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前方高能 >> 目錄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待兔

第六百一十九章 待兔


更新時間:2019年12月02日  作者:莞爾wr  分類: 言情 | 玄幻言情 | 異能超術 | 莞爾wr | 前方高能 
前方高能 第六百一十九章 待兔
最好看的小說,就在武林

第六百一十九章待兔

第六百一十九章待兔

作者:莞爾wr

狐尾女修的媚術之體,對于男修來說有一定的加成作用,能誘惑人使其放松警惕繼而上勾。

可是宋青小與她同為女性,那媚惑之術對她來說不止沒有加成作用,反倒效果還大大降低了。

更何況她心志之堅,非同尋常,這狐尾女修實力又遠不如她,自然便更不可能將她迷惑。

到了這樣的地步,那‘青袍’被宋青小揭破來歷之后,還并不承認,咬牙辯解道:

“不可能,我們說好了同盟呀,如果我不是青袍,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們的約定呢?”

“那豹系二號臨死之前的喊話,你們也聽到了吧?”宋青小笑了笑,看著‘青袍’因自己的話而渾身微微顫抖。

兩撇胡男人被蚊仙人抓住之前的一聲求救,肯定是引起了其他試煉者關注。

至于她與青袍之間所謂的‘同盟’,是青袍當時有意放出的信息,在試煉空間的時候眾人都看在眼中。

就算沒有任務開啟之時,青袍阻撓古怪老頭兒的舉動,但此人廣撒網,多斂魚,當時的情況下,他私下聯絡的可并非自己一人,就連兩撇胡男人他也放出過與之合作的信息,狐尾女妖知道二人‘同盟’的消息又不是什么關鍵的證據。

青袍此人陰森狡詐,最大的破綻便是之前在宋青小的識海之中曾打下過一絲神識烙印,宋青小并沒有將之驅除。

他如果真離自己近了,不止是他能感應得到自己的存在,自己同樣也能輕易搜索到他的位置,這一點狐尾女妖卻是并不知道的。

再說他為人謹慎,若是真躲在近處,看到宋青小斬殺紫眸童子的一幕,必定不敢輕易冒進。

唯有這狐尾女修,應該是跟一個化嬰境的強者合作,仗著有兩個人,便想分一杯羹,被人作為與兩撇胡男人一樣的魚餌形式存在,才有可能這樣膽大妄為,冒險走到她面前。

不就是仗著她身后還有一個依勢在,妄圖一個將自己釣出,吸引住自己注意力,另一個再從后偷襲,趁機得手。

“真君?”她抿了抿嘴角,“黑狼真君?”

“沒有……”‘青袍’的臉上幾乎已經繃不住平靜了,臉頰肌肉都在微微哆嗦,她每說一個字,都像是用盡了渾身的力量,才能控制著自己的音量不要發抖。

宋青小懶得與她多費唇舌,將其制住之后放出神識搜索。

但方圓數十里內,除了此人氣息之外,并沒有其他氣息存在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青袍’也沉不住氣了,她被宋青小制住,但過了這么長時間,說好的合擊之人卻并沒有出現,她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逐漸臉色便有些難看了。

“看來你的盟友已經跑了。”

宋青小神識掃蕩了一圈,并沒有感應到那黑狼真君的氣息所在,這才開口。

“不可能!”

‘青袍’一聽這話,還不肯甘心。

事已至此,陰謀敗露,她索性不再裝了,眼中閃過一絲戾色,身上白光一涌,一股靈力沖擊之下,頓時將自己身下那纏著她腳踝的冰索震破。

同時她身后之處隨即數條蓬松的雪白長尾鉆出,那長尾化為長鞭,往宋青小橫掃而來。

但那幾條長尾在還未拍至宋青小面前,便‘轟’的一聲如撞上一層無形的禁制,被一股力量反彈而回。

‘噗!’

