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都市之少年仙尊 >> 目錄 >> 第2592章 天道

第2592章 天道


更新時間:2020年01月14日  作者:夢朝南  分類: 仙俠 | 現代修真 | 夢朝南 | 都市之少年仙尊 
都市之少年仙尊 第2592章 天道
第2592章天道新

第2592章天道新

恐怖的劍氣。

恐怖的劍氣。

恐怖的劍域!

劍光閃爍。

入眼處,是殺意,是狂潮!

那柄金劍幾無可匹敵!

狂猛的劍,直接斬在那滿是火焰的車輦之上。

火焰在燃燒。

隨后,因劍而來,瞬間化作一團熊熊而燃的劇烈火海!

火海將車輦包裹,凝聚成一團泛著橘紅色的保護圈,將整個車輦,徹底籠罩。

轟然一聲巨響。

一劍落,如萬劍驚鴻!

狂猛的劍潮,更是沒有半點停歇,一劍接一劍落下。

硬生生,將那橘紅色的赤炎保護圈,徹底轟碎成了渣。

最終。

這一劍,落在車輦上。

轟鳴聲炸響。

空氣中。

入眼處,是無數的紋路。

那些紋路凝聚于虛空,此刻泛出道道金色光澤。

綿延不休,好似永無止境,更是不存有半點退卻的意思。

“這一劍之威……太可怕了!”

“這就是海州林大師一劍的威力?”

“上品林家家主所在的車輦,上面泛起的湛湛金光,那應該是一個極強的法器吧!”

旁人眼中。

車輦之外的金色紋路與金色長劍形成了一個極為詭異的平衡點。

金劍以劈斬之勢,懸停在半空之中,劍鋒之后,有一道接著一道的金色紋路,像是潮水一般撲了過去。

似是在嘗試著抵擋著這一劍的的鋒芒。

然而。

眾人眼中。

站在原地,本是沒有半點動作的海州林大師,此刻面色淡漠,身子稍粗往前輕踏一步。

一步之后。

金劍之上,光芒乍現。

只半個呼吸功夫。

任憑金色紋路潮水而來,亦是無法抵擋這終于斬殺而去的一劍!

整個車輦瞬間爆裂。

火焰沸騰,飛馬悲鳴。

湛湛劍芒更是毫無半點猶豫,朝著那車輦之內,直刺而去。

勢要將車輦之中的人,一擊必殺。

澎湃而出的劍意,殺機無限。

眾人朝那看去。

只見得車輦之內,有一人盤膝于此。

他的周身,尚且還有未曾完全消失的火,因而無法看清楚他的臉。

“唉。”

一聲嘆息聲,從那人口中而起。

所有人只見得,光影之內的人,輕輕伸出一只手,手在火焰的影子中,微微晃動。

他一指點出。

指尖往前,穿越空間,點在金劍劍鋒之前。

隨后。

一聲聲如山崩地裂,天地倒轉一般的恐怖震鳴之聲,響徹在所有人的耳畔之中。

那人悶哼一聲,但是終歸是以一指之力,將金劍徹底彈返而去。

“海州林大師,好一個海州林大師。”

“若是早知你有如此天賦,如此可怖之資質,當年我上品林家,真該把你帶回家中。”

那人話語中頗多感慨。

他單手輕輕一揮,便就是將周圍的一切火焰與塵埃,徹底揮散。

煙塵消逝。

眾人眼中,只見得坐在那里的是一個留著長胡子的中年男人。

他一身金色長袍,頭頂發冠,又以一根金色釵子,束發成冠。

他滿臉平淡,一眼看去,似乎難以從他的身上,看到半點特別的感覺,偏偏那一雙眼神,就仿若看透了這個塵世中的一切,充滿了一種蒼茫之感。

“這就是上品林家的家主?”

“我還以為會是一個須發盡白的老者!”

“上品林家的家主!沒想到我有生之年,居然有幸見到上品林家的家主!”

見到那人,無數人心潮澎湃。

那種感覺,就像是見到了傳說中的人物,

上品林家。

對于凡塵俗世而言,本就是一個滔天巨擘!

至于上品林家的家主,那更是巨擘中的執牛耳者!

這是真正的,上位者!

此刻,算是他第一次,顯露于人世之間。

這一幕,看得周圍一群人,滿心震撼。

“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他也沒有半點猶豫,聲音惶惶,平靜的注視著眼前的林亦:“我希望不會是最后一次。”

“你身后所護之人,她身負天地氣運,今日必須交出靈泉。”

“否則又得再等無數年。”

他看向林亦,頗有種一眼萬年的滄桑感。

“你修煉出了金丹?”

