去,舅老爺待會兒去給娘娘請安,您就能見到了。”

再見崔紹庭的時候,宋楚宜已經有些認不出來了,從前的崔紹庭豐神俊朗,如同俊俏的少年郎,可是現在的崔紹庭卻滿面風霜,儼然已經老了十多歲,她有些不敢認,見崔紹庭含笑站起身來,頗有些不知所措。

崔紹庭就笑著朝她招招手:“怎么,不認識啦?”

說著摸一摸下巴上的胡子:“也沒有老多少呀,就是蓄了胡子嘛,不蓄胡子,鎮不住人,鎮南王比我可老多了......”

他絮絮叨叨的同宋楚宜說了許多話,末了站在宋楚宜身邊欣慰的瞧她一眼:“小宜,真好。一轉眼,你已經這樣大了......”

隨著崔紹庭回來,西北那邊的戰報就送個不住。

也談的兵馬退出西北的時候被鎮南王和定遠侯伏擊,損失慘重,可是王庭那邊視而不見,原本商議好的王庭和女真部會派人來策應,竟沒人來,也談自己都幾乎沒被炸死,灰溜溜的回了韃靼。

周唯昭笑著同宋楚宜說起韃靼的事:“也談這回算是徹底同韃靼王庭撕破了臉,連他哥哥這個人質他也不認了,領著剩下的三萬人另外稱王,現在韃靼王庭為了對付也談,已經答應對我們大周俯首稱臣,想借我們的兵力去平復這場戰亂。”

這就是崔紹庭這么多年鋪墊的效果,韃靼早就已經不是鐵板一塊了,放養的狼終究是要吃人的,拓木和也查太不懂這個道理。

從前是沒有機會,一旦有了機會,也談怎么可能愿意再屈居人下?他巴不得也查這個負累死了算了,拓木居然還這么天真,真的以為一個也查就能牽制住也談。

現在韃靼人出師不利,從大周灰溜溜的退了出去,又起了內亂,再有大周派去的細作在里頭拱火,兩頭使壞,他們恐怕再也沒有氣力來找大周的麻煩了。

還有大約兩章,盡早更出來,等不及的親可以早睡,明天起來一起看。

另外還是要繼續推新書推新書啦。

《春閨密事》

握了一手好牌卻打的稀爛的衛安死了,

家破人亡又成了下堂妻,冗長的人生就像是個噩夢。

好容易發飆一回把渣男賤女成堆炸翻,一轉眼卻又轉回了閨閣弱女之時。

娘家沒倒爹娘還在,眼看著前頭全是繁花錦秀,她下定決心要好好打牌,

一念前程美似錦,一年高墻鎖芳華,這一世她才是掌控命運的那只大手。

才不打算陪著渣男賤女再浪費人生,可是重新活了才發現,

自己自以為是的握有的一手好牌竟從不是屬于自己的,

是逆流直上還是仍舊安心當個炮灰,這是個問題。

一個心機女重生想報恩卻發現無恩可報,重新過日子的故事。名門閨戰 二百二十一·重聚


上一章  |  名門閨戰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