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超神機械師 >> 目錄 >> 1441 喜聞樂見的分贓不均

1441 喜聞樂見的分贓不均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11日  作者:齊佩甲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齊佩甲 | 超神機械師 
超神機械師 1441 喜聞樂見的分贓不均
S1星海職業聯賽1441喜聞樂見的分贓不均

S1星海職業聯賽1441喜聞樂見的分贓不均

咔擦咔擦——

巨大化的樞蛇纏在世界樹之上,一口一口撕咬。

雖然它只是一個幻影般的虛擬生命,一般無法傷害實體物質,但樞蛇對世界樹造成傷害的途徑是信息態渠道,只針對母樹意志。

只見根須狂舞,世界樹本體瘋狂掙扎,想要擺脫樞蛇,然而揮動的根須完全觸碰不到樞蛇的虛擬身軀,拍了個寂寞。

世界樹雖強,可樞蛇之所以是天敵,就在于其無解的克制性,母樹意志無暇顧及韓蕭,心靈沖擊直接啞火,被樞蛇辦得挺挺的,掙扎不休,如同急切拽著衣服不讓人脫光的少女一樣。

源源不斷的機械從神體要塞涌出,融入至高天尊,使得韓蕭的體型迎風暴漲,雙臂漸漸可以環住樹身主干,仿佛要倒拔世界樹一樣。

趁著母樹意志陷入混亂,韓蕭毫不客氣用自身能量侵入世界樹本體,嘗試締結靈魂鏈接,給對方染上自己的顏色,變成自己的形狀。

對世界樹眷族來說,這種感覺仿佛信仰受辱,無數人紅著眼睛朝著韓蕭發起新一輪的自殺式沖鋒,一批批炸毀在半途。

因為韓蕭的舉動,世界樹艦隊不可避免出現了亂象,星際聯合軍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艦隊快速鑿穿防御圈,很快便殺到了第四層,遭到更激烈的反撲。

先頭的大部隊距離韓蕭已經不遠,紛紛提供火力援助,幫助他截擊世界樹兵力,能量光束來去縱橫,在戰場中引爆一連串的戰艦。

另一邊,見黑星成功突進到世界樹本體身邊,戰略指揮部的眾多軍官統帥精神一振。

“好!黑星已經踩住世界樹文明的要害了!”

“就靠他破壞世界樹本體了,我們得為他保駕護航,讓他專心解決世界樹。”

“即便是保守估計,我們的勝算也已經達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了!”

“世界樹已經沒有翻盤的機會了!”

眾多軍官群情興奮。

三大文明開啟這場戰爭的目標是一舉鏟除敵人,希望畢其功于一役,因此集結了已探索宇宙大部分的兵力。雖然說不上不成功便成仁,但若是此戰失利,三大文明也會元氣大傷,得不償失,所以在出征前,許多軍官都立下了軍令狀,只許勝不許敗。

不過眾多軍官也不想騙自己,他們本身的信心其實不太堅定,真正的底氣其實是來源于黑星與樞蛇,要是沒有這樣的底牌,他們也不敢說一定能一戰定勝負。

此時看到黑星擊殺樹神、突破重圍、倒拔母樹,幾乎一人推動戰局走向,眾人在激動之余也松了一口氣,只覺得沒信錯人……果然戰爭還是得靠黑星來C。

然而三大文明首腦卻沒有一起高興,反而臉色沉肅,似乎有所顧慮。

虛靈教首猶豫了一下,沉吟開口:

“我怎么覺得,黑星不像是在破壞世界樹本體呢?”

聞言,眾多軍官一怔,壓下內心的高興,仔細觀察韓蕭對世界樹的動作,越看越覺得古怪。

“好像確實如此……他沒有繼續攻擊,更像在制伏世界樹本體……他這是要掌控世界樹?!”

眾人心神一震,頓時明白情況復雜起來了。

軍官們扭頭望去,果不其然三大首腦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好一個黑星!我就猜到他另有圖謀,胃口這么大,不怕撐死嗎?!”

