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鐵娘 >> 目錄 >> 第一百一十五章:身孕(二合一)

第一百一十五章:身孕(二合一)


更新時間:2016年07月08日  作者:禾景  分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禾景 | 鐵娘 
鐵娘 第一百一十五章:身孕(二合一)


大老爺們哪會知道這些,呂氏推了推身邊相公的肩膀,說道:“趕緊將村里的郎中喊來瞧瞧。≯

八一中文≥≯網≦<﹤﹤8<1”

金啟文心里也是有些擔心,抬眼瞧著老娘沒有反對,趕緊著起身就向著外面跑去。

外面還有些余亮,也沒到黑燈瞎火的地步,他加快著腳步,在山路上快去向前。

小莫氏難受的不行,里面生什么事她也不知道,就覺得嘴里冒著酸味,頭又有些昏沉。

永新站在旁邊急得不行,雙手扶住她的肩膀,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屋里人面面相覷,心中同時有些不安,唯獨金蕓,將筷子伸到了螃蟹的碗里,手和嘴都沒有停下來過。她可是瞧到了,金蔣氏和呂氏兩婆媳的莫名興奮異常,在聯想到小莫氏聞腥作嘔的狀態,不用多想就知道,怕是好事。

結果當真,年邁的郎中被金啟文拖著胳膊帶了回來,他還來不及平息氣喘吁吁,就伸手探脈。

片刻,臉上的凝重放了下來,郎中還當是金家又出了什么大事,心中還擔心不已,哪想到回事這樣。

“如何?”金蔣氏一直待在旁邊,雙手擰緊,期待著問道。

郎中摸了把胡須,故作意味聲長道:“金大姐,你家怕又要多雙筷碗了。”

郎中與金家在村子相處幾十年,兩戶的關系雖不是很親卻,但也到底是老友,說起話來并不會那樣的死板。

“哎喲,好事好事啊。”金蔣氏喜上眉梢,盯著小莫氏就如盯著個寶貝似的,絕不許有一點閃失。

而永新更是愣傻了眼,小莫氏懷上壯壯時,他都沒在家,還是家里派人來告訴他好消息,可惜還沒等他高興完,就被師傅派了活,忙得連高興的時間都沒有。

現在卻不同,他都不知道該如何去表達自己的興奮。

“大叔,可我媳婦吐的厲害,可是要緊?”永新興奮歸興奮,卻也沒有忘記媳婦的不適。

“沒事,有兩個多月,胎是坐穩了,都是些常有的反應。”小莫氏的第一胎也是他把得脈,身子如當時那樣健康的很,孩子的心脈也跳的很有力量。

金家又要添丁,是一大高興的事,雖然已經有了孫子,呂氏也是激動的很,她連忙叮囑:“你有了身子,手里的活也先放著,可也別太過勞累。”

金海起先還是一臉笑意,聽到娘的話微微一怔。

嫂子的繡工很好,度卻很慢,這么多天過去了,蓋頭也不過才繡好,衣裳甚至都不知道要什么時候才完工。

如今娘又這么說,還不知道到她成親那一刻還能不能繡好。

可不過片刻,金海又慚愧的低下頭,她知道自己不應該去埋怨,大嫂有了身孕,自個應該是要高興的。

小莫氏摸著肚子,心里的高興完全將不適的反應壓了下去,她沒有想到,居然這么快就有了第二個孩子。

而金蔣氏高興后,望著小女兒,心中不住感慨她就是有福的。

瞧瞧這段時間小女兒帶給了家中一筆財,現在更甚,如果不是小女兒想吃魚,孫媳婦又怎會因為魚腥要嘔吐,才被現有了身子。

如果金蔣氏的想法要讓金蕓知道,她只會仰頭大笑吧。

第二日,在金家沉入在喜悅當中時,他們家又迎來了一人。

何明下了牛車,本一臉不耐的表情瞬間變得討喜,他長相不耐,帶著一臉笑意,更讓人看得喜歡。

他一進門,看到舒氏開口就喊:“娘。”

原來何明正是舒氏大女兒金柳的相公,而他這次上門也在他們意料中,卻不想居然會這么遲。

舒氏故作不知,只是帶著熱情去道:“明哥兒來了,快坐坐,這一路上可是累到了吧。”

何明順勢坐下,說道:“哪有,坐著家里的牛車,哪能累到我。”

