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巫女選婿 >> 目錄 >> 603、晚了

603、晚了


更新時間:2017年04月21日  作者:黑發安妮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黑發安妮 | 巫女選婿 
巫女選婿 603、晚了
正文

正文

作者:黑發安妮

蘇如瑾在張氏的臉上見不到高興的表情,不由的皺了眉:“母親,您不為我高興嗎?”

張氏根本就笑不出來,以前她也沒有覺著蘇如瑾的想法什么不對勁,也沒有認為蘇如瑾想嫁個高門大戶有什么不好,才會一味的想偏幫著蘇如瑾,滿足蘇如瑾的愿望。但帶著蘇如瑾處處搶鄒氏幫蘇如璃看中的人選,甚至不惜拉下臉攔著魏征。

可是蘇如瑾意欲借名聲賴上趙書涵的事,也給了她一個重擊,她雖然出身不高,只認得幾個字,但也是自文人家中,知道女兒家的名聲有多么的重要。她怕蘇如瑾一錯再錯,才會轉頭勸蘇如瑾認命,從蘇君琛安排的那三個人家中挑選一個。

蘇君琛強行將蘇如瑾送到寺院,她也是恨蘇君琛的無情的,可蘇如瑾的再一次私逃,更是一個重重的耳光打在了她的臉上。之前她還能騙自己,當初蘇如瑾私逃出府,是年幼不懂世事,被孟二公子引誘,又有黃氏的唆使,才會做出那種傻事來。

可一而再,再而三,還能說年幼無知嗎?

之后,蘇海讓蘇君琛送她回娘家住了幾天,在娘家里,她聽到了父親母親哥嫂對她的埋怨,她才漸漸的看到了因在意蘇如瑾而一直忽略的事實。蘇君琛那樣處置蘇如瑾的方式是沒錯的,蘇家不再是以前那個不被人在意的三品將軍府,而是京都炙手可熱的人家。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眼睛在盯著將軍府,有想巴結的,有想利用的,甚至有想陷害的,不能讓蘇如瑾這一粒老鼠屎,毀了將軍府。要是將軍府毀了,張家也是會受到牽連之禍的。

張氏嘆了一口氣,一臉失望地看著蘇如瑾,道:“這些年你一直跟在你祖母的身邊長大,我有些地方確實是忽略了教導你。可你也這么大了,有辯明事非的能力,一些事你是真不知道,是不愿意去想,還是對你來說真的不重要?以前的過往什么都不說了,你覺著家里虧欠了你的,你要鬧騰,我勸不了你。就今天的事,你認為還可能繼續下去嗎?”

張氏一揮手,她身邊的丫頭去關上了院門。

蘇如瑾驚了:“母親,你要做什么?”

張氏沒有看她,只是平靜地道:“你放開黃氏,放下金釵,我派人送你去西三廳,我們就當這事沒有發生過,要不然,你也別怪我了。”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蘇如瑾再不明白就真是個傻子了。

她之所以敢跑到過來鬧一場,就是想著自己真是將軍府里的大姑娘,相著祖父父親母親還有兄長不可能一點點也不念著骨肉親情,真對她斬盡殺絕。

可現在母親的舉動,徹底的毀掉了她的信念。

連母親都能對她狠下心來,那兄長父親,甚至沒有感情的祖父會怎么對她?

蘇如瑾有些慌了,更多的是歇斯底里:“母親,連你也不管我了?”

張氏木著一張臉,根本沒有什么表情:“管,我管過很多次,可是我說的話你聽嗎?現在是我最后一次管你,放了黃氏回西三廳。”

蘇如瑾聽明白了,母親是不會幫她的,甚至也不愿意管她了。現在在母親的眼中,她甚至還沒有黃氏來得重要。

她從沒有想到,母親會是這樣一個態度。

蘇如瑾真的覺著世界塌了,她最后的希望也沒了。

她手一顫在黃氏的脖子劃了一條口子,血珠子一下子就迸了出來,黃氏只覺著脖子一痛,哭叫了起來:“母親救我。”

黃氏的求助,讓張氏的臉上有了表情,她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蘇如瑾猙獰地看著黃氏,被打了一巴掌的臉紅腫得有些嚇人,她道:“我想要做什么,我想要回我失去的一切。”

張氏搖頭:“晚了。”

是真的晚了。

如果蘇如瑾不從寺廟里逃走,如果蘇如瑾不入四皇子府,如果蘇如瑾今天不跟著四皇子來,如果在府門口蘇如瑾不是怨恨將軍府,而是一開口就是求助的話,那一切可能還有回旋的余地,蘇家可以名正言順地向四皇子要回自己走失的表姑娘。

