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牧神記 >> 目錄 >>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琉璃兄弟情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琉璃兄弟情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2日  作者:宅豬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宅豬 | 牧神記 
牧神記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琉璃兄弟情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琉璃兄弟情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琉璃兄弟情

“鴻,大鴻,莫非是后世的鴻天尊?也就是說,他有可能是太帝?”

秦牧盯著那個寬袍大袖的年輕人,頓時有一種自己的性命被人捏住的感覺。

他懷疑鴻天尊就是太帝隱藏在天庭中的身份,而今這個叫做鴻的年輕男子在這里突然出現,讓他有一種被盯上的感覺。

倘若他不是來自后世,不知道后世有個鴻天尊,倒真的可能會被眼前這個叫大鴻的年輕人糊弄過去。

如果鴻真的是太帝的話,那就太可怕了。

太帝的實力是天帝那個層次的存在,他的肉身被造物主尊為世間最強肉身,當然,秦牧認為天帝的肉身更強。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認,太帝的神識絕對是第一,前無古人,甚至今后百萬也沒有神識如此強大之人,哪怕是以不滅神識著稱的赤皇,比他也相去十萬八千里!

太帝如果要弄死自己的話,輕而易舉。

秦牧坐在車中,有一種坐在古神天帝面前的感覺,毛骨悚然。當然,他克制自己的恐懼,只讓自己的后頸戰栗起雞皮疙瘩。

天河水師一艘艘樓船大艦的旗幟飄揚,每一艘樓船上皆有千軍萬馬,多是半神修煉而成的神魔。

秦牧遙望一眼,笑道:“鴻道友,追殺你的人太多,還是不要連累我們為妙。”

鴻卻突然登上了天龍寶輦,笑道:“牧天尊,你也是要亡命的,帶上我又能如何?”

他走入車廂,秦牧竭力壓制住自己心中的恐懼,這個時代的太帝,還沒有被云天尊與太虛的造物主聯手坑死。

云天尊和太虛的造物主坑殺的太帝肉身和一半的神識,現在的鴻,只怕是完整形態的太帝。

秦牧感覺到自己的后頸要冒出冷汗了,強行鎮壓住出汗的身體機能,笑道:“鴻天……鴻道友知道我?”

鴻坐在羅霄的對面,看了看羅霄,又看了看窗外,很是緊張,道:“牧天尊千余年前大鬧瑤池,接下元姆夫人投影的攻擊,甚至在元姆夫人投影的道壓之下,一劍重創昊天尊,威震天下。做出這等驚天動地的大事,天下誰人能不識君?”

就在此時,車外又傳來一人的呼救聲,叫道:“是牧天尊嗎?搭救則個!”

秦牧、羅霄和鴻一起向車外看去,卻見又有一支軍馬殺出南天門,卻是南落師門的大軍在追殺一個英俊的少年。

那少年腳踏天河,奔著天龍寶輦而來,速度極快,很快沖到車上,叫道:“快走,快走!”

天庭四大師門的軍隊,是由天庭四大天師掌管,秦牧雖然不知道龍漢時代的四大天師是誰,但是值得讓南落師門出動大軍追殺的,肯定也是非同小可!

天龍寶輦飛馳而去,將天河水師和南落師門拋開。

秦牧神識波動,傳音龍麒麟,將祖庭的位置告知他,讓他往那里走。

就在此時,他感覺到自己的神識被探查。

探查他的神識是羅霄,羅霄的神識最為明顯,他對秦牧很是好奇,知道秦牧的神識極為強大,而且很是神秘,對造物主似乎極為了解。

所以他感覺到秦牧的神識波動之后,便試圖以神識來探查秦牧的神識。

然而秦牧還是感應到第二道神識。

這道神識極為隱秘,隱秘到幾乎不能察覺的程度!

這道神識是從重重虛空之中傳來,因此難以覺察,倘若秦牧沒有得到太帝的大羅無上神識,也難以察覺到這道神識在偷偷的探查他。

然而這輛寶輦中除了羅霄和鴻之外,還有剛剛上車的那個少年,很難斷定到底是他們二人中誰的神識在探查秦牧。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太帝就在車內!”