舒氏一聽著就覺得來氣,既然家中有牛車,每次金柳回娘家,都是自個走回來,卻不讓她圖個輕松坐車來。

可無奈的是,為了女兒和婆家的關系不能鬧得太僵,她只能閉口不言,而是說道:“是呀,家里有牛就是方便,你家新大哥每隔上幾日就要出門一趟接活,如果不是家里有牛車,累不說,還耽擱不少功夫。”

“哦?”何明聽得疑惑,他可是知道自己媳婦娘家,那可是一個字,窮啊。

如果當年不是看到金柳三叔是個童生,何明的爹娘絕對不會讓自個的寶貝兒子娶個如此的破亂戶家的女兒。

也正是因為金柳娘家不行,他們才對著金柳如此過分。

一開始金柳這個媳婦是何明自個看上的,剛成親那會兒也卻是稀罕寵愛,可隨時時間過去,娘老是念叨,兄弟媳婦的娘家又是時不時的幫襯,唯獨自個的媳婦,老是還拉著自家的東西去填補娘家。

久而久之,何明也覺得不耐了。

舒氏像是恍然大悟說道:“你和柳丫頭許久都不過來一趟,怕是不知道吧。咱們家前些日子也買了頭母牛,剛好著地里過幾天就要收稻,今年怕是輕松不少。”

何明更是不解,前些日子金家都派人來借銀子,被娘冷嘈熱諷的趕了出去,這才沒過多久怎么牛都買上了。

“早知道你要過門一趟,我就不讓孩子爹出門了。”舒氏說道,語里滿是遺憾。

何明對那個酒肉岳父可沒好感,擺擺手說道:“下次就是,下次小婿定陪爹好好喝上兩壺。”

“那可不行。”舒氏道:“你爹再鎮上有活,可不能喝多酒了誤事。”

何明又是一愣,他那個懶漢子岳父還知道干活,這可真是一個笑話。他這樣想也不無沒有道理,何明可是親眼所見,也就是他成親后沒多久,他和金柳上了金家,不過就是讓岳父去挑幾桶水,岳父都是百般推脫,居然還將他這個新婿推了出來,等那天晚上回去,他肩膀上就是一層的水泡。

“爹到底年紀大了,可別讓他在外做些重活。”何明臉上帶著些許擔憂,心中卻不以為然。

舒氏也是樂呵呵的笑,當年就是看中何明對人的溫柔,想著嫁個他這樣的男人,女兒的日子定會好過些,所以哪怕知道何明的爹娘都不是個很好相處,還是將女兒嫁了過去。

她突然心生無趣,為了金柳又不得不繼續應付下去,還必須說的很好,讓何家的人知道,她的女兒也是有娘家人的依靠。

舒氏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那個爹,怎么可能干得了重活,他是去了碼頭當了什么。。是什么來著。”

舒氏一時想不起,旁邊的呂氏趕緊就接了話:“掮客,就是給碼頭來往的船只跑跑生意,二弟現在可真有出息了,見得一些都是有錢人,從他們手指縫里都能掉出不少銀錢呢。”

呂氏似做羨慕,這樣的夸大其詞也不過就是想給二弟一家在何明面前增增分量。

雖然兩妯娌在家矛盾不少,但對著外人卻是很齊心。

舒氏感恩一笑,比起自個去說,旁人的話卻是更真一些。

何明越聽越是驚訝,這才正眼一看,只見岳母頭上配著一根銀釵,又借著說話的往旁邊的大伯娘一打量,同樣的,間也是一根粗粗的梅花銀釵,耀眼無比。

雖然不知道為何,就現在看來,他媳婦的娘家怕是達了。

兩妯娌的頭上戴的都是鍍銀釵子,按照金蔣氏的話來說,本都是自家弄的,家里人居然還不能帶,那做起來又為何。

再說了,這鍍銀釵子成本根本就沒多少,每個媳婦一根也費不了多少錢。

“掮客?”何明總覺得很熟悉,卻怎么也想不起,他又趕緊起身從牛車上般下一籃子,嘴上還說道:“都怪小婿一時激動忘記,這可是我娘千叮囑萬囑咐讓我給帶來的。”

籃子瞧著挺大,舒氏伸手接過,卻是很輕的重量,她嘴上道:“瞧親家客氣的,都是自家人,哪還用得著這種虛禮。”

籃子里面放著些什么,何明一開始也不知道,他瞧著呂氏上前將上面的干草撥開,面上也不由有些漲紅。

只見偌大的籃子里面,放著五六個紅蛋,還有一塊巴掌大的瘦肉,其他全部都是干草。這樣的禮,就是以前的金家都拿不出手的,家里困難時,只要是去何家,呂氏都會咬著牙,盡量的帶多些。

舒氏手上一緊,若無其事般欣喜說道:“可是有什么喜事?”

