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牧神記 >> 目錄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云羅帝試劈古神卵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云羅帝試劈古神卵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0日  作者:宅豬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宅豬 | 牧神記 
牧神記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云羅帝試劈古神卵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云羅帝試劈古神卵

秦牧來到朱雀天宮,然而南帝朱雀卻不在這里,看守宮門的神人道:“大亂后,南帝出門,說是去拜訪北帝東帝等人去了。”

秦牧大皺眉頭,向那神人討來筆墨紙硯,書信一封,交給看守宮門的神人,道:“南帝回來之后,你將此信交給她,便說她的弟弟來過這里,要她按信上的話行事。”

那神人將書信收好。

沒多久,昭陽殿失竊一事爆發,天帝震怒,命大日星君率領周天星斗正神封鎖天庭,盤查所有人等,即便是四帝的天宮也不放過。

土伯、天公、地母、天陰、帝后姊妹,在天庭中也有天宮,但也被天帝下令盤查。

天庭的天羅地網張開,天空中到處都漂浮著一道道密集的光線,那是大道法則形成的光鏈,這種情況下,幾乎不可能從天庭離開。

“不知道能否把過去的物質帶到未來?”

秦牧沉吟,根據物質不易的規則,的確可以把過去的物質帶到未來,不過他有些不太肯定。

這時,天兵天將即將搜查到這里,秦牧當機立斷,滅掉燈籠。

天庭的風波平息之后,又過了一段時間,南帝拜訪過其他古神三帝,回到朱雀天宮。

看守宮門的神人將信件送上,笑道:“陛下,濃眉大眼的少年提著燈籠前來,還說是你弟弟,說來也怪,他留了一封書信給你,然而他沒有筆墨,還是向咱們朱雀宮討要的。”

“弟弟?提著燈籠?”

南帝納悶,接過書信走入宮中,心道:“北帝那兩個老滑頭說的沒錯,天帝原本命令二十八宿接替我們的位子,統治了四極天,而今二十八宿死在土伯之手,現在四極天沒有了神祇坐鎮,早晚必會生亂。到那時,便是我們四帝返回四極天的機會!”

她坐在朱雀宮的鳥巢中,紅色霓裳把鳥巢鋪滿,到處都絢麗的朱紅,像是火焰一樣躍動,把她顯得很是白皙。

南帝把書信放在一邊,心道:“天帝為我們古神四帝打造天宮,看似為我們好,實則把我們的權力悉數剝奪,把我們當成囚犯困在天庭中!想要離開這里,必須要有一場大變故,比阿丑土伯殺向天庭更大的變故!”

“天高皇帝遠。只要回到了四極天,我便自由自在了,不必再被限制在天庭。”

她愁容滿面,這場比阿丑土伯大鬧天宮更大的變故,從何而來?

過了片刻,她幽幽的嘆了口氣,撿起秦牧的書信,卻見信上有封印,封印是一個朱雀形態的印記。

南帝朱雀驚訝,這個印記栩栩如生,上面的符文竟然用的都是朱雀紋,即便是對她極為了解的人物也無法精通這么多的朱雀大道符文!

而留下封印的那人卻信手拈來,隨手便布下一個極為完整的朱雀封印。

這個封印,只有她才能解開,換做其他人稍稍觸碰,書信便會立刻自燃,燒成灰燼!

“留下書信的那人說是我弟弟?難道是?”

她解開封印,打開書信,信紙上的文字突然躍起,在空中緩緩燃燒。

文字化作火焰,火焰在不斷排列組合。

南帝朱雀看了良久,將書信的內容看完,手中的信紙也早已化作灰燼。

“果然是牧青弟弟。”

南帝狹長的眼眸眨動,低聲道:“他信中的意思是說,將來我有殺身之禍,讓我提前做好準備。他給我出了兩個計策,一個是與人族的月天尊聯絡,把一根翎羽交給月天尊保管。一個是分出一魂,早早轉世謀劃。”

南帝斜躺在鳥巢中,纖細的腳掌從大紅色霓裳下滑出,思索道:“不過,東帝卻要我對牧天尊等人族天尊有所防備,因為牧天尊殺了許多古神,是對古神的莫大威脅。東帝說的也對,五曜星君便是死在牧青弟弟的手中……”

