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美食供應商 >> 目錄 >> 第二百七十五章區別待遇(加更)

第二百七十五章區別待遇(加更)


更新時間:2021年02月18日  作者:會做菜的貓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會做菜的貓 | 美食供應商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七十五章區別待遇(加更)
小說分類:


袁州作為廚神應該是什么菜都吃過也會吃,也應該喜歡才對,尤其是他自己做的菜,味道絕對是極致的,但是對于豆汁,袁州表示這個他真的習慣不了。

聞著跟積酸菜的味道差不離,又多了一些其他的難以言喻的味道。

要不是自家媳婦點名想要喝豆汁,他昨天都不會準備,焦圈它配上豆漿也是很香的,都是一回事。

有了媳婦以后,袁州表示還是需要時時刻刻滿足媳婦的愿望,才是一個新好丈夫的標準。

當然不喜歡歸不喜歡但是作為未來廚神現任廚圣,袁州還是十分有職業素養的,必須得保證自己做出來的絕對原汁原味。

深深吸一口氣聞了聞味道,知道已經到了豆汁最好喝的時候,立即拿起白瓷的大碗打了起來,有的點的是豆汁,有的是豆漿還有的是兩者都有的,不管是哪一位,袁州都記得清清楚楚,一邊準備一邊將每一個食客的放到那邊的托盤里以便蘇若燕可以端給食客。

端到食客面前,有些人就發現了,這個早餐有的人就是跟其他的人不一樣,倒不是豆汁和豆漿的區別,而是少了些什么。

這什么都能忍,但少了食物烏海是絕對忍不了的。

看了看自己的早餐和鄭家偉的早餐,發現確實少了一個巴掌大的小碟子,里面是一些醬紅色的絲狀物,上面還有噴香的芝麻粒裹在上面,像是穿了一件花衣裳一樣,應該是咸菜,一看就咸香美味,很是不同。

“圓規,怎么我說都來一份,但家偉的就比我多一樣,你這是區別待遇,這可是破壞規矩的事情,作為圓規,這種事情你怎么可以干。”

烏海一副‘你無情,你無禮,你無理取鬧’的表情,似乎袁州就是個負心漢一樣看得袁州渾身雞皮疙瘩集體造反。

“人家點的是一套,你是要求,豆汁和豆漿都要有,這不是都滿足了?”袁州立刻道。

生怕晚了一秒半秒的,烏海能夠整出更嚇人的表情,剛剛新婚,袁州表示承受不起。

“那我也要一套的,就那個咸菜,是咸菜吧,我也來一份。”

烏海完全不知客氣為何物,得到答案立刻就要了一份,反正什么都能吃,就是不能吃少了食物的虧,這就不是烏獸的菜。

“行。”袁州利落答應。

醬菜也是屬于醬料范圍內的不屬于菜品,可以點,當然也需要遵守店里一客一份的規矩。

其他沒有點一套而是就點了焦圈豆汁或者豆漿焦圈的,都開始索要醬菜,這個醬菜的顏值是真的高。

“顏色紅亮有光澤,細如發絲而不斷,聞之醬香濃郁,還有著隱隱的酒香味,確實比之六必居的麻仁金絲都要出色許多,用來下豆汁焦圈再合適不過。”譚明心老爺子感慨萬千。

一開始他就將對袁州的期望值調到了最高,直到食物上桌,聞到了味道,不用吃,就可以知道再多的想象以及期待都不足以形容美味上來時候的震撼。

地道的京城人吃焦圈的時候多半是會夾燒餅的,而馬蹄燒餅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因形似馬蹄而得名。

表面焦脆起皮,一側直接膨脹炸開,露出一截略帶暗沉的黃色的影子,一股子油香味撲鼻而來,彰顯著焦圈的存在。

更不用說豆汁存在感極強的味道,一直引誘著譚明心老先生的心,糾結了一秒鐘,老先生還是決定先喝喝豆汁,因為他的味道太香了。

陶醉地再次聞了聞以后,譚明心端起碗,直接喝了一大口,酸爽的味道隨之彌漫在舌尖,不同于酸梅湯的果酸味,而是帶著一種發酵以后的餿酸味,實在是復雜,但是這就是最正宗的豆汁的味道,順口的豆汁一下去,本來火熱浮躁的心立刻安靜了下來。

再拿起馬蹄夾焦圈,一咬,外皮干脆,里面經過油炸顯得十分酥脆,焦圈配合上燒餅的滋味,可以說是黃金搭檔也是不為過的。

吃著覺得嘴里味道太重了,夾上一筷子麻仁金絲,咸香味濃,帶著絲絲縷縷的辣意,十分過癮。

一口豆汁,一口馬蹄焦圈,再來一口麻仁金絲,譚明心吃起來還挺有節奏的,而且口味富有層次變化,吃得人是眉開眼笑的,十分愉快。

旁邊的助理小何雖然已經在京城待了多年但是對于豆汁還是敬謝不敏的,因此吃的是豆漿焦圈。

醇厚香甜的豆漿,配合馬蹄焦圈實在是王者搭配,非常好吃,有濕有干,吃幾口馬蹄焦圈,再喝一口豆漿,簡直就是神仙生活。

“纖手搓成玉數尋,碧油煎出嫩黃深,夜來春睡無輕重,壓褊佳人纏臂金。”

“怪不得大文豪蘇東坡都破例給寫了一首做廣告的詩,原來這個焦圈炸好了是這么好吃的。”

小何很是感慨,現今京城里面能夠吃到地道焦圈的已經不多了,聽焦圈的名字就知道炸制得火候十分重要,炸得過了就會真的焦掉,入口有糊味,味道不好,炸得太短,就不夠火候吃起來總是少了那么一兩分風味,不少人都做不出地道的味道了。

雖然跟著譚明心,小何也算是見多識廣了,但是正宗的焦圈還真是沒有吃過,譚家菜里面真沒有這些。

一個地道的京菜早餐徹底征服了譚明心老爺子,要不是年紀大了,他說不定就想當場拜師了,畢竟廚藝界也是達者為師,就袁州的程度已經比他高級不少,拜師也是使得的,不過他覺得就是他自己有心袁州也不會收他,畢竟年紀實在是大了,肯定不如年輕人吃香。

“要是袁主廚沒有結婚就好了,我的孫女也是風華正茂,長得眉清目秀,還算是能夠入眼。”譚明心心里暗戳戳可惜。

吃了早餐,老爺子并沒有急著離開,京菜應該是上菜單了,但沒有吃過別的菜他是一定不會回去的,倒不是說要檢驗什么,而是不吃吃袁州做的京菜就回去,總感覺是白來一趟罷了。

而且他還有些關于京菜記名弟子的事情跟袁州說一說于是就等在了店門外,等著營業時間的結束。

一個小時結束的很快,等到袁州送走最后一位食客以后,譚明心老爺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躥到了袁州面前。

“袁主廚早上好,我是譚明心,冒昧來訪希望袁主廚不要介意才好。”譚明心老爺子表現得十分謙虛。


上一章  |  美食供應商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