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開天錄 >> 目錄 >> 第六百九十四章 三分之一

第六百九十四章 三分之一


更新時間:2019年09月11日  作者:血紅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血紅 | 開天錄 
開天錄 第六百九十四章 三分之一
正文卷第六百九十四章三分之一

巫鐵一臉笑容的向令狐青青拱了拱手。

“陛下,李玄龜、袁麒麟,還有孔成蹊、孟不言他們,如今都是臣的家臣了。”巫鐵笑得格外燦爛:“剛剛臣在亂石下掙扎時,聽聞公羊太師發下血誓效忠陛下。”

巫鐵笑得格外的燦爛:“李玄龜、袁麒麟他們,倒不是發下血誓,而是直接由臣禁錮了神魂。”

令狐青青、公羊三慮的臉色變得格外的古怪。

血誓或許還有破解之道,但是敞開神魂,直接讓人在神魂中留下禁制——尤其是,神明境的老祖們,他們的神魂已經不是神魂,而是更加玄妙的存在。

更玄妙,也就威能更強大,相對應的,也更‘脆弱’,一旦受損,殺傷力就更可怕,他們被巫鐵加持了神魂禁制,那么他們的生死都在巫鐵一念之間。

這可比公羊三慮發下的血誓靠譜多了。

令狐青青若有所思的看向了公羊三慮。

公羊三慮低頭,沉吟不語,心里沖著巫鐵就是一陣破口大罵。發下血誓魂珠效忠令狐青青,這已經是公羊三慮所能接受的極限。要他像奴婢一樣,將生死都操控在令狐青青一念之間,這是萬萬做不得的事情。

所以,他只能當做沒看到令狐青青那‘期待’、‘期盼’的目光。

陛下,不是臣不忠誠,而是臣……真心做不到啊。

令狐青青深吸了一口氣,警惕的看向了李廣、趙襄、項飛羽等人:“那么,諸位卿家?”

李廣、趙襄、項飛羽等人急忙帶著被巫鐵救援活下來的子弟,一溜煙的來到了令狐青青面前。他們誠惶誠恐的向令狐青青跪拜行禮,趙襄為首,一個個一副‘赤膽忠心’的向令狐青青賭咒發誓。

“陛下,臣等對陛下忠心耿耿,天日昭昭啊!”趙襄的眼眶都有點泛紅,其他包括最為粗獷、最為直腸子的項飛羽等人,也都是一臉激動的連連點頭。

他們那一臉的‘忠孝仁義’啊,濃烈得猶如實質,差點都從毛孔里噴出來。

令狐青青點了點頭,他相信了趙襄等人的話。

要說李玄龜他們投靠巫鐵,是被逼無奈,在絕境中為了活命而不得已為之。

那么令狐青青相信李廣、趙襄這些青丘神國的將門老祖們,他們哪怕是出自本身的矜持,出自本家將門的榮譽,他們也不會這么沒節操的就投靠了巫鐵吧?

沒這樣的道理,萬萬沒有這樣的道理。

青丘將門的節操雖然不多……在他們背棄前朝大晉司馬氏皇族,選擇令狐氏成為新晉皇族的時候,令狐青青就知道這些家伙的節操已經所剩無幾了。

但是他們所剩不多的節操,應該不至于讓他們投靠巫鐵。

“諸位愛卿起身吧,此番劫后余生……不,此番大勝,我青丘神國,算是最終贏了。”令狐青青笑得格外的燦爛。

“將他們全部殺了。”巫鐵突然低沉的呵斥了一聲。

令狐青青和公羊三慮嚇了一哆嗦,急忙向后退了兩步,他們身后的一眾老祖也急忙走上前來,將二人環衛在正中。

李廣、趙襄等人也是一臉忠君為國的跳了起來,火急火燎的排成一排,擋在了令狐青青的前方。趙襄手指巫鐵,厲聲喝道:“安王,你意欲何為?”

巫鐵愕然看著令狐青青等人,他的手指,正指向了躺在地上的二十五位大武老祖的身上。

令狐青青的臉色頓時平復了下來,他看著那些正在地上掙扎的大武老祖,厲聲喝道:“愛卿所言極是,速速將他們斬殺,遲則生變!”

這些大武的老祖,身上還披掛著十方屠滅甲的投影分身,天知道諸神是否還有什么別的手段。如果突然天降一道神光,讓這些老家伙瞬間痊愈,恢復巔峰戰力的話,令狐青青怕是要吐血。

不只是吐血,估計他會被打成一灘膿血。

李廣、趙襄等人齊聲吶喊,連同巫鐵身后的幾個大魏老祖一并,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沖了過去,拎著各色刀槍劍戟就是一通亂劈亂砍,頃刻間就將二十五位僅存的大武老祖剁成了粉碎。

又是二十五道強光沖天飛起。

決斗戰場內,一根根光柱緊緊的擁擠在一起,虛空中濃郁如實質的道韻、道義在激蕩,從隕落的神明境老祖體內噴出的法力溯本歸源,化為最精純的天地元能回歸天地,空氣粘稠如水銀,拳頭大小的一團空氣,其重量就堪比數十座大山。

