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邪世帝尊 >> 目錄 >> 第1415章 端木止與米子堯

第1415章 端木止與米子堯


更新時間:2019年10月10日  作者:幻之以歿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幻之以歿 | 邪世帝尊 
邪世帝尊 第1415章 端木止與米子堯
第1415章端木止與米子堯

作者:幻之以歿分類:

看著疾貫而來的金色光束,黑霧人怒極而笑。

“也罷,就由本尊親自來光復蜃神道正統,看看你們這群小輩有幾斤幾兩!”

四周駁雜的霧氣團都被聚攏,凝結成一個巨大的黑色球體,有如恒星隕滅般,朝那金色光陣強勢傾壓而去。

“轟隆隆!”

頃刻之間,室內已經掀起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碰撞。不時有能量碎片從中崩解,在地板上砸出大大小小的深坑,火星四濺。還有老板不慎被火苗濺上了衣服,嚇得哭爹喊娘。

雙方都在全力催動攻擊,勁氣漣漪層層擴散,一波連著一波,不幸成為主戰場的會議桌,在連番轟炸下已經徹底消失,只剩下一地燃燒著的木片。地板塌出個巨大深坑,門窗粉碎,墻壁上布滿了斑斑駁駁的切痕,整個現場一片狼藉,慘不忍睹。

眾老板一輩子哪見過這番場面,一個個連逃跑都忘了,只能全身軟癱在地上,瑟瑟發抖的看看這邊,又看看那邊,祈禱著戰局盡快收場。

盡管這兩方他們都不熟悉,但現在明擺著,那黑霧人是要吸取他們精氣的,對所有人有著最直觀的威脅。至于新來的那群黑衣人,既然是來對付黑霧人的,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他們至少沒有理由傷害自己。祈禱他們得勝,多半對自己會比較有利。

或許是他們的祈禱成了真,那黑色光團的能量果然是越來越弱,黑霧人的身影也跟著虛虛實實,似乎是將自己最后的魔力都調動了起來。

黑衣人眾見狀更是乘勝追擊,借助陣法,他們原本就可以在最節省體力的情況下,將攻擊力度提升到最高。隨著一道接一道的源力注入,陣盤金光大盛,逆時針折射出道道燦芒,而與之相對的黑色能量,也是登時如同烈日下消融的冰雪般,寸寸潰退。

繼而,金色光束長驅直入,有如一通凌厲的炮彈,狠狠轟擊上了黑霧人胸膛!

“唔……”這一擊挨得結結實實,黑霧人接連跌退數步,狠狠拂袖,雙眼中血光直冒。

“可惡!若不是我的本體被鎮封已久,只能脫出一縷殘魂在外,又何愁收拾不下你們這群乳臭未干的小輩!”

“啊……我需要能量……更多的能量……!!只要有了足夠的能量填充,你們……你們全部都要死在這里……”

“給我能量!!”黑霧人仰天怒嘯,周身再次分化出道道觸手,刺入眾老板體內,瘋狂吸取精氣。

如果說之前他還想著留這幫“供奉者”一命,那如今就是徹底被憤怒沖昏了頭腦,急需能量壯大己身。吞吸再無節制,已經有幾名老板轉眼間就被吸成了人干,即使隔著一層衣服,胸前橫亙出的肋骨仍是清晰可見。

死亡逼近,黃昌剛和楊萬弘一邊翻滾掙扎,其間也曾偶然對視,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滿滿的后悔和絕望。誰能想到,他們兩人在商場爭斗了大半生,現在竟然就要一起死在這里!命運弄人,命運弄人啊!……

“露娜……”楊萬弘這時才想起女兒的警告,她曾經那樣苦苦哀求自己,不要來跟盛總合作,但那時自己的眼里已經被金錢填滿,一心想要借此翻盤,至于是否會有什么風險,什么陰謀,早就被他拋在腦后了。

可惜,他很清楚,就算能夠重來一次,他還是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對于像他這樣的企業家,也只有到生命的盡頭,財富和親情的重要性才會被顛倒過來。他后悔,可他卻再也沒有機會去改正了……

如果當初……不要那么好高騖遠,而是聽露娜的話,踏踏實實的做點小本生意,也許,一切就都會不一樣了。就算一輩子都爬不回過去的位置,但至少命還在,他們一家人還可以在一起……

再往更早些說,如果他能多花點心思在家人身上,好好教育女兒,讓她不要那么刁蠻,她也不會惹惱了容凰少爺……今日所結下的因,都是自己曾經種下的果啊!

