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目錄 >> 51.代號-裂顱

51.代號-裂顱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5日  作者:驛路羈旅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驛路羈旅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51.代號-裂顱
51.代號裂顱

51.代號裂顱

驛路羈旅:、、、、、、、、、

靈魂,這是很神秘的領域。

哪怕對于泰瑞昂這樣的死神之神來說,他都不敢胯下海口,說自己完全掌握了靈魂的奧秘。

靈魂也是生與死的循環中極其重要的一環,對于普遍認知中的生命而言,其本質到底是血肉組成的,飽含生命能量的軀體,還是軀體所承載的,更深層,更有意義的東西?

到底是血肉組成了生命,還是靈魂撐起了生命,亦或者是兩者的融合,才能被稱之為生命?

這是個直至生命本源的問題,對于任何文明而言,這都是對于生命的自我理解的流程中極其重要的一環。

而現在,它的一部分最本源的秘密,已經向大領主和整個黯刃敞開了。

“她還活著,沒有什么異常,所有的器官乃至思維都在正常運轉。”

大領主用手指指著眼前的薩洛拉絲女王,對身邊的兩位特工長官介紹到:

“我們沒有傷害到她,我們還加強了她與她妹妹的感官,相當于我們做了好事,我們給予了她們更遼闊的未來...她們的靈魂也是完整的,不像是“深海”那樣的組合體。”

泰瑞昂用一種看藝術品的目光,看著眼前這個赤裸著軀體的艾瑞達惡魔,他說:

“她們的靈魂沒有裂痕,亦沒有縫合的痕跡,那就是她們的軀體所孕育的原本意識,我們所做的,只是給這靈魂加上了一個小小的“開關”,一個連薩格拉斯親至,都無法看穿的靈魂“開關”。”

“開關?”

瑪維有些懷疑的看著眼前如提線木偶一樣的惡魔女士,她低聲說:

“恕我直言,大領主,我看不到這“開關”存在的意義,如果只是單純的思維控制,那么用一些精神引誘魔法同樣可以做到,而且很輕松,完全不需要這么大費周章。”

“不!這完全不一樣!瑪維。”

泰瑞昂搖了搖頭,他嘗試著組織語言,來為自己麾下最好的特工們解釋發生在艾瑞達雙子身上的事情,但聯想到當初大巫妖為他解釋這原理的時候,用的那些復雜繁瑣的專業名字,大領主便再次搖了搖頭,他舉起一根手指,對身邊的兩位特工說:

“算了,讓我給你們演示一下吧。”

說完,大領主打了個清脆的響指,這仿佛像是一個命令一樣,之前如提線木偶一樣站在原地的薩洛拉絲女王的眼神在瞬間改變,就像是記憶斷線又重連一樣,揮起雙手,尖叫著砸向眼前的大領主。

但是在她的雙手接觸到泰瑞昂的前一刻,又一聲清脆的響指聲傳來,她的動作就像是按下了暫停鍵一樣,又一次飛速的恢復到了提線木偶的狀態。

就像是在等待著命令的機器人一樣。

“回到你17歲的生日那一天!”

大領主低聲吩咐了一句,然后在瑪維和娜薩的注視中,大領主揮了揮手指,可憐的試驗品又一次“蘇醒”,但這一次,她并沒有立刻對大領主做出攻擊的動作,而是尖叫著,如一個正常的女人一樣,一邊彎下腰,用雙手試圖捂住自己赤裸的軀體,一邊滿眼驚恐的看著眼前的三個古怪的人。

那姿態,根本不像是一個惡名昭彰的惡魔,反而像是那些純潔而無知的女孩一樣。

她驚恐的看著四周那完全不熟悉的場景,用軟糯的艾瑞達語尖叫著:

“奧蕾塞絲!你在哪?這里是什么地方?快去求援!妹妹,快去找阿克蒙德導師求援!奧秘學宮被敵人入侵了!快拉響警報!”

“啪”

又一聲響指聲傳來,在上一刻還如正在上學的女學生一樣驚恐無比的薩洛拉絲女王,在這一刻又恢復到了那提線木偶的狀態里。

大領主沒有再下達命令,而是扭頭看著身邊的娜薩和瑪維,他問到:

“現在懂了嗎?”

“靈魂,是生命的核心,而記憶,是靈魂的基礎,阿納斯塔里安完成了一項極其驚人的研究,他用自己的智慧,向我們揭示了靈魂的真理,他教會了我們如何通過編碼記憶,從基層向上,快速更改靈魂的本質...從今往后,我們不再需要那些很容易被破解的精神魔法,也不再需要花大力氣策反敵人,更不需要再艱難的培養屬于自己的王牌特工。”

泰瑞昂攤開雙臂,對自己的下屬說:

“我們只需要將一段編制好的“靈魂代碼”,悄無聲息的輸入他們的意識里...那些靈魂,所有靈魂,就會主動向我們敞開大門!這個世界,在我們眼中將沒有秘密!”

