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顧道長生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你耕田來我耕田

第一百五十九章 你耕田來我耕田


更新時間:2017年05月19日  作者:睡覺會變白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睡覺會變白 | 顧道長生 
顧道長生 第一百五十九章 你耕田來我耕田
第一百五十九章你耕田來我耕田

第一百五十九章你耕田來我耕田

“小禾,你爺爺又去市政府了?”

“嗯!”

“哎喲,那老何頭折騰什么勁兒啊,把孩子扔家怪可憐的。小禾,我們家小子在呢,要不過來玩啊?”

“不了,我洗衣服呢,謝謝大娘。”

紅梅街附近的安置村內,何禾跟鄰居大媽招呼了兩句,就抱著一小盆衣服跑到公用水龍頭那里,嘩嘩接了一盆水,又回到屋前坐下。

這衣服有她自己的,也有爺爺的,小姑娘才七歲,人小氣弱,洗的非常費勁。她以前頑皮任性,但搬來兩個多月,性子就穩重了不少。

自那天之后,確實有政府人員過來,一遍遍的做思想工作,并給予適當補助。她爺爺略有改變,畢竟日子還要過的,就自己弄了輛倒騎驢,沿街收廢品。

當然他那根筋還是轉不過來,之前每天都去,現在每個禮拜一去,必定要嘮叨嘮叨。政府拿他沒辦法,竟也形成了一個周常任務聽何大爺吐槽。

“嘩!”

何禾洗好了衣服,喘著氣把臟水倒進地溝,又拿起一根撐衣桿,想把衣服挑到架子上。怎奈她個子太矮,搖搖晃晃的就是掛不上。

“唔……”

小姑娘胳膊都酸了,又急又氣又委屈,就有點想哭。正此時,她忽覺桿子一輕,一只手從旁邊伸了過來,輕巧巧一送,那件襯衣就搭在了架子上。

“咦?”

小姑娘一扭頭,便見一個瘦瘦高高,眼睛十分好看的年輕人站在身側。她頓了頓,低呼道:“呀,你是那個大哥哥!”

“你又自己在家么?”顧玙接過桿子,一件一件的往上搭。

“嗯,爺爺出去了。”

“那你吃過飯了沒?”

“剛吃過了,我自己熱的剩飯。”

何禾只跟他見過兩次面,但就覺著對方特親近,身上似有一種很好聞的味道,也問:“大哥哥,你要去哪里?”

“我沒事,就是隨便逛逛……嗯,衣服掛好了,我得走了,拜拜!”

“拜拜!”

顧玙在何禾的目送下,又回到了街邊,小齋等在那里,笑問:“她就是你說的那個小姑娘?”

“是啊,也算挺有緣的。”

“骨架生的倒不錯,是個好胚子。”

倆人沒怎么在意,談論幾句就離開此地。

他們過了紅梅街,又走不遠,便到了老城區的客運站。進出的乘客較多,站前車流也非常密集,顯得非常喧嚷。

另有三輛出租車停在路邊,司機正大聲吆喝:“楊樹崗!楊樹崗!十五塊錢一位,十五塊錢一位!”

一個胖子喊得最起勁,穿著無袖上衣,下擺還撩起來,露出油膩膩的肚子。他見二人有些意思,便湊過來問:“坐車么?”

“幾個人了?”

“你們上去就有了,人來的快!”

這意思就是,還沒拉到人。

顧玙道:“我們包車,能馬上走么?”

“能,太能了!包車就聽你的,來來!”

胖子顯得很嗨皮,引著倆人走到一輛破奧拓跟前。這是拼客車,能坐四個人,來回一趟就能賺一百二。

話說楊樹崗本是草河口附近的小村子,數百戶人家,偏僻到每天只有一趟客車經過。以前的主要路線,是從白城到草河口,到五龍背,再去東云市。

可現在草河口沒了,只能從楊樹崗繞路,倒把這條小線路帶火了。有那么四五輛出租車,不在市里拉活,成天在客運站前拼客,也不少掙。

車子漸漸駛離白城,那胖子是個話癆,巴巴問:“哎,你們去哪兒啊?”

