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三月種田:傲嬌將軍農門妻 >> 目錄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夜半有‘鬼’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夜半有‘鬼’


更新時間:2016年10月27日  作者:仙長歡  分類: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仙長歡 | 三月種田:傲嬌將軍農門妻 
三月種田:傲嬌將軍農門妻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夜半有‘鬼’
第一百八十三章夜半有‘鬼’

第一百八十三章夜半有‘鬼’

“葛朗臺是一個跟二姐你一樣摳門小氣的老頭!嘿嘿...”

說完不待眾人反應就跑了。

二月呆愣了三秒才回過神來。

“好你個楊小三,你敢笑話我小氣,看我怎么教訓你!”二月說著就要下炕,“恩?我的鞋呢?”

突然的外頭的三月笑的更大聲了!

二月是真惱了,光著腳就沖了出去,邊跑邊罵:

“楊小三!你敢偷我鞋!看我的厲害....”

聽著外頭傳來的陣陣哄笑聲,屋里的兩大一小呆住了。

楊二柱:閨女還是要活潑些的好....

石頭:三姐太雞賊了,玩都不帶我一個....

周氏:完了完了,倆閨女是徹底嫁不出去了....

周氏正頭疼著,轉頭就看到正一臉遺憾沒能參與其中的小兒子。

知子莫若母,她還能不知道石頭心里想啥?可不能兒子也跟著養歪了。

想到這,周氏一拍石頭的屁股訓道:

“趕緊睡覺去,都什么時辰了,明個不用上學堂了!去去去!”

石頭欲哭無淚,他招誰惹誰了?

想了想自己到底沒有二姐那么厚的臉皮繼續耍賴,只好任命的下炕穿鞋回屋睡覺去了。

這兩天事情接二連三,連一向自詡身強體健有活力的三月都有些吃不消了。

泡完澡,穿上二姐給改的背心,美美的躺在了席子上。

今年草莓也賣了不錯的價錢,兔皮汪掌柜倒是還沒傳信過來,不過沒問題就是了,作坊眼看蓋起來,招工完成了,

其余的就是村里養殖了,到時候怎么給家家戶戶分兔子啊,要是白給數量有點太大..收錢吧..估計他們沒看到進賬,就先掏錢會不太樂意啊....

事情還沒想出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三月就抵不住困意夢周公去了。

前世有的時候為了完成任務,幾天不合眼也是有的,可顯然現在的三月,身體結結實實的還是個孩子,身體超負荷后,終于支持不住了。

夢里的三月終于實現了自己的賺錢大計,滿眼的金子銀子在飛,正當三月數錢數的正高興的時候,眼前的畫面又變了,

三月看著熟悉的基地,熟悉的公寓,一時恍惚了,究竟這是現實,還是此前的古代生活是一場夢?

正當三月糾結著是現實還是夢的時候,她的搭檔突然出現了。

紅雪笑著張開雙臂對三月說道:

“歡迎回來!三月!我好想你!我的搭檔!”

三月震驚的瞳孔微張。

“你,紅雪?”

不不對!她明明已經被紅雪殺死了,又怎么可能還好好站在這里。

“三月去死吧!”

突然紅雪變出一把黑洞洞的手槍,就朝著三月扣動了扳機。

“啊!”

三月從夢中嚇醒,一時回不過神來。

深呼吸幾口待平靜了,抬手擦擦驚出的冷汗,三月才發現情況有點不對勁。

她的房間有人!

三月覺得自己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是誰?

這個人竟然在沒有驚動她家人的情況下,鉆進了自己的房間,更可怕的是,她在睡夢中竟然毫無察覺。

這個身體已經廢柴到這種地步了么...

屋子里一片漆黑,三月皺著眉努力的,想要盡早適應屋子里的黑暗。

讓她意外的是那個黑漆漆的人就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絲毫沒有要攻擊她的意思。

待三月已經能模糊的看清屋內的情景后,她已然決定主動出擊,先發制人。

右手迅速的從枕頭底下抽出一把匕首,一個花式旋轉,匕首就在掌中由握變成了扎,同時左手一個支撐,身子就如同捕食的豹子般向著獵物沖了過去。

三月由摸出匕首到向對方扎去,看似動作很多,全程卻也不過用了兩秒鐘的時間。

對方顯然沒想到這丫頭一言不發就突然動了手,看著離面門不過一寸的匕首,自己硬生生嚇出了一身冷汗,慌忙側身向一旁退去。

見他擦著刀尖躲過了,三月有一瞬間的驚訝,可手里的動作卻沒停,掌心一個巧勁,匕首就是一個一百八十度旋轉,繼續攻擊對方的面門。

當殺手這些年的經驗告訴她,別給對方留空隙,要速戰速決,不然死掉的很可能就是自己。

對方的反映也算快的,就算被三月逼得一個勁兒的連連后退,也愣是沒讓三月得手。

他像是突然才想起來要出手一般,眼里閃過興味,腳下不再躲藏,而是朝著對手的招式迎了上去。

三月一看對方招式變了,心下不敢大意,出手愣是又快了幾分,招招都帶著狠厲。

饒是如此,對方卻也毫不慌張的見招拆招,將三月的招式一一化解了。

三月心下大驚,沒想到古代的采花賊果真都有功夫,而且還功夫了得!自己前世引以為傲的身手,在這完全不夠看。

也太囂張了!

對方拆了自己的招式還不算,既然還有意無意的逗著自己耍,三月面露著惱,這是把她當傻子嗎?

“你這個該死的采花賊,姑奶奶今個就讓你斷子絕孫,看招!”

三月手上虛晃一招,腳下一個橫掃就朝著對方的下身踹去,至于她這招含著幾分打不過對方的著惱,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對方剛想躲,卻因為三月的一聲采花賊身體僵了一下,采花賊?斷子絕孫?

從怔愣中反映過來的某人發現,他再想要躲是已經來不及了。

上路和下路同時受到威脅,擋哪都不合適,千鈞一發之際!

“三月!是我!”

“打的就是你!恩?李繼軒?”

三月驚訝的發現對方是李繼軒后就想停手,可匕首受力慣性的就往前刺去,沒辦法,三月忙一個手腕轉向,匕首就脫手而出,叮的一聲定在了身后的墻上。

因為匕首轉的急,受到慣性的張力,三月的手腕不可避免的傷了。

點著蠟燭,屋里一下就亮堂起來。

三月恨恨的看著沒事人一樣的李繼軒,心里將對方罵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揉著手腕,面色不渝的問道:

“你大晚上的怎么會出現在我房里?有要緊事?”

李繼軒自顧的打量著三月的房間,連頭也不回的說道:


上一章  |  三月種田:傲嬌將軍農門妻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