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 目錄 >> 3 叫家長

3 叫家長


更新時間:2020年07月30日  作者:MS芙子  分類: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MS芙子 |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3 叫家長
可身旁的辛霖顯然沒有葉凌月那樣的覺悟。

她被對方嚇了一跳。

再一看,對方身后一個人也沒有。

“好啊,你小子,居然敢嚇我。別以為自己長的高,我就怕了你了。”

辛霖說罷,擼起衣袖,露出纖細而又結實的的手臂。

“小霖,別……”

辛霖顯然是把對方看成那幫混混的同伴了。

葉凌月連忙制止。

“凌月,你先邊上休息下,我先收拾了這個斯文敗類,就送你去醫院。”

辛霖的眼中,兇光乍現。

金絲眼鏡,襯衫西褲,這年頭,小混混都打扮的人模狗樣的出來禍禍女學生,斯文敗類,說的就是這種人!

她辛霖,專治各類人渣。

辛霖一個助跑,身形陡然一閃,就見她拳風嚯嚯作響,對準鬼扈的金絲眼鏡揮去。

這畫面……有些不對啊。

葉凌月一驚。

沒記錯的話,眼前的小太妹辛霖,好像是個散打高手,拿過市冠軍的那種!

開局簡直有毒。

凌月對巫神深表同情,每一世,巫神和辛霖的相遇似乎都是從誤會開始的。

辛霖內心洋洋得意,這一拳落下,對方那副討厭的金絲眼鏡就要開花了。

讓你丫得意!

拳結結實實落下,可卻沒有意料之中的慘叫聲。

辛霖一愣。

她的拳頭,被一只大手穩穩抓住了。

男人個頭比她高了近二十公分,她的拳被他單手抓住,絲毫不能動彈。

“就這點能耐?”

男人空出的那只右手,推了推金絲眼鏡,不屑一顧的笑道。

辛霖打架,無論男女,上到八十,下到八歲,就沒輸過。

拳頭失去了自由,她眼珠子一轉,單腿一個掃堂腿,對準對方的褲襠踢去。

可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的腿更快,擊中辛霖的膝蓋窩,她只覺得膝蓋一陣發軟,眼看就要跪下。

對方卻是反手一擰,將她不安分的雙手都扣住身后,將她抵在了墻上。

“你,不想和她一樣,就乖乖報出學號姓名,哪個班級的?”

“你大爺的,凌月,別告訴她。”

辛霖不服氣,嗆了一句。

葉凌月一陣頭疼。

她怎么感覺,雖然眼前的辛霖是辛霖沒錯,可這行事風格,有些一言難盡。

半小時后,葉凌月和辛霖坐在華岳高中的政教處。

“豈有此理,你們倆看看,你們這樣子,還有點重點高中學生的模樣?辛霖,你這頭發是怎么回事?不是讓你回去染回來?說過多少次了!明天讓你家長來學校。”

“還有你,凌月,說過多少次了,女生不能剪那么短的頭發,你看看,你這是想什么鬼模樣?你還打架欺負同學,讓你媽媽明天來一趟學校!”

葉凌月的面前,丟了一面鏡子,俗稱“照妖鏡”

是政教主任整治學生風紀的必備法寶。

鏡子里,葉凌月看清自己的模樣時,也險些沒吐血。

這是什么鬼模樣?

她的頭發呢?

還有臉上怎么涂得跟鬼似的,眼上一片亂七八糟的顏色,還有嘴唇,怎么涂成了朱紅色。

還有,這臉是不是大了點,活脫脫一個大餅臉?

再看看自己的胳膊自己的腿,葉凌月發現,雖然還是手腳健全,可自己明顯比自己十幾歲時,長大了兩三號。

她這一穿越,傳到了體重至少八十公斤,身高一米六五的胖妞身上了。

從小到大都是良好遺傳基因的葉凌月,還從未見過自己這副鬼模樣。

唯一安慰的是,五官還是老樣子,只是不知道,她怎么就把自己給整成了這副樣子。

“別說是你,我也想見見我親媽。”

葉凌月半是感慨,半是唏噓道。

“你不是說你媽常年在國外?”

辛霖在旁嘀咕了一聲。

“那就讓你爸來,額,我說的是凌總。”

一旁的政教主任只有在提到這位“凌總”時,語氣才好了些。

“沒事的話,我先回辦公室了。”

眼鏡男起身,拿起一旁的教案。

“等等,這斯文敗類真是老師?”

