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鐵娘 >> 目錄 >> 第五百章:一與三

第五百章:一與三


更新時間:2017年03月23日  作者:禾景  分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禾景 | 鐵娘 
鐵娘 第五百章:一與三


類別:其他小說

作者:

書名:__

過去的日子太久,當年知曉的這事的人本來就不多,再來朝廷上有意不將這事弄的眾人皆知,隨著時間的過去,知道的人更加的少。全文字閱讀

成金斗是個很膽小的人,雙親還健在時,靠著雙親;雙親不在了,便靠著妻子。

一輩子過的不富裕,卻安然,真要說起來,也沒什么好遺憾的。

唯一藏在心底里的事,便是當年年幼時祖父對他悄悄說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正是金靳兩家。

年幼還小,他并不懂,卻牢牢記住祖父的話,沒有將這件事給說出去。

最主要的是,他是被嚇到不敢亂說。

在年少時期,恐怕至今也有五十年了吧,當時無意中聽到街道上有人在訴說金靳兩家的事,說的場面十分的熱鬧,他站在一側恰巧手中有事,不然也會湊湊這個熱鬧。

哪里會知道,就是在第二日,那些人都不在了。

如同消失,至今沒了聲影,他們的家人尋了多年,都沒有尋找到。

從那個時候,他就明白了,祖父所說的故事,是一個會惹來殺身之禍的秘密。

“你藏藏捏捏什么?姑娘問你什么話就說出來!”成賀氏扭頭過來,一臉的怒意,頓時就將成金斗給嚇到了,他頓時支支吾吾的,什么話更是說不出來了。

金蕓直接褪掉手腕中的玉鐲,放在桌面上,向前推過去,她道:“成老爺子你就當晚輩的想聽個故事,我聽過后出了門便會忘記。”

她并不喜歡在身上帶些首飾,這個玉鐲還是初見金曹氏送得見面禮,她倒是不知道玉鐲能值多少銀子,卻知曉以金曹氏那樣的人,出手覺得不會小氣。

成賀氏倒吸一口氣,連忙伸手就要拿過來,不到半路又趕緊縮了回來,她道:“姑娘您說的是,咱老頭子別的不說,就會講故事,您想聽什么都行。

說著,扯著成金斗的衣襟將他拉了起來,悻悻然的說一聲:“說故事得準備些點心,我和老頭子給您先備上一些,等會兒就給您上上來。”

說完,便連拉帶扯的將人給待到了里屋。

金蕓并不急,如果這玉鐲還讓他開不了口,便打算就算了。

倒不是出不起更高的價錢讓他開口,只是沒有這個必要。

里屋商量的聲音漏了些出來,兩人爭議的聲音沒過多久,便恢復平靜。

沒過多久,成金斗拉聳著臉緩步走出來。

他瞧著桌面上放著的玉鐲,有些無可奈何,老婆子眼睛利,她一眼就瞧出來,這玉鐲就是他們一大家子辛苦一輩子都掙不回來,就算藏在心底的是個禍事,大不了等到金姑娘出了門,他們就收拾行李去遠方。

當了玉鐲,尋個小地方,買些田地,做個地主也總比待在這里混日子好。

成賀氏瞧著老頭子坐了下來,心卻仍舊跳得厲害,她并沒問到底所謂的故事是何事,她也不想去問,也不打算再繼續待下去聽,而是悄然出了屋子尋兒媳,悄悄收拾起行李來。

雖說這里是上京,世間最為繁華的地方。

可對于平民百姓來說,日子并不好過。

他們無房無田,更沒個好差事,只能東家混個短工西家混個短工,一年四季就這么過了。

雖然吃穿不成問題,卻年年都存不到一點銀子。

還不如遠離這里,去個小城鎮生活來的好。

當了玉鐲,置辦個屬于自己的院落,再買些田地,最主要的是,讓以后的曾孫子們能上得了書塾,不求考個童生秀才,能識字便已經很不錯了。

再說屋內,成金斗思緒了許久,才緩緩開口,他道:“當年,并無金靳兩家,上京只有金姓一家。金家有一嫡女,名為金爍婉。爍婉姑娘雖不會打鐵,卻是上京有名的才女,聽說就是皇族中人,都有過將她納入府內的想法。卻不想,這名才女卻鐘情府中的一名小廝,直到出嫁前不久,才被發覺兩人之間的情誼。

爍婉姑娘那時已經有了身孕,自然不能外嫁,親事取消,小廝被打殺致死,爍婉姑娘被驅趕金家,不過是短短幾日時間。爍婉姑娘本是嬌女,被驅趕金府,她還能如何?為了肚中的孩子,只能艱辛的討生活,活得狼狽不堪。

姑娘,想必您也知道了吧,爍婉姑娘肚中的孩子,便是風靡一時的靳家靳若君,靳心中有恨,不愿姓為金,改為靳。而所謂的生死仇,是當時的一個賽事罷了。”

說道這里,成金斗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名字。

他的名字是祖父所起,一場戰斗,成也是金,敗也是金。

而敗的,不是其他,而是一條性命。

金蕓被成賀氏一臉笑顏的送出了大門,她的心情卻始終沒有平復。

生死仇即為生死局!

猶如賭博的形勢,賭得是自身的能力,而代價卻是一條性命。

靳若君以一人之力,戰勝金家鐵匠宗師數名,最后的結果便是金家當家人親自交談,靳若君仍舊要了那些人的性命。

生老病死,世人都當靳是壽終正寢,卻不知道她也是敗在一場生死局中。

而當時與她對斗的那人,便是爹的祖先,從金家旁支將上京金家奪在手中的人,金斯宇。

當初生死局,靳鍛打一把天元劍,在排行榜中正處于第三,想來已經是無人可及。

可偏偏,如今排行榜的第一名,卻是紫羽極矛——金斯宇。

一與三,便能知曉誰人誰輸。

但靳若君并不是一個尋常的普通人,靳的名聲傳遍世間,不可能憑借一個普通的生死局就決定她的性命。

雖然,對于金斯宇來說并不公平,但當時最后的結果,便是靳家與金家簽訂協議。

而這個協議,便是當初在寧園中,金偃寧口中所說的那個。

靳家后人永不得踏入上京。

協議中還有一點,怕是金偃寧都不得而知。

靳家永生不得鍛打兵器,以及……囚禁與金府之中,直至死去都不得踏出一步!

令世人憧憬的靳家,最后的結果,卻是‘囚禁’兩字!鐵娘 第五百章:一與三


上一章  |  鐵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