也許是大領主的發言太過驚人,也許是大巫妖的“手術”太過晦澀,總之,瑪維和娜薩一時間沒有立刻做出回應,直到數分鐘之后,瑪維走上前,她伸出手指,模仿著大領主剛才釋放命令時的能量頻率,她的手指如指揮棒一樣向前揮動。

“你是黯刃情報局的4級特工,你剛剛完成了任務,要來向我親自匯報!你認得我,你很尊敬我,愿意為我和黯刃軍團做任何事情!”

“啪”

伴隨著瑪維的響指聲,薩洛拉絲女王如夢方醒,她有些茫然的看著眼前的三個人,在看到瑪維的瞬間,她眼中閃出了一股從心靈中迸發出的狂熱之色,她猛地挺直身體,大聲匯報到:

“黯刃情報局4級特工薩洛拉絲,向您報道!瑪維局長!我已經完成你吩咐的任務,現在特來匯報!”

薩洛拉絲女王的表現,讓瑪維眼中閃過了一絲驚駭,她回頭看了一眼同樣震驚的娜薩,她猶豫了片刻,然后對薩洛拉絲女王說:

“很好,特工!現在告訴我,你執行的是什么任務?”

“我執行的是由您親自分配的,前往艾澤拉斯世界,尋找創世之柱的任務,狡猾的納斯雷茲姆們希望...”

“啪”

響指聲再次響起,讓滔滔不絕的匯報任務的薩洛拉絲女王又一次回到了等待命令的狀態中,大領主看著瑪維,他對自己最優秀的特工說到:

“明白了嗎?大巫妖制作出的“靈魂代碼”最強大的地方,在于它將目標的所有記憶都當成是可以隨意更改的數據,甚至不需要我們為她設置完美的“故事劇情”,只需要給她一個大概的方案,她便會自己組合腦中的記憶,憑空生成一段“真實”的記憶,這才是最強大的地方。”

“如果我們要用雙子作為誘餌,誘使欺詐者前來艾澤拉斯,我們就必須保證雙子的偽裝不會被欺詐者發現...基爾加丹是感官非常敏銳的艾瑞達人,我們所做的任何準備都有可能被他窺破,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不做準備!”

大領主眼中閃耀著一抹光芒,他輕聲說:

“我們要讓他確信,艾澤拉斯的一切情況都已經盡在他的掌握之中...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徹底放下警惕心,孤身來到這個世界里...踏入這個為他準備的致命陷阱中。”

大領主的話,讓兩位黯刃特工有些默然,她們憐憫的看著眼前等待命令的薩洛拉絲女王,這個艾瑞達惡魔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現在卻落得這個下場...她確實還是完整的生命,但她此時的狀態,簡直和毫無感情的機器人有的一拼。

“不過,大領主,“靈魂代碼”如此強大,必然也有缺陷,對吧?”

娜薩伸出手,摸了摸薩洛拉絲女王那盤起來的,挺優美惡魔角,她低聲問到:

“這世界上不存在完美無缺的東西...”

“缺陷嘛,有!”

大領主對眼前的薩洛拉絲女王隨口說:

“忘掉關于我們三個人的所有記憶!記住,你們兩個聯合了海拉,九死一生之間,勉強從墜落的瓦拉加爾要塞里找到了阿格拉瑪之盾,但你們被海拉盯上了,現在你們需要納斯雷茲姆們的幫助!這一切都是為了完成基爾加丹的期許,而在基爾加丹到來艾澤拉斯之后,恐懼魔王們將不再是威脅,因此...它們的意見,只要能幫到你們,就都是可以采納并且接受的。”

說完,大領主才扭頭回答了娜薩的問題:

“這就是缺陷。她的每一段記憶都是“真實”的,不管那在現實中有沒有發生過,所以每一次的記憶修改在結束后,都必須被重新覆蓋,否則,記憶彼此之間的沖突,會讓這個靈魂的意識逐漸分裂,最終形成兩個,甚至更多個糾纏在一起的意識。”

“其次,靈魂代碼的持續時間有限...畢竟,那東西就像是靈魂的一個“額外掛件”,它每一次生效,都會自我消耗,按照實驗體12A的狀態和力量,它最多只能持續兩個月,短時間內二次植入會嚴重破壞靈魂完整,所以...”

大領主的眼中閃過一絲寒光:

“留給你們和我的時間只有兩個月,兩個月之內!”

“基爾加丹,必須死!必須,死在我面前!”

