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重生之華夏文圣 >> 目錄 >> 完結感言

完結感言


更新時間:2017年09月06日  作者:射手座李不二  分類: 都市 | 職場 | 娛樂明星 | 射手座李不二 | 重生之華夏文圣 
重生之華夏文圣 完結感言
正文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正文

原本來興師問罪的許臺長與眾多臺領導,都是一愣,他們都沒想到蘇懷背后竟然有軍區與團委的支持。

沈教授也是冷然道:“我們市文聯,也全力支持我的學生小蘇,如果誰敢故意刁難他,就是不配合我們市文聯的工作。”

沈教授是個實誠人,也不會套話,直接就威脅出來。

“您是?”許臺長不認識沈教授,奇怪地看著他道。

趙亮一笑道:“這位是市文聯的新任會長沈教授,正式認命這個星期就會下來,許臺長你還不知道?”

許臺長臉色一變,身后那群金視臺領導也是愕在當場。

他們原本是聲討蘇懷搞得金視失去朝鮮方面的支持,萬萬沒想到,團委與文聯的領導竟然為了蘇懷,當著他們的面威脅他們。

蘇懷也覺得好笑,看著一旁的孫總監低著頭沒說話,心想肯定是老孫上次嚇壞了,這私下給沈教授和趙亮打電話了,所以才有今天這一幕。

不過這沈教授也太耿直了,竟然直接威脅,也太好搞了吧。

許臺長這時候反應也是急快,連忙笑道:

“我許某人代表金視上下,感謝真是感謝團委與文聯的大力支持,小蘇啊,你可不要辜負領導們的期待啊……決賽要好好努力啊。”

眾人都是心里一沉,蘇懷都這樣了,你還讓他參加決賽,是什么意思啊?

這時,蘇懷無意間看到手中報紙上,還有一個消息——“震撼!曰本詩隊備戰決賽,召集60位甲級詩才子共上泰山金頂,在山頂尋找靈感。”

還配上了一張幾十個曰本詩人,團團坐在一起,在泰山頂上打坐的照片,看起來非常的震撼。

呵……看來這些曰本人是被《將進酒》嚇壞了,這是要搞團體戰啊,曰本全國61位甲級詩才子,竟然召集了60人上泰山頂,這是要跟自己決一死戰的架勢啊。

可你們以為做詩是打群架啊,人多就可以了嗎?

孫總監趕緊在旁道:“這次這些曰本人也是嚇壞了,放心吧小蘇,這次就算你不去,也是無冕之王,人人都不會記得這次冠軍是誰,只會記得你。”

現在這情況,全世界的詩迷都罵日朝方面故意刁難蘇懷,還沒決賽呢,他們名聲都已經臭了,蘇懷就算不參加,全在古詩界也是無人可匹敵了。

再說了,不是還有下屆詩會嗎,蘇懷這么年輕,等到下屆泰山詩會,調整好身體狀況,登頂成功的幾率更大,何必帶病去冒險呢?

“我為什么不去?現在去時間還趕得上吧?”蘇懷起身,這泰山只要有曰本名字命名景物,多擺一天,他心里都不舒服。

小鬼子們都組團來要占我們山頭了,我身為華夏隊隊長,這時候怎么能躺在這里?

爬也要爬到山頂上去!

“那怎么能行醫生說是要好好休息”“蘇老師別起來”一眾人都是一陣驚呼,想按下蘇懷。

在他們看來,蘇懷現在狀況根本不適合在登頂了,別說他現在宿醉還沒恢復,就說金頂的高度5000多米,他上去只要又要暈了。

萬一又出什么意外,那可就是太不劃算了。

何況他這狀況,腦子都不清醒,還怎么比詩!?

蘇懷原本就身體虛弱,被眾人按下也是起身不得,只是微微皺眉道:“張上尉?”

“在!”一聲冷喝,一直在角落的張敏站出來了。

“再有人阻止我起床,就攔住他們。”蘇懷淡淡地道,話音一落,張敏已經推開了其他人,擋在蘇懷的身前,一副“誰都不準過來”的樣子。

“張上尉,你在做什么?”趙亮冷喝道,他是市團委書記,沒想到張敏竟然敢違抗他。

“蘇老師說他要起來去參加決賽。”張敏冷然道,絲毫不給趙亮面子。

“好好……你們就這么胡鬧吧,我也管不了……”趙亮錯愕間,也是無奈搖搖頭,算是默認蘇懷的做法了,畢竟蘇懷可是他們團委的寶,他可不敢太頤指氣使了,何況蘇懷就算出醫院,沒有人幫忙,也上了不山頂。

蘇懷邊艱難起起來穿衣服,邊問旁邊的仁娜道:“仁娜小姐,我來醫院曰本媒體那邊是什么反應?”仁娜的性格,偷偷摸摸地哭,肯定不是因為他病倒了。

“還能說什么,罵我們花雕酒有問題,還說你侮辱曰本壽司,就是個騙子唄。”仁娜咬牙切齒道。

“嗯。”蘇懷對她灑脫一笑:“那我就更要去參加比賽,證明咱們的花雕酒沒問題了,你能帶我上去嗎?”

“沒問題!”

這時候紀巧巧也過來扶住蘇懷,望了他一眼,輕聲道:“小蘇哥哥,你這隊長當得還真敬業啊……我也跟你一起去。”

在三女的幫助下,蘇懷醫院一出來,醫院門口就沸騰了,原本宣布不能參加決賽的蘇老師竟然出來了,門口的數百名蹲守的詩迷們都歡呼起來了。

“蘇老師出來了。”

“沒事了!沒事了”

“嚇死我了,還好蘇老師沒事”

“蘇老師要去趕比賽嗎?”

