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餮仙傳人在都市 >> 目錄 >> 第1091章

第1091章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2日  作者:小小羽  分類: 仙俠 | 現代修真 | 小小羽 | 餮仙傳人在都市 
餮仙傳人在都市 第1091章


底下的人不知道發什么什么事情,他們五個當然知道發生么什么事實,也不會告訴他們,看到這一幕郝大人直接宣布平局,這讓古爭那邊又是一陣歡呼。

隨著雙方的退場,一個古靈精怪的少女直接沖進了場上,手里還是一把長劍握在精巧的手上。

古爭這邊看到一幕聲音漸漸低沉下去,自己這邊三個人,已經傷的傷,只有吳曉峰基本沒有受傷,可惜目前仙氣還沒回復過來,無力再戰。

別看對方這個女孩長的嬌小可愛,但是身上的氣息可是實打實的巔峰修為,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之間發現這邊竟然沒有與之匹配的人員。

幾個自持實力比較不錯的金仙后期準備走出來,希望能夠自己發揮一下自己的作用,哪怕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秦長老復雜著看著那幾個人,走了過去,揮手阻止那幾個人,慢慢朝著后面走去,所有人都好奇著秦長老為什么要走向后面。

就連站在場上的少女和修羅那邊的人都看著秦長老到底要干什么,只有潘璇心中冷笑著,不屑暗道,那里有著就是這段時間新來的高手吧,架子挺大,可惜也是被抓進來了,拽什么拽。

這可是冤枉古爭了,古爭可是在外面享受著好好的,被強行送了進來。

古爭在秦長老來的時候就知道了接下來要干什么,怪不得之前要給自己一副面具,糾結一下,古爭還是把那面具帶上,古爭直接變成一張兔子萌萌的造型,就好像化形失敗得兔妖一樣。

不過還是能看出來這就是一個面具,這面具異常的堅固,古爭試了試看來如果要強行拿下來就要連自己的腦袋一起摘下來,古爭只需要心里默念咒語就可以解除,還可以隨自己的心意變換不同的造型。

只可惜有兩個缺陷,不能化成人臉,剛才古爭試了想要變成任意一個人的臉型都不行,也不能徹底融入進去,讓人一看就知道是個面具,這個面具可以隔絕大多數的探視,哪怕你是大羅巔峰你沒有特殊的技巧,你也也看不透,就是這么強大。

隨著一條條人群在閃開,直接露在最后面的古爭,旁邊的人嚇了一跳,一愣神的功夫旁邊多出個面具男。

所有人的眼光都聚向了一身奇怪武裝的古爭,讓人大跌眼鏡的是頭戴著一個兔子面具,竟然還幻化出兩個萌萌的兔耳朵,一身白色的衣服一塵不染。

如果忽略掉頭上怪怪的面具,標準的是一翩翩公子的模板。

“噗哧”

安妹看到一副奇形怪狀的組合,緊繃的小臉忍不住一笑,這時來搞笑呢嘛,而且身上那股金仙中期的氣息是怎么回事。

難道對面就要靠這么一個來拯救他們,是出來鬧著玩的嘛。

不少人不知情的,直接紛紛請戰,自己在怎么不堪也要比一個中期上去,能不能撐十個回合不說,關鍵一旦輸掉是整整四十條人命,容不得閃失。

“放心吧,他一定不會輸的。”雖然他們不知道古爭的實力,可是自己能不知曉嗎,直接讓那些請戰的再次回去了。

秦長老面無表情的站在古爭面前,知道他的情報已經被他們知曉,正好趁著這個機會看看他有幾分幾兩。

如果沒有古爭的話,對面最多也就三個人,只是沒想到計劃趕不上變化,原本是不想讓古爭露面的,可惜誰讓古爭竟然跑到那邊和華龍打了一架,沒辦法。

“你的傷好了沒有。”

“不礙事了。”

“嗯,該你了。”

古爭明白秦長老的意思,自己也毫不猶豫的跟隨者秦長老的腳步慢慢往前走去,沒有人不耐煩,盡然長老說了有信心,那么肯定有著道理。

竟然還有傷,長老是不是太兒戲了,就這么貿然派一個人上去,腦子缺斤的突然想到。

吳曉峰看著那熟悉的身影,知道那是古爭之后,一臉擔憂的表情也徹底消失了,直接放松在旁邊休息起來,這讓除了吳秀其他都有些不解起來來,不知道為什么之前還愁眉苦臉的吳曉峰一下子就放松了,難道是他嘛?

