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王妃請自重 >> 目錄 >> 第三百一零章 一夢黃粱

第三百一零章 一夢黃粱


更新時間:2017年06月30日  作者:漫漫青蘿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漫漫青蘿 | 王妃請自重 
王妃請自重 第三百一零章 一夢黃粱
第三百一零章一夢黃粱

第三百一零章一夢黃粱

蕭楚桓在一片顛簸中醒來,鼻尖全然沒有在地牢中的陰濕之氣,雖然身上不好受,到底身上的毛毯還是柔軟的,身子也暖和了許多。

異常沉的腦袋還有些昏昏然然,腹中也饑腸轆轆,怕是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的緣故,四肢皆有些麻木,支撐起身體,這才揉了揉頭痛欲裂的額頭,,伸手一掀起車簾,才見行走在偏僻的樹林中,陽光正盛透過那茂密的樹林斑駁漏下,仿佛隔世的感覺。

“停……”聲音也未免有些沙啞,可是語意中的不容置疑倒是一如往常。

“主子,你醒了?”車簾別挑開,一道熟悉的身影恭敬的扶手相拜。

“怎么是你們?”蕭楚桓此刻理智還未回籠,自己布置在洛城中的暗衛怎么會在此處,這些人不是沒有自己的命令不能擅自行動的,現在神色已然不好,是誰能知道自己的人,還將這些人召集在了一起。

“屬下等…….”有稍微片刻的遲疑,這才半信半疑的說道,“受貴妃吩咐,這才將主子救出來。”話雖如此說,可是卻不敢對著蕭楚桓的眼眸,只是支支吾吾說道。

“是嗎?”蕭楚桓已然話語冷了下來,這才道。

那暗衛猶豫了片刻,再扶手一拜,卻未再作聲解釋。

“哼……怎么本王還不知道除了本王你們還有其他主子,你們竟然要聽貴妃的話了?不如你們去跟著她吧……”話說道此處,已經是怪罪的話語。

那暗衛一聽,當即慌了神,急忙跪伏在地請罪。

“屬下有罪!這是安王妃娘娘的安排,屬下等便……屬下等擅作主張,還請主子降罪!”那暗衛哪里還敢隱瞞,這才一五一十的道出。

“她來了洛城?”這實在并非他本意,這才不免蹙眉,“她怎么知道本王的人在哪里?難道……”

她回過王府,想來也不足為奇,依她得聰慧,這些不是手到擒來之事,兼之她還是青盟少主,想找到這些人不過費些勁。

“那你們怎么將本王從皇宮中救出來的?”就算飛飛本事再大,她又怎么可能能去皇宮中將自己救出去?

這其中難道不是有人在暗中助力,而且這人可以在宮中只手遮天,遠遠不是普通人能辦到的。

蕭楚桓這才略一沉思,心中差不多有數,只是,想不到真正到了這等時刻,她真的會出手幫自己。

“這屬下等便不清楚了,聽從娘娘的安排,只負責接應,主子也是由娘娘身后的高手親自護送回來的。”那暗衛才道。

“哦——本王知道了,現在去何處?”雖然心中甚為沉重,如此這算畏罪潛逃了,只是自己平安無事,整個王族怕是……

何況父皇未必會這樣輕易放過自己,追兵怕是源源不斷吧,震怒是情理之中的事,只是如此結束此事,蕭楚桓已是掌控不到了,既然天意如此,飛飛花了這么大的心力救自己出來,自己也不可能回去受死,此刻回去必死無疑了,幸好上次事故發生前已將大多數勢力轉移至永州之境,那是自己多年經營的地方,退居到那種地方,想必就算父皇也不會輕易找到自己。

“娘娘讓我們一直朝南而去,等待王爺吩咐。”那暗衛才道。

“那我們走吧,娘娘去了何處?”蕭楚桓到了此時此地,只想見飛飛一面,上次匆匆一別,怕是連累與她,現在自己也是這等情況,如若她還愿意接受自己,兩人或許還能……

“這屬下便不清楚了,只說是分開而走,最為妥當!具體何時與主子匯合,倒是只字未提!”那暗衛才道。

“嗯……”看來飛飛已然做了決斷,蕭楚桓這才收回車簾,“朝著永州出發!”先回去安排妥當了,自己才親自去找一找飛飛吧!

兩人或許有太多話需要解釋清楚!

馬車伴隨著不多的人馬便揮鞭而上,匆忙朝著永州而去,再也耽擱不得,這皇城的追兵怕不是吃素的,等追捕自己的命令下達了大明,自己想躲閃未必來的及!

整個王族已然是必敗之勢,天意難轉圜。

思緒漂浮回了那夜被抓入內庭獄的場景,自己是重犯,自然單獨一間關押了起來。

待至夜深人靜,才聽的牢門咿呀一聲開了,那牢頭畢恭畢敬的將一人請了進來。

來人外面不過圍著一件黑色的披風,剛進牢門,便有人服侍著脫下,一身玄金龍紋便照亮了這昏暗腐朽的牢房。

“你們下去吧!”睥睨天下的冷瞥,足以讓當場之人為之一顫,原本伏低的身子更是低了一些,“是……奴才告退,在門口守著!”

一把擦的光亮干凈的木椅便抬了進來,蕭何這才不慌不急的坐下,還算來的及瞧對面的人一眼。

“兒臣拜見父皇!”蕭楚桓這才規矩一拜,此刻自己實在不料父皇會親自來此處審問自己,還避嫌疑,將所有人吩咐退下,印象之中,兩父子從未有此親近之意,想不到真正輪到獨處的時候,竟然是這等情況下的。

蕭何卻未立即作聲,原本陰沉的牢房瞬間氣氛又陰郁了許多,這深夜的夜里是有些涼的,待那涼氣從膝蓋一絲不落的傳入身體,蕭楚桓的心便涼了一半。

“知道為何今夜朕來見你?”輕輕問了一句,蕭何的語氣倒是并未聽的出情緒。

“兒臣有罪,還望父皇切勿動怒!”蕭楚桓這才扶手請罪,既然已經將自己押解起來,父皇心中便已是將自己定了罪了,蕭楚桓暗暗苦笑,有沒有罪不重要,重要的是父皇的看法。

“呵呵,說來聽聽,你何罪之有?”蕭何的眸子越發深邃,這才望著蕭楚桓有了幾分興味索然的模樣。

“兒臣如罪,意圖謀反,父皇不是最清楚不過嗎?”蕭楚桓也知如今再多解釋無益,這才幽然一笑,不如承認了罪責,倒懶得勞煩父皇去費心思想罪名。

“聽你這話的意思是在怪父皇老糊涂,昏庸了嗎?”蕭何這時不怒反笑,更是不知他話中所指了。

“兒臣不敢!”蕭楚桓這才誠懇一拜,不管他待自己如何,自己始終敬重他。王妃請自重 第三百一零章 一夢黃粱


上一章  |  王妃請自重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