但剛剛蘇如瑾與四皇子在府門口的那舉動,已經張揚得滿京都皆知她是四皇子的人了,還是一個連名份也沒有的侍妾,那就沒有任何人能救得了她了。

妾的娘家人都不能算得是上正經的親戚,何況是沒有名份的侍妾,她充其量也不過就是一個侍妾的表姑姑,哪里能插手四皇子府里的事。

“我不!”蘇如瑾大叫道,目光里流露出了濃濃的怨恨:“竟然你無情,那我也就無義。”

“那你想要做什么?”院門被推開,蘇君琛走了進來。

蘇如瑾硬著頭皮將金釵對準了黃氏的脖子,道:“你說我想做什么。”

黃氏一見蘇君琛眼睛都亮了,急忙喊道:“相公,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蘇君琛只輕輕瞥了黃氏一眼,就移開了目光。

他該說黃氏傻呢,還是沒腦子。蘇如瑾現在只是強弓之硬撐著而已,哪有敢殺人的膽子。黃氏這么一鬧,不是提醒著蘇如瑾往這條不歸路上走嗎?

他心里埋怨著,臉上沒流露出半分表情。他知道自己不能露出一點點的退讓,不然就會讓蘇如瑾越覺著有了籌碼。

他走到張氏的身側,伸手扶住了張氏,低聲安慰:“母親你先離開,這里有我呢。”

張氏也實在不想呆下去了,眼不見則心不煩,呆在這里,她只以能是左右為難。

她點點頭,叮囑了一聲:“你小心點兒,”余了又補了一句:“也別傷了黃氏。”

蘇君琛低聲道:“我有分寸的,不會出大事,只不過黃氏要吃點苦頭了。”這話,他倒是說得很有把握,他太了解蘇如瑾了。

張氏“嗯”了一聲,就轉身準備走了。

蘇如瑾真的慌了,她將金釵對準了自己的脖子,尖叫著:“你敢走,我就死在這里。”

張氏的腳步一僵,渾身氣得打顫,蘇如瑾她還有沒有一點做為蘇家女的意識。今天是蘇君丹成親的日子,馬上就要將新娘接回來了,府里府外都是客人,要是蘇如瑾真死在了這里,那不是給了四皇子一個針對將軍府的借口嗎?

蘇君琛深吸了一口氣,輕輕撫住了張氏,毫不留情的瞪著蘇如瑾:“你要死,就死吧!”

輕飄飄的六個字,幾乎是壓死蘇如瑾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手中的金釵成了燙手的山芋,丟了她就沒有依仗了,不丟,她又不知道該拿什么來威脅蘇君琛。

蘇君琛料定她不敢死吧,他也不在乎黃氏,她根本就沒有以威脅得到他的辦法。

就在蘇如瑾左右為難的時候,她身邊的圓臉丫頭瞧見若伊探頭探腦的進了院子。

若伊老遠就看到慶柳院門口圍著一堆人了,走近又正好聽到蘇如瑾的那句“死在這里”的話。她當即就往慶柳院的大門那走。

祝姑姑可是嚇得小肚子都在打顫,急忙上前攔住若伊,“縣主,可不能去。”

“姑姑,我得去。”若伊小臉板得很嚴肅,“大哥祖父不在,這一時半會兒也尋不來。要是她真死了,府里可就麻煩了。”

祝姑姑還是攔著:“縣主你去也做不了什么,還是別去了。”

若伊將青柚石榴拉過來:“我做不了什么,但她們可以抓住她的。難不成,祝姑姑認為她們保護不了我?”

祝姑姑倒是對青柚石榴的身手放心,想了下,道:“那讓她們去就行了。”這話一說,她又覺著不妥,青柚石榴她們的責任是保護縣主,如何能讓她們離了縣主的身邊。

若伊又聽到了蘇君琛的聲音,這下更堅持了:“還有大堂兄在呢,一定無事的。”

祝姑姑實在是拗不過她,只得松了口,叮囑了青柚她們幾句:“你們可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到時候石榴動手,青柚護著縣主可別離了身。”

若伊推院門進來,張氏就急了,忙趕了過來:“你現在是雙身子,跑這來做什么。”

蘇君琛也皺了眉,“母親,快帶五妹妹離開。”

圓臉丫頭偷偷拉了一把蘇如瑾,往她的左手心里塞了一個荷包,低語道:“張姑娘,這荷包里可是毒,如果能毒到長樂縣主,那”

蘇如瑾打了個激靈,是了,蘇君琛是不在乎她,也不在乎黃氏,可是整個將軍府里的人都在乎五妹妹。如果她真的對五妹妹下了毒,那整個將軍府里的人為了五妹妹,還不求著她討要解藥。雖然一想到將軍府可能會因為五妹妹而妥協就覺著難受,但也認定這是她改變目前僵持局勢的最好辦法。

