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鐵娘 >> 目錄 >> 第七十章:商人

第七十章:商人


更新時間:2016年07月08日  作者:禾景  分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禾景 | 鐵娘 
鐵娘 第七十章:商人
第七十章:商人

第七十章:商人

金啟武趕到書塾時,金家幾人就已經等到了那處。

他一進門就跪倒在地,對上座的老爹說道:“爹,我去邊城,孫家在沅里鎮家大業大,我們沒法子,可我不相信他還能將手伸到邊城,七天內,我必帶著配方上的材料趕回來。”

寫有配方的宣紙被丟,他到底還是記得其中幾種材料,不料他剛走進其中一家藥鋪,還未張口就被趕了出來。

一家、兩家、三家都是如此,金啟武便知道,他手中哪怕拿的有銀兩也在鎮上買不到。

金老爺子并沒有說出責怪他的話語,而是道:“李達的驢車就在外面,我給你五天的時間。三郎,五天內你趕不回來,金家怕是得散了。”

來的路上,小女兒將契約的事說了一遍,金老爺子便知道不妥,看到三郎如此狼狽的樣,不用他明說就已經知道了結果。

金啟武鄭重點頭,沒有立馬離開,而是轉頭問著小妹:“你將配方上的植物仔仔細細敘說一遍,描述的仔細一些。”

如果不是路途太遠,金啟武都動了將小妹帶去的心思。

金蕓卻不懂:“為何舍近求遠?后山上應有盡有,何須跑到外城?”

“傻妹子,不到萬不得已,絕不能去后山,稍有不慎,這條命就得留在了山上。”他雖然沒有經歷過,卻見過從后山上抬下的人,被猛獸咬的體無完膚,鮮血染滿全身,行走的道路上更是灑了一條鮮血的血路。

那人并沒有當場離去,腰間的血肉已不在,人卻還是清醒,張著嘴不斷的嚎叫。

那個慘烈的聲音,金啟武到現在還能記得,見到的那一眼,他就受不住的彎腰嘔吐,連續幾夜都沒睡過安穩覺。

只要是收成不好,就有人冒著險上山一趟,為的就是希望能打到一些野物。

天公不作美,田地里的收成不好,后山的野獸自然也是饑一頓飽一頓,上山打獵的人簡直就是送上門的糧食。

不說一半,上山的人十個人中就有兩個沒能走出來,甚至連入土的機會都沒有。

也正是如此,邊上的幾個村子談到后山臉就開始變色。

在金家其他人看來,也是如此,比起后山,路程遠的邊城才是他們第一個選擇。

金蕓也不在多說,她將植物的特征說出,因為她知道,即使金啟武去邊城也是無用功,后山必須去一趟。

那株傍水而生的奇特藥草,在摘下的三個時辰內,便會萎縮。

就算去了邊城,帶回來的那株藥草也不能用。

可金蕓并沒有說出來,只因她一開口,就沒法解釋她為何知道。

甚至到現在,她都沒有解釋過第一次煉制的那些植物是如何而來,

金啟武帶著任務離開,并沒有人讓金家其他人放下心。

從來到這里,金啟雙就一直抱著雙臂筆直站在邊角,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

光只是聽,就能了解大概,他心中不由升起一絲的不耐,金家發生的難事一件件接踵而至,才停歇沒多久又來另一件,他現在最怕的便是拖累。

“孫家來頭不小,鎮上有三大世家,孔、白、孫三家。孫家卻是祖上發了橫財,子孫個個都是能人,如果不是孔白兩家朝廷上有人,恐怕就是孫家一家獨大。”金啟雙將知道的一一訴說出來,他不想知道金家是如何得罪了孫家的人,他只想讓爹知道這里面的厲害關系,可別拖累了一家人。

“楊香寒所在的施府大姑娘,嫁的便是孫家的二少爺。爹,如果不是難事,到可以讓楊香寒搭個橋,引薦下孫家人,將事情說開的好,畢竟我們這樣的鄉下人,可不能和他們比。”

金老爺子又哪會不清楚,可就是看不上孫家的做派,更不愿意的是底下這個頭。

如果他愿意低頭,孫家又何以畏懼。

“再等等。”金老爺子望著門外,心中到底還是帶著一絲的希望。

因為他知道,再不濟也不過就是將配方交給孫家,只是他不想而已,金老爺子曾經以為他心中已不復野心,甘心一輩子活在田地里。

可小女兒帶來的配方,就如一滴水落入了平靜的水面上,引起了一絲漣漪。

到底還是不甘心啊。

“金兄,好消息,好消息啊。”外面剛傳來聲音,就見一穿深色儒袍的人邁步進來。

金啟雙見到來人,沉凝的一張臉才堆起一絲笑容,他迎上前,雙手搭握:“趙兄。”

趙瑞見到屋內站有不少人,說道:“金兄,是否打擾了?”

金啟雙連連擺手:“都是自家人,怎是打擾。”

“那就好,金兄,你上次拖我打聽的事,已有結果。”趙瑞還準備說,就被金啟雙抬手打斷。

他道:“趙兄,咱們進里屋聊。”

說完,也沒和金家人打過招呼,就急忙忙的將人迎進了里屋。

說是里屋,不過就是一門之隔,金啟雙兩人在里面交談的話,斷斷續續還是傳了出來。

金蕓耳力更好,即使沒有刻意去注意,仍然將里面的話聽的清清楚楚。

她的這個三個可真的圖謀不小,卻也算是個聰明人。

金啟雙年紀不小,已為童生,參加科舉多次,卻一直沒能高中秀才,也許自知沒有那個本事,這一年來托了不少關系去找關系,就希望能依附在哪個大家下為商。

這次趙瑞上門,也正是打聽到了一門關系,專門上門來知會一聲。

而金啟雙想要為商的想法,卻是一次都沒有想家里人提到過。

士農工商,金啟雙如果為商,就必須拋下童生這個稱號,并終身不得科舉。

更簡單來說,他是放棄了金家這么多年的付出。

這也怕是他不敢開口的原因吧。

金蕓卻不是很理解,她能感覺到金老爺子漸漸僵硬了的身體,他握著太師椅上的把柄,手背上經絡突起,顯然是用了很大的力氣去忍耐。

金家人,或者說是金老爺子想來也清楚他三兒子的能力有限,可心中卻不愿意放棄,哪怕一次次的科舉落榜,他仍然沒有抱怨過,甚至是一直都是在支持。

這也是金蕓所無法理解的,既然知道成功的可能性很小,為什么又要去堅持?鐵娘 第七十章:商人


上一章  |  鐵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