秦牧強忍恐懼,道:“鴻道友當年也在天庭?道友不在瑤池,那么一定在天庭盛會中。既然能得到天帝的邀請,去天庭盛會,那么道友的實力驚人,絕對是半神中的領袖,為何會被天河水師追殺?”

鴻雙手抄袖,嘆了口氣,道:“牧天尊真是聰明人。我乃是世間第一妖,與你們人族還是不同的。我們妖族覺醒得極早,你們人族尚不能修煉時,我們妖族便已經開始修行。我是第一個覺醒的妖,餐風飲露,吸食日月精華,久而久之誕生了靈智。天帝命我統領妖族,天庭盛會時也邀請我到場。只是我那時在凌霄寶殿,未曾見到牧天尊。”

“原來如此。”

秦牧看向剛剛登上寶輦的那個英俊少年,暗贊一聲這少年俊俏,只怕是可以陰天子陰朝槿爭鋒的美男子,笑道:“敢問道友怎么稱呼?”

“我叫曉。”

那英俊后生笑道:“人族的曉,春日拂曉的曉。牧天尊可能沒有聽過我的名字,我可是對天尊之名如雷貫耳呢。”

秦牧心里猛地一抽,血液幾乎凝固:“不會是曉天尊吧?倘若是曉天尊,那么我這個小小的寶輦中便熱鬧了。造物主中的太帝和古神天帝,竟然都大駕光臨了……”

他強行壓制住讓煙兒滅燈逃離這里的沖動,皮笑肉不笑道:“曉是你的名,但是你姓什么?”

那英俊后生道:“牧天尊有所不知,姓氏是后來才有的,而且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才有資格有姓氏。我家世貧寒,沒有姓,只有名字。后來胡亂取了個姓,姓古,叫古曉,但是知道我的人,還是叫我曉。”

秦牧看了看車中的大鴻和這個人族的古曉,心臟又是劇烈抽搐兩下。

大鴻看起來很年輕,笑瞇瞇的,雙手抄在袖子里抱在胸前,從他的模樣依稀能夠看出后世的鴻天尊的模樣。

古曉則是英俊非凡,與后世的曉天尊卻是完全不同。

后世的曉天尊孤傲、乖僻、霸氣,是人族名義上的天尊,卻并不英俊,與這個叫做古曉的少年沒有半點相似之處。

而且,按照曉天尊的年紀來推算,現在的曉天尊還未出生,他是在龍漢中期才成為云天尊的狂熱弟子。

“這個曉,到底是不是曉天尊?”秦牧心中暗道。

車中陷入沉默,四人各有心事。

天龍寶輦已經遠離天河,向天外疾馳,秦牧交給龍麒麟的空間坐標正是在天外。

而在他們后方,天河水師的戰艦上,無數神人大喝,揮展旗幟,只見天河竟然分出一道支流,那些戰艦旌旗飄揚,繼續追殺而來。

鴻驚訝的看著外面,目光閃動,道:“天尊,你們這是要逃到天外嗎?元界的世界壁壘很是厚實,想要離開元界可并不容易。”

秦牧目光閃動,笑道:“鴻道友是否有辦法離開元界?”

鴻搖頭道:“我雖然想逃到天外去,但是我被困在元界中,也是有心無力。不過我聽聞順著天河前行,便可以通過天河離開元界,前往宇宙星空。甚至可以遨游四極之地,前往玄都、幽都!”

