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直播之工匠大師 >> 目錄 >> 第666章 蚍蜉撼樹,螳臂當車

第666章 蚍蜉撼樹,螳臂當車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作者:九個栗子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二次元 | 九個栗子 | 直播之工匠大師 
直播之工匠大師 第666章 蚍蜉撼樹,螳臂當車
第666章蚍蜉撼樹,螳臂當車

第666章蚍蜉撼樹,螳臂當車

這樣的婚禮,在有些年紀大的人來說,簡直是瞎胡鬧。

但是難得的是,鄒家和瞿家都對此表示了默認。

瞿爸雖然現場僅僅面帶微笑,但私底下還是說:“孩子結婚,他們開心就好,本來就是一個儀式,什么樣的過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養出鄒凱這種性格的家庭,又怎么會不開明呢?

在鄒媽眼里,兒子自是千好萬好,如果非要說他有什么缺點的話,那就是他一直死犟著不肯結婚了。

但是現在他悶不吭聲地給找了個這么好的兒媳婦兒回來,她簡直樂壞了,自然是他們說啥就是啥了。

看著兩家人其樂融融,甚至瞿蓓蓓也上去扭了幾下,眾人也大概明白了雙方的態度。

到了最歡樂的時段,沈曼歌也放下手機,跟著大家一起嗨起來。

聽著那邊傳來的動靜,陸子安微笑著端起茶,緩緩喝了一口。

傷感也有,遺憾也多,但更多的,還是祝福。

忙碌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

陸子安忙起來,連自己的生日都忘了。

一是工程這邊確實很忙,如今基建都差不多完成了,他們更多的時間都是漂在海上。

各方面的監測,時時變化的數據,都讓所有人心里都捏了一把汗。

這種時候,陸子安簡直是所有人心目中的燈塔。

不管什么情況下,只要陸子安出現,淡淡的一句話,就能讓所有人都振奮起來。

好像,有他在,沒有什么解決不了的問題一樣。

人工島開工這天,所有人都打了雞血似的激動不已。

深插式鋼圓筒快速成島技術。

這是全華夏、乃至全世界范圍內,首次提出的全新概念。

到了開工的時候,陸子安率先登船,身后是一眾神情肅穆的工程師們。

每個人都心懷激蕩,壓抑著滿腹熱血,動容地眺望海面。

陸子安站在船頭,遙控指揮著每一個細節。

“各就各位!”陸子安一聲令下,所有人都迅速忙碌起來:“1號!”

“報告,1號已就位!”

陸子安眉宇沉著,果斷地下令:“預備,放!”

伴隨著他清冷而堅決的聲音,首個鋼圓筒振沉入海。

鋼圓筒高40.5米,直徑22米,插入海底泥面21米,是世界上體量最大的鋼圓筒。

海水激蕩,浪潮暗涌。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抻長了脖子張望。

鋼圓筒沉底,然后落定。

海底有淤泥被推擠,監控里探測到海底有數米深的渾濁。

這樣的情形,對他們后面的施工是不大方便的。

每個鋼圓筒放下去,都需要經過精密的測量。

它們最終是要圍成一圈筑島的,中間不容許偏差,稍有差錯,都會影響人工島的外形。

如果事情再惡劣一點,鋼圓筒中間的縫隙過寬,就算最后填充了砂石混凝土,日積月累的海水沖刷、腐蝕,將會造成嚴重的事故……

起到這些,工程師們都有些不寒而栗。

有人忍不住出聲,略帶糾結地看著陸子安:“陸大師……”

要不,等海水澄澈了再繼續吧……

要不,等明天,也許……

陸子安知道他們在擔心什么,卻全然沒有將惡劣的情形放在心上。

他的目光依然平靜而沉穩,聲音非常淡然:“很正常,別太擔心。”

真的嗎……

眾人張了張嘴,想起平時陸子安的精準,又紛紛閉上了嘴巴。

自始至終,兩位總工都沒有說話。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在眾人或期待,或緊張的眼神里,陸子安微微提高了聲音:“2號準備,一分鐘后就位。”

一分鐘。

平時的一分鐘,仿佛一眨眼就過了。

但這時候的一分鐘,人們簡直度日如年。

陸子安卻不管他們有多煎熬,連一句安撫的話也沒有。

當海浪漸微的時候,話筒里終于傳來了聲音:“報告,2號已就位!”

“好。”陸子安迅速調整著監控器,人們還在茫然的時候,他已經下令:“預備,放!”

