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出閨閣記 >> 目錄 >> 第311章 飛鴿傳書

第311章 飛鴿傳書


更新時間:2018年06月21日  作者:姚霽珊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姚霽珊 | 出閨閣記 
出閨閣記 第311章 飛鴿傳書
第311章飛鴿傳書

第311章飛鴿傳書

陳劭的病情越見加重,陳瀅數度前去探望,想要與他就失蹤的這八年好生談一談,卻每每止步于他的頭痛癥與眩暈癥。

事實上,自陳劭重回故園,他們父女還從不曾討論過這個問題,陳瀅亦從不曾主動問起。

她相信陳劭,也相信太醫院。

一個人是否演戲,陳瀅自信是能夠一眼看出的。而經由全大楚最頂尖的醫生會診得出的結論,她亦無由置疑。

可是,周家三口的出現,卻讓她對自己的判斷產生了懷疑,然而可惜的是,陳劭的身體狀況不允許她進行驗證。

陳劭病情加重后,太醫院兩度來人診斷,最終得出結論:因為受到了強烈的刺激,陳劭腦部的血塊正在自行散開,所以才會導致他經常性的頭疼、頭暈。

這說不定還是件好事,于他恢復記憶大有裨益。

得知此事時,陳瀅既欣慰于自己的父親不是個遇事就躲的渣,卻又失望于不能進一步調查。

李氏只在床上躺了一天,次日便恢復了原狀。

這些天來,她忙著處置鳴風閣諸事,表面上甚至比從前還要有精神,就連飯量也跟著見長。

陳瀅擔心她熬出病來,時常從旁勸解,李氏卻表現得云淡風輕。

“外人都在瞧我的笑話兒呢,我又豈能遂了他們的意?”

在一次與陳瀅對坐閑聊時,李氏如是說道。

她要強的個性在這一刻展露無疑,語畢又揚著脖子冷笑:“外頭來的什么哥兒姐兒,與我何干?誰愿意留誰留,總歸到不了我跟前兒。說句難聽的,這鳴風閣里便是多生了一棵草,那也得我點頭,它才能長。”

說完了這些,她又反過來勸陳瀅:“這都是我們大人的事兒,你一個小孩子很不必多管。想吃什么、想玩兒什么,自去便是,別老拘在院子里,看悶出病來。”

見她表現得如此灑脫,陳瀅無從勸起,只能越加小心翼翼地陪著她。

李氏卻是言出則行,該干嘛干嘛,府中諸人的側目她就當沒瞧見,竟是比以往更多了幾分肆意,直叫人刮目相看。

除了父母之外,陳瀅的另一個關注點,便在那周家姐弟身上。

她在等團哥兒痘疹痊愈。

雖然很懷疑周九娘所謂的“出痘”一說是否屬實,但前有大夫“六成拿手”考語,后有許老夫人并許氏嚴令,陳瀅便想著,還是“寧可信其有”來得穩妥。

成人出水痘是很兇險的,陳瀅總不能為了一探究竟,就把闔府親人的健康置之腦后。

于是,有力無處使,便成了她近日來心情的寫照。

所幸裴恕與郭婉都寫了信來,給了她一點安慰。

這兩個人就像約好了一樣,在信中對陳劭之事皆絕口不提,只問候了陳瀅夏安,裴恕說了幾句沉尸案的事情,道小臻已經快要找到了,而郭婉則講了些有趣的生活瑣事。

隨信附贈的,還有他們各自的禮物。

裴恕乃是外男,禮物不好選,他便大包大攬地送了整車鮮果過來。

這禮物自是沒問題,就是這大夏天兒的,鮮果又不能久藏,陳瀅收到后立時便給各房各院送去了好些,弄得那兩天滿府里都是瓜果味兒。

sp;而郭婉送來的,則是一張銀票。

兩千兩通兌通存的銀票,指明是捐贈給女校的。

拿著那張銀票,陳瀅不由感慨萬千。

得友如此,夫復何求。

只有郭婉知道,此刻能讓陳瀅放下愁腸的,唯有“事業”與“夢想”。

時間便在這起起落落間逝去,轉眼已是大暑節氣。

這一日,陳瀅做完了每日的功課,正要去陪李氏用早飯,卻見知實走來稟道:“姑娘今日便在房里用飯吧,方才絳云來報說,劉媽媽把夫人給請了去。”

陳瀅聞言,不由微覺奇怪。

這一大早的,劉寶善家的把李氏請去作甚?

“她說了是什么事兒么?”陳瀅問道,將凈面的布巾擱進了水盆中。

知實恭聲道:“劉媽媽沒說,她來的時候挺匆忙的。羅媽媽本想去叫姑娘來著,劉媽媽給攔下了,只說是老太太請夫人去說話兒。”

陳瀅蹙眉想了想,起身吩咐:“你去把新裁的夏裙替我找一套出來,我去尋母親去。”

她委實放心不下李氏,總要去明遠堂瞧瞧才好。

知實應了個是,去那箱籠里頭挑了套鵝黃的衣裙,尋真忙過來幫陳瀅梳頭,一面便輕聲問:“姑娘何時用飯?”

“等母親回來了一起用罷。”陳瀅說道,又笑:“這天氣總歸也熱,飯菜涼一涼,吃著倒還舒服。”

見她還有心開玩笑,尋真與知實的心情便都放松了些。

匆匆洗梳完畢,陳瀅才帶著人跨出鳴風閣,迎頭便見李氏扶著紫綺的手,慢慢地走了過來。

“娘,您回來了。”陳瀅笑著迎上前去,不著痕跡地觀察著她的神情。

李氏沉著臉,目色微寒,面容沉黯而壓抑。

陳瀅見狀,卻是暗自松了口氣。

一個人會生氣、會動怒,便表示她的情緒還有起伏。

陳瀅情愿李氏把滿屋子東西都給砸了,也不想看到她心如死灰的模樣。

李氏似是心神不屬,任由陳瀅扶回了正房。

命人擺上早飯,陳瀅便把眾人都遣退了,拿起青東瓷的勺兒給李氏盛粥:“母親,女兒能問問是出了什么事兒么?”

李氏先不答,抬手去捏眉心,面上涌起濃濃的疲色。

陳瀅將粥碗放在她面前,她拾起牙箸,嘆了口氣:“也不是什么大事,是派出去的幾個家將飛鴿傳書回來了。”

陳瀅怔了怔,旋即便記起,許老夫人曾派了幾名家將去周九娘的家鄉查探虛實。

“卻不知信中說了些什么?”她將兩樣小菜往李氏跟前挪了挪,抬眼看著李氏。

雖然從表面證據來看,四房在背后搗鬼的可能性最大,但陳瀅對此卻持懷疑態度。

四房兩口子就沒一個蠢的,若是他們設局,絕不會連個替罪羊都沒有,就這么光著膀子上。

她還是比較傾向于這是別人做的局,陳勵則是被人利用了。

至于周九娘姐弟的真偽,就算驗出是假,尾怕也不好查清。(/book/136639.html)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閱讀網出閨閣記 第311章 飛鴿傳書


上一章  |  出閨閣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