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鐵娘 >> 目錄 >> 第一百二十五章:群狼(二合一)

第一百二十五章:群狼(二合一)


更新時間:2016年07月08日  作者:禾景  分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禾景 | 鐵娘 
鐵娘 第一百二十五章:群狼(二合一)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禾景書名:

金蕓并沒有去拖延,既然已經決定,第二日天色剛亮,她便起身。

將袖角腿腳扎邊,修長的黑發盤起,背上竹筐,便出門。

而剛打開房門,她便看到地面上放著一個有些久遠的木盒,她彎腰拿起,左右看了眼,并沒有看到任何人的存在。

盒子不大,在雙手中也沒有多少的重量,金蕓將木盒打開,眼睛微微一亮,心中有著一股的暖意。

木盒里面是一把精致的短刀,刀柄上雕有獸首紋飾,刀刃寒光奕奕,劍氣逼人。

不用去想,金蕓便知道是何人所送。這次上山,她本來打算是帶著長鞭而行,卻不想臨時出發時還能獲得如此滿意的兵器。

她拿起短刀,反手一揮,空氣中立馬閃過一面寒氣。

金蕓滿意的很,將木盒放在屋里后,踏出屋門向著大山出發。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剛剛離去,旁邊的院子便上,有一人終于放開捂著的嘴,大聲哭了出來。

也不知道金老爺子這一晚上是如何去勸說,金蔣氏雖然不舍,心中擔憂萬分,恐慌無比,大清早就躲在院子邊上,卻也沒有阻攔,看見小女兒離開后才放聲大哭。

金蕓將短刀別在腰間,再次踏上去往后山的路。

鮮花枝條輕輕揚,小鳥歡歌喜婉轉,仰望天空好蔚藍,小溪悠閑慢慢淌。一切都似很美好,金蕓卻緊繃著全身,似乎將身上的毛孔都封閉著。

來到后山的次數并不少,除了那兩頭野豬,金蕓并沒有遇到過其他比較兇險的野獸。

這次除了計劃好的紅木以外,她還打算將渡光需要的植物也一并采摘回去。上次見到的紅木樹是一棵紫檀。

一寸紫檀一寸金,如果不是生長在后山深處,恐怕早就被人挖走,又或者說,有人知道后山某處有棵紫檀,說不定老早就有人冒著生命危險上山一趟。

富貴險中求,并不是沒有道理的。

一路上金蕓沒有停留,她按著記憶的方向慢慢向后山前進,期間有幾次,她感受到前方些許動靜,毫不猶豫的轉個方向再去向前走,即使會繞上一些路,金蕓也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所以當她來到紫檀樹前,除了一些完全屬于口糧的小動物之外,還沒有遇到有危險性的野獸。

金蕓找到的紫檀,是一棵大概有百年樹齡的大樹,如果將這棵紫檀砍下帶出去,換來的銀子絕對夠金家一家人吃用很久。

可看著茂盛的枝葉,挺拔的樹干,充滿了無限生命力,金蕓利落的爬上樹,站在樹杈之間,握住短刀,刀刃鋒利,單手用力,將其中一小節分枝削下。

她不舍得讓這么美麗的一棵樹就毀在她的手里,再來她需要的也只是一把刀柄大小即可,也不愿意為了巴掌大的木塊將整棵樹毀掉。

將一小節分枝放到背后的竹筐,金蕓按著回去的路前行,走到一半,她便向著瀑布的方向,目標正是那株依水而生的植物。

配方里少不了它,如果不是后山能尋到,金蕓還真不知道該去哪里才能找到。

而這時,金蕓的腳步漸緩。

入耳的是旁邊的風吹動樹的颯颯聲,鳥群呤叫的脆聲,隱隱約約金蕓還聽到了一絲不尋常的聲音,可是她沒有停下腳步,依然向前,也就在離著瀑布越來越近的時候,聲響漸漸變大了。

她環顧四周,瞧準一棵大樹,再一次的抱著大樹向上爬去,許是離著瀑布很近,樹干上很是潮濕,金蕓收攏五指,死死扣住樹縫中,穩住身形,雙腳蹬蹬向上,爬了上去。

她在大樹高處站穩,向前一探,不禁有些驚愕。

同樣的一個地方,同樣的一個人,金蕓再一次見到當時在瀑布底下被強大水流沖擊的男子。

雖然當時他裸露上身,被流水遮擋著看不出面容,可現在,金蕓還是認出了眼前的男子正是當時的那一位。

離的不遠,金蕓還是不能見到男子的面容,男子此時并不在瀑布下,而是在離著瀑布不遠的草地邊,與數條惡狼對持。

惡狼兇狠,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只因它們是群居動物,一遇便是幾十上百條都有可能。