一個,又一個。

雖然海浪依然有,甚至海底已經一片渾濁,全然看不見光影,但他們卻不再緊張。

因為監控里顯示的影象,已經遠遠超過了他們的預期。

每一個鋼圓筒都緊緊相依,中間間隔甚至比他們預算的還要緊密。

直徑22米的鋼圓管,當它們立成一排,海浪根本對它們造不成任何影響。

如蚍蜉撼樹,如螳臂當車。

眾人眼里露出滿滿的興奮,議論聲越來越大,有的甚至已經在想著峻工后如何慶祝了。

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等放到第十二個的時候,陸子安聲音頓了頓:“停。”

“怎么了?”眾人有些緊張地看向他。

陸子安聲音很平靜,手指點了點腕間手表:“下午五點了,光線不好,收工,明日繼續。”

這時,眾人才感覺到自己早已經饑腸轆轆。

施工的工人們還能輪班,但他們卻看得太認真,也太起勁了,甚至都忘了吃午飯。

吃飯的時候,所有人都在說施工的事情。

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歡喜和激動,紛紛覺得,請陸大師來坐鎮,簡直是上頭做得最正確的決定。

林總工吃完飯,卻沒找到陸子安。

一路問了不少人,才終于在背風口找到了他。

“子安,怎么在這,沒去吃飯?”這邊剛好是個吸煙區,林總工遞了支煙過去。

陸子安笑笑,伸手接了:“吃過了。”

“怎么了?今天施工挺順利的啊,有心事?”林總工是過來人,雖然陸子安喜怒不形于色,但一想也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

“沒……”陸子安手肘抵在鐵欄桿上,微微彎著腰,抽了口煙:“今天,有人生日……”

林總工腦海里,忽然想起與陸子安有關的新聞,心下了然:“心上人?”

“……我媽。”陸子安含笑看了他一眼,笑容里有些惻然:“她今年五十歲……整。”

在長偃,非常在乎整生,所以雖然陸爸如今低調了許多,但還是給辦了酒。

如同鄒凱他們結婚一樣,這一次的現場,陸子安依然無法到場,只能通過沈曼歌拍的視頻和照片才得以一見。

家里的樹又長高了,咖啡更加月半了,爸媽也老了,鬢角泛了白。

一切的一切,都讓陸子安瘋狂地想家。

父母在,不遠游。

他手指夾著煙,輕描淡寫:“我爸上個月,生過一場病,我媽身體每況愈下……都是曼曼,嗯,我未婚妻伺候他們……”

甚至,他們都沒有告訴他。

他在外邊給家人說話,都是報喜不報憂,他們反過來也是這樣。

說起這個沉重的話題,林總工也沉默了很久,才艱澀地道:“有時候,人生總還是難免會有……”

到底不擅長安慰人,他支吾半天也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說話間,他無意看了陸子安一眼。

卻看到陸子安挑了挑眉,看他的眼里充滿了戲謔:“還真信了啊?我逗你的,哈哈,走吧,忙一天了,晚上好好睡一覺,明天得早起。”

回去以后,林總工一直在想,陸子安到底是玩笑還是真心話。

或許……真假摻半吧……

到了第二天,林總工特地仔細觀察了一下陸子安。

卻見他精神飽滿,眸中精光畢現,哪里有昨天那神傷的模樣。

所以果然是逗他的嘛……林總工嘆笑著搖頭。

在陸子安的指揮下,120個鋼圓筒逐一入海。

每一個弧度,每一根線條,都精準到讓人驚嘆。

尤其難得的是,整座島的外形設計,全部是陸子安親自操刀。

最后一個鋼圓筒入海,確定放置無誤,林總工舉起望遠鏡,仔仔細細看完之后,滿眼興味地道:“陸大師,你確定,每個鋼圓筒的位置都沒偏差嗎?”

陸子安頭都沒抬,翻看著整個監控系統:“這幾天天氣都挺好,海里情況也比我預估的好很多,我根據反饋回來的數據測算過,誤差小于0.1。”

喲,這口氣大的。

眾人都笑了起來,有敬畏,亦有欣喜,但更多的,是林總工這般興致高昂的。

林總工笑瞇瞇地起了身:“那成,我這就過去瞧瞧!”

他倒想測量看看,每個鋼圓筒之間的間隙到底是不是一樣!直播之工匠大師 第666章 蚍蜉撼樹,螳臂當車


上一章  |  直播之工匠大師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