路易斯面露驚怒之色。

“我們的擔憂果然沒錯,他利用我們擊潰世界樹部隊,為他創造收服世界樹本體的機會,我們絕不能坐視他達成目標!”

虛靈教首語氣沉怒,斬釘截鐵。

世界樹太過強大,無論落到誰的手里,對三大文明而言都是威脅,三大文明只想直接毀掉它,甚至都不敢冒險俘獲。

而黑星已經是規格外的存在,三大文明早就控制不住了,要是讓黑星得到世界樹,那將是質變的威脅,相當于人家得到了一個宇宙級文明的勢力,足以與整個已探索宇宙分庭抗禮,甚至某種程度還有所超越,足以動搖他們的統治基礎!

雖然內部矛盾暫時被外敵入侵壓制住了,但三大文明并沒有忘記個體偉力失控的忌憚,他們與黑星仍然存在著難以調和的矛盾,一旦戰爭結束,這些問題都將重新浮出水面,三人無法坐視超A級群體掌控世界樹。

況且,戰爭持續了十多年,三大文明作為首當其沖的受害者,在戰爭中蹉跎了這么久,打掉了無數資源,現在好不容易要收割勝利果實,三大文明當然不愿意給韓蕭做了嫁衣裳。

——明明是我們調集大軍抵抗世界樹,損失最為慘重,但最終卻給別人創造了機會,這誰能忍!

就算黑星勞苦功高,那也不行!

在三人看來,黑星此時的舉動,正是圖窮匕現。

什么共同抗敵,那都是表面借口,黑星之所以留下來幫助他們抵抗外敵,真正的目標就是利用星際社會的兵力為他謀取世界樹!一定就是這樣!

三人其實對韓蕭的私心有所猜測,但是猜到也沒用,戰爭還是得靠黑星,走到這一步幾乎是注定的。

“不能讓黑星得逞。”

“那怎么辦,難不成朝著黑星開火嗎?”

“你瘋了,我們還沒真正勝利呢,大敵當前還敢翻臉內訌,你在想些什么東西?!”

眾多軍官情緒激動,爭論起來。

西蒙當機立斷,喝道:“通知三大文明嫡系部隊,停止對黑星提供火力掩護,全部朝著世界樹本體發起攻擊,務必在黑星得手前將其炸毀!”

又要阻止韓蕭,又不能反目為敵,那只能臨時更改戰術,和黑星搶時間,趕緊開火毀掉目標。

但眾人都清楚,世界樹艦隊一定會死命保護母樹,阻攔他們的火力,另外黑星不可能沒有準備,必然會采取某些措施來阻撓他們。

“只能事在人為了……”

眾多軍官閃過這樣的念頭,板著一張臉,態度并不樂觀。

命令迅速傳下去,三大文明嫡系部隊沒有細想,直接照做,朝著世界樹本體傾瀉火力,只是大部分攻擊半途就被世界樹艦隊攔下了。

而就在三大文明艦隊做出這種舉動的時候,黑星軍團等所有超A級勢力的聯合部隊也做出了反應,立馬開始劃水,消極怠工,同時開始走位,故意擋住一些三大文明艦隊的攻擊方向。

眾多超A級協會成員也紛紛行動起來,一部分人通過各種走位,刻意引導世界樹艦隊攻擊周遭的三大文明嫡系部隊,另一部分則開啟了“不分敵我”的AOE打法,連敵人帶三大文明艦隊一起打,間接攪亂了三大文明的陣型。

因為許多“自己人”在搗亂,星際聯合軍的配合出現錯亂,攻勢驟然放緩,突進陷入停滯,被狂暴化的世界樹艦隊拖進混戰,一時半會無法抽身。

“該死的!”