“去五龍背。”小齋道。

“哈!我一猜就是,小情侶泡溫泉嘛,我以前拉過好幾對。”

胖子拍了下方向盤,笑道:“你們這時候去,就是打算住一晚啊,行,那地方挺好,我跟我媳婦也去過……哎,你說也怪啊,好好的鎮子就給封了,還讓人家搬走。這家伙,一下子進來好幾萬人,我都以為白城是大城市了……要照我說,指不定是什么玩意,政府研究秘密武器啥的,咱老百姓就跟著倒霉唄……”

丫一路叨逼叨叨逼叨的,開了四十分鐘左右,才到了楊樹崗。

小村子現在特火,幾乎成了中轉站,白城東云這條線的車,都要在這里停一停。而經常上下車的地方,甚至催生了不少小販,賣些飲料、烤腸、雞蛋餅之類的。

顧玙和小齋下了車,各自背著大包,直奔村北。

這里有一條鄉道,直通草河口,路面不寬,兩側綠樹成蔭,環境不錯,可惜冷冷清清。

他們走出老遠,都不見人煙,直上了大公路,聽到了河流聲,才遠遠見前方拉著鐵網,并豎著牌子,上寫:軍事重地,禁止入內。

還有荷槍實彈的哨兵在巡邏。

倆人先拐上一座小山坡,抬眼望去,只見下面河與江的交匯處,矗立著一座小島,島上粉霞一片,似云似霧。

“哇,好大的棉花糖!”

當然小齋的腦回路不太一樣,由衷贊了一聲。

那島自然是草河口,有部隊駐扎,普通人根本沒轍。不過對他們來講,只是多費了一番手腳。

先從山上兜過去,然后慢慢往下摸,有神識做天然雷達,有感官無限強,而且身手敏捷,各種上天,真就避過了所有崗哨,溜到了大橋附近。

那橋連通島嶼和6地,約有三十多米。桃花瘴往外逸散,掩蓋住一多半,僅橋頭有士兵看守。

這兩名士兵挎著槍,正來回巡邏,忽覺腦袋一蒙,意識混亂,就像全身上下被什么東西掃過,難受的不得了。

而幾秒鐘后,一切恢復正常。倆人看了看四周,并無異樣,不禁暗自悚然,只以為是毒瘴影響。

“嘖,這里還真是可憐!”

小齋一上島,就搖頭感慨。

那些昔日繁鬧的房屋建筑還在,卻半個人影,哦不,半個活的生物都沒有。而偏偏,周圍滿是淡粉色的妖嬈霧氣,滿是明艷多姿的桃花木,似乎越美麗,就越死寂。

“木頭磚石都沒有變化,草皮也很完整,看來腐蝕性只針對人和動物。哎對了,你感覺怎么樣?”顧問觀察了一番,詢問道。

“還好,這些瘴氣應該很怕我。”

“怕你?”他不解。

“喏!”

小齋金雷運轉,抬手就辟出一掌。

那掌風所及,雷光隱隱,桃花瘴就像見了天敵般,瞬間消散,竟被劈開了一小塊虛空,稍后才被霧氣填補。

好嘛!顧玙看著特羨慕,修雷法的都特么是掛逼!氪金!人民幣玩家!不愧是一切陰毒邪物的克星……

倘若女朋友修成人仙,這幾道雷下去,島上立馬晴晴空空了。

倆人略轉了轉,就各自分開。他們的狀態放松了許多,全島都被桃花瘴遮掩,外面根本看不見。

顧玙找了個地方,摸出那個小葫蘆,開始收集毒瘴。他最近在研究制香,剛搞出點頭緒,之前的就用光了,這次再收集一些。

小齋卻是第一次來,等玩夠了才尋了幾棵粗壯桃樹,折了好些桃枝。

這些桃枝分兩種:一種長51o厘米,粗o.51.5厘米;另一種要較長、較長,但同樣品相茁壯。

隨即她拉開背包,摸出兩個粗糙木盒,將桃枝放了進去這是用山谷老樹做的,暫且用來裝東西。

小齋又把盒子塞回背包,忽地一頓,只覺一股燥熱從腹中升起,臉也微微燙。

她眨了眨眼睛,不僅沒慌,反而故意吸了幾口。那甜甜膩膩的粉霧吸入鼻中,簡直又癢又麻。

“你好了么?”

正此時,顧玙的聲音從背后傳來。她一轉身,見對方亦是臉色暈紅,目光熱烈。

“好了,走吧!”

倆人眼神一碰,同時抿了抿嘴,拉著小手閃出河口。

拜托!我可是有道侶的人,最不怕的就是情藥淫毒了我跟你講!

