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長寧帝軍 >> 目錄 >>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西域風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西域風


更新時間:2020年02月14日  作者:知白  分類: 歷史 | 歷史軍事 | 架空歷史 | 知白 | 長寧帝軍 
長寧帝軍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西域風
章節目錄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西域風

章節目錄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西域風

本站域名手機閱讀請訪問m.逼qu6

心里壓力有時候比朝著敵人放上三輪齊射的羽箭還要管用,兩位大將軍站在石頭城下什么都不做也足夠讓城里的水匪心里發毛,名聲足夠大,況且是殺名。

“不急。”

沈冷笑著對謝九轉說道:“先去治你的傷。”

謝九轉訕訕的問了一句:“大將軍不會想自己指揮吧?”

沈冷笑道:“說了你是先鋒,讓你打,就是你打。”

他問:“之前帶隊殺上去的那個校尉叫什么?”

“叫張永。”

謝九轉道:“是卑職的部下,已經在南平江水師有三年多。”

沈冷的眼睛瞇著,謝九轉大概就猜到沈冷什么意思了。

“他的傷怎么樣?”

“問題不大,醫官已經治療過,好在射中小腹的那一箭進去的不深,肌肉練的好也是有一些用處的。”

沈冷道:“如果他沒事的話,回頭我找人寫調令,你帶和他一塊到我東海水師來報到。”

謝九轉有些為難的看了沈冷一眼:“不太......不太方便。”

沈冷:“為何?他不愿意嗎?”

“也不是......是,是剛剛孟大將軍先和卑職說了一聲,然后也去見了張永,張永聽說大將軍要把他調到東疆刀兵,一興奮就直接答應了。”

沈冷回頭看向孟長安:“你什么時候去見的張永。”

孟長安聳了聳肩膀:“在你剛剛去茅廁的時候。”

沈冷:“你怎么能這么無恥?我只是去大了個便你就把人挖走了。”

他忽然反應過來什么,連忙有問謝九轉:“你被他挖走了嗎?”

謝九轉:“那哪兒能,孟大將軍剛剛倒是和我說來著,不過我已經答應大將軍你了,自然不會再答應孟大將軍,卑職更愿意到水師。”

沈冷點了點頭:“不去就對了,張永去了刀兵他會后悔的,那邊可彎了。”

謝九轉:“......”

孟長安:“還彎的過你東海水師?”

沈冷:“嘁......東海水師的漢子們梆硬梆硬的,如同大寧的制式黑線刀一樣筆直,寧折不彎。”

孟長安瞥了他一眼:“說正事。”

沈冷道:“正事已經說完了,現在去睡覺,明天一早再打。”

孟長安點了點頭:“那就去睡覺。”

謝九轉有些茫然,他等沈冷和孟長安走了之后,拉了陳冉一下:“兩位大將軍為什么不讓直接進攻?雖然石頭城比較高而且頗為堅固,但我們現在士氣正盛......”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陳冉打斷,陳冉拍了拍他的肩膀:“問你個問題。”

謝九轉問:“什么問題?”

陳冉道:“兩位大將軍有必要親自到陣前來嗎?打幾千水匪而已,其實根本不值得他們臨陣,這不僅僅是身份不身份的問題,若是讓人知道了打一些水匪也要兩位大將軍率軍還親自臨陣沖殺,這會被人笑話說大寧無人可用,兩位大將軍臉上無光,你臉上也不光彩。”

“但是他們兩位為何要上去看看石頭城的防御?不管是沈大將軍還是孟大將軍,都不會親自臨陣指揮更不會上陣殺敵,卻還是上去了,你想過嗎?”

謝九轉一怔:“沒有想過,我以為只是正常的上去隨便看看,是臨陣指揮的習慣。”

“對付一群水匪,動用一位你這樣的五品水師將軍其實已經足夠了,如果不是他們人多的話,只有幾十人或者上百人,連你親自帶隊上去都是掉價。”

“兩位大將軍是在幫你,他們站在那,自報姓名,那些水匪就算是不怕,壓力大不大?”

陳冉問。

謝九轉點了點頭:“肯定壓力大,所以我才想著趁勢進攻,一舉拿下石頭城。”

“瓜娃子。”

陳冉看著他笑道:“以后到了水師,你多請我喝幾頓酒我多教教你......兩位大將軍為什么說明天一早再打?是因為在等水匪精神近乎崩潰的時候,第一,你說的趁勢進攻并不合理,最適合進攻的晚上,哪怕是今晚打也比你現在帶人上去合理,因為敵人的羽箭數量有限,他們不敢浪費,所以夜晚進攻傷亡會更小。”

“第二,我說今夜進攻比現在進攻合理,水匪會不會猜到?”

謝九轉想了想,點頭:“會,他們也會警惕今夜我們進攻。”

陳冉又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去治療你的傷吧,然后找個地方好好睡一覺,睡醒了餓了就吃,吃完了再睡,明天天亮之前打起精神就行。”

說完陳冉就走了:“我也先去找地方貓一會兒。”

謝九轉總算明白過來,兩位大將軍現身在石頭城下,并不是真的只是觀察地形,最主要的是給對方壓力,讓他們不敢放松,他們白天不會放松晚上更不會,會整夜提防著。

明天天亮之前,敵人的體力和精力也就差不多到極限了。

所以謝九轉笑了笑,把自己的親兵叫過來:“今夜,每隔一個時辰往石頭城那邊放箭,不要心疼箭,一次最少每個人放五支箭,選二百人,放完了就回來。”

親兵隊正立刻應了一聲。

謝九轉下去,找到醫官給他包扎傷口,他坐在那沉默了一會兒后忽然噗嗤一聲笑了,把醫官笑的有些懵。

“你這是在笑什么啊將軍?”