說起來,這里大部分也是見過古爭,而且印象還挺深刻,因為這里除了他,沒有人像他那樣一襲白衣,在這奇奇怪怪的世界是最顯眼的,能讓目光直接注意在自己身上,不過誰也沒有問過,說不定只是他的癖好而已。

沒有理會外面的議論紛紛,古爭直接走了進去,隨著古爭的進入,防護罩隨即也升了起來,隔絕了外面所有的議論,只剩下面對自己的少女。

少女歪著脖子看著古爭,那一些裸露在外的皮膚,細膩柔白,那一雙修長的雙手連自己都要羨慕,自己都有些吃味了,一個大男人要那么好的皮膚干嘛。

連頭上那那萌萌的面具都被少女認為為了遮擋那見不得人的面容,要不然為什么要帶著面具,還以為這和外面一樣,反正出不去。

“你可要小心了,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現在認輸我還能饒你一命,一旦開始,我可不保證我自己能夠及時停手。”少女一開始就威脅著古爭

“生死看天命,多些姑娘提醒,我是不會怪罪的。”他說話的聲音磁性、溫柔,像是重力的吸引。

“要不然你來給我當我侍從吧,我把你從這里帶出去,而且這次我算你贏。”少女突然舍不得和他對戰了,如果對方在長著一雙英俊的臉龐就好了,可是這副令自己心顫的聲音就值得了。

“不可能。”古爭也為這姑娘的天真也無語了。

“怎么不行,在我旁邊當作侍衛,好比在這里,說不定哪天就死于非命了。”少女不甘心的問道,這種聲音震的好吸引自己。

“對不起,我寧愿死在這里。”古爭還是拒絕道,當別人的手下,這是比死還要過分的事情。

“那你就死吧。”一被拒絕,看到沒有可能的希望,少女就直接撕開偽善的面具,殺氣騰騰的說道。

說不定對面只是一個變化自己聲音,實際上是一個女的,要不然為啥有這么好的皮膚,也干嘛帶上面具。

“古爭,金仙巔峰。”

古爭不愿意欺負少女,因為她看起來勉強算是巔峰吧,說起來她就像溫室的花朵,沒有見過太多的殺戮。

“記住,殺你的人是玉安。”

玉安長劍一指,根本不相信對方說的話,一抹閃光從劍身閃現出來,看上去氣勢很足。

古爭別說這,再大的陣勢都見過,那些呼風喚雨的法寶才更讓人心寒,隨便一擊的威力都能在這所有人給秒殺掉,這些小場面基本上還看不在眼里。

雖然古爭心里可以小瞧對方,可是在外面可不會忽視對方。

“遁”