楊萬弘老淚縱橫,而他的意識也開始越來越模糊。那些欲望,想要和家人團聚的欲望,想要讓一切重來一次的欲望,也全部化為了純正的能量體,被那黑霧人毫不留情的收取。

黃昌剛此刻想到的,也是命運給過自己的一個個分岔路口。在每個路口上,他都丟掉了一些東西。

最遙遠的,包括在小賣部被阿姨多找了零錢,被他喜滋滋的裝進了存錢罐;包括在學院威脅膽小的學霸寫作業,再拿著他的答案模板在班里販賣;包括參加學生會競選時,偷了對手的演講稿件,最后大獲全勝等等。

的確,他一直都是聰明的,是懂得為自己謀取最大利潤的。

再往近了說,就是他和合作伙伴一起開公司,起初經營不善,又缺少本金,他就建議這位伙伴拿著證件,以個人名義去借高利貸,說好等發達后就會幫他償還,伙伴是個實心眼,為了公司,想都沒想就去借了。但之后當他果然靠著這筆錢起家,他卻翻臉不認人,再也不管那個被放貸人追殺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朋友了。

還有很多,他和劣質廠商合作,造成人命案后也僅是通過塞錢打點;他到處和其他老板套近乎,又將刻意探聽來的秘密轉手出賣;他偷稅漏稅,陰陽賬目偽造得滴水不漏;他巴結高層,拉踩同行,就連慈善項目中他都要榨取幾分油水。

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每一次做出選擇的時候,都有一些為人的良知被他丟掉了。當初,他總是得意自己的明智,鄙夷著那些固守道德的蠢材。這些丟掉的東西,曾令他遠遠走在了同齡人的前列,如今,卻也將他推向了死路。

原來,他每一次的損人利己,不是沒有產生后果,只是利益蒙蔽了他的雙眼,讓他暫時看不見。等他終于看到隱患的時候,他已經在這條絕路上走了太遠,積重難返。

現在這些遙遠的記憶也模糊了,那片混沌的黑暗,既如天地初開,又如世界末日般的黑暗,也許就是他最后的歸宿。

“救救我們……救救我們……”還有幾位老板掙扎著爬向那群黑衣人,連連磕頭,“求求你們救救我們……我愿意把全部的身家都給你們!求……求……你……”

黑衣人眾三三兩兩的對視一眼,隨即,他們竟是猛地分散各處,手起刀落,一把把長劍都刺入了老板們的體內!

室內到處都是凄慘哀嚎聲,但這些人就像是冷血生物,如砍瓜切菜般虐殺著四周的老板。滾落的頭顱,仍在蠕動的斷肢,死不瞑目的眼睛……所有被定格的生命,共同組成了一副最慘烈的畫面,鮮血流成了河。

老板們一死,欲望和精氣自然也不復存在,他們這么做,算是從根源上斷絕了黑霧人的能量補給。只是,手段也實在太過殘忍。

“啊啊啊”能量源泉盡數成空,反噬之力倒卷而回,那黑霧人也是憤怒的咆哮起來,“枉我計劃已久,大好的晉階機會,竟然就這么功虧一簣……我恨哪!我不甘心!!”

“魘魔,魘神道,祈邪谷……本尊記住你們了!!”

瘋狂嘶吼聲中,他的身體也是急速收縮,化為一團漆黑球體。“砰”的一聲球體潰散,殘留能量都融入了空間,了無影蹤。

他并沒有死,出現在這里的也僅僅是他的一具能量分身。現在這具屢遭重創的分身,應該是攜帶著僅剩的精氣,回歸到了本體的所在。至于本體在何處,不是這群黑衣人所能測算到的,自然,他們也就無意去追。

在一地死尸中,他們一個個的摘下斗笠,脫去黑色裝束,頭頂相繼彈起的,竟是一雙不屬于人類的耳朵!背后搖起的,也是一條銀白的狹長狐尾。映襯著滿室鮮血,竟是有種異樣的譏諷。

“這樣一來,就都照著王子的吩咐辦妥了。”其中一人再次開口時,不再是先前故意壓制的低沉聲音,而是帶上了一種源于骨血的魅惑。

“王子這一手果然厲害,輕而易舉就把矛頭引向了祈邪谷!”另一名妖族也很快接口,“被那魔物記恨上的話,想必那祈邪谷主也會很傷腦筋吧?”