如果不是這里的人都有足夠的修為,最弱也都是半步神明境的精英,就這決斗戰場如今的空氣,都能壓爆無數胎藏境的修士。

李廣、趙襄等人一通亂劈,耗費了極大的力氣,一個個氣喘吁吁的停下手來,看向了令狐青青。

令狐青青瞇著眼,一臉平靜的看著巫鐵身后站著的十三門閥……哦,不,加入了擅長畫道的馬良代表的馬氏一族后,單單大魏投靠巫鐵的門閥,就有十四家。

這還得拋開另外數十名,巫鐵救援進入之前軍城的大魏老祖。

這些大魏老祖來自大魏的數十個不同的門閥,他們在李玄龜和袁麒麟的勸說下,又在大群老朋友的‘親切勸說’下,同樣投靠了巫鐵。

拋開這些閑散的神明境老祖,單單十四門閥,少則二十一二個,多則近三十個,平均起來,每個門閥都有二十五個以上的神明境老祖。

巫鐵身后,站著超過四百尊精氣神飽滿,戰力處于巔峰的神明境老祖。

雖然都是大魏的法修,在這決斗戰場內,他們的戰力被削弱到了極致,但是只要離開決斗戰場,這支力量……這支力量……

令狐青青下意識的看了看身邊的下屬。

他用不滅心燈庇護,從武霸的自爆中救出來的青丘神明境老祖,加上他自己只有七十七人。

加上李廣、趙襄、項飛羽等兩百多人,令狐青青麾下如今擁有的神明境老祖的數量,比起巫鐵身后的老祖數量,還少了二三十人。

令狐青青深吸了一口氣,看向了遠處大片殘破的玄冰中,那兩百三十九名大魏老祖。

巫鐵眉頭一挑,突然一揮手。

巫鐵身后,包括馬良在內,數十名來自各個不同門閥的老祖們同時飛掠而出,沖到了殘破的玄冰塊中飛快的劃拉起來。

很快,馬良就帶著三名馬氏的老祖返回。

那數十名閑散門閥的老祖,也帶著六十九名自家的老祖回到了巫鐵身后。

這些人都被玄冰封凍著,但是他們的神魂依舊保持了強大的活性,他們完全知道外界發生了什么。他們目光閃爍,隔著玄冰盯著巫鐵看了一陣子,利用神魂波動,和自家族人飛快的交流起來。

很快,這些被救回來的老祖就和自家族人達成了默契。

當著令狐青青的面,這些老祖眉心裂開一條縫隙,一縷縷奇光透過玄冰照耀了出來。

巫鐵也不客氣,一掌震開他們頭部封凍的玄冰,就是一道道玄妙的禁制打入其腦海。

很快,七十二名被救回的大魏老祖盡數成了巫鐵的屬下。

被亂冰掩埋的軍城廢墟中,還有一百六十七名大魏老祖。

令狐青青一揮手,李廣、趙襄等人急忙竄了過去,將冰封中的大魏老祖們挖了出來,連帶著夏侯如龍一并,送到了令狐青青面前。

令狐青青和顏悅色的向夏侯如龍等人拱了拱手:“諸位,大家都是明白人,此時,此刻,你們若是不投靠朕,你們怕是唯有一死了。”

夏侯如龍等人思考了一陣子,目光向巫鐵身后望了一眼,沉吟片刻,他們的眉心同時裂開一條縫隙。一百六十七名大魏老祖齊齊的嘆了一口氣,引得天地元能波動,決斗戰場內掀起了一陣陣有氣無力的陰風。

夠了,真夠了。

死的人已經夠了,諸神也該滿足了罷?

不想打了,真不想打了……夏侯如龍等人心里清楚,剛才他們擺了令狐青青一道,如果此刻不屈服,就真的只能是身死道消。

可是活了這么多年,還能有漫長的壽命享受呢,誰愿意死呢?

哪怕給令狐青青當奴仆……以他們的實力,他們依舊能夠錦衣玉食,依舊能夠高高在上。雖然沒有了皇族的虛名,可是他們依舊能醇酒美婦的逍遙過日子。

有什么不滿足的呢?

所以,夏侯如龍他們,全都屈從了。

一下子,令狐青青身邊集結的神明境老祖,比巫鐵那邊又多了數十名。

令狐青青的實力,依舊壓了巫鐵一頭。

但是……令狐青青身邊的神明境老祖,有大半只是臣子……而巫鐵身后站著的那些神明境老祖,可都是被巫鐵掌控了生死的家臣,或者說用‘奴隸’來形容更加確切。

從向心力、掌控力上來說,巫鐵占了絕對的優勢。

令狐青青直勾勾的盯著巫鐵看了一陣子,他沉默了一會兒,干咳了一聲:“愛卿。”

巫鐵向令狐青青點了點頭:“陛下,臣對您忠心耿耿,所以,還請陛下不要動任何猜疑之心……”

頓了頓,巫鐵笑道:“陛下以為,死了這么多人,大家還想繼續打么?”