她自然知道是什么喜事,只是當時金柳是偷偷告訴了的新哥兒,而何家居然等到現在才過來報喜。

“是柳兒,她現在已有身孕,爹娘讓我來報喜。”畢竟是他第一個孩子,何明自然也是高興。

知道歸知道,舒氏卻還是有些受不住,她捂著住,眼淚就這么掉了下來,連忙提起了籃子想屋里走去。

呂氏微微嘆氣,她對著有些尷尬的何明說道:“沒事,你娘是高興呢。”

哪會高興,就憑著何家人如此的不重視,指不定柳丫頭在何家過的是什么苦日子。

經過這么一茬,何明也感覺到了不自在,偏偏他才上門沒多久,不可能馬上就離開,再來他也想多多了解下媳婦娘家的情況,變化一下這么大,他有些不敢去相信。

何明郁郁找著話題套話,呂氏又心不在焉的搭理,如果不是家里沒了其他人,她也不想在這里待下去。

呂氏又不是傻的,何明這小子話中有話,如果不是看在柳丫頭的面子上,早就甩著袖子走人了。

就在呂氏越來越不耐煩之時,永新和金蕓回來了。

雖然莫橋村生了那件事,到底后來還是被東家的人平息,停了幾日的課,今日又到了上書塾的時候,清早的時候永新就和金蕓將雙胞胎送到書塾,金蕓一路上那是腳都沒下過牛車,又被送了回來。

永新牽著牛進來,看到是何明,趕緊將牛車套好就去打著招呼。

“剛來的吧,大妹在家可還好?”永新問道,上一次見到大妹,樣子憔悴不少,還瘦了很多。

“都還好,只是懷了身孕,到底有些食欲不振。”何明如實說道,這樣金家的人見到媳婦也不能責怪他不是。

“那可不行,雙身子的人怎么能不多吃些,回去得時候你等等,我給捉上幾只雞,買個豬蹄,回去了總得讓大妹妹多吃上一些。”永新再為人父,昨日里就做了不少功課,現在說的頭頭是道。

可永新越說,何明的臉色越差。

按著大舅子的說法,像是他們家虧待了金柳似的,他忍無可忍,偏偏沒法作,只能生硬的轉著話題,說:“這么早,大哥和小姑是去了哪呢?”

只要能顯擺的事,呂氏都愛說,她帶著得意說道:“你那兩個兔崽子弟弟上書塾了,離得遠,每日還得專門去接送。”

說是顯擺,卻還是帶著些埋怨。

二弟家沒人,接送雙胞胎的事完全是落在了大房身上,不是金啟文就是永新,偏偏還找不出另外的人選來。

這是又出錢又處理,呂氏又怎么會有好心情。

一個接著一個,何明這會兒就是驚愕的張大嘴,他完全想沒到,金家居然有能力將孩子送去書塾,還是兩個。

要知道,他們家的條件算是不錯,比得上金家好上百倍,卻也沒有將孩子送去讀書的能力。

金家供著金啟雙讀書,那是將金家一家人拖累到底,金家有得是勞動力,卻一直吃不飽穿不暖,就是因為讀書被拖累成這樣。

而現在,金家居然有能力供著孩子去讀書。

這讓何明不得不慎重,不得不考慮著該如何對待和金家的關系。

“不過就是接送,又不費什么功夫。”永新說,對著家人他做的事都是心甘情愿。

“對了,妹弟,你嫂子也有了身孕,等到來年這個時候,指不定都能爬了。”永新樂呵呵,笑的一臉傻氣。

呂氏白了他一眼,說道:“哪能呢,才多少月份的娃就能爬了。”

“這感情好,等侄兒出生,我定來祝賀。”何明一臉保證,可壯壯出生時,他是連面都沒有露過一次。

永新到底心有些大,何明又能說會道,兩人還真能聊到一起去。(未完待續。)

好書、、、、、、、、、、、鐵娘 第一百一十五章:身孕(二合一)


上一章  |  鐵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