這股力量反噬之下,將狐尾女修擊,令其身形一晃間,倒飛著‘撲通’摔落,才剛撐起身來,便噴出一口血霧。

隨著這股精血一吐出,狐尾女修氣息紊亂,頓時維持不住幻像之容,那身形開始萎縮,面容由青變白,眨眼功夫便化為一個嬌媚的女修。

此時她面色慘白,越顯得一雙眼睛盈盈欲訴。

在她周圍,不知何時隱伏的幾顆星辰緩緩顯出。

那星辰之上青光悠悠,牢牢將她禁錮在大陣之中。

“試煉之中,你還真相信同盟之誼?或者你認為他中了你的媚惑之術,不可能拋下你不顧?”宋青小以星辰大陣將其困鎖后,便不怕她再耍其他花樣了。

與這狐尾女修講話的同時,一面神識卻并不放松,仍在關注四周。

此人與黑狼真君恐怕有過什么密謀,但隨著狐尾女修失敗之后,黑狼真君見勢不妙,想必已經溜走了。

畢竟宋青小斬殺紫眸童子,又重創蚊仙人,還能不受重傷,黑狼真君不可能為了一個有口頭同盟之約的女修冒這樣大的危險。

“賤男人!”那狐尾女修恐怕也想到了這樣的結果,表情不由更是難看,怒罵了一聲之后,她隨即牙齒一咬,將手撐地,纖指化為長爪,根根銳利非凡的指甲鉆出十幾厘米,深深抓入地面之中。

她鼻腔發出一聲冷哼,雙腿后蹬,臀部之上‘嗖’的又被她逼出兩條長尾。

五條白色蓬松狐尾如巨型海藻在陣中搖曳,她將柳腰一擺,狐尾之上靈光閃動,再次蓄力轟出。

看來黑狼真君靠不住了之后,她準備靠自己硬搏。

‘嗖嗖’數聲之下,她的長甲抓出兩排光影,‘轟’的一聲擊往其中一顆星辰之上!

她打算先將其中一顆星辰擊破,脫陣而出。

那兩排抓出的白色幻影擊到星辰之上,但她預料之中的爪影將星辰擊碎的事情并沒有發生,白影擊落到星辰之上時,青光大盛,將那白影壓蓋下去,化為強悍的靈力反擊而回!

女人一見此情景,當即兩只前臂格擋在自己面前——

‘砰!’

靈力沖擊過來,被她所擋,只是沖力卻推著她嬌軀‘噌噌’后退,直到撞上身后的禁制才‘砰’的一聲止住身體。

狐尾女修嘴中發出一聲悶哼,將手臂一放時,嘴角沁出鮮血,臉色又比之前更為慘白幾分,眉宇之間甚至浮出層層白色的絨毛,上半張臉已經化為狐形。

那數顆星辰紋絲不動浮在半空,并沒有被她撼動。

她此時自己心里也極為清楚,憑她實力,恐怕難以將這星辰大陣破去,她眼中飛快閃過絕望、焦急、怨毒之色,最終又將這些情緒隱去,化為一雙盈盈淚目,可憐兮兮的望著宋青小:

“放我出去吧,好么?”

她的眼中閃過一道妖冶的綠光,隨即那雙目變得更為顧盼生輝,且又楚楚動人,令人忍不住生出憐惜之心。

“男人都不可靠,都只是想要利用我們而已。”

狐尾女修盤坐在地,語氣如訴似泣,有些幽怨看著宋青小:

“我們同為女人,何不團結呢?”

“我說過,你遇上的是我。”宋青小對她的柔聲哀求不為所動,只是平靜的看著她道:

“媚術對我來說沒有作用,你不如省省力氣。”

試煉之中的修煉者心狠手辣的程度可不分男女,這狐尾女修此時示弱,但她若真是善心人,可活不到如今。

更何況死到臨頭,她還妄圖以媚術迷惑人,可見其賊心不死。

“看樣子黑狼真君不會再出現了。”

大魚溜走,但好歹留下這么一個魚餌,這一趟守株待兔,便不算白費心思。

宋青小這話音一落,那被困在星辰大陣中的女人便當即變了神色,先前還楚楚可憐的神情一收,當即彈身跳起:

“我可以替您作餌,引其他人現身,我有‘千面變幻’之法,妙用無窮,還有作用的……”

但她說的話顯然并沒有令宋青小改變心意,星辰大陣之上青光大振,女人似是預料到了什么一般,臉色當即扭曲:

“不……”

她喊話聲中,身體一扭,面容化為狐形,咧開嘴角,露出尖齒,兇相畢露,再次往星辰大陣沖撲而來。

但不等她沖至,星光斬出,靈力交織成光網,將她騰空而起的身體蓋去!