瀑布帶來的風吹到了金蕓這邊,她深吸一口氣,聞到的是濃濃的血腥味。

草地上已經有不少狼只倒下,男子手中并沒有兵器,倒下的眾狼都是在胸膛的地方破了口,獨手屠狼,可見男子也是個厲害角色。這樣的場景,已經表明了之前有過一場惡斗,而現在卻也還沒有結束。

剩下的狼群一直徘徊在邊上的樹林中,除了雙眼冒著綠光顯示著它們的存在,金蕓也沒法數清到底有多少條狼在邁著步子等待。

狼群呲牙咧嘴,唾沫從嘴角滴落,流淌在草地中,鼻尖的血腥味更能激發它們的獸性,前蹄緩緩劃著地面,像是馬上就要飛奔過去咬斷對面人的脖子。

男子是背對著金蕓,除了那一頭黝黑的長發,已經修長挺拔的身子,還有的便是一雙血淋淋的雙手,男子的手很是白澤配著鮮紅的顏色更顯得妖艷。

而就在這時,前方突然奔過一條狼,它四肢一躍正向著男子撲過來。

男子側身一閃,輕巧躲過,身子微微向前,右手飛馳向上,五指張開沒入狼的胸膛之中。

狼只哀叫,四蹄作死的掙扎,不過一息時間,便失去了動作,被男子狠狠摔在草地上,又多了一具狼的尸體。

金蕓的氣息很淺,在男子側身時,不由深吸了一口氣。她仍舊沒有看清那人的面孔,只因男子臉上帶著一張詭異的鐵制面具。

而這時,當男子再次站穩,他側頭,向著金蕓的方向望來,不過像是輕輕一瞥,可金蕓卻知道,男子已經發現了她的存在。

既然已經發現,金蕓干脆坐在了樹杈上,兩腿一晃一晃,很是悠閑,完全沒有在高空中的直覺,要知道,她現在坐的樹杈離著地面有不少的高度,再來前方血腥一片,一個姑娘家臉上沒有任何的懼意,還顯得很是自得。

也沒等男子再次去打量,狼群中開始躁動。

其中一條矯健的黑狼仰頭嗷叫,像是指揮般,其中幾只踏著四肢向著周邊而去,圍繞著一圈,將里面的人死死困住。

頭狼!

男子與金蕓同時想到。

這條狼很是精壯,卻也平常狼只沒有兩樣,甚至還能說是有些不起眼。

擒賊先擒王,男子并不是沒有想到過,于狼群對持許久,狼群分工明確,卻偏偏狼王從不冒頭,讓他沒有下手的機會。既然有了目標,男子率先發動,他輕輕一躍,黑衣衣擺一飄,就向著狼王飛馳而去。

狼王呲牙,從后面立馬奔過數條狼只阻擋,卻一一被男子用手屠之。

血色布滿了草地,倒下的狼只越來越多,而金蕓卻發現,男子有些不對勁。

男子身手利落,比她強上許多,金蕓知道,如果自己遇上的是這群狼,以她的一身蠻力,想要擺脫也許不難,但真要對持下去,輸的絕對是她。

可如今,男子身形像是有些不穩,之前明顯有著余力,卻像是突然之間力氣變得虛弱,明明一手就覺解決一條,到現在兩三下都不一定能解決一條。

男子手中無力,身子一頓,狼王借此機會上前就是一抓揮過去,五爪之間有著鋒利的尖指,好在他反應及時,想著后退了一步,卻到底還是被抓傷了手臂。

黑衣被撕穿,血留在白澤的肌膚上,格外的顯眼。

終于見到對方的血,群狼更加的興奮,一只一只一擁而上。

“接著。”金蕓道,手中短刀向下一甩,刀光凜凜直接穿透一條狼的腦袋,一刀致命。

男子并沒有向著金蕓的方向望去,而是翻身一轉,短刀已握在手心。

有刀在手,男子身手就算再有不適,也能應付過去。

而金蕓之所以會助一臂之力,其中的原因也是為了自己。

男子敗,金蕓沒有任何可能將瀑布邊的植物采摘回去,更有很大可能,狼群并不會馬上離開,而是將下一個目標放在了她的身上,卻離著并不遠,以狼群的警惕很大可能是已經發現了她。

