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美食供應商 >> 目錄 >> 第二百五十九章人以群分

第二百五十九章人以群分


更新時間:2021年02月10日  作者:會做菜的貓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會做菜的貓 | 美食供應商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五十九章人以群分

“形如半月色如銀,皮薄綿酥菜作心。油炸清蒸皆味美,原生品質食中珍。“

米餃很多地方都有,但是尤以皖省孔城最為知名,究其原因不過是因為味道而已。

只有能夠流傳千古的味道才是一道菜能夠長久不衰的傳承下來,要么味道不好吃,要么難度太高。

袁州是一直知道張老先生的米餃味道十分不錯的,現在吃到嘴里倒是首次佩服一個人的手藝,能夠在米餃這一菜品上鉆研數十年果然是不容小覷的。

張老爺子已經不再掌勺,也許是年老力衰,也許是其他的原因,但做出來的米餃,在袁州看來也是可以打個0.8個袁了,可以想見他氣力最好的年紀多半是可以達到0.9個袁的,這是迄今為止袁州吃到的可以打最高分數的菜品了。

“確實非常不錯,雷先生辛苦了。”袁州道謝。

“哈哈哈,沒事沒事,每次給袁老板帶東西,袁老板都會送我回禮的,說起來還是我賺了呢。”雷題直言不諱道。

他倒是覺得沒什么,雖然一開始他給袁州帶稀有的食材,是袁州囑托的,但是后來慢慢地雷題倒是覺得,要是去了一個地方不給袁州帶點什么回來總是感覺不舒服,于是沒有食材就帶特色食物,已經形成習慣了。

每次袁州都不會讓他空著手回去,也應該是動力。

“雷先生這次會在蓉城待多久,明天小店會上新徽菜,早餐就是米餃,要是有空的話,可以來吃早餐。”

袁州想著這么好吃的米餃,雷題應該是沒有吃夠的,那么為了感謝他一如既往地給他帶各地土特產,正好最近打算上新徽菜了,那就擇日不如撞日,明天好了。

“什么!上新徽菜?米餃,我明天早上一定來。”雷題實在是有些驚訝。

不過是個把月不在蓉城怎么就變化這么快,袁州這里都要上新徽菜了,感覺錯過了好多一樣。

拿著袁州給他的一袋糖果,雷題暈乎乎地走出小店,一時之間都沒有從袁州告知他要上新徽菜的震驚中回過神來。

要知道以前袁州上菜大多搞突然襲擊,要是哪天不聲不響上了新菜都不知道,只有恰好來吃才會遇到,但是作為買張兩塊的獎券都能中塊肥皂的幸運兒,卻是一次都沒有恰好遇到過,只能提前做好準備。

但是今天袁州大大方方告訴他要上新菜了,上的還是他之前剛剛去品嘗過的徽菜,實在是讓人驚喜。

送走歡喜得有些傻了的雷題,袁州還是繼續開始制作豬油糖,至于徽菜上新的事情,早就已經做好準備了的,自然不用另外再做什么。

這邊袁州在做喜糖,那邊被冷風一吹回過神來的雷題,終于完全清醒過來了,然后就摸出電話給郭鵬浩打電話了。

之前為了圓郭鵬浩一個心愿,將他家傳的菜譜給琢磨明白,雷題將郭鵬浩介紹給了袁州,是袁州圓了郭鵬浩少時的執著。

自此以后郭鵬浩就是袁州忠實的粉絲,即使公司比較繁忙,但是他也是一個月有大半的時間待在蓉城的,至于工作上的事情,視頻不就可以解決了?

為了可以隨時或者多點時間吃到袁州做的菜,郭鵬浩也是拼了。

“喂,浩子我跟你說,袁老板剛剛跟我說他明天要上新徽菜了,怎么樣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我明天可以吃到袁老板做的新菜了。”

雷題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好幾個字都加了重音,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呢,估計中大獎也就是這個情狀了吧。

“徽菜?那真是有緣了,我就說袁老板跟我最有緣了,不然也不可能一見面就幫我解決了困擾多年的問題,現在也是正好,我剛好找到一本祖傳的菜譜,雖然破損的厲害,但是依稀可以看到是一些徽菜的記錄,我覺得袁老板肯定喜歡。”那邊郭鵬浩直接硬懟。

雖然是雷題介紹的郭鵬浩認識袁州,但是郭鵬浩覺得他跟袁州的緣分那是遲早都會認識的,雷題就是一個工具人罷了,為了爭執到底袁州跟誰關系更好一點,那是真的口水仗打了不少了。

要不是看在幾十年交情的份上,動手也不是不可以,也不知道是個什么情況,大約這就是袁粉之間的友愛互動?

本著較真的原則,當然也是為了幫助袁州做一些小事,郭鵬浩自從那次袁州給幫忙研究出了家傳菜以后,就立志于給袁州收集一些失傳或者破損的菜譜,讓袁州研究研究。

別說偶爾還真能淘換到一些好東西,比如上次,就曾經淘換到了一本餐具的梗概介紹,在其中袁州發現了一種十分特別的陶制餐具,據描述將菜品放在里面以后不只可以保溫保鮮,還可以一定程度上增加菜品的風味。

看起來很像是古代版的保溫飯盒一樣,不過是陶制的,袁州很感興趣還跟幾位陶藝大師一起研究過呢,雖然研究出來的功能較少,只是一個雛形,但是就可以證明古籍描述的就是事實,只是當時的制作工藝已經失傳了,拼湊出來的就是簡易版本的,從中可以窺探到當時的技藝達到了什么樣的高度。

袁州因為自己就站在無數巨人的肩膀上,大多都是古代名廚,因此從不看輕古人的智慧,時不時都會跟古籍研究協會那里淘換一些菜譜,菜單描述的古籍進行研究。

可以說他是比大多數正式的研究員還要勤奮的人,經常被當做典型來教育那些不知上進混日子的研究員,絕對是放大版的別人家的孩子,袁州小的時候沒有趕上,成年了倒是趕上了。

“你那菜譜有沒有用還不知道呢,反正我明天就可以吃到正宗的徽菜了。”

與郭鵬浩人以群分,物以類聚,雷題的嘴也不是什么好鳥,相反跟淬了毒一樣,十分惹人嫌。

“那就讓你失望了,我現在已經在機場了,今天就飛蓉城,晚上就到了,明天照樣可以吃徽菜,而且我給袁老板帶了禮物,很珍貴,不只一樣,比你強。”郭鵬浩也是個戳人就得往痛處戳的。

知道雷題的雷點在哪里,那是逮著機會就猛戳,一點也看不出平常關系好的痕跡。

擠兌了一頓雷題以后郭鵬浩神清氣爽地掛斷電話,朝著旁邊的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道:“不好意思讓您見笑了,房老。”

“哈哈哈,年輕人嘛,就是要有活力,沒事,沒事。”被叫做房老的老人很是和藹道。

他本人年紀看起來似乎大了,但臉色紅潤有光澤,看著就是個身體健康的。

小說屋


上一章  |  美食供應商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