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牧神記 >> 目錄 >>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先天太始卵中成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先天太始卵中成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1日  作者:宅豬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宅豬 | 牧神記 
牧神記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先天太始卵中成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先天太始卵中成

那顆圓卵還是未曾破開,秦牧為魏隨風治療一下傷勢,接上斷骨,魏隨風抖了抖手,看著這個圓圓的巨卵,面色凝重道:“你看到了?這是什么大道?”

秦牧點頭,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沉聲道:“看到了,也聽到了,這的確是一枚古神卵,卵中的古神極為奇特,倘若成熟之后,只怕不會比古神天帝遜色多少。卵中的大道,像是陰陽合一有形無質,對凌天尊的不易神通有著很強的壓制!這種大道,大師兄是否聽過?”

不易神通第一次遇到了克星,物質不易,是一種物質狀態的神通,而陰陽合一有形無質,則是有形而沒有物質,的確是對凌天尊的神通的一種顛覆。

魏隨風搖頭,道:“古神大道,我多數都已經見過。我去過道祖的守藏閣,那里面沒有這種大道的記載。克制凌天尊的神通,我從未聽聞。”

兩人圍繞這顆圓卵轉動幾周,大感棘手。不過魏隨風與羽林軍的將士更多的是興奮,倘若可以用古神卵中的大道破解物質不易的神通,他們便可以將鬼船從物質不易的狀態中擺脫出去,從此脫困!

秦牧目光閃動,道:“這尊古神,或許是解救你們,搭救出凌天尊的關鍵……古神天帝的名字叫做太初,是太帝給他取的名字。蛋中的古神,你我有緣,那么我給你取個名字,便叫做太始。”

魏隨風忍不住道:“師弟,倘若這尊古神破殼而出,未必不會成為另一尊古神天帝!”

秦牧將古神卵收起,道:“太初是太初原石礦脈中誕生的神圣,汲取太初礦脈的力量才能孕育而生。這顆太始圓卵,多半也需要祖庭中一種特殊的礦脈的力量,留下它,它也無法出世,我反而可以研究這種太始大道。”

魏隨風隱隱有些不安,道:“那么師弟要切記,不可帶著太始圓卵前往祖庭。否則……”

秦牧鄭重點頭,隨即自己在昭陽殿內道來的各種寶物取出,只見各種寶物堆滿了甲板,甚至不乏有神山寶山之類的寶物,都是天成之寶!

魏隨風嚇了一跳,失聲道:“師弟,你洗劫了天帝的寶庫了嗎?這么多寶貝兒!”

“嗯!”秦牧聲音響亮,聲音里充滿了喜悅。

魏隨風看著這些寶貝兒,著實動心,這些東西即便是古神那里也少見得很,沒想到這里居然堆滿了一船!

“這么多的異寶……”

他不禁抽了口冷氣,伸手輕輕撫摸著一株龍血寶樹,他手掌觸摸,那株寶樹竟然大放華光。

魏隨風頓時感覺到這寶樹竟然對元氣有著異乎尋常的親近感,而且在樹下有一種令人近道的感覺,似乎隨時都有可能陷入悟道的狀態中!

更為奇異的是,他察覺到倘若元氣在龍血寶樹的枝葉上烙印符文,肯定異常順利!

“這株寶樹,絕對可以煉成重寶!”

魏隨風不禁驚嘆,喃喃道:“哪怕是用一根樹枝,也能煉出了不起的寶物,足夠帝座強者使用了!我也去過遠古龍漢時期,還做了羽林軍的將軍,也算是見多了世面。我見過的寶物雖然很多,但大都比不上師弟你這一船的寶貝兒。只有一件寶物,比你從天帝寶庫里盜出的寶貝兒好。”

秦牧取出剩下的幾塊太初原石,探尋一番,沒有發現太帝殘留在原石中的神識,這才放心,好奇道:“誰的寶物?竟還能在天帝家的收藏之上?”

太帝的太初原石被打碎,裂成很多塊,其中較大的一塊被他送給了云天尊,剩下的這幾塊秦牧打算也煉入自己眉心豎眼中。

他試著拼湊,不過無法拼成一塊完整的太初原石,應該還少了六七塊碎片。

“北帝玄武家有一件寶物,那才是曠世異寶!”