“這時間,決賽應該已經開始了吧?”

一片嘈雜中,蘇懷卻是有些疑惑問三位女伴道:“怎么上山頂?”

剛剛問出口,門口就已經開來了一輛大巴車,車身掛著“西北食品公司——熱烈祝賀蘇懷老師發明東坡肉!”

仁娜拍了拍車身道:“上來,我們先坐車到纜車站,然后坐纜車上去,我已經讓人給我們留一輛纜車了。”

蘇懷看了眼那橫幅,邊上車邊抱怨道:“母夜叉……這有什么值得祝賀的?”

仁娜坐上座位,回頭很認真地道:“我覺得這次泰山詩會所有的詩加起來,都不如這個東坡肉重要。”

“怎么可能?”旁邊紀巧巧嬌笑道。

“你們那些詩就是聽聽就完了。”仁娜理所當然道:

“可這東坡肉所有人都是可以吃到嘴里,嘗到味道的,你們那些詩能填飽肚子嗎?小老百姓才不管什么藝術呢,他們最有印象的,吃的東西。”

紀巧巧噗哧笑道:“母夜叉,我看你就是個吃貨。”

仁娜道:“怎么?有種你這騷狐貍難道是喝西北風長大的?”

張敏冷然提醒道:“夠了,你們別吵了,蘇老師需要休息”

紀巧巧不服道:“我說冷面鬼,你兇什么兇啊,小蘇哥哥都沒說話呢。”

仁娜也哼道:“就是,別人怕你,我們可不怕你。”

冷面鬼……張敏聽著也是一愣,顯然對于她自己這個外號有些接受不能,嘴角微微抽動道:

“冷面我承認,但是為什么叫我鬼?”

“好吧,你嫌不夠有氣勢啊,那就叫你銀河系冥王星殿——冷面姬。”紀巧巧笑道。

“嗯,比你那騷狐貍外號好聽。”張敏一副認真臉。

紀巧巧頓時一愣,被懟得說不出話來。

蘇懷差點笑出來了,這張敏其實還是有幽默感的,就是冷了點……

乘坐大巴到山纜車站,他們坐上纜車,一路向上,跨越了曠闊的山山水水,蘇懷望著下面浩渺蒼茫的景色,心境也愈發開闊起來,想到自己在酒亭里撒酒瘋糗事,也不由灑脫一笑。

在這廣闊的天地之間,仿佛什么煩心事都變得不重要了。

“蘇呆子,你笑什么?要有不舒服馬上說啊。”仁娜望著他問道。

紀巧巧也道:“是啊,你別等下突然氣絕身亡了啊那我們責任就大了。”

“沒有,我只是剛才在想仁娜的話。”蘇懷淡淡笑著,望著纜車下的蒼茫景致。

“蘇呆子,你別自卑啊,你們寫詩的還是很有前途的,我可不是故意擠兌你。”仁娜以為自己傷到蘇懷自尊心了,趕緊安慰他道。

蘇懷沒有回答,只是望著這廣闊天地,暢然道:

“其實這些山水雖美,卻也不是天下無雙,這世上處處有美景,并不稀奇,在普通華夏人的眼中,原本這些景物只是些沒有故事,再普通不過的風景,理所當然的存在,可沒有人意識到……我們看到這山水,是華夏先人付出了多少的代價,多少生命,才守護至今的。”

說著,蘇懷不無感懷道:

“那些感受到這些意義的華夏詩人們,用盡心血留下詩句,用文字的魅力,讓這片景物變成不朽的領域,以他們名義命名一處山丘,一處浪潮,甚至讓人心跟隨他們,讓人們跟隨著他的文字,體會到詩人們感受的東西……感受到華夏是何等壯闊的模樣……這就是詩歌對于這些山水的意義吧。”

仁娜,紀巧巧聽著都露出驚訝之色,沒想到這平時有些吊兒郎當的蘇懷,竟然能說出這么一番話來。

張敏也能感到,蘇老師今天很不同,他今天……很認真……

紀巧巧明亮的眼睛閃動著異樣的光芒,越發覺得看不透蘇懷這人了,試探道:

“既然是這樣,小蘇哥哥你今天為什么非要去泰山金頂呢?說不定那些曰本人的詩也很不錯啊。”

“他們不配。”蘇懷睜開眼睛,露出一種令人難以直視的冷漠神態:

“這山是華夏的山,這水也是華夏的水,是我們華夏民族英魂凝結,上古英靈熱血撒盡之處,他們沒有資格在這里留字。”

原本時空的抗日戰爭,這個時空的華夏兩次衛國戰爭,這島國都曾經給華夏帶來不可磨滅的傷害。

讓他們的名字,詩句留在泰山供人膜拜!?門都沒有!?

這句狂得沒邊的話,蘇懷是說得如此理所當然,不容置疑,好像他已經踏足泰山的那一刻,這里已經容不下任何其他人似的,令三人心里都是咂舌不以。

此刻纜車已經到了山頂廣場,“哐當”一聲停了下來。.

(寫了三個月,本書終于明天要上架了,真是淚流滿面啊由于創世轉起點一些數據的問題,三十多萬字才開始有第一個推薦,上推薦了就開始被一些沒看兩章的噴子罵,這書真XX爛,難怪這么多字都沒上架,我火!我怒!我無奈……

而現在又因為字數太多,剛上兩周推薦就必須匆匆上架,可無奈強推名額早就安排滿了,所以上架的強推也沒有了,寶寶心里真是苦啊……在此只能呼吁各位兄弟姐妹支持了!!希望各位多多支持,訂閱正版小弟在此鞠躬拜托大家了!)

編輯推薦重生之華夏文圣 完結感言


上一章  |  重生之華夏文圣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