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味香 >> 目錄 >> 第1534章 龍袍

第1534章 龍袍


更新時間:2019年09月10日  作者:茶暖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茶暖 | 味香 
味香 第1534章 龍袍
第1534章龍袍

天花傳染性極強,一人得病必定染及一室,一室得病,極易染及一宮,且天花死亡率極高,十個里頭七八個都救不回來,如此一時之間,后宮人心惶惶,對慧貴妃宮苑及其宮人,唯恐避之不及。

尤其是還不曾出過天花之人,以及那些皇子、公主以及身邊伺候的人,生怕一個不小心便危及自身。

不得已之下,慧貴妃只得下令暫時封鎖了她所居住的宮苑,一應飲食均由宮中小廚房提供,太醫日夜在一旁照料,不得離開此處。

而慧貴妃因為心疼自己兒子,也是日日照料在側。

旁人感慨為人母不易,感慨慧貴妃的舐犢情深,但感慨歸感慨的,卻是誰也不敢前去看望,頂多就是挑些補品的,著人送到宮門口也就是了。

這送來的補品里頭,便包括了來自太子府以及安國候府的。

“六皇子這病,來的當真是快,也是時候。”夏征燁笑道。

秦叡泓看了他一眼:“你的意思是六皇子之病不是天災,乃是人為?”

“太子以為呢?”夏征燁笑容不減,但里面夾雜了絲絲寒意:“前腳剛和盧侍郎提及有關太子是否取而代之的事情,后腳六皇子便得了天花,豈非過于巧合?”

“太子殿下不以為,這是盧少業串通慧貴妃,以求自保之舉?”

秦叡泓不以為然:“興許有這個意思,只是得看六皇子這病,能病到何種程度。”

“倘若不過是得了天花,過上幾日病情痊愈,臉上不過是落下幾個坑坑洼洼的疤而已的話,那便是盧家乃是慧貴妃想著見風使舵,此人便是用不得,更是留不得。”

“可若是六皇子病死了,那盧家乃是慧貴妃,倒也構不成威脅。”

若是病死了,無論是真死還是假死,這世上便沒有了六皇子,也就永遠和皇帝之位沒有了任何的關系,如此便是足以說明這盧少業與慧貴妃沒有謀求皇位的心思。

若是如此,留下他們,也不是不可以,倘若盧少業往后能盡心竭力輔佐他的話,倒是也可以給了慧貴妃母子一生富貴。

秦叡泓這般說,夏征燁卻是目光微斂:“太子殿下所言極是,是小王多慮了。”

“安國候也是為本宮考慮,無妨。”秦叡泓抬手。

“只是先前小王向太子殿下所提及之事,不知太子殿下何時動手。”夏征燁道:“一應事情,需早早打點,確保萬無一失為好。”

“此事……”秦叡泓略頓了一頓:“茲事體大,容后再議。”

也就是說,暫時并不想動手。

“是。”夏征燁微微耷拉了一下眼皮。

六皇子天花之癥,似乎越來越嚴重,身上的膿皰也是越來越多,整個人可謂氣若游絲,沒有什么氣力,所吃下去的東西,更是大半都吐了出來,人日漸消瘦。

連太醫都是搖了搖頭,只說是回天乏術。

慧貴妃因此每天茶不思飯不想,終日以淚洗面。

盧少業也因此時常入宮探望,次數越多越多,呆的時間也越來越長,只讓人覺得這其中狀況不好。

而秦銘晟,似乎對此沒有任何的表示,不曾前來探望,更不曾吩咐人送任何東西過來,似乎從未有過這個兒子一般。

反而是帶入尚陽宮的年輕姑娘越來越多,外頭傳言更是四起,說被殺害取腹中胎兒心頭血的有孕婦人數量也越發的增多。

宮內外此時似乎都蒙上了一層的陰霾,只讓人喘不過來氣,只讓這漫長的冬日里頭,越發的寒冷,陰沉。

上一次大雪所留下的積雪還不曾完全消融,這天上,又紛紛揚揚飄起了雪花。

今年的雪似乎特別的多,都說瑞雪兆豐年,但雪這樣的多,這樣的大,便是讓這冬日比往常更加寒冷,對于許多窮困百姓來說更加難熬。

各地雪災和凍傷、凍死人的折子,如雪花一般的,送往京都,只讓秦叡泓對此頭疼不已。

開倉放糧,賑濟災民,不過都是短暫應對之策,為保證國庫,還不得不變相增加一些別的賦稅,長此以往,不是辦法。

尤其是以這些想粉飾太平,掩蓋秦銘晟的那些罪行,是無法長久的。

秦叡泓嘆了口氣。

“太子殿下,皇后娘娘吩咐人給您送了東西過來,更是交代請太子殿下務必親觀。”有人稟告,手中拿著一個極大的錦盒。

秦叡泓放下了手中的毛筆,讓人放在了桌上。

這段時日不太平,皇后這邊反倒是十分平靜,平日里不過就是著人送些湯飲補品的送過來,到是讓秦叡泓頗為欣慰,更是感念自己母親對自己的關懷。

現如今送了東西過來,秦叡泓也是有些好奇皇后究竟會送什么。

而打開錦盒,看清里頭的東西時,秦叡泓頓時一怔。

送來的不是旁的,而是一件龍袍。

正黃色在燭火的照耀下顯得越發的光耀,但也讓他覺得刺眼,上頭那繡著的九條五爪龍紋,活靈活現,似乎隨時都要騰飛起來了一般。

這樣的龍袍,看的人事熱血沸騰,更是看的秦叡泓膽戰心驚,只覺得喉頭艱澀,頗為困難的咽下了一口唾沫。

待回過神來時,秦叡泓手忙腳亂的將那龍袍收到了錦盒之中,只有些聲音沙啞:“你是說這東西,是母后讓人送過來的?”

“正是,皇后娘娘親手交到奴的手中,讓奴送過來的,更是叮囑,此物十分重要,務必請太子殿下好生保管。”來人朗聲答道。

“本宮知道了,你先回去吧。”秦叡泓盡力壓制了內心的復雜,只待那人走后,才長長的松了口氣,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頭。

目光在那錦盒上頭來回打轉,雙手更是不知道究竟該放在哪里,翻翻奏折,又提起毛筆,最終都還是放了下來,只去摩挲那從錦盒露出來的龍袍一角。

俞氏特地讓人送龍袍過來,寓意明顯,便是鼓動他要發動宮變,逼迫秦銘晟去做太上皇,讓他繼位成為新帝。

那么,他此時,該怎么做?

秦叡泓心情復雜,激動中更帶著些許的不安與猶豫,半晌之后,抬手喚人:“來人。”味香 第1534章 龍袍


上一章  |  味香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