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鐵娘 >> 目錄 >> 第四百四十章:無措

第四百四十章:無措


更新時間:2017年02月06日  作者:禾景  分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禾景 | 鐵娘 
鐵娘 第四百四十章:無措


類別:其他小說

作者:

書名:__

從接觸打鐵開始,金蕓就去尋過不少的書籍,從里面學到很多,而她之前所鍛打出來的兵器,除了書籍里面的知識以外,更多的還是因為她有接觸過相似的兵器。無彈窗

劍、刀、鴛鴦鉞等等。

這些兵器,她都有接觸過,其中鴛鴦鉞是在末世多年,一直握在手上保命的兵器。

也許是很了解,再加上多年使用起來的經驗,每一處細小的方面,她都考慮到過。

所以,除了有加精之外,熟悉鴛鴦鉞也是一個方面,才會鍛造出一把讓見到過的人都驚嘆的兵器吧。

可是,她接觸到的兵器種類并不多,再來,書籍里面都是古文,有些瞧著詞句之間很是生澀,很多意思金蕓都是連蒙帶猜,或者走了不少彎路才拐回來。

盾牌便是其中一個。

不要說是熟悉,完全是她從未接觸過的一個兵械。

金蕓身上的動作都停下來,低垂著頭,有一種不知道該如何動手的無措。

聽到盾牌兩字后,她還真有嘗試一番的想法,偏偏現在,就是連如何開始下捶都不知道了。

“府邸中,有一處器園,里面的各種兵器都有。”金先潮不知道出于何種目的,他繼續開口說道:“器園的兵器雖然大眾化,可種類多,每種兵械都附有詳細的圖紙,如果你感興趣,我可以讓人帶你過去。”

器園在前院,離這里并不遠。

里面的兵器如同他所說,確實都是些大眾化的,甚至外面隨處一家兵器鋪里面擺放的和器園里面的差不了多少。

倒不是不舍得放些珍貴的兵器進去,只是器園,針對的便是剛剛接觸鍛造兵器的鐵匠。

器園里面的兵器并不值錢,有價值的是每件兵器附有的圖紙擺了。

這些圖紙都是大師級別,將每一處細小的方面都考慮到,一把簡單的兵器,細細劃分開來,就是再傻的人,都能瞧得明白。

“當然有興趣。”金蕓道,她倒不怕這人心里存著什么不好的心思,或者說,就是有不好的心思,她都沒怕過。

李管事有眼色的連忙就是喚來人,將這個新進府的姑娘給送到了器園。

而自己,當然是繼續留在三老爺身邊。

三老爺和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姑娘,孰輕孰重,李管事自然很是明白,現在不管如何,能抓緊機會在三老爺身邊露上露,指不準他就能達了。

金府以打鐵為生,爐房自然算是重地之一,照理來說,李管事管著爐房,自然權利很大。

可是,府邸的人,誰又不知道,爐房和爐房之間,也是有差別的。

就如他管著這個地方。

別看大大小小十數間,其實前來的鐵匠都是一些能力有,卻不出眾之人。

李管事就是再費心討好這些人,得到的回報都是微乎其微,還不如不費這個力。

金府真正的重心并不在府邸之中,而是……

“以后她再來此地,不必阻攔。”

一道聲音打破了李管事的所想,連忙就是低頭應答下來:“自然,下次姑娘前來,小的準好生讓人伺候著。”

不說三老爺如此隆重的開口吩咐,就是沒有三老爺這句話,這位姑娘前來,李管事都會小心著伺候著。

別的不說,就說三老爺前面那般的失態,雖然不知道原因,他也能瞧出一些不同。

金先潮微微皺眉,伸手示意,說道:“無需如此,只讓周邊的人別打擾到她就是。”

說著,停頓了一會兒,繼續道:“她鍛打之時,可派人來告知我一聲。”

話說完,便轉身離開。

最后的那句話,金先潮還是打算再來看看,好生觀察一番。

如果,四弟這個小女兒真的有那個能力,他要考慮的一切,便得重新翻篇了。

他與大哥不同,對于同胞的四弟,真要說起來,無親也無恨。

雖然直到年少,爹娘的忽略確實讓他有些怨,可從小如此,與其說是埋怨倒不如說是已經習慣。

而且,他比大哥看得清明一些,爹給四弟安排的路子,并不會影響到他多少。

只是,一直以來,都是大哥過不去這個塏而已。

大哥之前那般的對待四弟,他并沒有插上一手。

說是無動于衷,可不也是偏向了大哥那頭,眼睜睜的看著四弟被驅趕離開。

可是現在,如果四弟的子嗣之中真的有那個能力,他便得好好想想以后的路了。

他們的祖上是如何得到上京金家家主的位置,金先潮心知肚明。

金府旁系多不勝數,其中江南那邊的金家,正是有一個好苗子,如果在十年祭奠上,那人憑借卓越的能力鍛造出一把寶器,而他們這邊卻什么都拿不出手的話。

恐怕,他們家主的位置便要易主了。

金先潮重重嘆氣,就算這次的十年祭奠能夠勉強熬過去,可下一個,下下一個十年祭奠,他們再拿不出人來,心中擔憂的事恐怕遲早會生。

等等!

金先潮皺起眉頭,他急忙對著身邊一直跟著的人,開口問道:“四弟可是拿了何物去尋的單長老?”

“回老爺,是一把鴛鴦鉞。”跟著的人開口便道。

這事雖然是金老爺子自己去辦的,可是真有心要去查,并不難查出。

“鴛鴦鉞?”金先潮重復著,他道:“是何人所鑄?”

不用去問這把鴛鴦鉞到底如何,只光憑能讓單長老動容這一件事,他就知道這把兵器定會有不同的地方,不然,一介長老絕對不會插手他們府邸的家務事。

“是金蕓姑娘。”

“胡鬧!”這人話音剛落,金先潮頓然大怒,他道:“為何這件事從未與我提起?”

如果不是他今日偶然得知,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現。

可同時,金先潮也覺得自己大意了,單長老是唯一一個身在上京的長老,卻偏偏是最為低調的一個。

雖然知道對方在上京,可最少有數年,都沒能見到過他一面。

這樣的人,會突然插手他們府邸的事,自然是有不同尋常的地方。

偏偏,他和大哥都沒有覺到這點,直到現在,才恍然大悟察覺到里面的不同。鐵娘 第四百四十章:無措


上一章  |  鐵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