“啊——黑狼,你不得好死……”

話音未落,靈氣將她身體斬中,頓時血光在陣內四溢。

這狐尾女修雖說有奇妙秘法傍身,但畢竟不過才剛踏入化嬰之境,并不擅長攻擊。

而宋青小的星辰大陣霸道無匹,吸收了‘八方神魔地煞陣’之后,威力更強數倍。

隨著她升入化嬰境中階,哪怕就是化嬰境頂階的人入她此陣,也難逃出。

星芒一斬之下,那狐尾女修頓時神魂俱滅,怨毒的喊話聲戛然而止。

宋青小識海之中,任務提示悄然發生變化:封神之戰。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7142,并開啟神境。

那圖榜之上,代表著每個不同試煉者的標識也跟著發生改變,那冒著粉色煙霧的洞府隨著五尾狐女一死而消失,反之那朵冰雪印記則如吸飽了靈力一般,圖印又更清晰幾分,靈力也較之前更顯濃郁。

幾個標識所形成的圓環再次縮小,從一開始占據了整個圖榜,如今卻騰出了不少空位。

而不知是不是宋青小的錯覺,她總覺得這圖榜縮小的剎那,四周靈力也跟著一蕩,仿佛受到了影響般,有片刻的不穩定,地底一顫,但很快又恢復了原有的平靜。

宋青小皺了皺眉,放出神識探尋,但卻又并沒有查出異樣之處,這種異變應該跟任務的進度有關,她只得暫時按捺下心中的疑惑,看了看自己的掌心。

掌心上與她相結合的冰雪印記此時已經恢復了幾分她才掌控冰雪禁制之時的清靈,隨著這禁制世界得到修復,她發現自己并沒有刻意放出靈力,地面卻已經結出薄薄的霜冰。

她沉吟半晌,才將手掌一握,那浮在遠處的星辰重新飛回隱沒進她身體之中。

遠處那五尾狐女葬身之處,有一個似銀非銀的戒指浮在原處。

宋青小隔空一抓,那戒指便朝她飛了過來,落進她掌心之中。

戒指受星辰大陣一斬,外表已經損毀得頗為嚴重,隨著五尾狐女一死,與之相連的神識也斷開了。

宋青小如今也算經驗豐富,一眼便認出這是空間芥子。

沒想到她之前還在暗自擔憂自己的空間芥子不大夠用,這會兒試煉之中卻接連收獲了兩個。

這五尾狐女的身家倒是比兩撇胡男人更厚,可惜的是這芥子空間被星辰大陣斬傷,已經靈光十分暗淡了。

她神識一掃之下,便將這芥子空間內一眼看透。

里面的地方并不大,與她從紫眸童子身上斬獲的玉扣相較,僅有其十之一、二的大小,且因為戒體本身受損的緣故,又使得這里面的空間被縮小了許多,有一部份不再能使用。

但這戒指里面,卻被那五尾狐女裝了不少各式各樣的裝扮之物,光是衣服便有十數套之多。

除此之外還有各式各樣的化妝品、首飾等,打扮的東西占了大多數,除此之外便是一些各式各樣的瓶瓶罐罐及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了。

宋青小大致看了一眼,最為令她滿意的,便是那一堆衣服了。

雖說這些衣物大多款式繁復而夸張,但對目前的她來說無疑是最適合的,她毫不客氣將這戒指收入了自己的芥子空間之中。

此地接連發生了數場大戰,紫眸童子、兩撇胡男人及五尾狐女都死在了此處,連蚊仙人也在這里吃了大虧,對其他人來說,這里便相當于自己的領地了。

宋青小的實力已經從圖榜之上顯現出來了,不到萬不得己的時候,活下來的其他人恐怕不會再過來此地,反倒還會特意避開她走。

她神識從那圖榜之上掃過,目前幾個標識之中,除了她之外,青袍所代表的水潭、紅發代表的火山、黑狼真君所代表的叢林、駝背大漢代表的山巖及那佛光都還在,她的注意力在那泛著綠霧的瘴氣之上停了片刻。