令狐青青沉默不語。

若是,巫鐵真有不臣之心,那么巫鐵一聲令下,他身后的那些老祖肯定是要賣命的,畢竟他們的性命被巫鐵把持著。

而令狐青青身邊的這些神明境老祖,除了剛剛收服的夏侯如龍等一百六十七人,除了剛剛發下血誓的公羊氏族人,其他人怕是……他們還會為令狐青青拼命么?

令狐青青越發的和顏悅色的看著巫鐵:“愛卿的忠誠,朕從未有過任何懷疑……唔,愛卿堪稱國之干城,敢問愛卿,此情此景,愛卿想要說些什么?”

巫鐵沉默了一陣子,他看了看令狐青青,突然一拍頭頂。

一道浩浩蕩蕩的白氣沖天而起,堂堂皇皇、剛正剛烈,那讓人窒息的浩然之氣充塞天地,過萬根矗立在天地之間的光柱一陣搖晃,饒是它們都是神明境老祖隕落后留下的異兆,依舊被這浩然之氣震得‘花容失色’,不斷的震蕩晃悠。

“臣有一腔浩然正氣。”巫鐵肅然向令狐青青拱手一禮。

“陛下以為,臣可會背叛陛下?”在大魏好些孔氏、孟氏的族人大聲驚呼中,巫鐵很認真的反問令狐青青。

令狐青青倒抽了一口涼氣,他突然就對巫鐵信了九成九。

浩然正氣,這是傳說中的玩意兒。

浩然正氣,據說擁有浩然正氣的人,就不會做什么鬼鬼祟祟的事情,能夠養成一腔子浩然正氣,這人就算不是什么‘完人’,那也必定是一個‘直人’、一個‘明人’。

明人,是不屑于做暗事的。

一旁的公羊三慮嫉妒得眼珠充血,兩顆眼珠幾乎從眼眶里跳出來,直勾勾的盯著巫鐵頭頂那高有數萬丈,散發出浩浩蕩蕩無窮正氣的白光。

浩然正氣,這是公羊三慮琢磨了一輩子的東西。

奈何,公羊三慮耗費了上萬年的苦功,也不得其門而入。

可是一個武夫,一個出身下等軍戶的武夫,一個軍中廝混的殺伐漢子,居然養成了浩然正氣。

公羊三慮想罵娘,這還有天理么?這還有王法么?

浩然正氣這種東西,不應該是讀書人的壓箱底的寶貝么?和這群武夫有一根毛的關系么?

“你,你……”公羊三慮死死的咬著牙,嘴角不斷的有血水滲出來。

他實在是被巫鐵氣得內傷了。

巫鐵身后,孔成蹊和孟不言連連搖頭,他們帶著大魏一眾自命名士風流的族人,紛紛向巫鐵深深的作揖行了一禮。

他們敬的,不是巫鐵如今的身份——巫鐵雖然是他們主公,也不值得他們這些老家伙如此死心塌地的尊敬他。

他們敬的,就是這一道浩然正氣。

大魏頂尖的過百門閥,起碼有五十個門閥將浩然正氣這種傳說中的玩意兒,當做了自家修煉的最高目標。

奈何大魏建國無數年,有實際記載的,養出了浩然正氣的人,總共不到一掌之數。

此刻巫鐵在孔成蹊等人心中,他就是真正的,活生生的,神!

令狐青青笑得格外燦爛了:“那么,愛卿,此戰,我青丘堪稱大獲全勝?”

巫鐵連忙點頭:“陛下所言極是,咱們青丘,的確是大獲全勝,這三國疆域,無數子民,都是我青丘所有了。”

令狐青青沉吟了片刻:“愛卿以為,朕該如何封賞你才最合適?”

令狐青青看了一眼巫鐵身后的數百神明境老祖,苦笑了一聲:“愛卿當能理解朕,朕對愛卿的信任,絕對不會動搖,單看這一道浩然正氣,朕還有什么好擔心的呢?”

“但是……”令狐青青話風一轉,他很誠懇的說道:“也請愛卿明了朕的苦衷,如今愛卿的實力,過于強盛,若是愛卿近在朕的腹心之地,怕是朝堂不安哪。”

令狐青青這話,說得也算是極其誠懇了。

巫鐵沉吟片刻,緩緩點頭:“那么,臣斗膽,請陛下將原本大武神國的領土,封給臣罷!”

令狐青青和公羊三慮相互望了一眼,同時露出了輕松的表情。

巫鐵索要大武神國的疆土,善!

大武神國,那是三國之中最窮、最落后、子民數量也最少的國度,封給巫鐵,最是妥當不過了。

坐擁青丘、大魏兩國的資源,想來用不了百年時間,令狐青青的實力,就能碾壓巫鐵,到時候,巫鐵還能有什么威脅么?

浩然正氣,果然是好東西。

安王霍雄,果然是個忠臣。


上一章  |  開天錄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