玉安嬌呵一聲,身影一轉,原地消失不見了,是真的消失在古爭面前了。

神識在周圍密布著,警惕著她的攻擊,即使這樣當一抹閃光從后側方出現的時候的古爭也是始料不及,竟然躲過可以古爭的神識,看來對方的隱蔽確實不凡。

只是她也不敢太靠近古爭,離著還有一米的時候,直接顯露的身影,直接一把長劍直刺過來,沒有看后面,古爭的腦后邊是長了眼睛一樣,反手一轉,直接擋住對方的攻擊。

對方在看到自己的攻擊受挫的時候,沒給古爭反應的時候,直接往后一翻又消失在空氣中。

對于這種刺客型的敵人,那是所有人都頭疼的事情,不過在這地方,卻是讓對方的發揮失色不少。

因為這可不會給你幾天甚至幾個月的時間來刺殺敵人,等待著敵人露出破綻,所以只要古爭站著不動,對方自己就會送上來,而且不會等待太長時間。

古爭靜靜的等待著,果然不久一陣風聲從頭頂急速而來,玉安從空中借助的下墜之勢,一道道劍芒從空而下,帶著呼呼風聲席卷而來,而玉安就隱藏在劍芒后面,視機而動。

古爭這次毫無懼意,根本不需要使出別的手段,只需要單手揮動手中的長劍,直接打散劍芒,玉安手中的長劍直接和古爭相撞,一股巨力傳來,直接把嬌小的玉安撞向遠方,對于古爭,玉安的力量還是顯比較小了點。

“不要白費力氣,不知道對方為什么要派你上來,不知道你的優勢在這里一點用都沒有了嗎。”古爭直截了當對著玉安說道。

玉安知道對面的說的不錯,自已的長處在這里處處受制約,可是自己不能放棄。

短短的接觸,玉安已經知道對方確實比自己還要厲害,反應,力量全部碾壓自己,這讓自己心里特別難受,可是自己不試試怎么知道最后贏家不是自己,不是光比那些就能決定勝負的。

“你得意什么。”玉安不服輸的說道,”那只是試探知道嗎”

說著繼續欺身上來,在離古爭還有十幾米的時候,身形一晃,十幾條一模一樣的身影出現四周,齊刷刷的從四面八方為了上去。

如此鬼魅的攻擊,確實古爭來不及招架,短短幾秒中,身上就被劃破了好幾處傷痕。

古爭沒有慌亂,直接一招橫掃全身,暫時逼退對方,然后直接一道金色的護盾擋在四周。

這下輪到玉安傻眼了,十幾道攻擊全部落在那道護罩上,根本打不破對方烏龜殼的防御,最多只能在上面掀起一陣陣波紋。

古爭就站著不動維持護罩就行,說到底玉安的還是太多,假如讓吳曉峰來,有著這么高的攻擊頻率一秒不到都能砍破這護盾,

吳曉峰在外面羨慕的看著一幕,說道,”要是我能能扛住,這也太輕松了嗎,難道后面對方的真的只是出來打醬油的。”

不止吳曉峰這么想,所有人都這么想,甚至剛才那幾個比較出色的請戰之人都有把握擊敗對方,因為對方的優勢在于你沒有防備的時候偷襲,可以說太難預防了,可是在限制地域的地方,哪怕稍微低于對方都能和對方扳手腕。

玉安也知道,看著自己那邊還多人都無聊的不看在自己,一副無聊的表情,這讓玉安小小的自尊心受不了,干脆停下來,十幾個人影也一起消失。

玉安在口中小聲的呢喃幾句,突然感到底下一陣地動山搖,一個巨大的傀儡拔地而起,玉安直接把手中的長劍仍在天空,被傀儡牢牢抓住手中,然后一個轉身再次消失不見了。

“不錯啊,這招她也掌握了,看來那件法寶確實很適合她。”郝大人在上面看的是津津有味,對著這毫無亮點戰斗說道。

歐陽平和尤興面面相覷,自己都不知道郝大人在說什么,連接話都不知道怎么說,好在郝大人也無所謂,仍然在自言自語”這個小子,看起來只有中期的修為,那么身上肯定有著遮掩氣息的法寶,不過看起來也就這樣。”

對于這種程度,郝大人表示自己一個巴掌下去都能拍死一大片,即使再強點,也就稍微強點的螞蟻,根本毫不在意。

那傀儡只有簡單的五肢,面上甚至只有兩只眼睛,連嘴巴都沒有,低著頭面朝著古爭狂奔過去,每走一步,留下一個小坑洞,都會引起大地的震動。

幾步跨過去就來到的古爭的面前,揮著小山般的巴掌直接對著古爭狠狠的壓了回去。

“砰”