魏隨風說起北帝玄武家的寶物,便贊不絕口,道:“北帝夫妻據說是采集太古的各種寶物,煉制成一件異寶,叫做琉璃青天幢。我見過一次,是幽溟太子帶我去看的,當真是天下第一至寶,沒有哪件寶物能夠與之媲美!你從天帝家偷來的寶物雖然很多,但都比不上琉璃青天幢。”

秦牧捏起一塊太初原石,送到自己眉心,突然他眉心中一股力量涌來,將這塊太初原石捕獲。

太初原石刷的一聲沒入他的眉心,與他豎眼中的太初原石融合!

秦牧心中一喜,取出第二塊原石。

“琉璃青天幢?就是北帝的兒子,幽溟太子被一對狗男女騙走的那件寶物?這琉璃青天幢真的如此厲害,竟然連天帝家的寶物也比不上?”

他想了想,北帝玄武是居余氏觀想出的古神,居余氏是太帝的部落,太古時期最為強大的部落,占據的資源極多。

可能是造物主與古神大戰,北帝玄武夫婦趁機洗劫了居余氏的寶庫。

魏隨風還在回憶自己見到琉璃青天幢的情形,又贊嘆一聲,道:“真是天下第一至寶!你若是見了,也一定會驚嘆。那琉璃青天幢極為靈異,你只要向它一躬身,祭拜它,它便會化作二十四重琉璃諸天,當真是萬法不侵,無物能傷!”

秦牧將其他太初原石放在眉心,一塊塊原石相繼與他的第三神眼融合,原石碰撞,融為一體。

他眨了眨眼睛,沒有發現與平日有何不同,不過催動霸體三丹功時,神識卻在突飛猛進,提升速度比從前快了數倍!

他夢囈般嘆了口氣:“太帝能夠成為太帝,不是沒有原因,我這里最多只有一半的太初原石,便可以讓神識提升如此之快,倘若尋到完整的太初原石,神識修為提升之快,只怕難以想象!”

魏隨風還在回憶琉璃青天幢,露出心馳神往之色,自言自語道:“那琉璃青天幢中懸掛著的寶物,比你從天帝寶庫中偷來的還多……”

“師兄,這些寶物多半都是來自祖庭,你挑選一件。”秦牧笑道。

魏隨風清醒過來,急忙在各個寶物之間走來走去,查看這些重寶的質地,只是越看便越是難以抉擇。

這些來自于祖庭的重寶,是造物主一族經歷了漫長的光陰篩選出來的,每一件寶物都極為出眾,別說元界中找不到,只怕搜遍宇宙乾坤,也難能尋到一件!

僅存的寶物,恐怕都掌握在權勢滔天的古神或者半神領袖的手中!

魏隨風挑選了半晌,哪一件都想要,最終還是選擇了一座神山,道:“鬼船上的老兄弟跟了我這么多年,將來脫困之后,只怕已經落后于時代。當年的玉京境界,凌霄境界,現在最多與瑤池境界的天神相差不多。我將這座神山煉制成寶,每個人都能分得一件,好歹提升實力。這些宮燈也送給我吧。”

秦牧點頭,宮燈是天帝寶庫中用來守護這些寶物的,對他沒用,他收入秦字大陸中還占地方。

魏隨風收起宮燈,笑道:“這些宮燈也是重寶煉制而成,數量這么多,稍加改動,便可以化作一座千燈大陣,守護鬼船。”

秦牧將其他寶物收起,看向鬼船上的羽林軍,道:“他們當年都是從各族中選拔出的最出類拔萃的天才,倘若能夠在延康歷練幾年,實力必然大增。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魏隨風瞥他一眼:“這就要看你能否將我們搭救出來了。”

秦牧大皺眉頭,破解凌天尊的不易神通,他還是沒有多少把握,除非能夠將古神太始的大道研究出來。

“我在天庭各位天尊的門下都呆了一段時間,雖然沒有學到各大天尊真正的本事,不過帝座功法我卻見到了不少。”

魏隨風為他整頓天龍寶輦,眨眨眼睛道:“很多帝座功法我學不會,但卻抄錄下來。你循著我給你的地圖前去,便可以找到這些功法。”

秦牧哭笑不得,道:“你帶在身上,直接傳給我便是,何必弄什么循圖救我?”

魏隨風搖頭道:“我潛伏在天庭中,知道自己很難瞞得過十天尊,不知何時便會死掉,所以將我搜集到帝座功法藏在我游歷過的地方。師弟,凌天尊的手札也在其中一個地方,你拯救南帝之后,一定要去一趟。”

秦牧笑道:“師兄,你就在這里,直接傳授給我,何必要我去那些地理圖中尋找?”