她將荷包緊緊捏在手里,流淚沖著蘇如琛道:“你竟然不拿我當妹子,那往后我也沒有你這個哥哥。”她一甩手,將金釵丟在了地上,道,“我去西三廳。”

蘇君琛只覺著蘇如瑾是黔驢技窮才會就坡下驢,也就沒當回事,“好。”不過他也多了個心眼兒的,走到若伊和張氏身側,護在她們的面前。

蘭姑姑帶著兩個膀大腰粗的婆子過去,一左一右的將蘇如瑾夾在中間,一塊兒往外走,黃氏的奶嬤嬤急急過去給黃氏松綁。

蘇如瑾低垂著頭往外走,格外的安份,就在她走過若伊身邊的時候,突然一揚手,將荷包里的東西沖著蘇君琛張氏若伊站的那一塊灑了過去。

她一動,黃氏也動了,直接沖過去,撞開了蘇君琛。

一直留心著蘇如瑾動作的青柚她們也同時出手,青柚摟著若伊的細腰飛快的退出了一丈遠,遠離了毒血粉的的范圍,石榴直接拿手中的圓撲扇將毒血粉往蘇如瑾那邊拍過去,燕麥也趁亂將張氏給拖開了,同時手中飛出兩顆石子,擊暈了蘇如瑾和那個圓臉丫頭。

一時之間,整個慶柳院里亂成了一窩蜂。

蘇君釋沖進來的時候,就是這樣一個混亂的場面。

蘇君琛看到了他,大喊:“別過來,有毒。”

蘇君釋的腳步沒停,徑直沖到若伊面前:“你有沒事?”

若伊搖頭,她真是嘛事也沒有。

她悄悄拉了一把蘇君釋,低語:“不是毒。”

蘇君釋低聲告訴她:“我知道,疫病的人身上的血痂和膿汁之類的東西磨成的粉,楚軒淼是想將將軍府變面疫病區。”

若伊“啊”了一聲,真不愧是兩父子,手段一樣的陰毒。

看著若伊吃驚,蘇君釋低聲安慰道:“別擔心,有趙書涵呢。”

若伊拍了拍胸脯,是啊,有三哥呢,就算真是疫病,對于三哥來說也不算是什么。要是連點疫毒也沒辦法控制,那還叫什么巫醫。那邊,蘇君琛盯著黃氏,目光恨不得將黃氏給吃了:“你知道她會這么做!”這話不是問句,而是肯定。如果黃氏不知道蘇如瑾的打算,就不會急沖沖這么遠跑過來推開他。

黃氏張口結舌,真不知道該怎么答。

她是聽到了蘇如瑾和圓臉丫頭的話,但是當時她只想著要趁機救下蘇君琛,好好的表示一下而已,并沒有想太多。

蘇君琛的目光冷了,甚至連失望也沒有了,不再多說什么,轉身走了。黃氏看著他冷漠的背影,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一個字來。

旁邊的奶嬤嬤猜到了大概,低聲道:“大奶奶,這事錯了。”如果當時大奶奶提醒一句,哪怕大爺救不下大夫人和五姑奶奶,也是會念著大奶奶這個情的。可現在,要是大夫人和五姑奶奶有個好歹,那

蘇君釋走到蘇君釋的面前,頹廢地問:“堂兄,現在怎么辦?”

蘇君釋左右看了一圈,院中主子加下人也就十幾個人,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不過能進這院子的人,都是信得過的人。

他道:“你帶兩個婆子親自守著張如煙和這個丫頭。其余的人跟大夫人一起進廳里去。”

蘇君琛急忙去辦。不過他還不放心黃氏,怕她又做出什么事來,特意提醒了蘭姑帶兩個婆子死死防著黃氏。

蘇君釋轉身到院門口,反手關上了門,他就背靠在門板上等著。

閱讀底色

默認設置

經典淡藍

經典淡灰

經典綠意

經典明黃

深藍海洋

秋意盎然

綠意淡雅

紅粉世家

紅談意濃

海闊天空

心碎過去

雪白天地

灰色世界

默認設置

默認設置

鼠標滾屏說明:110,1最慢,10最快

保存設置

最新評論

發表評論

①玄幻魔法《》連載于渴望小說,更多關于《》內容,

請關注渴望小說。本站已開通手機(m.kwxs)閱讀功能,敬請通過《》最新情節!

②本站所收錄玄幻魔法《》(作者:黑發安妮)及有關此小說《》

評論所代表觀點,均屬作者個人行為,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④《》是一本優秀小說,情節動人,為了讓黑發安妮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小說的未來,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巫女選婿 603、晚了


上一章  |  巫女選婿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