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大帝姬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章 知道

第一百五十章 知道


更新時間:2018年05月03日  作者:希行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希行 | 大帝姬 
大帝姬 第一百五十章 知道
第一百五十章知道

第一百五十章知道

如今在任的西涼王的人生也并非一帆風順。

少時將異己的兄弟們清除,幾經波折登上王位,坐穩王位幾十年后,也沒防住親信的兄弟謀逆。

罕祿親王當年的宮廷刺殺差一點就成功了。

罕祿親王是西涼王親兄弟,為人老實又懦弱,一直都是兄友弟恭,沒想到還能作出這種事。

在權欲面前,人倫是不可定論的。

“朕與索盛玄殿下很熟悉,索盛玄殿下是個很厲害的人。”薛青贊嘆道,“他如此出眾,想必他的兄弟們也不差,西涼王能養出一個索盛玄,必然還能養出第二個。”

說到這里神情欣慰。

“朕,很期待啊。”

方奇道:“陛下圣明,臣明白了,臣定不辱使命。”

薛青道:“方大人辛苦了。”

方奇俯身施禮,看著薛青拿起了奏章,自登基后國事繁重,殿下的傷據說還在養著,每日太醫院方藥不斷,辛苦啊。

其實還是個十幾歲的孩子。

他忍不住道:“陛下,還是要注意休息。”

薛青沒有反駁或者說一番國事為重的話,而是點頭:“是的,身體是做事的本錢,沒有好身體空有心也做不好事,你們也要謹記。”

方奇再次俯身施禮應聲是告退了出去。

御街上有兩個官員等候看到方奇走來忙迎上,還沒詢問方奇還開口了。

“你們還記得當初在青霞先生家第一次見陛下嗎?”他道。

冬夜寒冷,昏燈照耀下說話有團團霧氣,讓大家的面容變得更加昏昏。

石慶堂康岱對視一眼。

“記得啊。”石慶堂道,“怎么能忘,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陛下。”

后來更發生那么多事,摩肩接踵目不暇給一件比一件刺激

至今晚上還會做噩夢驚醒。

“不過你說這個干嗎?陛下此事怎么考慮的?是不是頂不住王烈陽的壓力了?你要跟陛下說,哪怕我們來背負矯詔惡名也愿意陛下得萬世無雙之功。”康岱急急道,過去的事還說它干什么,眼下要緊。

他們三人說著話腳下不停,裹著大厚斗篷已經走出了御街站在一道橋上,前方可見夜市燈火如星海。

方奇沒有理會康岱,繼續道:“那時候陛下瘦小文弱有些不起眼。”

康岱道:“那是假扮男兒嘛,怎能露出天子真容氣度,你看現在陛下,可還不起眼?”

石慶堂哈哈笑了:“康大人口中是不會有不敬的。”

方奇笑了笑道:“但雖然不起眼,陛下說話舉止進退有度,沒有任何的不妥,我還記得青霞先生說陛下很懂事,有什么事只要給她說清楚,她就能做好。”

只是當初他們并沒有意識到這句話的含義,直到后來....凡是不跟她說清楚的事,就都被她砸了,而且砸出了她自己掌控的精彩。

念及過往,多少物是人非,再想到他們這些時日的提心吊膽日子艱難,康岱石慶堂都有些戚戚。

“現在和過去一樣。”方奇的聲音繼續,“陛下還是那個陛下,說話舉止進退有度,心里對什么事都清楚明白,她沒有因為戰事的傷亡百姓的流離立刻就接受議和,成大事不動小情,現在又沒有因為戰事大勝而貪功好戰,不管是王烈陽還是我們都沒有干擾到她,她一直都是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做到了就立刻收手。”

石慶堂和康岱點點頭。

“那你還沒說議和這件事...”康岱又道。

方奇打斷他,道:“我說了這么多,她做事我們放心就是了,還有什么可問的。”

康岱一怔,石慶堂再次哈哈笑起來。

“是,是,我明白了。”康岱笑了,耳邊也傳來嘈雜,抬頭看原來已經走到了夜市街上。

街上各色攤鋪已經開張,雖然天氣寒冷但并沒有阻止人們在其中游走吃喝說笑的興致。

聞著飯菜烤肉燒酒香氣,康岱忍不住動了心。

“來來,既然諸事無憂,我們今晚就好好的喝一場。”他招呼道,大方的拍了拍胸脯,“我請客。”