辛霖的胳膊這會兒還疼呢,鬧了半天,這家伙居然是華岳高中的老師。

“閉嘴,你們倆沒聯系家長前,都不許離開政教處。”

政教主任一改早前的嘴臉,點頭哈腰著,送了男子離開。

“那是巫扈巫老師,是我們的副校長,國外哥大留洋剛回來的年輕博士。你們倆,簡直是丟人現眼,巫老師第一天來學校,就遇到你們逃課。”

政教主任氣得抓起辦公桌上的茶葉缸子,灌了一大口。

華岳高中作為市重點高中,每一個學生都是天之驕子。

可這幾年,為了集資,被迫招收了一些差生,譬如眼前的凌月和辛霖,一想到兩人“校園欺凌”“考試吊車尾”,政教主任就一肚子的怨氣。

“先聯絡你們的家人,再寫三千字檢討,沒寫完,不許走。”

政教主任說著,指了指不遠處的電話。

“老師,真要聯絡啊?我外公外婆年紀大了,也不方便來學校。”

辛霖可憐巴巴狀。

“那就叫你小叔,風局總有空吧?”

政教主任沒好氣道。

辛霖磨蹭了好半天,最終在政教主任無情的逼視下,慢騰騰播了個電話。

“小叔,是我,我們老師讓你來學校一趟,你要忙的話,讓你秘書過來就是了……哎,你立刻就過來?別……”

辛霖還未說完,對方就掛斷了。

辛霖欲哭無淚。

“輪到你了。”

她瞅瞅葉凌月。

葉凌月還有些恍惚,眼前的一切,顯得還有些不真實。

“我不記得電話號碼。”

葉凌月有些無奈。

她對這什么凌總,一點概念都沒有。

包括她的母親,她都只有一個很模糊的印象。

似乎是,這具身體的原主的記憶有些問題?

“通訊錄上有凌總的聯系方式。”

政教主任丟過來一本聯絡簿。

葉凌月瞟了眼上面的數字,那數字,她倒是都認得,原主還保留了最基本的常識記憶。

葉凌月撥通了電話。

一陣單調的嘟音后,一個略微有些清冷的聲音傳來。

“喂。”

“是凌,凌總吧?”

葉凌月實在喊不出爸爸兩個字,這個凌總似乎也不是“凌月”身體的正牌爹。

“凌月?”

對方那頭,傳來一陣桌椅移動的聲響。

顯然,對方也很吃驚,葉凌月會打電話來。

“怎么?學校里有事?還是你身體不舒服?”

對方的語氣倒是透著關切,雖然那關切中,還有幾分小心翼翼的意味。

看樣子,這個凌總對“凌月”還挺關心的。

葉凌月稍松了口氣。

“你能抽空來學校一趟不?”

“我立刻過來,無論出了什么事,都不要怕。”

說罷,對方就掛了電話。

見兩人都聯絡了家長,政教主任這才留下兩人在那寫檢討。

陌生的環境,判若兩人的辛霖,葉凌月的頭還微微有些暈眩。

她下意識看向了自己的右手,右手白皙柔嫩,掌心里小鼎依舊好好的在那里。

鼎印,還在。

葉凌月心頭一動。

她被夢珠送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這個世界,雖然一下子就見到了辛霖,可對于葉凌月而言,依舊是陌生的。

雖然也吸收了凌月的記憶。

可葉凌月發現,凌月的記憶似乎有點問題。

凌月的記憶中,關于家人朋友的記憶,非常少,辛霖是記憶最多的人。

記憶中,有高中兩年的記憶,卻沒有高中之前的記憶。

就好像,她以前的記憶都消失了一樣。

葉凌月不知道,這是因為自己的穿越還是因為其他原因。

據她所知,一些人如果生了大病,也會喪失記憶。

好在,自己這一穿越,雖然沒法將鴻蒙天帶過來,可好歹,九洲鼎還在。

有九洲鼎,葉凌月就如虎添翼,有了底氣。

有九洲鼎在,她稍遲就能檢查下凌月的身體,如果真的害過大病,應該能發現一些蛛絲馬跡才對。

“凌月?你發什么呆,都一個小時了,你才寫了三個字?這樣下去,今晚你要住辦公室了。”