原來,方才正是端木止聯合同族,假扮祈邪谷。從他最初在拍賣場,偶然發現蜃神道蠢蠢欲動時,他就已經在勾勒起了這個“鷸蚌相爭”的計劃。畢竟祈邪谷主行事反復無常,令人捉摸不透,他不希望自己成為用完就扔的棋子,自然是要提早安排一些后路。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說不定還能引發魘神道和蜃神道的直接沖突!兩大邪神道要是自己打自己了,那一定有好戲看!”一名年輕狐族高興得手舞足蹈,“他們絕對想不到……”

“夠了!”另一名較為老成持重的銀狐族出言喝斥,“從這一刻起,剛才偷襲的事就要徹底攔在肚子里,連族內的伙伴也不可提起!否則都像你們這樣掛在嘴邊念叨,是生怕兩大邪神道的人不知道嗎?”

“是,我們能幫王子做的,也就只有這些事,至少就不要再多嘴多舌,給他添亂了。”另一名中年銀狐族也點頭附和,“這么多年王子為了保全銀狐族,一直在跟祈邪谷虛與委蛇,也實在是苦了他啊……”

一樓某間尚未啟用的辦公室內,憑空現出了兩個人影。

“多謝閣下相救……”米子堯驚魂未定,下意識的先向對方躬身道謝。

待他看清眼前人那一身高調裝束,以及周身繚繞著明顯不同于人類的妖異氣息時,就算他和異族接觸的經驗再少,此時也不由脫口而出:“你是妖?”

“妖又如何?也總比外面那些虛偽的人類好得多吧。”此人,自然就是銀狐族王子端木止,這時他懶洋洋的輕撫著肩頭的皮草,只甩給米子堯一個傲慢的掃視。

“人類要殺你,是妖族救了你,怎么,你還要信守著你們祖先那套老古董的‘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理論,拿我當敵人看么?如果是那樣的話,我不介意再把你丟回剛才那個房間,讓你去和你的好同類,在黃泉路上作伴。”

“這……”米子堯沉默了。這話竟說得他無法反駁。的確,他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妖族魔族都是邪惡的敵人,他們處心積慮要侵略我們人族的疆土,”但到目前為止,妖族魔族的邪惡他還沒看見,人類本身的邪惡,他倒是看了個夠。

“你說得沒錯!”想到那一起起慘案,以及輕描淡寫就將它們壓了下去的幕后人,米子堯一陣義憤填膺,“有些人類表面衣冠楚楚,背地里卻做盡惡事,連禽獸尚且不如!”

端木止瞟了他一眼,嘴角掀起一道譏諷的冷笑:“是啊,你們的人類統治者,口口聲聲號召大家抵制魔道,但若是與魔道做交易,當真能夠讓自己得到強大無匹的力量,甚至只需要一個小小的‘長生不老’,就足夠讓他們露出真面目了。更有甚者,不惜與邪魔勾結,拱手送上自己的靈魂,還真是讓人作嘔……”

“什么?你能把話說清楚嗎?”聽他這一副“知情人”口氣,米子堯頓時格外激動起來,“你都知道什么?”

那個黑霧人影到底是什么怪物,他有著什么陰謀,他的幕后人……也就是間接害死淮哥的兇手又是誰,這一切,終于就要有答案了嗎?

然而,端木止卻是故作神秘的搖了搖頭,再次賣起了關子。

“這些不是你該知道的。但還有一些是你可以知道的,你想聽么?”

“……”要說想聽,米子堯自然是想的,好壞也都是一些線索。但脫險至今,他的情緒也算是從應激狀態稍稍緩和,也意識到,現在可不是悠閑聽故事的時候!

“這些事晚點再說吧!既然你是妖族,又帶了那么多人手,那我們先去剛才的房間里救人!抓緊行動的話,也許他們還有得救!”

如果真能救下他們,也許直接就可以從他們的口中得知真相……不,就算不為這個,他們也都是一條條生命,自己又怎能坐視他們去死而無動于衷?(s:)邪世帝尊 第1415章 端木止與米子堯


上一章  |  邪世帝尊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