虛靈教首怒不可遏,想要捶桌子,但是遠程投影觸碰不到實體,拳頭直接穿過了桌面。

“我就說黑星早有準備。”

馬布魯斯也是臉色不善。

雙方對各自的目標心知肚明,都在阻撓對方,但明面上還要假裝團結作戰,仿佛一切的行動都是為了專心打擊世界樹一樣,這樣的情況可謂是同床異夢。

三位首腦也不想因為過河拆橋而影響戰局,但他們覺得自己沒得選擇。

因為兩邊的勾心斗角,星際聯合軍隱隱分裂成了三方,一是想要摧毀世界樹本體的三大文明嫡系部隊,二是給黑星提供掩護的超A級勢力部隊,互相給對方添堵。

最后才是正經作戰的其余盟友勢力,此時都被兩邊的“亂來”給驚到了,十分懵逼,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情況,好端端的突然就互相扯起后腿來了?

星際聯合軍的軍勢出現騷亂,但三大文明與超A級勢力間的齟齬,沒有對韓蕭收服世界樹的過程產生多少干擾。

韓蕭的氣力不斷滲入世界樹本體深處,母樹意志已經被樞蛇殺得丟盔棄甲,根本無法阻止他的侵犯。

在精神的交纏中,韓蕭眼前閃過了一幕幕幻象,看到了世界樹發展繁衍的歷史。

弱小的時候便被某個族群供奉起來,獻上各種各樣的祭品,母樹意志在這個過程中慢慢萌芽成型,一邊為麾下族群提供各種發展的便利,一邊引導著他們對外擴張。

完成了原始積累,世界樹才踏上血腥的崛起之路,成為宇宙獵手,一個又一個種族成為附庸,一個又一個文明淪為食物,漸漸開枝散葉,能力越來越豐富。

無數過往在韓蕭眼前浮現,恍惚間,他仿佛看到一棵小樹苗萌芽而出,飛速生長,最終遮星蔽日,矗立在星空之頂。不計其數的蟲洞在樹梢之間浮現,每一個都通往不同的世界,無盡的宇宙輻射風暴掃過,卻如同微風,只能讓茂盛的樹葉輕輕搖晃,萬萬億的眷族與信徒遍布在根須之上,虔誠地頂禮膜拜,這一幅畫面散發著讓人敬畏的宏偉與神秘。

猛然間,韓蕭眼神一清,從幻象中退了出來,感官中已經多出了一個新的存在,正是成功締結了靈魂連接的世界樹。

而在這一瞬間,母樹意志終于支撐到了極限,被樞蛇一口啃碎,徹底吞進了肚子里。

下一刻,世界樹本體停止了掙扎,失去了任何主觀性的獨立行動能力,頃刻間變成了死物。

韓蕭渾身一震,一股信息流一下子涌入腦海,里面包含了世界樹的各種能力,以及操控權限,如臂指使。

樹王的操控權限雖高,但仍然是世界樹的屬下,而韓蕭的權限凌駕于母樹之上,不受控制。

澎湃的新生力量沿著靈魂連接涌入韓蕭體內,提供了新的加持,將他的能級再往上推升了一截。

“嘶……”

韓蕭舒爽得忍不住倒吸一口氣,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感。

他正打算收回樞蛇,卻發現樞蛇沒有停下,反而一頭扎進了世界樹本體,融入其中。

韓蕭心里一動,望向面板,只見世界樹的名字出現了新的后綴:

世界樹(完全體)!

“咦,難道樞蛇不僅是天敵,還能融入世界樹,將其補完?”

韓蕭暗暗驚異。

這個能力可沒有體現在樞蛇的屬性面板上,他也是現在才看到。

就在樞蛇融入世界樹之時,韓蕭發現了變化,他與世界樹才剛剛締結靈魂連接,僅僅是最淺的第一層,還很脆弱,但在這一刻靈魂連接突然得到了莫名的強化,堅韌了許多倍。

如果說自己之前對世界樹的攻略進度是10的話,那么此刻等于一下子暴漲到了80以上!

“莫非樞蛇能幫助控制者更好地掌控世界樹?”

