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鐵娘 >> 目錄 >> 第兩百七十三章:兒孫

第兩百七十三章:兒孫


更新時間:2016年10月03日  作者:禾景  分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禾景 | 鐵娘 
鐵娘 第兩百七十三章:兒孫
至今,金蕓都沒有見過魏師傅鍛打過兵器,斷斷續續之間卻傳授了不少的經驗給她。

哪怕不用看,她就魏師傅定是個老手,甚至是個高手。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這句話她清楚的很,別看這個小小的沅里鎮如果真沒幾個能人,鎮上的幾大家也不會如此興師動眾的要舉辦一場比試。

真要來的小貓三只,丟的不會是其他人,而是那幾大家的臉面。

獎賞先不說,光是能見到寶劍到是讓金蕓很是心動。

在她以為,能削鐵如泥便是好兵器,可這些日子來,她卻是看的清明。

削鐵如泥的兵器雖然好,但絕對不至于能稱之為寶劍,金老爺子給她的那把短刀,就是如此。

當初魏師傅看到卻是表現的很是驚訝,卻也不到慎重。

所以小說..,她很想,所謂的寶劍到底是何樣。

金蕓有參賽的意思,卻沒有說出來,永新應該也是有想法,能參加一次就算拿不到名次,能混些經驗也好。

就算永新沒有想法,金老爺子也會讓他去參加,到時候一并報名就是。

正如金蕓所想,永新其實有念頭,可又不好意思,他接觸打鐵這么長的,都是些做些工具刀具之內的,對于正真的兵器,真的還沒有接觸過。

“你既然心中有想,便去試一試。”金老爺子如此說道,他的這個大孫子天賦不足,卻有毅力,只要能好生培養到也不。

“可是……”永新支吾半響,他最后還是搖頭道祖父,還有半月余,您讓我想想吧。”

這次的賽事與三年大典不同,三年大典前輪是用鍛打的兵器上交,由幾位裁判決出里面較好的一些。

只有最后一輪,才是現場鍛兵器。

鎮上的卻是恰恰相反,首輪便是鍛兵器,這需要一個人的本身能力更看重的是現場發揮。

先不說他之前沒有試過鍛兵器,就是三天之內想鍛煉完,就是很難完成的事。

反正還有半月報名,他想先試試,如果不行,還是不要去丟人現眼了。

金老爺子并沒有繼續勸,他點了點頭,說,你拿主意就好,這是個很好的機會,祖父希望你別過。”

永新點頭,有些魂不守舍,他向著外面走去,等抬頭時,來到了偏院,偏院里面有間房間,也是做爐房來用,比村子里簡約的不同,這間爐房里面的工具道具很多,很是完善。

‘叮,叮。’聲音入耳,不用想便,這是小姑在爐房內。

小姑比他厲害許多,那么多年在劉師傅那里學到的,都沒小姑來的多。

永新不免有些苦笑,其實他有得時候不免有些泄氣。

當初家里送他去劉師傅那,除了是因為祖父的期翼以外,更多他還是希望能掙到錢改善家里的條件。

剛去時,他對打鐵都不懂,帶有一絲的忐忑,漸漸的越了解越是喜歡。

被劉師傅趕出來時,他是迷茫的,當見到小姑能鍛打時,他心中除了驚訝以外,還有一絲的放松。

祖父的期許,家里人都能看得出來,他雖然會打鐵也喜愛打鐵,但不得不承認,他并沒有這個天賦。

永新輕輕上前,還未推開門,就能感覺到一股的炙熱。

冬季,猛然在這樣的溫度下很是舒適,久了就覺得有些不適。永新卻是很熟悉這樣的溫度,他輕輕推開門,入眼的便是一個背影。

那人并不高大,可每錘下去一下光聽那醇厚的聲響就能感覺的到力量。

金蕓有人進門,她沒有回身去看,而是開口道去旁邊的爐灶,我們一起。”

爐房很大,里面推滿工具以及三個爐灶。

永新聞言眼一亮,他轉身就穿上掛在墻壁上的舊衣裳,開爐,拉風匣,一氣呵成。

金蕓也不過才來一會兒,現在正在鍛打生鐵,永新完全可以趕上她的進度。

漸漸的,偏房這邊響起了兩聲沉悶的聲響,一聲接著一聲。

期間,會傳來幾聲輕靈的聲音,細細講解。

“這里,將角度偏向下方,手的重心在于腕。”

“迅速將生鐵放進水里,將它冷卻。”

“換小錘……”

金老爺子站在門外,他沒有打算進屋,聽著里面傳來的聲音讓他臉上漸漸露出了笑容。

他很欣慰,不是因為小女兒有逆天般的天賦,更多的是因為她的性格。

小女兒的心思他并不懂,從她撞頭后性子冷得厲害,卻是外冷內熱,她從來都不會藏私,不管是都會分享出去。

小到零嘴,大到配方還有天賦毅然得技術。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她這般對待,就像三朗一家,不用她說,金老爺子就小女兒很是不喜。

金老爺子搖頭嘆氣,也是他的,一再的縱容,放縱三朗一家,弄得現在家還是那個家,卻不再抱成一團,一心一意了。

四個,三郎可以說是最聰慧的。

大朗木納,二郎雖然也不差,可他的小聰明全部都浪費在好吃懶做上面,三郎到是從小就要,肯努力。

寒窗苦讀,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苦,好在有了回報。

雖然只是童生,但他們的村子里,就是童生都是好幾年都沒出一個的。

還有四郎……

金老爺子眼中閃過一絲傷痛,四郎也是個好孩子,可惜走的太早。

如果當初他能放下心中的仇恨,四郎也不會派去充軍。

他手中,就是那把短刀也是值不少銀子,將它賣出去,最難過的那幾年,也會吃飽穿暖,可還沒等他下定決心,四郎就悄悄離開了。

老伴一直在他身邊念叨‘兒孫自有兒孫福,需擔憂。’

可說歸說,想歸想,心中又會不掛念,到底是他的孩子,是從從巴掌大的孩子慢慢撫養成人,看著他一點點長大的。

如果真的不掛念,在三郎和呂氏做出那些事后,他就該狠下心將他們趕出去,而不是像現在這般,同住一個屋檐下,每日都會碰見。(未完待續。)

是由*會員手打,

黔ICP備14006660號1鐵娘 第兩百七十三章:兒孫


上一章  |  鐵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