方奇和石慶堂都笑起來隨著他向一間烤肉的鋪子走去。

“你說,陳相爺要是沒有被蒙蔽,現在還在,該多高興。”石慶堂忽道。

這話讓三人的腳步都微微一頓,陳相爺如果沒有被蒙蔽,陳相爺自小教過寶璋帝姬寫字,陳相爺會不會被蒙蔽

“這些過去的事不要說了。”康岱道,沖著攤鋪后的老板揚手,“老盧,切兩斤豬肚,撈一盤姜蘿卜,加點萵筍梅干,再燙兩壺酒。”

店主在蒸汽騰騰后拉長聲音應和,石慶堂和方奇笑呵呵的走進來,拉凳子推桌子坐下,三人的身影說話融入在夜市的喧鬧中。

皇宮勤政殿里皇帝還在握著奏章視線凝注,幾案旁的燈照耀著她肅重的面容。

不知又是什么重大國事要做抉擇。

“當皇帝苦不苦?”薛青道。

旁邊站著的兩個小太監點點頭:“苦。”

薛青道:“這么冷的天,每一天都要早起,你們知道多痛苦嗎?”

知道的,兩個太監點頭,其實他們起的更早,這話當然不能說,按照叮囑聽皇帝訴苦就好了。

“大朝殿里連個火盆都沒有,朕的坐在龍椅上每次都要被凍僵,想打個盹補個覺都睡不了。”

“朕說多擺幾個火盆,或者換個地方,竟然一群人說不合祖制。”

“這日子還怎么過?”

這邊殿內嘀嘀咕咕聲未落,有人疾步進來:“陛下,陛下。”

聲音歡悅,肖彩子抬起的臉上也是笑容滿滿。

“您吩咐過的宵夜,今日終于備好了。”

宵夜為什么說今日備好了?往日也有啊,殿內的內侍宮女們一時不解,這邊薛青已經輕嘆一聲。

“吃宵夜是為了什么?為了更辛苦的早起批奏章以及跟大臣們扯皮打嘴仗。”她道。

肖彩子對殿內的內侍宮女們擺手,內侍宮女會意低著頭退了出去,見外邊暗夜籠罩的地方影影綽綽站人,今晚的宵夜看起來不少啊

殿門關上,內里燈火點亮更多,看來今晚殿下又要勤政到深夜了。

啪的一聲,龍椅前端坐的薛青將手里的奏章一拋,打落堆積的奏章嘩啦散在幾案上。

“這日子沒法過了!”她道,抬手側身斜躺下。

伴著這一躺,一旁站著的肖彩子抬手一揮,殿內一字排開的十幾個內侍將身上裹著的斗篷甩開,伸出手來

他們手中并不是御膳房的食盒,而是一把把折扇,內里穿著的也不是內侍們的衣衫,而是青袍,兩邊明亮的燈火照著他們形容。

這是一群或者清秀或者俊美或者英武不等,身材高瘦相似的十六七歲少年。

一旁幔帳也隨之拉開,有幾個樂工安坐,皇帝吃飯時有樂奏也是祖制,雖然多數用于正宴,但宵夜也是飯,這些小細節就不用太過于糾結了。

斗篷跌落,少年們伸出手將折扇舉起在眉前,位于隊末的一位少年搖扇一步而出,樂聲隨之而起,那少年手持折扇滑過隊列,隨著他飄然而過,肅立的少年們或者舉扇身前,或者執扇相看,或者半蹲或者踮腳或者斜肩

簫笛悠揚,柔緩婉轉,鼓點撾響,折扇清響,如風吹林間,少年翩翩。

薛青斜倚在龍榻上,手搭在身側輕輕打著節拍。

“這才叫皇帝的日子。”

“這才叫穿越,這才是主角。”

冬日的殿內薰然如醉。

冬日的醉仙樓里溫暖如春,亦是令人沉醉,來這里享樂一番,是招待遠途歸來朋友最好的方式。

在朋友們的說笑聲中,幾杯酒下肚柳春陽臉上的風塵疲憊都消散了,門也在這時拉開。

裙角飛揚環佩叮咚邁進門,其后的小婢立刻將門拉上,隔絕了屋內的喧囂。

年輕人們都抬起頭看向門前,春曉拉長的臉闖入視線。

屋內的說笑一頓。

春曉日常在醉仙樓并不招待長安府的年輕人們,既然今日她來了,外邊必然已經周全,可以放心的說話。

“春曉啊,你來的正好,春陽剛完成重任回來,我們”楚明輝笑道。

話沒說完被春曉打斷。

“現在不要跟我說重任這兩個字。”她道。

燈下盛裝打扮的女子櫻唇微撅,氣呼呼。


上一章  |  大帝姬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