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閨華記 >> 目錄 >> 第九百七十九章、拖下水

第九百七十九章、拖下水


更新時間:2018年01月22日  作者:千年書一桐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千年書一桐 | 閨華記 
閨華記 第九百七十九章、拖下水
正在閱讀



朱泓自然清楚顧琰心里是如何盤算的,他可沒想讓對方糊弄過去。

“不清楚,不清楚又怎么解釋你們一次次對我妻子和岳母的威逼利誘?”朱泓直問道。

“這件事說來就話長了。”顧老婆子把話接了過去。

她說謝涵的生母是顧霖從外面帶回來的女人生的,她恨那個女人分走了顧霖的疼愛,自然也恨謝涵的生母,因此她設計害死了那個女人,然后把謝涵的生母抱養到身邊,一方面是為了向丈夫買好;二來是為了防著顧霖愛屋及烏偏疼她。

就這么著,顧玨在她身邊長大了,原本秦氏的意思是給她找一個年歲大一點的大戶主子去做續弦來鞏固一下顧家的利益,可顧霖沒答應。

顧霖親自給顧玨挑中了謝紓,謝紓彼時就是一個鄉下來的窮小子,秦氏一開始倒是也樂意了,因為她的原則是顧玨不能過的比她的兒女好。

可誰知謝紓不僅得到了顧霖的賞識,還得到了皇上的賞識,短短五年就由一個初入仕的探花郎升到了兩淮鹽政這么重要的位置。

這還不是全部,更重要的是謝紓不但人長得好,脾氣秉性也好,對顧玨也不是一般的疼寵,再加上兩淮鹽政這個肥缺也讓謝紓的荷包鼓了起來,整個人的氣度也變得不一樣了,總之,這些都讓秦氏看著不舒服了。

“老身自是不能讓她的風頭蓋過我的女兒,因此,老身又設計害死了她,沒想到老天還挺成全老身的,沒多久老身那個女婿也沒了,老身想著他的家底肯定不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那份家底誑來。因此,要說錯,都是老身的錯,所有的罪孽都由老身一力承當吧。”秦氏一邊說一邊嗚嗚哭了起來。

這個時候的她不是后悔曾經虧待了謝涵,而是后悔沒有狠下心來直接弄死謝涵,可惜,她再也沒有機會了。

“放心,該你承當的自會讓你承當,不過本王這會好奇的是你們顧家究竟要這么多銀子做什么?顧大人,你還沒有告訴本王呢!”最后一句話朱泓是對顧琰說的。

“臣說過,臣的確不清楚。”

“你撒謊,方才那個云家的女犯人明明說了是你們顧家有二心。”朱淵在臺上又著急了,搶著說道。

他對顧家的恨比沈家直接多了,因為他清楚一點,顧家是主謀,所有的事情都是顧家搞出來的,沈家只是站隊的問題。

“是啊,好一個的確不清楚,顧琰,你是不是以為顧霖老大人沒了,本王就拿你們顧家沒有辦法?”

說完,朱泓背著手走到了顧琰面前,圍著顧琰轉了一圈,然后指了指旁邊站著的這些證人,“就算本王找不到你們顧家謀逆的證據,但有這些人的供詞,再加上這上百只大箱子,本王一樣可以奪了你們顧家的爵位!”

“趙王,還請趙王開恩,別的我不敢說,但我們顧家是決計沒有謀逆之心的。”顧鑠跪了下去求情。

“還請趙王開恩。”朱氏、顧琦、顧珉等人一同跪了下去。

“開恩?你們顧家當年逼死我岳母和岳丈時怎么不說開恩?你們一次又一次對涵兒下黑手的時候怎么不說開恩?你們一次又一次在我背后放冷箭的時候怎么不說開恩?你們追到蜀中去要殺我們夫妻的時候怎么不說開恩?你們劫走太子的解藥并毀壞時怎么不說開恩?你們潛入王府放火并試圖抱走我兒子時怎么不說開恩?”

朱泓一口氣問下來,越問越惱火,干脆一腳飛過去把顧鑠踹倒了,可惜在他踢第二腳的時候顧琰阻止了他。

“住手,趙王,一碼歸一碼,該我們顧家認的罪我認!我是顧家的家主,有什么錯我一并擔著。但是,這貪墨罪我不認,這么大一筆銀子,又是從揚州那邊來的,傻子也知道到底是誰貪下來的!”顧琰已經意識到這一次他絕對不能善終了,因此他想把朱泓和謝涵兩個拖下水。

不管怎么說,這筆銀子是從揚州來的不假,皇上找這筆銀子找了很多年也不假,因此,謝紓憑什么置身事外?

而且這么大一筆銀子,要是真能坐實謝紓的罪名,謝涵這個犯人之后也該被發賣,謝家的家業也該被充公!

顧琰自然明白此舉會激怒朱泓,可他賭的是朱泓背后的皇上,皇上本來就對朱泓有芥蒂,說不定會趁這個機會發落了朱泓和謝涵兩人,如此一來,顧家也就能保全下來了。

可惜,顧琰在牢里的時間太長了,他只知道皇上病倒了,卻并不清楚皇上已經被朱泓軟禁起來了,根本見不到這些大臣,也沒有機會坐在朝堂上了。

“問的好,誰貪的?白紙黑字寫的,這筆銀子是顧老大人命當年的何知府貪下來的,不過是想借我岳丈的手從鹽會那兌換成銀票送回京城。可惜,我岳丈早就識破了你們顧家的陰謀,因此,這筆銀子一直好好地封存在他隔壁的屋子里,就等著有朝一日把它們完璧歸趙。只是天不如人愿,我岳丈倒是等到了皇上親臨,可惜彼時他已經不能開口說話了。”

“你這是信口雌黃!”顧琰自是不服。

可問題是他真拿不出謝紓貪墨的具體罪證,而且很多事情當年都是謝紓和顧霖聯系的,顧琰并不是很知情,他甚至都不清楚何昶到底貪了多少銀子,也不知這筆銀子是不是都沒有換成銀票,更不清楚謝紓有沒有完成父親交給他的二百萬兩的任務,但他清楚一點,父親絕對是給謝紓下了二百萬兩的任務。

而這些話顧琰是沒法說出來的,說出來他們顧家只會多一條罪證,卻傷不到謝紓半分,因為朱泓肯定又會為謝紓辯解的,說謝紓壓根就沒有聽從顧家的指令。

怎么辦?

顧琰有一種搬了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

他低估了朱泓。

沒想到朱泓小小年紀做事卻如此老道,讓他實在是抓不到把柄,反倒把自己再次逼到了絕境。

現在只能指望皇上了。閨華記 第九百七十九章、拖下水


上一章  |  閨華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