她雖然是在樹杈之上,可狼群有的是耐心,如果一直在樹下等待,她根本無處可走。

既然如此,干脆助男子一臂之力,也省的她接下來的難處。

果然,有短刀再手,哪怕男子身有不適,卻還是游刃有余。

也不過片刻,狼王再次嗷叫,雖有不甘,卻還是帶著狼群一步三回頭的離開,留下的是遍地的尸首。

當狼群不在,男子趔趄兩步,捂著胸口靠在一樹干上。

雖然有著詭異面具遮擋,金蕓卻能從他的一雙眼睛里看出一絲的笑意。

笑意?

金蕓微微歪頭不解。

“刀不錯。”男子輕笑開口。

他的聲音低沉,帶著一絲的慵懶。語中的笑意卻是一聽便清楚。

金蕓仍舊坐在樹杈上,她俯視著靠在樹干的男子,微微干裂的小嘴張開,說道:“把刀還我。”

她說的很認真,這是她的第二把兵器,同樣也是金老爺子贈與她的一把,她之所以會扔出去,只不過是想借著這人用而已,并不是給予,所以,金蕓很認真的開口去要。

男子微一愣,還未笑,便咳嗽起來,想用手去抵住嘴,剛抬起卻發現滿手的血腥,沒辦法,他只好低垂著頭,忍住時不時傳出的咳嗦聲。

金蕓趁機利落翻身下樹。

雙腳踩在軟塌的草叢上,她慢慢向著男子而去。

隨著越近,血腥的味道越重,讓她不由皺起了鼻。

男子終于停住了咳嗦聲,同時也聽到了向他而來的腳步聲,他手上握著的刀并沒有松開,確是更加用力。

剛邁去的腳收了回來,金蕓站穩,心里更加的警惕起來,手臂忍不住的收攏,處于一個時刻防備的姿態。

而就在下一刻,男子出手了。

手中的短刀飛甩出去,向著金蕓。。。的耳邊沖過,直刺入身后的大樹樹干之中。

“呵。”這時,男子輕笑出生,像是很感興趣般問道:“你不怕么?”

望著一直靠在樹干上的男子,金蕓是氣憤的,還沒有人能如此戲耍她。她不怕是因為她知道,以短刀經過的位置,并不會傷害到她,可同時,如果不是因為她的不動,也許會因為害怕而偏離位置,從而被短刀刺傷。

可偏偏金蕓并沒有立馬去報復,而是利落的轉身,從身后的樹干之中拔出短刀,再在瀑布邊上采摘一株植物后就轉身離開,一句話沒說,像是完全忘記他這個人似的。

就在金蕓離開不久,有個聲音傳了出來。

“嘖嘖,瞧瞧你,這才多久未見,居然淪落到要個小姑娘出手相救。”

男子身子支持不住,靠在樹干上身子慢慢下滑,直坐在地面上,他完全沒有聽到來人的話感到一絲的羞愧,而是道:“

如果你能早點出手,我也不必如此。”

來人手持一把玉骨扇,撐開扇子搖了兩下,自是風流倜儻,他道:“我這一身白衣,可不想沾上半點血色。”

男子無奈聳肩,他道:“怕是不行,你還得將我弄下山。”

“真是。”來人懊惱搖頭,隨即他又道:“你說剛剛那小姑娘可是。。。見到我了?”

沒錯,金蕓之所以停下腳步,就是因為感覺到附近有人的存在,不然就一個體力不支的男子,她怎么都有辦法斗得過,可那個一直藏匿在附近的人,她卻沒有把握。

那人應該待在附近許久,可金蕓在樹上的時候卻一直沒有發現,如果當時在靠近受傷男子時,她沒有感覺到附近有一股金屬的異動,也不會發現,就在男子身后不遠的地方,居然還有一人的存在。

是敵是友她不清楚,卻知道,光那人屏蔽身影的本事,連群狼野獸的嗅覺也沒發現的人,就能說明此人身手不差,絕對是在她之上,金蕓自然不會去碰壁。

打不起她總能躲的起,大不了這次吃的虧下次再還就是,有道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金蕓等得起!(未完待續。)鐵娘 第一百二十五章:群狼(二合一)


上一章  |  鐵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