“沒事沒事。”

謝九轉擺了擺手。

他是開心,以前在水師他是主將,所有人都以他為尊,他也覺得自己挺是那么回事的,最起碼不是個庸才,可是剛剛學到的才是實戰的經驗,想象中的戰爭和實際上的戰爭,真的不一樣,想著自己就要去東海水師了,確實有些開心。

會學到更多更多。

“大寧的每一位大將軍,都了不起。”

他自言自語了一句。

醫官給他包扎好,應和了一聲:“肯定的啊,哪兒能是誰都可以做大將軍的。”

距離天亮還有半個時辰左右,沈冷起來活動了一下,在空地上打拳,剛打了沒一會兒孟長安走過來,看了看他:“練練?”

沈冷笑道:“練練就練練。”

半個時辰之后,東方微微發亮,號角聲響起,大寧戰兵開始朝著石頭城這邊集結,陳冉打著哈欠過來,然后就懵了......看了看沈冷青了的左臉,又看了看孟長安腫了的右臉。

“你們倆......若是傳出去,人家還要說,兩位大將軍領兵打一股水匪,結果還被水匪打的鼻青臉腫。”

沈冷揉了揉自己眼眶:“下手沒輕沒重的。”

孟長安:“呸!”

他右邊臉腫的挺高的。

兩個人找來圍巾把臉蒙上,站在隊伍后邊,哪里敢讓士兵們看到他們這般模樣。

不多時,戰兵隊列集合完畢,依然是謝九轉指揮,乙子營的大軍都在后邊呢,黃然將軍坐鎮后隊。

“盾陣向前,帶著撞木和云梯上去。”

謝九轉吩咐了一聲,然后回頭看向另外一隊戰兵:“把弩車調整好,試試他們的城門堵嚴實了沒有。”

這兩家弩車是從戰船上拆下來的,晚上動用了數百人才運到這半山腰。

幾百人組成了盾陣,長方體一樣往前移動,盾牌里邊的人抬著云梯貓著腰往前走,沒多久盾牌上一陣陣的震動,噼噼啪啪的聲音開始出現,守城的水匪開始放箭了。

一支重型弩箭射了出去然后重重撞擊在城門上,因為角度和地形的緣故,弩車調整到正好打到城墻上有些艱難,況且只有兩架弩車也起不到多大的壓制作用,所以干脆就用來轟門。

小腿粗的重型弩箭呼嘯而出,砰地一聲戳在城門上,這一擊直接打透了門板,有半截多弩箭穿到門板后邊去了。

“他們沒有堵死城門!”

指揮弩車的校尉喊了一聲。

“那就打。”

謝九轉一聲令下。

兩家弩車朝著城門方向開始不停的發威,砰砰砰的聲音不絕于耳,而士兵們組成的盾陣也在逐漸靠近城墻。

已經一天一夜沒有睡過的水匪們全都慌了,他們的羽箭不停的放下來,可是幾乎都不能穿透盾牌,步兵盾又大又厚,尋常的羽箭就顯得有些無力。

盾陣上面的盾牌上插著一層白羽,遠遠的看過去,移動的盾陣就像是一條奇怪的鐵甲大爬蟲。

就在這時候乙子營將軍黃然從山下上來,他負責鎮守后隊,可實際上也沒有什么太多可注意的,山上打的這般熱鬧,他怎么可能忍得住。

上來之后看到盾陣已經快到城門口了,而弩車也把城門的門板打的出現了幾個破洞,透過破洞能看到里邊人影綽綽似乎是想找東西堵住,然而重型弩箭還在往門板上撞,他們也不敢太靠前。

城門是水匪們前些年修繕的,那時候又沒有想到過會被重弩轟。

“搬石頭砸!”

城墻上的郭亭嘶吼了一聲,率先搬起來一塊石頭往下砸,盾陣已經到了城墻外邊,再往前走幾步就是城門了。

“弩車,停!”

隨著謝九轉一聲令下,兩家弩車停止擊發。

盾陣的前邊打開一扇門一樣,兩列士兵抬著一根圓木沖了出去,朝著城門狠狠撞了一下......砰地一聲悶響,本就被打出來不少小洞的門板被撞破。

里邊的水匪用木棍頂著門板,這一下撞擊也把他們震的手臂發麻。

大寧戰兵這邊幾名抬著圓木的士兵被石頭砸中,立刻有人遞補上來,抬起圓木繼續朝著木門猛撞。

兩下,門板破開一個大洞,城門洞里的水匪用連弩朝著外邊激射,城門外邊的大寧戰兵也用連弩還擊,整個門洞里到處都是弩箭在激飛,打在兩側的墻壁上火星四濺。

終究還是大寧戰兵壓制了水匪,門板被士兵們砍出來更大的洞然后沖了進去。

黃然看到這就知道大勢已定,他往四周找了找,然后看到了陳冉:“兩位大將軍呢?”

陳冉笑了笑,朝著那兩個蒙著臉的家伙努了努嘴。

黃然一怔:“西......西域風?”


上一章  |  長寧帝軍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