這些試煉者此時從圖榜的變化,想必已經猜出任務端倪了,此時大家都急著想狩獵,將自己所代表的標識印記保住。

宋青小與其主動出擊,不如找個地方先暫時休養生息。

接連幾場大戰之中,她雖說沒有受傷,但靈力也消耗了不少,正好趁此時機打坐恢復,只需要等著最后幾個勝利者出現,如此一來省力許多,不需要她再挨個動手清理。

想到這里,宋青小隨意選了個方向閃身而去,找到一座山頭,以靈力震開一個臨時的藏身之所鉆了進去。

雖說此時據她推測,其他人為了穩妥起見,不會打她主意,但為了以防萬一,她仍是放出了自己的六顆星辰,形成大陣守護在自己身側。

同時還將那當初從范江河身上所繳獲的迷蹤陣的法旗也擺放了出來,這東西對如今的她來說已經頗為低級,尤其對手都是化嬰境的修為,這陣法的作用便最多起個警示,還未必有多大效力。

可惜當日自己被人追殺之后,與銀狼分離。

否則此時如果銀狼在自己身側,憑其敏銳的嗅覺本能,倒比這迷蹤陣法更為可靠一些。

宋青小想到銀狼,又不免暗嘆了口氣。

星空之海之大,如一個獨立于帝國之外的小世界,里面危機重重,與銀狼這一分開,不知多久才能將它找回。

她郁悶了半晌,隨即收拾了自己的心情,這才運起靈力,開始恢復自己的實力。

四周靈力被她吸入體內,此地很快冰霧彌漫,將她包裹其中。

幾個小時之后,宋青小才重新將眼睛睜開了。

在這段時間之內,她的靈力已經恢復至七、八成滿了,果然不出她所料,這段時間內,并沒有其他試煉者來打擾。

她將手一揮,那形成大陣的六顆星辰一閃之間,便相繼飛入她身體之中,她將迷蹤陣也收了起來之后,這才將神識沉入識海之內。

在她修練之時,識海之內已經接連發生異變,任務提示變為:封神之戰!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10000,并開啟神境。

圖榜之上,由原本的七個標識,已經縮減為五個,這就證明在她修練打坐期間,又有兩個試煉者已經死了。

如她一開始預料的那般,受了重傷從她手中僥幸逃脫的蚊仙人最終并沒有活下來,那涌著綠色瘴氣的水潭已經消失,同時與之一并消失的,是那涌著黑霧的叢林,“黑狼真君?”

宋青小眉頭一皺,有些意外的開口。

黑狼真君與五尾狐女聯盟,卻臨陣脫逃,令那五尾狐女死在自己手中,沒想到最終卻仍未將命保住。

她的目光落到那圖榜之上的五個標識之上,此時那圖榜之上已經出現數色靈力相混合,形成一種混沌不清的色澤,將圖榜彌漫了。

五個標識之中,冰雪、火焰的印記最為醒目,靈力充足,使得那兩個標識的靈力所散發出來的紅、藍兩種色澤幾乎將其他標識都壓過。

她之所以印記清晰靈力充沛,是因為她斬殺了紫眸童子及五尾狐女兩個試煉者,吸收了這兩人禁制世界的靈力以補充自己。

而代表著紅發的印記之所以也如此穩固,恐怕是從她手中逃脫的蚊仙人最終被他所揀了漏。

蚊仙人吸食了兩撇胡男人,再加上自己本身所代表的禁制力量,死在紅發之后,便相當于他也吸收了兩個化嬰境修士的力量。

其次便是那姜黃色的圖騰了,反之則是青袍所代表的水潭,及那道佛光了。

令宋青小覺得詫異的是,事到如今,十個試煉者已經死了一半了,除了原本兩個丹境大圓滿的修士沒能熬得過多久之外,這死去的五人之中,甚至有三個都是原本的化嬰境強者。

但偏偏如今幸存的五人里面,竟還有一個丹境大圓滿的試煉者。

此人也不知是有什么不為人知的手段與秘法,竟能在強敵環伺的時候,躲到如今,將命保住,也算是十分有手段了。前方高能 第六百一十九章 待兔


上一章  |  前方高能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