一個巨大的坑洞的出來,古爭當然不傻站著不動讓對方攻擊,直接閃了過去。

可是另一只手拿把劍卻對著自己削了過來,攻擊范圍極大,古爭嘗試這快速后退,發現根本無法在臨身之前脫離出去,那條胳膊竟然離開了傀儡的身體,直接對著自己追殺而來。

不管古爭怎么躲閃,對方那只手仍然跟隨者自己,看來是玉安在背后操控者。

眼看長劍即將臨身,古爭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如閃電一般橫移一尺距離,快速拔出長劍,向著傀儡的手腕劈斬而去。

長劍寒光燦然,冷森迫人,如切豆腐般直接把對方的手掌砍了下來,只是古爭也被對方的劍尾碰到,那巨大的力道直接把護盾砍破,古爭順著力道極速后退著。

“呀哈”

一道人影從古爭的必經之路撲了過來,玉安早已經算準了這點,埋伏在這里,一條新的長劍從手中拿出,來勢之快,根本沒法閃開,古爭打算用長劍直接擋住對方。

卻見對方的長劍輕輕一晃,幻化成十幾柄一般摸樣的長劍,從不同方位,真假難辨的直刺過來。

古爭心里對著玉安的評價又低了幾分,這種程度的攻擊,還用這樣華而不實的招式,在古爭眼里都是破綻,一眼就看出這里有一柄長劍在來回變換著方位。

眼看雙方就要接觸上,古爭已經對準對方最后一次變換的位置,沒想到對方十幾柄長劍突然發出刺眼的光芒,這光芒強烈無比,在古爭毫無防備的情況全被刺入了眼睛。

古爭眼睛趕緊閉上,確實反應慢了點,白光早已經刺入古爭的眼皮之中,古爭感覺嚴重一澀,竟然連神識都被干擾了,如同一個瞎子一樣,連忙睜開眼睛卻發現白蒙蒙一片,什么也分辨不清。

古爭心中傳來一陣警示,雖然感受不到對方任何舉動,但是耳朵卻可以分辨出對方方向,急忙按照自己所分辨的方向進行抵擋。

古爭卻發現不了玉安臉上衣服詭計得逞的模樣,玉安一看古爭上當,手中輕輕一抽,又從里面抽出一把更加細小的長劍。

竟然是劍中劍,外面只是個劍鞘,無聲無息,從另一個方向刺了過去,看那方向竟然是古爭的心臟,她想趁此機會把古爭給擊殺掉。

不發出一絲警訊,古爭根本沒有意識到還有一把兇器竟然在快要來臨。

外面看到這一幕的人紛紛驚呼,吳秀都已經用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深怕控制不住自己尖叫起來,打擾了古爭,根本不知道隔著防護罩,古爭聽不見。

這下那幾個請戰之人想到如果自己被這一突襲能不能躲過去,仔細一想,肯定躲不過去。

哪怕在強的護盾也擋不住,沒看到那劍尖明亮的光芒,估計是專門克制護盾的,自己只有死路一條,想到這里,身上冷汗不止,一臉擔憂看著古爭,不知道他要怎么對待。

郝大人這才嘴邊露出一絲微笑,對著玉安的表現感到滿意,哪怕是刺客型的戰士,也不能輕視,一旦給了對方一點機會,有可能就再沒有下一次了。

古爭卻在那柄長劍刺入身體的時候,毫無突然的忽然往下一沉,那柄長劍直接穿透古爭的肩膀,而作為誘餌的長劍不出所料被打飛出去。

古爭感到肩膀一疼,一聲低吼從口中散出,散發出一陣陣聲波,那聲音如同一根針刺般扎向玉安,玉安腦子一疼,下意識手中一松,下一秒,一到腿影過來,直接被一腳踹飛出去。

玉安臉色蒼白,腦中一片混亂,無力控制自己的身體恢復平衡,直接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一縷鮮血從嘴角逸出,抱著自己的腦袋瘋狂的打滾。餮仙傳人在都市 第1091章


上一章  |  餮仙傳人在都市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