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美食供應商 >> 目錄 >> 第二百七十六章薪火相傳

第二百七十六章薪火相傳


更新時間:2021年02月18日  作者:會做菜的貓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會做菜的貓 | 美食供應商 
美食供應商 第二百七十六章薪火相傳

譚明心的大名袁州是聽過的,作為這一代的譚家菜的傳人,老爺子的名聲不比周世杰他們差,再說不是一個輩分的,譚明心老爺子崛起以后十好幾年,周世杰才在廚藝界嶄露頭角。

老爺子今年七十多了,比起之前的房一鳴,房老是要年輕一點的,但兩個人是屬于一個輩分的,歸根結底是房老學廚比較晚,不如譚老爺子是從小就泡在廚房的。

出名的時間差不多,但是因為房老天賦確實高,然后一舉超越其他人成為國內第一人,而譚老爺子就要遜色一籌。

譚家菜也是祖傳下來的名聲,加上手藝確實很好,因此老爺子的聲名也是十分遠播的。

“譚主廚你好,很高興見到你。”袁州禮貌問好。

“哈哈哈,不嫌我老頭子叨擾就好。”譚明心很是高興道。

老爺子現在已經是七十幾歲高齡了,不過并沒有跟房老一樣十分瀟灑地丟下一切出去游玩,而是照舊在京菜協會發光發熱。

京菜是首都菜系,但是很多都是集各個地方菜系名菜為一體的菜系,博采眾長,情況就很復雜了,沒有德高望重的人坐鎮基本就是鎮不住的。

老爺子的名字還是很好用的,威嚴十足,而且譚老爺子是個責任心強的人,只要身體情況允許,幾乎隨時都是駐扎在京菜協會里的,簡直比起周世杰的敬業程度也是不妨多讓了。

“不會,譚主廚里面請。”

袁州做了請的姿勢,將譚明心老爺子和他的助理小何一起請進了小店直接帶到了后院那里。

即使還是早上,但昨晚下過一場春雨,使得天氣褪去了冬天的繁重,多了幾許春天的生機盎然,青石板路上的縫隙里,有幾株不起眼的小草,沐浴著春雨和春風開始茁壯成長。

舒展著細小的葉片,探出腦袋,打算經歷世間的種種洗禮,不屈不撓,想要表達自己內心追求陽光的渴望。

昨夜有雨,早上陽光就已探出頭了,所以濕漉漉的桌面和石凳,已經干燥了,還透出些許水洗過后的清明澄澈。

將一個薄薄的墊子墊在泛著涼意的石凳上,袁州才請譚明心老爺子坐下來,這是殷雅準備的,好多來找袁州交流的廚師年紀都不小了,而石凳沁涼,夏天還好,其他季節,對于上了年紀的人就不太友好了。

正式入駐廚神小店以后,因為多了細心的女主人,很多細小的地方都開始有了改變,這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這次來找袁主廚本來是想要問問京菜的事情的,沒有想到袁主廚已經上菜單了,真是太榮幸了。”

“還有一個事情,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一坐下譚明心就率先開了口,先是交代了一下自己來的原因,這是禮貌,然后再是提出問題,畢竟這可是十分重要的事情,也是他徘徊許久的問題。

之前在外面等候的時候譚明心還接到了他老朋友邱明律的電話,問的也是這個問題,也是這個電話促使他改變了之前想要先跟袁州交流一下京菜的想法,而是先將這個問題放在了明面上。

“譚主廚有話請講。”袁州道。

本來以為譚老爺子是來詢問京菜的事情的,畢竟就剩它沒有上菜單了大家關心也是正常的,但是現在既然有疑問,那肯定也是要解決的。

“是這樣的,袁主廚為了華夏菜系的發展一直都是殫精竭慮的,就是我們這些老家伙也是自愧不如,尤其是每一個菜系都收記名弟子,真的是為咱們華夏的菜系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了,現在不少早先拜袁主廚為師的廚師們都可以挑大梁了。”

說到后面大約是話有些難以啟齒,譚明心老爺子臉都憋紅了,不過舔了舔嘴唇還是接著說了出來。

“也是我們這些老家伙不爭氣,沒有為咱們廚藝界培養出太多的后繼力量,我今天主要是想要問問袁主廚您的意思,有些學成的記名弟子他們是不是可以繼續收徒,將本菜系的廚藝繼續傳承下去,當然我就是問問,沒有想要強迫袁主廚答應的意思。”

一個人的精力畢竟有限,雖然老一輩的廚師們對于袁州是真的佩服和敬仰,自然也是希望他能夠教出更多的徒弟來,但是也不能可著一個人壓榨不是,于是才想出了這么個辦法,是不是可以讓那些記名弟子繼續帶有潛力的新人。

薪火傳遞,希望以后華夏廚藝界能夠人才輩出,他們也是希望廚藝界越來越好,但也掩蓋不了,他們真的是想要占袁州更大便宜的意圖。

作為廚藝老前輩,資歷擺在那里,說實話是真的不好意思,但是誰讓袁州確實是名副其實的世界第一的廚師呢,就那手藝,從簡單的豆汁焦圈里面就能窺探出他的實力絕對冠絕古今。

“這個收徒的事情,弟子們是全憑自己的意思的,不過譚主廚你們的意思我倒是可以跟他們提提,不過這個需要等他們出師以后才能收徒。”袁州想了想道。

對于弟子,不管是嫡傳的還是記名的,袁州一向是十分尊重他們自己的意愿的,但規矩也不能破,必須出師以后才能想其他的事情,不然分心以后就不好了。

“這個肯定得尊重當事人的意思,真是謝謝袁主廚的慷慨了。”

譚明心滿眼的感慨,袁州同意弟子收徒就是沒有敝帚自珍,可以將那些廚藝傳承出去的意思,不得不讓他感慨袁州的大方和魄力,很多人做不到袁州這么無私和虛懷若谷。

“沒事,小事而已,只要徒弟們沒有意見,我這里也是沒有的。”

袁州是真不覺得有什么,他不怕有人超越他,因為他會一直進步下去,只要還能做菜就不會停歇。

“還有一個事情,就是不知道袁主廚有沒有聽說過邱明律的名字?”譚明心問道。

“精通八個少數民族菜系號稱面面俱到邱全面的邱主廚嗎?”袁州對于這個名字倒是知道這么一個人。

“沒錯就是他,他正在趕來蓉城的途中知道我在這里想要托我問問您下午有沒有時間他想要拜訪您,說說少數民族菜系的事情。”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譚明心從之前開始就一直對袁州用敬稱,既是佩服袁州的為人,也是尊重袁州的手藝,無關年紀。

“是關于少數民族菜系記名弟子的事情吧,我已經有章程了,約了周會長以及好幾個少數民族菜系大師下午來討論一下,一直沒有聯系到邱主廚,這倒是趕巧了到時候正好一起。”袁州道。

小說屋


上一章  |  美食供應商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