兩個家伙暗戳戳的原路返回,下午時分趕到楊樹崗,又坐回程車到了白城。

這便是他們此行的目標,一是收集桃花瘴,二是折桃枝,準備回山扦插、嫁接。

不得不說,顧玙跟著科研組開,如今真是思路開闊。以現有的能力,根本無法解決桃花瘴,張鴻儒也遲遲沒拿來陣法資料,估計道門亦是流失嚴重。

所以他又想到了過濾,哇,仇綸的這個詞簡直是真理。在缺少陣法,缺少特殊功法和法器的情況下,還能用農業技術來解決。

鳳凰山的內山中,零零散散有好些野桃樹,谷內另有大片土地,扦插和嫁接也不是太復雜的工藝。

其實呢,政府同樣想過,但桃花瘴有直接危害,他們沒辦法。不過顧玙可以啊,一家三口都是先天,完全hold得住!

如果真成功了,這些桃樹不斷繁殖,在內山規劃出一片林帶,就能形成一片防御區域。

這也正是,他們瞞著張鴻儒的原因。

入夜,谷中。

龍秋備好了飯菜,在鍋里溫著,自己則在顧玙的靜室,繼續翻看心得。她的資質比那倆人稍遜,但勝在勤奮,進步也非常明顯。

“吱呀!”

她正看著,便聽那柴門聲響,立馬放下書本,跑出去道:“哥哥姐姐,你們回來了?”

“嗯,你在家有沒有乖乖的?”

“呀,放我下來!”

小齋抱著龍秋轉了兩圈,才在她快要炸毛的抗議下,隨手一扔。倆人簡單收拾了一下,便坐在桌前吃飯,龍秋則拿過盒子,道:“今天有人來找你們,那個叫張鴻儒的。”

“他來做什么?”顧玙奇道。

“他送來了這個。”

龍秋把盒子打開,轉達道:“他說是靈石樣品,讓你看看合不合格,盡快給他回復,他這幾天都在山下。”

“哦?效率還挺高的。”

顧玙拿起一塊仔細端詳,又感受了一下,里面的靈氣含量雖有損失,但沒到那么大的數值,也可以算作1。

他心里有了譜,問:“一共就四塊么?”

“呃,本來有五塊的,我不小心吸掉了一塊。”龍秋不好意思道。

“沒事沒事,你感覺怎么樣?”

“比平時修煉的度快了一點點,但不是太明顯……”

龍秋想了想,問:“哥哥,以后我們是不是都用靈石修煉了?”

“想什么呢?現在國家手里才2.45萬噸,還是原礦石。他們頂多作為一種儲備資源,或者特殊獎勵。不過以后的礦脈應該會越來越多,等達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成為使用資源。”

顧玙頓了頓,又轉向小齋,道:“我們倒可以劃出一部分,專供修煉。尤其是你的雷法,應該有些幫助……”

今晚,三個人的興致都很高,吃完了飯還聚在一起閑聊。

那倆貨聊著聊著,都感覺愈躁動,周身的氣息似乎溫熱了起來,空氣中都漂浮一股粉紅色前戲味道。

龍秋卻心靜如水,還蠻認真的道:“對了哥哥,你那個本子上,我有的地方看不懂。”

“哪里不懂,我……”

他剛想說,我給你講講,結果背后一涼,話到嘴邊卻硬生生拐了個彎:“我明天給你講講,今天太晚了。”

呼……

背后的涼意頓消,小齋則一副孺子可教的德行。

“太晚了?”

龍秋瞅了瞅鐘,才九點好伐?

她剛想再說,小齋就起身道:“好了好了,早點休息吧,我們也累了。”

“嗯,回房睡覺吧。”

“不是,呀!”

龍秋被慘無人道的轟了出去,頓時一撅嘴,又開始嘟嘟囔囔:“不要以為我什么都不懂,不就是,不就是……”

她忽地卡殼,終究不好意思講。

那倆家伙才不管,砰的把門一關,安安靜靜的自去睡(ai)覺(ai)。

正所謂:丁丁漏水夜何長,漫漫輕云露月光。菩提露滴花間色,傾入紅蓮兩瓣中。8

新書、、、、、、、、、、、顧道長生 第一百五十九章 你耕田來我耕田


上一章  |  顧道長生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