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名門閨戰 >> 目錄 >> 番外·余生·4

番外·余生·4


更新時間:2017年06月17日  作者:秦兮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秦兮 | 名門閨戰 
名門閨戰 番外·余生·4
正文

周唯昭聲音都是啞的,透過徐嬤嬤和許媽媽的身體間隔的縫隙往里頭看了一眼:“我來和宜幾句話。更新最快”

太子妃又氣又急的站起來:“這不是你來的地方!怎么你也不該來!”

太子妃當然也喜歡宋楚宜這個兒媳婦,也寶貝這個兒媳婦,可是產房這地方就是晦氣,男人進了這血光之地怎么好?

真是瘋了!外頭的盧皇后她們要是知道了,傳出去百官要是知道了......

明天恐怕就又有御史要參奏宋楚宜是禍國妖妃了前頭周唯昭為了她不肯納側妃,揚言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后頭周唯昭就連男人百般忌諱的產房也進了,這怎么像話?

周唯昭耳朵里什么也聽不見,只覺得什么都嗡嗡嗡的響的厲害,朝前走了幾步,一把被太子妃握住了手,這才反應過來,紅著眼睛喊了一聲母親。

太子妃嘆息了一聲:“這不是你來的地方,會沒事的......你先出去......”

周唯昭怎么肯出去,他已經在外頭等了一下午了,如今已經月上中天......他沙啞著聲音看向太子妃:“母親,我就看她一眼......”

他幾步走到**前掀開簾子,看見宋楚宜雪白的臉,腦子里嗡的一聲好像是炸開了一朵煙花,瞬間淹沒了其他聲響,蹲下身把宋楚宜的手握在自己手里,輕聲喊她:“宜......”

他握著宋楚宜的手,覺得有很多話要。

之前每每宋楚宜問他,若是她生產的時候去了怎么辦,他總是不肯去深想,到現在也不敢想,只要一想,就覺得頭疼欲裂,他有些哽咽的把臉貼在宋楚宜臉上:“宜......你撐一撐.....”

太子妃已經急急忙忙的來推他出去:“快快快!穩婆宮口全開了,你快出去!出去等消息!”

周唯昭被推搡著出去,失魂落魄的站在廊下,半步也不肯挪動。

榮成公主已經等的有些昏昏欲睡,被產房這邊的動靜吵的驚醒過來,連忙朝屋外走了幾步,一眼就看見了垂著頭的周唯昭,不由有些意外:“唯昭?!”

周唯昭先前已經不見了人影,她還以為周唯昭是先去休息了畢竟如今朝中事多的很,周唯昭每天都急忙的。再沒想到周唯昭竟還在這里守著。

早聽人周唯昭對媳婦兒如何如何好,連葉景寬也這天底下怕是找不出第二個這樣一心一意的人來,可是當看在眼里,還是仍舊不免震撼。

榮成公主有些羨慕又有些心疼,連忙趕他去休息:“快去休息吧!女人生孩子是這樣的,我生樂游的時候,足足痛了三天才把她生下來......只不過看著兇險罷了,你別在這里杵著了,趕緊先去休息吧,等你明天一睜眼,就能瞧見你兒子了。”

周唯昭不肯,就像是一棵樹,生了根似地長在了廊下。

榮成公主覺得又好氣又好笑,進去同也已經醒過來的盧皇后:“也不知道怎么性子這么倔強......”

不是倔強,盧皇后往窗外看了一眼。

榮成公主或許沒發現,周唯昭從頭到尾,連一口茶也沒喝,他聽見里頭宋楚宜的喊叫聲后,連手背上的青筋都已經凸出來。

他愛宋楚宜,已經愛到了這個程度。

她從沒見過一個男子會為妻子付出這樣多,不肯納妾,不肯納妃,連不過明路的宮娥也不肯要一個,為了宋楚宜,竟然連產房那樣污穢的地方也要進。

一兒也不像是他父親......

端慧郡主雙手交握,緊張得心跳的飛快,她原本是有孝在身絕不敢進宮的,可是宋楚宜要生了......這個她從看到大,這個不管是她還是她夫君都看的極重的就像是親生女兒的外甥女如今正經歷女人最難過的關卡,她怎么也忍不住,犯了忌諱也顧不上,使人同宮里遞了牌子,又去了榮成公主府里,一同進了宮。

如今聽怕是不大好生,她簡直都快哭出來。

崔應書和崔紹庭在外頭都急的不成,要是知道,還不曉得要怎么樣驚慌......

月亮已經漸漸不見了蹤影,永安宮卻始終燈火通明,已經記不清過了多久,端慧郡主只覺得眼皮都沉重異常了,忽然就聽見一聲極響亮的嬰兒啼哭。

這哭聲嘹亮異常,連天也好像被他這一嗓子喊亮了似地,天光微微露出些魚肚白,隱隱已經能聽見雞鳴聲。

端慧郡主幾乎喜極而泣,聽見里頭穩婆滿面春風的出來報喜是個皇曾孫的時候,終于覺得一塊大石頭落了地。

盧皇后和榮成公主也急忙站了起來,**都沒睡好,兩個人都有些疲倦,可還是強撐著出來問明了情況,又下令發賞。

太子妃從里頭出來的時候衣裳都汗濕了,頭也昏昏沉沉的,看著兒子卻還是站住了腳安他的心:“放心罷,穩婆,再過半個時辰,若是血止住了,也就沒事了。”

周唯昭抿著唇頭,聽著里頭嘹亮不曾停過的哭聲,嘴角揚了揚又止住。

這是一個新的生命,是一個原本或許不會來這世上的新生命,是他同宋楚宜的孩子......

天光大亮,朝陽升起,葉子上的露珠鮮翠欲滴,周唯昭抬手擋了擋陽光,轉身去寢殿換了一身衣裳,仍舊往偏殿里頭去。

宋楚宜已經被收拾干凈了放在錦緞被子里,素白的手放在被子上頭,清晰得能看見血管,他心而緩慢的坐在**沿,伸手拿起宋楚宜的手貼在自己臉上,聲音有些哽咽:“宜......”

宋楚宜之于他的意義,早已經不止是相伴一生的妻子這樣簡單,他簡直好像是刻進了他的生命里,他無法想象若是失去了宋楚宜......

宋楚宜昏昏沉沉的厲害,知道有人給自己擦洗,知道有人使勁兒在按自己的肚子,也知道自己終于一身干凈的躺在了**上,可是身體卻昏昏沉沉的只想睡。名門閨戰 番外·余生·4


上一章  |  名門閨戰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