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美食供應商 >> 目錄 >> 第二百六十章愛提攜后輩的房老

第二百六十章愛提攜后輩的房老


更新時間:2021年02月10日  作者:會做菜的貓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會做菜的貓 | 美食供應商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六十章愛提攜后輩的房老
小說分類:


“房老,玩笑了。”

郭鵬浩一改剛剛打電話時針鋒相對的樣子,變得謙遜有禮,風度翩翩的,倒是符合他企業老總的氣質。

神色間還帶著尊重,可見得是對于房老是發自內心的尊敬的,不然在他面前也不會收斂脾氣。

別看郭鵬浩看起來文質彬彬,斯文有禮的,偏是個急性子,可以說是炮仗,一點就著,看他跟雷題之間的相處就可以知道了。

房老全名房一鳴,可以說人如其名,真的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典型,作為最后的御廚總廚傳承人,地位是真的高了,連麻老等人都很尊重他。

一開始房一鳴對于做菜是沒有興趣的,跟別人三五歲就打基礎不一樣,他是十幾歲的時候突然對于做菜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才開始學廚繼承家族傳承的,至于小道消息說是為了一個風華絕代的美人學習做菜討好佳人的事情,聽聽軼事也就是了,現在肯定是沒人敢當面問房老的。

和麻先生等人都很熟,但跟麻先生心灰意冷隱居山野不一樣,房一鳴是到了年紀就退休了,四處閑逛,打算趁著年紀還輕,腿腳還算是靈便就應該多走走。

當時老爺子決定走走的時候已經是七十歲高齡了,他覺得自己腿腳還算是靈便,精神好也是事實,于是告別老友以及徒子徒孫們,那是到處跑,足跡不光是遍布華夏大地就是國外不少地方他都去了。

大半輩子困在廚房的房老爺子表示要在有限的時間里領略不同的風光,于是他去的大多都是風景優美的名勝古跡,或者山川湖泊。

精神好,加上將頭發染黑了,要不是看到身份證,真是不相信房老是個七十歲的人,說是六十都是有人信的,于是一路十分順暢,他這次是從國外聽到安卡拉會議的一些消息才突然決定回國的。

袁州橫空出世之前,房老就已經卸任了,對于廚藝界的事情不甚關心,之前羊主廚請人吃封刀宴,他是真的沒請到老爺子的,老爺子一句他已經退休了,直接打發了。

手藝比他們要高超,論起來地位也比他們要高上一籌,既然拒絕了,自然也是沒有其他的招了,因此房老爺子是沒見過袁州的,也沒怎么聽過。

當了甩手掌柜以后,就是嫡傳弟子的一些小問題都不過問了,那是徹底放開了,一心沉醉美景中,要不是一直關注他一心想要參加的安卡拉會議的消息,他也是不知道那邊邀請了袁州參加的,從而知道了袁州的一些消息,回到自己的徽菜大本營以后,更是對于袁州的名字如雷貫耳。

至于雷題跟房老到底是怎么走到一起的,這里面還有不少的故事,最直接的就是跟雷題拿到的那本菜譜有關系。

因為跟郭鵬浩嗆了一把,到最后,雷題還忘了告訴郭鵬浩,明天早上也有徽菜的米餃作為早餐的事情,等到想起了的時候已經掛斷電話了,因此倒是有種扳回一城的感覺。

“反正不是我不說,而是浩子自己掛的電話。”

有的時候中年人幼稚起來那也是真的幼稚了,錙銖必較,一點點事情那也是爭的面紅耳赤,比如方恒和王鴻他們,為了晚上喝酒的名額是真的差點打起來了,為的不過就是到時候多帶一個人或者少帶一個人的事情,都是小事,但是關于袁州做的美食的事情,就沒有一件是小的。

等到第二天雷題看到郭鵬浩帶著一個老人來排隊吃早餐的時候,那心情叫一個復雜,關鍵是吃到早餐是米餃的時候,他是分明感覺到了一排排的刀子往他身上扎,要是能夠具現化的,估計他已經成為一只刺猬了。

最后的結果就是午餐的時候雷題帶著郭鵬浩和房老一起排隊吃飯的,明顯就是付出了午餐的代價,至于晚餐有沒有一并交代出去,因為還沒有開始還是個迷。

“好了說好了,你只能點三個菜,自己點,當然房老想點幾個菜都行。”

雷題應該也是在蓉城呆久了變臉都變得嫻熟了,對著郭鵬浩和房一鳴絕對是兩幅面孔。

郭鵬浩占了便宜倒是沒有在意雷題的區別對待而是直接對著房一鳴道:“房老早上的米餃并不是袁主廚的廚藝巔峰,他的菜每一道都好吃,您可以隨意點自己感興趣的,要是吃不完沒關系,我可以幫忙的。”

一副大義凜然,舍身為人的樣子,就差沒有拍胸脯保證了,神情十分誠懇。

房一鳴笑瞇瞇道:“好的,沒問題,到時候就麻煩小郭了。”

大了郭鵬浩幾十歲喊聲小郭也是理所當然的,早上的米餃雖然驚艷,但是因為他吃過張老先生親自做的,而且是巔峰時期做的,所以還是不夠醒目的,但是沖著袁州會八大菜系這件事情,房一鳴就覺得他是真的厲害了。

老爺子手藝也是鬼斧神工的,但因為擅長的是徽菜,而華夏不能說徽菜可以代表其他菜系代表整個國家,所以即使手藝達到了可以參加會議的標準也沒有成行不是沒有原因的。

至于袁州那絕對是降維打擊,畢竟已經是數一數二的手藝了還是全能,才去參加會議的。

這些房一鳴是不知道的,暫時來說,他是期待但是并不十分服氣的。

老爺子覺得自己做得也不差,怎么就不能參加會議了,有些小情緒,不過一輩子豁達慣了就是想要來見識見識,考考袁州,看看到了什么程度了,順便提攜提攜后輩,作為當前的廚藝第一人說這話也沒毛病,就是對象有問題。

對于徽菜房老自然是信手拈來,張口就來的熟練程度,因此不管是郭鵬浩還是雷題都將點菜的事情交到了他手里,讓他放開了隨便點。

房老爺子雖然看著笑瞇瞇的還是極守規矩的,一人點了三道菜就算完了,控制在一個可控的范圍內,他一個人平常都是兩個菜,一葷一素,份量少點,加上一碗米飯就差不多了,今天多加了一個菜怎么都是夠的。

至于雷題和郭鵬浩則是他將之前雷題說的要求放到了心上了,點完說什么都不點了,雷題兩個也不深勸,反正不夠再加就是,沒有必要強求,袁州的實力擺在那里。

第一道菜上來的時候,正是房老爺子跟雷題他們說了兩句話以后東張西望想要觀察觀察小店以及袁州的時候。

還沒有仔細觀察做菜的袁州呢,菜就上來了。

虎皮毛豆腐,做了一輩子徽菜,即使已經有幾年不做了,但是深刻在骨子里的味覺記憶是不會那么容易消失的,聞到這股熟悉的獨特香味,房一鳴立刻就知道這是什么菜了。


上一章  |  美食供應商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