她有些犯難,又坐起身來,走來走去,猛然下定決心:“先去見一見人族月天尊!倘若人品不好,果然是算計我,那就離她遠遠的,倘若人品上佳,那就不妨結交!我倒是認得凌天尊那個小丫頭,是了,凌丫頭還與牧弟他們組成了天盟……”

同一年,云天尊前往太虛,把太初原石交給那里的造物主,道:“羅霄留下一塊寶石,說是讓你們打造虛空橋和彼岸世界。”

造物主們很是驚訝,卻沒有多問。

云天尊看著這些毫無心機的造物主,不禁搖了搖頭。

造物主們想要應戰即將到來的太帝入侵,只怕極為困難。

他又見到了閬涴,這位造物主少女出落得愈發美麗動人,每次接觸都會讓他生出異樣的心思。

他心中生出一個念頭,卻不忍心讓這個少女去犯險。

他回到霄漢天庭,看到了凌天尊正在推演造化之道,又制造出許許多多奇怪的物種,不由心中微動,道:“凌,你可以造化出一個真正的人嗎?”

凌天尊從無數經卷中抬起頭,不解的看著他。

“一個完美的少女。”

云天尊目光閃動,道:“我帶你去見她。”

不久后,凌天尊見到了閬涴,也不禁醉心于這個少女的美麗,贊道:“雪面淡眉天上女,鳳簫鸞翅欲飛去。玉山翹翠步無塵,楚腰如柳不勝春。這樣的女孩,當叫絕無塵!”

閬涴聞言,不勝嬌羞。

云天尊問道:“你可以用造化之道,造出一個絕無塵嗎?”

凌天尊思索片刻,道:“可以一試,不過我的造化之道還不完美,需要等一段時間。等我完善造化之道,創造出一種造化神器,便可以把絕無塵造化出來。”

“需要多長時間?”

“不知道,你等著便是。”

云天尊只得由她,又想起了羅霄,心道:“那個羅霄,真的是羅霄嗎?還是說,羅霄并非是羅霄,而是那個人……”

他的眼前不由浮現出牧青的影子,晃了晃頭,低聲道:“不可能是他,凌說,他就是一個未來的影子。不過,我很希望能夠看到這個未來的影子,我有許多抱負想與他分享……”

他怔怔的看著太虛無憂無慮的造物主們,心中默默道:“我覺得他與我是同一類人,為何他卻是未來的影子?這個時代,沒有我的道友啊,唯一的道友為何竟在未來……”

他有一種錯覺,他與未來的那個道友,隔著無窮的歲月相互扶持,相互前進,然而彼此卻又距離那么遠。

幾百年后,太子岐率領天庭十衛造反作亂,天庭中一片混亂,又有許多古神也跟著造反作亂。

這次禍起后宮,太子岐這位最為強大的半神擁有著帝后和天帝的血脈,又已經成年,他是半神中最為可怕的存在。

他的戰力深不可測,甚至遠在瑯軒神皇和祖神王之上。

他造成的混亂也是非同小可,因為這場叛亂不僅僅有半神和追隨他的古神,同樣也有帝后在他的背后。

當太子岐施展出歸墟神通,吞噬天庭時,即便是古神也為之戰栗。

然而太子岐還是敗了,在古神天帝面前沒有走過一招便被鎮壓,天地將他打入幽都玉鎖關的最深處。

一個高遠的聲音直達幽都,語氣冰冷:“從今日起,剝奪你的姓,只留下罪惡,從今日起,你將永遠沉淪,在業火中煎熬!從今日起,你是……”

“邪無岐——”