“多謝鴻道友指點。”

秦牧呵呵笑道:“鴻道友說有心無力,但是對離開元界的辦法卻說得頭頭是道,真是古怪。”

鴻哈哈大笑。

古曉取出一個小小的銼刀,銼著指甲,抬眼看了鴻一眼,一副好奇的樣子:“鴻道友為何會被天河水師追殺?據我所知,你正是天河水師的大帥,天河水師追殺你這位大帥,未免令人不解。”

秦牧心中凜然,看向大鴻。

鴻嘆息道:“我是因言獲罪。實不相瞞,牧天尊在天河上殺五曜星君的時候,我就在天河上操練水師,看到了這一幕,不禁贊了一聲好。我是被牧天尊的神通所折服,并無反意,,然而卻被人告到了天帝那里。天帝震怒,命人擒拿我,要押我上斬神臺。我迫不得已,這才亡命。”

秦牧扼腕長嘆,垂淚道:“不曾想竟然會是我連累了鴻道友!是我的罪過!”

鴻目光閃爍,落在古曉身上,道:“聽聞南落師門的天師極為神秘,神龍見首不見尾,不過我在南落師門中有些朋友,對我說南落師門的天師是一個人族的神祇。我既是驚訝又是佩服,莫非那位人族天師便是曉道友?曉道友又是因何被自己麾下的大軍追殺?”

秦牧目光落在古曉身上,露出疑惑之色。

古曉放下銼刀,長吁短嘆,道:“我也是因為牧天尊在天河上殺五曜古神而獲罪。不過我并非是贊嘆牧天尊的道法通天,而是看到這位道友。”

他看向羅霄,道:“我見這位道友肉身廣大無邊,甚至在古神之上,所以忍不住贊嘆。后來才知這位道友竟是造物主,而古神與造物主之間有些齷蹉,我也因為不慎之言被天庭緝拿。”

秦牧忍不住感慨萬千,道:“兩位道友都是因言獲罪。你們原本高高在上,卻因為說錯了一句話便落得如此下場,以至于不得不與我一起亡命。”

他唏噓不已,忍不住又要垂淚了。

古曉與大鴻連忙勸解,道:“人都說牧天尊義薄云天,古道熱腸,是世人之及時雨,而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天尊不必為我二人的際遇煩憂,或許我二人該當有這場劫數。”

秦牧止住眼淚,哽咽道:“我聽到二位道友的經歷,又想到自身,不覺間悲從心來,我的境遇竟然與兩位如此相像,所以失態了。我與兩位道友不同人但同命,今日又天公作美,讓我們同在一輛車上亡命天涯,不如……”

他握緊拳頭,興奮道:“不如我們結拜吧?我們義結金蘭,結為異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古曉與大鴻瞠目結舌,面面相覷,說不出話來。

秦牧愈發興奮,站起身來,在車中走來走去,猛然擊掌,笑道:“羅霄,你是造物主,也是流落異鄉的異客,被天庭追殺,不為古神所容,與我們都是一樣,我們四人一起義結金蘭!”

古曉和大鴻的面色愈發古怪,眉頭皺成川字。

秦牧興高采烈,大聲道:“我們向土伯立誓,要同年同月同日死!”

大鴻額頭冒出冷汗,干笑兩聲,道:“牧天尊,你是天尊,我們哪里能高攀得起?”

古曉也呵呵笑道:“造物主是古神的敵人,倘若對土伯立誓,豈不是把羅霄兄弟送到土伯的嘴里?這結拜一事,從長計議。”

秦牧似乎興奮得把持不住,上前拉著兩人的手跪拜下來,笑道:“擇日不如撞日,今日咱們便叩頭結拜,結為金蘭兄弟!羅霄兄弟,來來,一起結拜!”

羅霄遲疑一下,下定決心,也站上前去,跪拜下來。

秦牧瞥了古曉和大鴻一眼,冷笑道:“兩位道友莫非是瞧不起我和羅霄兄弟?我是牧天尊,我都已經跪下了,你們還不跪?”

古曉和大鴻對視一眼,也硬著頭皮跪拜下來,古曉低聲道:“羅霄兄弟是造物主,咱們不能對土伯立誓,也不能對天發誓……”

秦牧一手按住古曉的頭,一手按住大鴻的腦袋,四人一起叩頭,笑道:“那就不對土伯和天公發誓。”牧神記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琉璃兄弟情


上一章  |  牧神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