韓蕭心里一動。

壓下內心的驚訝,韓蕭感受著世界樹的權能,簡直不能更滿意了——世界樹的獨立意志已然被清除,變成了沒有思想的工具,完全被自己所操控,可以放心使用。

由于吞噬轉化的特性,世界樹可以視為一種成長性的宇宙寶物,但自己不需要從零開始,因為如今的世界樹已經是成熟狀態了……掌控了它,就等于得到了整個世界樹文明的效忠!

這玩意的勢力,比海拉兩姐妹繼承的冥土遺產恐怖了不知道多少倍!

“也怪不得三大文明要破壞我的目標了……”

韓蕭扭頭望向戰場,眼神一閃,忽然發動世界樹的權限,召回所有世界樹艦隊。

只見上一秒還在悍不畏死反撲的世界樹艦隊,這一刻突然停止戰斗,二話不說扭頭散開,飛進一條條根須之中,重新化作信息態,進入母樹世界。

一時間,戰場空蕩蕩了許多,只剩下星際聯合軍的部隊,突然寂靜了下來。

本來世界樹成員都抱著死戰的壯烈情緒,但在母樹意志消亡、韓蕭取代控制的一剎那,所有人的敵意陡然消失無蹤,正當他們迷茫之時,新的任務到了,他們不會違背世界樹的命令,直接停火撤走。

“即使反撲的氣勢再悲壯,也不過是一群被操控的傀儡罷了,換了個主人,就會乖乖聽話……”

看著這一幕,韓蕭暗暗嘆了一口氣。

不過同情歸同情,他也不會傻乎乎放世界樹文明自由,這些都是世界樹自帶的底蘊。

見到敵人撤離消失,眾多星際聯合軍愣住了,緊接著齊刷刷望向樹旁的韓蕭,立即狂喜起來。

“我們這是贏了?!”

“嗚呼!我們還活著!”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可以信任黑星!”

無數士兵大喜過望,振奮與驚喜的氣氛迅速傳遍全軍,每一個作戰頻道里都響起了山呼海嘯的瘋狂歡呼聲,就連許多還沒有花完復活次數的玩家也受到感染,跟著歡呼雀躍起來。

但在大部分艦隊停火之時,三大文明嫡系部隊仍然沒有停手,繼續朝著世界樹本體傾瀉火力。

因為沒了世界樹艦隊的阻攔,三大文明嫡系部隊一路暢通無阻,這一幕立馬讓眾人的歡呼聲戛然而止,引來無數戰友震驚的注視。

“哦?還不死心,想要在我沒有通知的時候,裝作不知情,最后一次嘗試毀滅世界樹嗎?”

韓蕭瞇了瞇眼,對三大文明的想法門兒清。

他猛然一揮手,厚實的幽能屏障環繞著世界樹本體,抵擋艦隊的炮轟,爆炸連連。

同一時間,韓蕭在頻道里喊話:

“可以停火了,我控制住世界樹了。”

等待了幾秒,頻道里忽然響起了虛靈教首嚴肅的聲音:

“既然如此,那就毀掉它吧,它留在世界上仍然是一個威脅!”

“沒必要,我已經收服世界樹了。”

“不夠!只有毀掉它,才能徹底保證消除隱患!哪怕是你,我們也不放心!”

“這么快就過河拆橋?”韓蕭似笑非笑。

“你誤會了,我們只是出于維護星際和平的角度考慮,星際社會沒有人希望再一次面對這樣的災難!”虛靈教首沉聲道。

韓蕭搖搖頭,“收手吧,別把局面鬧得太難看,我們才剛剛取得了勝利,難道你現在就想讓其他盟友看到我們之間的內訌?”

虛靈教首還未答話,馬布魯斯便插嘴了,冷然開口:

“黑星,唯有這件事,我們不能妥協!該收手的是你,你已經立下了足夠的功勞,不要執迷不悟了!放手吧,你仍然是終結戰爭的宇宙英雄!”