這場戰亂,天庭死傷慘重,絕對還在阿丑之亂之上,甚至連帝后娘娘也被因此打入冷宮。

天庭十衛幾乎全部被押上新筑的斬神臺,斬神臺連砍百日,砍掉不知多少腦袋。

砍得這口新筑的神刀兇惡無比,兩道煞氣被煉得無堅不摧,斬元神滅肉身,如同切瓜砍菜。

天帝選拔新的各族強者,填充天庭十衛,各族精銳幾乎被選拔一空。

從前的天庭十衛都是強大的半神,而現在的天庭十衛則都是各族修煉到玉京境界的神祇。

天庭的勢力,便這樣不知不覺轉化。

經歷了阿丑土伯之亂和邪無岐之亂,天庭舊的勢力已經衰退到冰點,新的時代,就這樣不知不覺間到來。

神藏天宮體系就此替代了血統體系,成為諸天中所有種族的主流。

在此之前,血統決定地位,決定力量。

而在此之后,修為決定地位,決定力量。

古神能夠統治世間,靠的是他們的血統,而這兩件大事之后,神藏天宮體系全面崛起!

這是龍漢時代的革命,在古神天帝指尖若有若無的撥動之下,悄然完成。

掣肘古神天帝的力量正是其他古神,現在,天帝借助后天種族和半神的力量,將這些有功之臣及其后代打壓下來。

古神被削弱,而他沒有。

他的統治,變得無比穩固。

鬼船上,秦牧取出從昭陽殿內盜出的那枚圓卵,與魏隨風一起研究這枚圓卵。

魏隨風敲了敲圓卵,里面傳出的聲音卻是道音,似乎有人在里面說話,然而語言晦澀,讓人難以聽懂。

魏隨風研究片刻,以各種神眼神通向蛋內看去,卻看不出圓卵中的到底是什么東西,猜測道:“倘若是古神,按理來說,古神已經悉數出生,不可能再有新的古神,除非是龍脈或者山精所化的自然之神。難道蛋中的是半神?”

他趴在圓卵上聽了聽,里面傳來的道音很是奇異,那種心跳聲也非常奇特,聽起來極為遙遠。

“能否敲開?”魏隨風問道。

秦牧思索道:“我用這個圓卵擋下了云天尊和昊天尊的攻擊,蛋并未裂開。云天尊的境界已經是帝座,昊天尊雖然是凌霄,但血脈之力很強,快要成年了。”

“你去的那個時代,云天尊和昊天尊的實力還不夠強,不如現在的我!”

魏隨風叱咤一聲,頭頂無數星光璀璨,瘋狂旋轉,如同一片天穹!

秦牧心中微動,自己這位大師兄的戰力,比樵夫圣人要高明了不知凡幾!

天穹旋轉,有天河環繞天穹運轉,形成了天河從天斗中懸掛下來的異象!

大天河天斗!

這是后世無法看到的異象,只在龍漢年間以及更為古老的年代,才可以看到真正的玄都全貌。

顯然,魏隨風當年穿越到龍漢時代成為羽林軍的首腦,看到了真正的玄都,參悟出自己的功法和神通!

魏隨風抬起右手,但見大天河天斗的力量融入到他的手掌中,魏隨風以手為刀,用力斬下,劈在圓卵上。

他的戰力,的確要比那個時代的云天尊昊天尊強了許多!

魏隨風這一刀劈下,圓卵光芒大放,猛然間鬼船上無論秦牧魏隨風,還是那些羽林軍將士,耳畔都傳來洪鐘大呂的巨響,像是宇宙開辟時迸發出的聲音!

無數絢麗的大道紋理從圓卵中飛出,讓鬼船如同浸泡在濃郁的道紋光芒之中!

在這一瞬間,秦牧和魏隨風竟然感覺到鬼船擺脫了不易物質的狀態,陷入一種陰陽合一,有形無質,混混蒙蒙的狀態之中。

與此同時,各種復雜的道音響起,洪亮震耳,仿佛萬千古神同時念誦道語,又像是眾生在呼喚這同一個名字,詭異而神圣!

很快,那些宏大的道音消失,大道紋理飛速收入圓卵中,鬼船又再度進入不易物質的狀態中。

魏隨風眼角抖了抖,右手垂了下來,手掌顫抖不已。

“碎了?”秦牧目光落在這圓卵四周漸漸消散的道紋上,面色凝重,頭也不回的問道。

“嗯。”

魏隨風額頭疼出了冷汗,道:“指頭斷了三根,小指的指骨碎了。這顆蛋,太硬了!”牧神記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云羅帝試劈古神卵


上一章  |  牧神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