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重回七九撩軍夫 >> 目錄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求放過(寒潭葬花魂和氏璧加更)

第二百四十九章 求放過(寒潭葬花魂和氏璧加更)


更新時間:2017年04月21日  作者:立行  分類: 言情 | 現代言情 | 婚戀情緣 | 立行 | 重回七九撩軍夫 
重回七九撩軍夫 第二百四十九章 求放過(寒潭葬花魂和氏璧加更)
chapterlist第二百四十九章求放過(寒潭葬花魂和氏璧加更)樂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求放過(寒潭葬花魂和氏璧加更)

類別:都市青春

作者:立行書名:

林小滿也覺得不方便,直接拒絕了。。しωχ520。

“你這會兒走回去,最多走兩三個鐘頭就到家了。睡你自己的屋去。不想走路,就騎我的自行車回去也可以。”

羅宗不聲不響地掀起了褲管,露出血肉模糊的腳踝來。

“你覺得,我這樣還能走回羅家公社?”

那處血肉翻卷著,傷口好似極深,是鋸齒形狀的,有點像是山中獵戶安放來對付猛獸的捕獸夾弄出來的傷。

林小滿震驚地問徐衛國:“山中什么時候放了捕獸夾了?我上山那么多回也沒被夾過啊?”

徐衛國搖頭,據他所知,九里屯的山中并沒有什么大型走獸,也沒有什么獵戶,他也沒見過捕獸夾。

“沒有人放過。他應該不是在這里被夾的。”

林小滿就更疑惑了,盯著羅宗問:“羅宗,你這是在哪踩到的夾子啊?夾成這個樣子,腳踝都差點被夾斷了!”

羅宗的眼中閃一絲自嘲之色,表情痛苦,身體上的痛,及不上心里的痛。

“在吳月的房間里踩到的。門外一個,窗臺一個都被我拆了,我沒想到,她那屋子里面也有三個這樣的夾子。”

“她好端端的在屋里屋外放這么多捕獸夾干嘛?”

羅宗看了徐衛國一眼,“我問過她了,她說是怕有人放東西進去,還怕連長爆她的頭。”

“那她那么怕,之前又為什么要三番五次,厚顏無恥的來糾纏徐衛國呢?羅宗……你該不會是來替她求情,讓我們放過她的吧?”

“算是吧,她已經付出代價了,就不能放她一馬嗎?”羅宗有些言不由衷地說。

林小滿搖頭,十分堅決地道:“不能。我知道,站在你的立場上,她是你真心喜歡過的女人,你想保護她,你覺得她做的什么都是可以被原諒的。

可是站在我的立場上,她喜歡徐衛國本是一件風月事,但她太瘋狂了,為了得到徐衛國,她暗地里做了不少無法被原諒的事。

至于她怕被爆頭這事,大可不必,徐衛國要殺她不用等到今天。至于求情放過她這種事,你還是不要再提了。

任何人做任何事,該付出的代價就得付出,如果人人做事都只圖一時爽快,不計后果,也千方百計的規避去承擔責任,那還要制度法規干什么?”

“我知道你的態度了。我也親身經歷了一些事,明白了她一直都在利用我。我是個男人,也不想跟她計較,沒什么意思。我來找你說這番話,也就是看在過去的情份上,盡份心而已。

我和她之間,也已經劃上了句號,從此后再無瓜葛。只是我這腳,確實走不回去了,我也不想在文工團借住。”

“嗯,那我先前是不知道你有傷在身,現在知道了,自然不能趕你啊。你就睡外屋,一會兒幫你找張席子擦擦,給你打個地鋪,你就將就睡一晚上,明天天亮了,我讓徐衛國拿偏三送你回公社。”

林小滿自顧自的安排著,羅宗見徐衛國一直默默的不說話,也不知道他同意不同意,就又問道:“你這樣安排我沒意見,連長他同意么?”

林小滿就拿眼看著徐衛國,“問你呢,吱個聲,同不同意?”

徐衛國悶悶地道:“那我睡哪兒?家里就兩床席子,兩床單子。”

林小滿沒好氣地道:“你是男主人,你說你睡哪兒?你不睡床,你是要跟羅宗一起睡?”

睡床?

徐衛國立馬進屋去把席子和單子找了出來,往羅宗面前一扔,“自己鋪自己擦,外屋借你睡,你這傷三兩天好不了,可以多呆幾天。我管你飯。”

然后,徐衛國就自顧自的跑去打水回來洗了臉和手,又把水倒進洗腳的那只桶子里,三兩下洗完了腳,用帕子擦了擦,趿了涼拖鞋啪嗒啪嗒地進了內屋,直挺挺地往床上一躺,揚唇無聲地笑了笑。

林小滿自己去洗了個澡,又把臟衣服泡了幾分鐘,搓洗干凈,晾到樓頂上后,才進屋睡了。

徐衛國穿得整整齊齊的躺在床上,看到林小滿進來,就往床邊挪了挪,給她騰出了大半個空位。

林小滿打了個呵欠,從他身上爬過去,往里一滾,躺到了自己的枕頭上。

她剛洗完澡,用的是茉莉香的皂,從她上床后,那茉莉花的清香就一直在他鼻端縈繞。

茉莉稱為人間第一香。本就是一種引人遐想的神秘花朵。

茉莉外形雪白,細致嬌小,林小滿跟這茉莉也沒兩樣,她的體形嬌小,皮白皙而細嫩,吹彈可破,手感極好。

她睡在旁邊,身上傳來陣陣溫暖而誘人的幽香,擾得他無法平靜,身體里,心里都有一種無法克制的沖動。

徐衛國的身體越來越僵硬,渾身的血液都往下沖去,凝聚到一處,堅硬如鐵,有些發疼。

偏偏她好像睡得極好,沾枕就閉眼睡了。

睡著了之后,那姿勢就開始變得不規矩。

背心肩帶滑開,露出一截雪白,她又無意識地翻了個身,蹬開了單子,慢慢的一挪一挪地爬到了被單上來側趴著睡。

不管看哪里,都是滿眼的白嫩。

徐衛國忍得十分難受。

理智與情/欲勾纏,互相拉扯,游走在崩潰的邊緣線上。

他倏地坐了起來,穿上鞋直接跑了出去,提了一桶冷水沖了三次,才又**的走回來,進了里屋,連床也不敢挨了。

他有預感,一挨過去,他就要爆了。

林小滿好不容易才答應他睡床,他要是一時沒忍住,惹毛她,又不知道要計劃多久才把她哄得回來。

可實在是撐得難受極了。

再不釋放,他也得爆。

看了看睡得深沉而安靜的林小滿,徐衛國又悄悄的伸手,把她身上的被單一點一點的扯開。

小心翼翼地把她的背心下擺往上掀,掀到那片瑩白上。

手指指腹輕輕地擦過去,熟悉的觸感讓他顫了一下。

見她似無所覺,他俯身低頭叨了一口,將嫣紅小櫻桃含進了口中。

就著灑進屋的月色,就著這春光,他慢慢的抽開了皮帶。

月兒也羞得躲進了云層之中,只悄悄露出一絲月牙兒,把清輝灑向大地,照著那偷偷動作的某個偷,香,竊玉的賊。重回七九撩軍夫 第二百四十九章 求放過(寒潭葬花魂和氏璧加更)


上一章  |  重回七九撩軍夫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