“看來你們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韓蕭搖了搖頭。

話音落下,三大首腦與眾多軍官的表情一下子變得凝重凜然。

他們知道黑星不會輕易放棄,已經做好了爆發沖突的準備,但目標始終只是鏟除世界樹本體,雖然有過河拆橋的嫌疑,但出發點是消除隱患,能夠被他人接受……在他們看來,如果黑星對他們大開殺戒,必然會引起眾怒,在戰爭中累積的聲望立即坍塌,在場的其他文明盟友也會站到他們這一邊,共同抵抗黑星。

所以緊張歸緊張,三人并不怕黑星還手,甚至還隱隱期盼這樣的發展。

然而下一刻的變故,卻讓馬布魯斯三人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只見韓蕭并沒有動手,而是抬手拍了一下世界樹,只見偌大的世界樹本體飛速縮小,化作一道綠色流光飛進了韓蕭的掌心,直接消失在了眾目睽睽之下。

“這……”

馬布魯斯三人登時愣住了。

之前世界樹艦隊的戰爭,給了他們先入為主的印象,以為母樹本體不能挪窩,因此覺得自己占據了主導權,所以三人寧愿冒著惹怒黑星的風險,也要糾集大部隊就地滅了世界樹。

但是三人沒想到,黑星竟然能把世界樹收起來,做到了之前世界樹眷族做不到的事情,讓他們一下子反應不過來……這還毀個屁啊,算盤一下子就落空了。

實際上,韓蕭一開始做不到這件事,都是因為樞蛇讓他的靈魂連接度暴漲,跨越了好幾個階段,這才解鎖了更多的權能,其中就包括將世界樹收進超神級的內空間。

因為嚴格說起來,內空間也是次級維度的一種,同樣可以讓世界樹在其中扎根,這樣一來,內空間將會獲得巨幅強化,變得極其堅韌,另外也不必在乎敵人針對世界樹本體這個弱點了,相當于把母樹隨身攜帶,十分便利。

韓蕭本來打算用別的辦法逼迫三大文明收手,只不過正面沖突是難免的,多少會損傷自己的聲望,不過現在有了這個新的操作,他便臨時改變了計劃,直接讓三大文明失去目標,這樣省力多了。

三大首腦正不知所措,戰略指揮部突然浮現出韓蕭的遠程投影,似笑非笑:

“三位,現在怎么說?”

馬布魯斯三人臉色陰晴不定,沒有回應。

只有世界樹本體暴露在大軍面前,他們才有可趁之機,現在是沒機會了,至于讓黑星主動交出來……三人心里還是有逼數的,他們再膨脹,也不覺得自己有這么大的面子。

“黑星,你得手了,現在肯定很高興吧……”

馬布魯斯表情復雜,語氣不無酸澀,還帶著隱隱的不甘與嘲弄。

“對,我確實很高興,總算結束了戰爭,大家都在歡呼,難道你們不為此高興嗎?”韓蕭挑了挑眉。

三人一臉嚴峻。

我們能高興起來就有鬼了,誰知道是不是剛出虎穴,又入狼窩……

見狀,韓蕭淡淡一笑,沒有繼續撩撥他們。

反正自己占了好處,就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了,以后有的是算賬的時候,他不打算現在就和三人計較剛才的事情,眼下不是一個合適的時機。

這時,韓蕭話鋒一轉,道:“行了,多的話就不說了,談正事吧,我有一個計劃,希望你們配合。”

“……什么計劃?”

三人有些意外。

咱們才剛剛取得勝利,黑星又要弄什么幺蛾子?

“我們擊敗世界樹文明的事情,你們封鎖消息,不要走漏出去,這支星際聯合軍成分復雜,最好暫時把他們控制起來。”

“呃……你這是要做什么?”馬布魯斯調疑惑。

韓蕭笑了笑,道:

“你們不是一直在追查誰走漏了情報嗎,我說是第三方,你們就是不信,正好我從世界樹之中得到了信息態警戒網的技術,效果不用我多解釋,你們都體驗過了,這樣或許能發現第三方勢力的蹤跡了,你們意下如何?”

話音落下,馬布魯斯三人頓時眼神一亮。

新書、、、、


上一章  |  超神機械師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