他突然醒悟過來,狐疑道:“難道你沒有學會?”

魏隨風臉色漲紅,悻悻道:“我豈能學不會?我只是不屑于學別人的功法,我是吸收他們功法所長,融入到我的天斗道功之中。我要走出一條我自己的道路,我是要成圣人的,我會學不會?嘿嘿……”

他臉上的笑容漸漸扭曲。

秦牧不再刺痛他,魏隨風是樵夫圣人最用心教導的弟子,三個弟子中,魏隨風跟隨樵夫圣人修行時間最長,多半也染上了樵夫圣人貪多嚼不爛的毛病。

當然,魏隨風比樵夫還好一些,樵夫的修行之道囊括了三百六十行,三百六十種后天大道,這也是天圣教三百六十堂的起源。

同樣也是這個原因,樵夫的境界被固定在瑤臺境界,窮其一生,也沒能登上斬神臺。

三百六十種后天大道,樵夫的元神要登上斬神臺,便會被斬三百六十次!

以樵夫貪多嚼不爛的毛病,斬一次估計便要嗚呼哀哉了。

魏隨風雖然也貪多,但好歹修成帝座。

鬼船轟然沖破水面,行駛在天河的迷霧之中。

“師弟,你只剩下四次機會了。”

魏隨風目送寶輦向船外駛去,大聲提醒道:“不要把機會浪費在拯救南帝這一件事上,你可以留著一兩次機會做更有意義的事情。”

秦牧從車窗探出頭,向他揮手,笑道:“上一次已經成功了一半,這次一定能成功!”

“別亂說話。”

魏隨風顯得有些緊張,叮囑道:“我覺得你有些烏鴉嘴,每次都這么說,每次都不成功。”

秦牧哈哈大笑,縮回車中,悠悠的歌聲從他口中傳來,彌蕩在迷霧之中,那歌聲醇厚悠長,有如一壺暖洋洋的老酒,給人一種惆悵又豪邁的滋味兒。

“我今身在大羅天!

“沉醉處,縹緲玉京山。唱徹步虛清燕罷,不知今夕是何年?

“海水又桑田!”

魏隨風聽著歌聲,看著寶輦消失在迷霧深處,搖頭笑道:“騷情。不知跟誰學的。”

天圣教的教主,從他這一代起始都是多才多藝,當年的魏隨風也是一個風流倜儻的人物,他能從秦牧的詩句中聽出秦牧在歌以詠志。

今夕是何年?

我在大羅天!

“師弟的雄心壯志可見一斑!”魏隨風贊嘆。

歌聲止歇,天龍寶輦來到天河上,向霄漢天庭駛去。

“我留書南帝,讓她去尋月天尊,將她的一根翎羽交給月天尊,又讓她秘密分出一魂轉世。那么只需要尋到月天尊,得到那根翎羽,便可以完成此行。”

秦牧信心滿滿,遙望霄漢天庭,只見這座人族天庭的規模又比從前大了許多,他來到這里竟然有一種陌生的感覺。

遠遠的,只聽有女子在天河上做歌,歌聲曼妙悠揚:“百川赴巨海,眾星環北辰。照灼爛霄漢,遙裔起長津。

“天地中橫潰,家王拯生民。區宇既滌蕩,羣英必來臻。”

秦牧循聲看去,只見一艘樓船的船頭,一個紅女女子似欲迎風飛起,對著霄漢天庭而歌,說不出的灑脫。

秦牧不覺心生好感,命龍麒麟停車,聽那紅衣女子吟唱。

煙兒笑道:“公子,這女子竟然與我有幾分神似。”

她的聲音驚動船上紅衣女子,那女子看來,臉色有些不太好看,說出這話的竟然是一個胖嘟嘟的青雀,幾乎是橫著身子生長,她自然很不樂意,快言快語道:“我與這傻雀兒有哪點相似?”

不過煙兒的話卻點醒了秦牧,秦牧仔細打量那紅衣少女,卻見她眉目間果然與煙兒有著幾分相似,笑道:“的確很像!”

那紅衣少女裙擺飄揚,螓首后插著一根朱雀羽毛,嗔怒道:“哪里像來?她這么胖!”

————雙十一快樂!你們都買了什么?錢包還好嗎?雙十一還有月票嗎?牧神記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先天太始卵中成


上一章  |  牧神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