死界的規則在趨于完整,尤其是在三塊地獄歸屬于統一的力量規則之后,這片世界幾乎每天都在發生新的變化。

對于居住在這個世界的生靈而言,這種變化顯得非常明顯,就好似原本籠罩在世界之上的迷霧,被徹底吹散,讓一個更加真實的世界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在7天前,灰蒙蒙的死界終于迎來了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日出和月落,盡管那懸掛于天際,并不散發出熱量的蒼白光球很難被稱之為太陽,而月夜之下的兩輪陰寒的銀白光暈,也很難被看做是真正的月亮。

但這種自然現象的重現,代表的卻是一個積極的走向,這代表著死界是真正的在復蘇,而在今夜,死界的天空罕見的出現了模糊的星光,這又是一個讓死界居民們感覺到慶幸的事件,而黯刃城中的一些薩萊茵們,則已經開始了自己在死界的第一次觀星之旅。

他們期待看到和艾澤拉斯截然不同的星象,來證明這個世界與艾澤拉斯彼此之間的獨立性,作為黯刃未來的歸屬,這些心高氣傲的薩萊茵們,并不愿意將自己的世界,視為艾澤拉斯的附庸。

當然,也有很多人對于這自然現象漠不關心,在他們看來,這沒有什么值得喜悅的,只是再普通不過的一天而已。

黯刃城,“雷霆戰斧”酒吧。

這是由一批矮人死靈們開設的酒館,也是黯刃城中心區最繁華的娛樂場,幾乎每夜都有輪休的黯刃將士聚集在這里暢快的飲酒,體驗那種對于死靈而言極其鮮活的感官,這里的生意棒極了,矮人們提供最好的血酒,以及一些陸陸續續被開發出的,能夠被死靈們享用的烈酒,還有煙草之類的享用品。

最火爆的是在燈紅酒綠的酒吧最中心,坐落著一個龐大的黑色鐵籠,其中有喝得爛醉的死靈們在鐵籠中大打出手,這里的拳手基本都是難以控制情緒的低級死靈,他們秉承著黯刃軍團士兵特有的氣質,兇狠,堅韌,不帶任何武器,就那么拳拳到肉的互相毆斗,再加上其他酒客們的吶喊,以及地精們開設的賭局,讓這里的氣氛變得更火熱。

“砰”

穿著便裝的格洛庫什提著兩大摞血酒,在刺耳嘈雜的音樂和閃耀的燈光中,他一路上謝絕了數個喝醉的薩萊茵和好幾個畫著嫵媚妝扮的德萊尼女妖的曖昧邀請,擠著人群走向自己的酒桌,在一種老兵的歡呼中,格洛庫什將手中的美酒堆在桌子上,然后拿起最上方的那一大杯。

在美酒醉人的香氣中,格洛庫什對這些跟隨過自己的老兵們舉起了手里的酒,他用低沉的聲音說道:

“今天在這里,沒有什么軍銜,沒有什么資歷,大家都是一起上過戰場的兄弟,今夜在這里暢飲,不醉不歸!”

“好!不醉不歸!”

一眾老兵們轟然響應,這些老兵們大都已經混成了黯刃體系里的次級領主,還有幾個已經能獨立統帥戰團作戰,雖說在黯刃軍隊中不允許公開出現山頭勢力,但坦白說,不管是什么體制,只要有軍隊存在的地方,山頭勢力都是必不可少的“特色”。

在暢快的飲過幾輪酒之后,這些黯刃軍團里最早的一批老刀把子們在吞云吐霧之間,聊盡了天南海北的話題,伴隨著黯刃防區的不斷擴大,他們也很少有時間能聚集在一起,而就在氣氛最熱烈的時候,格洛庫什放下酒杯,從手邊拿起雪茄煙,貝爾.死疫很有眼色給大佬遞上雕飾著銀色骷髏的打火機。

在幾聲輕咳之后,煙氣將格洛庫什的臉遮了起來,在那飄散的煙霧之間,這老獸人輕聲說:

“我知道,你們中的一些耳目靈敏的,已經知道了一些傳聞,今天我確實要告訴你一個消息...”

“作戰指揮部已經敲定了一個大計劃,具體細節我不能告訴你們,但我可以告訴你們的是...不要錯過它!這將是第一批英靈選拔的戰爭,英靈,你們都知道,英靈才是黯刃軍團未來的必行之路。”

老獸人舉起酒杯,將其中混雜著冰塊的血酒一飲而盡,他舒了口氣,瞇起了眼睛,對其他老兵笑著說:

“而且他們給它起了個,很合我胃口的代號...”

“他們叫它...”

“裂顱!”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zanghaihuatxt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51.代號-裂顱


上一章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