坐在凌月對面的辛霖倒是下筆如有神,一個小時的時間里,就寫出了幾千字,洋洋灑灑幾頁。

葉凌月喵了一眼,輕咳了一聲。

“我在想自我檢討該怎么寫。”

葉凌月說的倒是老實話。

她自己可從未寫過,“凌月”的檢討那都是手機上抄的,問題是,她也沒有手機。

“哎,在我面前你還裝啥,過去一年,你寫過的檢討書沒有十萬也有八萬,還能不記得?得,我給你抄。”

說著,辛霖偷偷摸摸從口袋里摸出一個備用手機,遞給葉凌月。

“網絡搜了幾個模板,你盡管抄一個,老胡賊麻煩,檢討書還要寫得新穎,要不得重寫。”

葉凌月看了眼手機,回憶了下這玩意的功能,慢吞吞抄了起來。

幾千字,葉凌月足足抄了一個半小時,一旁的辛霖都等得翻白眼了。

直到門再度被打開,一個三十歲不到的男人沖了進來。

“辛霖,你沒事吧?”

男人身上還穿著制服,葉凌月在記憶力搜索了下,這個世界,管那叫警服,大意相當于這個世界的衙差、捕頭。

來人的皮相很好,比起副校長巫扈來也是不相上下,看他的氣質,應該還是個官。

他身后,還跟著政教主任。

早前在葉凌月和辛霖面前還耀武揚威的政教主任,在這一位的面前,就顯得乖巧多了。

“風局,您來了,快請坐,要喝咖啡還是茶水?”

政教主任早就忘了討伐辛霖惡行的初衷。

眼前這位風局,可是東南市的公安局長,同時也是整個崖州省最年輕的公安局長,上任不到三年,就接連破獲了多期案件,據說他也是省里看中的人,多少犯罪分子只要聽到他的名字都要聞風喪膽。

“小叔,我沒事。有事的是政教主任。”

辛霖看到自家小叔,腰桿子都直了。

風息那雙銳利無比的眼,在辛霖身上來來回回打了幾個轉,確定了自家侄女兒沒有半點毛病,他波瀾不驚的眼中銳光這才斂去。

風息很是自然的坐下,接過政教主任端過來的咖啡。

修長的指,輕輕敲了敲辦公桌的桌面。

“主任,有事說事。”

言外之意,沒事就快滾蛋。

許是審訊犯人習慣了,風息說話時,語氣不急不慢,卻是力度十足。

他沒有正眼看政教主任,目光卻是牢牢鎖定自家侄女兒。

一旁的葉凌月沒來由感覺到一股壓力。

她眼角余光一掃,留意到政教主任的脊梁骨又矮了幾分。

這人的氣勢……有些異乎尋常。

從這位風局身上,葉凌月感到了一種類似于威壓的存在。

她心中納悶。

在寫檢討的途中,葉凌月就試過了。

自己這副身子,除了有些蠻力之外,沒有任何天力元力。

至于辛霖,看著身手應該也是個普通人。

威壓這種東西,妥妥的不存在。

也就是說,自己穿越來的這個世界,是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世界。

為何,自己會來這里。

師父紫讓自己去找“它”,它又是什么?

“辛霖和她的同學,逃課還打架,影響惡劣,校方以為必須嚴重……”

政教主任立刻擺出師長的模樣來,開口就要來個嚴重警告處分。

風息一抬頭,輕哼了一聲。

警告兩個字,頓時就被政教主任咽下去了。

“沒記錯的話,小霖入選了‘狩妖人’,打架是她的日常鍛煉。逃課,也是她生存的一種技巧。”

風息不緊不慢道。

狩妖人?

這個字眼,讓葉凌月有些始料未及。

“對對對。小叔說話,就是在理。”

一旁的辛霖連聲附和。

風息一個眼刀子,辛霖忙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她是入選了,可只是替補,其他正牌候選人都……”

政教主任想說,正牌候選人的奚玖夜、凌日都沒逃課打架……

風息的目光,成功讓政教主任選擇了閉嘴。

“沒問題的話,人我帶走了。”

風息沒有給政教主任瞎嗶嗶的機會,起身,走出辦公室。

走過辛霖身旁時,他低聲道。

“還站著干什么?”

辛霖遲疑了下,剛想給凌月也求個情。

這時,辦公室外,一個禮貌而又不失冰冷的聲音傳來。

“請問,政教處在什么地方?”


上一章  |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