林亦望著眼前這人,感受著他周身靈氣的變化,忽而皺起眉頭,眼中之中,稍有驚訝。

要知曉。

現如今的林亦體內的靈氣早已足夠凝聚金丹。

可無論他如何嘗試,可都以失敗告終。

換而言之。

是如今的世道不允。

是頭頂之上這一片天空背后的天道不允。

它不允許這個世界出現金丹之上的存在,是以任何想要突破此等境界的人,都將受到制約。

這就是天道。

天道,就是規矩。

約束著天之下的所有生靈。

普天之下,盡受其制!

可眼前,坐在那里的上品林家的家主身上,分明有著金丹的氣息!

那引而不發的靈氣,在他的身體之中,透出一股又一股危險的氣息。

“你還知道金丹?”

坐在那里的上品林家家主聞言,看向林亦的眼神中,頗多驚訝:“按理而言,這俗世之間,知曉金丹者,應不足一二。”

“可你,從何而知?”

他不解,帶著稍許的疑惑。

上品林家多年不曾出世,但是對天下的一切。大都在掌握之中。

可金丹。

這種事情,就算是在如今的上品林家之中,那也是一種鮮少人知的東西。

“難怪,難怪你可以這么強。”

上品林家的家主,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樣:“你應該有所奇遇,遇到了某個隱匿于世間的高人,得到了他的悉心指點。”

“這個高人,必定非同小可,否則不可能知曉世間金丹之秘。”

“真是厲害啊,這世間,竟有能逃脫天罰的金丹者?”

他一聲感嘆。

這聲音說出口,也全然沒有想要遮掩的想法。

而林亦,敏銳的從中聽到了幾個關鍵點。

天罰!

難不成就是天劫?

林亦尚未開口詢問。

他便就是看到了坐在那里的上品林家家主,此刻轉過頭,看向那邊的車。

“我猜不錯的話,那輛車里,應該是你的母親,鄭嘉云。”

他聲音緩緩:“當年我們上品林家的那位離開家族,溜入俗世之中,與她想愛,生下了你。”

“這對于我上品林家而言,那是天大的禍端,為此,他甘愿回家受罰,三魂七魄被抽離,一魂用以守我林家之門,一魂用以輔我林家子弟修行,一魂用以閉關崖下面壁思過。”

“七魄中六魄煉化,差點魄散去奈何。”

“如今十多年過去,你已長大,他的心愿,也算了了。”

上品林家家主話語一出,站在那里的林亦登時微微一怔。

三魂七魄!

這是人精元之根本!

而那位,是被徹底抽了出來?

就為了贖罪?

林亦眉頭緊皺,看著眼前的上品林家家主,沉默不語。

“他知你怨他,恨他,但是你真以為,你和你的母親,可以活這么久,是因為我們上品林家沒有發現你們?”

上品林家家主再言:“這不過就是因為我上品林家那位,也就是你的父親,用他近乎于所有的一切,換你和你母親的這二十年來的安穩罷了。”

“我上品林家隱世不出,卻也凌駕于這凡塵俗世之上。”

“世間種種,凡我上品林家想要知曉的,盡可得知。”

他聲音不急不緩,似乎也沒著急要和林亦動手。

“你現在和我說這些,也沒有半點作用。”

林亦呼出一口濁氣:“是非公論,往后我自會去要個答案。”

“但是今日,有我在,便就不會允許你們傷害她。”

“她身負靈泉,那靈泉就是她的,旁人無可搶奪,無可剝奪。”

林亦聲音平緩,絲毫不讓。

懸頂之上,金色長劍重新凝聚。

無敵劍域的光輝,點點而下,灑落在林亦的身旁,將身后的井菟,徹底包裹。

他在眼前這個上品林家家主的身上,感覺到了正在緩緩復蘇而起的靈氣。

那些靈氣像是洪流。

正在緩緩運轉。

或許是因為這個上品林家家主實在是太過年都沒有動過手的緣故。

所以那種感覺,很微妙。

“她身上的靈泉,屬于整個時代,又怎么可以說是只屬于她一個人?”

上品林家家主搖頭。

其他上品林家之人,一個個從地上翻身而起。

他們跪在地上,朝著上品林家家主的方向,高聲而呼:“愿家主,為萬世開先河!”

“今日可開靈泉,開九天,開我上品林家萬載道基!”

他們聲音震耳欲聾。

氣勢磅礴且恢宏。

哪怕是在屏幕前人,看著那邊的上品林家的家主,又聽得那些上品林家之人的高聲而喝,盡數感覺到了一股又一股無可匹敵的恐怖壓力。

壓力來自于心里。

避無可避!

甚至于有不少身處于電視前的人,都忍不住直接跪在了地上,產生了匍匐的心思!

此等恐怖之威勢,堪稱驚人到了極點。

可明明……

明明那個上品林家家主尚且還什么都沒有做!

“你可知為何我始終不曾動手?”

“哪怕我自知,我上品林家的子弟,或許都不是你的對手,但是還是讓他們前赴后繼,而我,始終不曾動手?”

他看向林南,目光平緩。

“為何?”

林南皺眉。

“那是因為你口中的金丹。”

他聲音緩緩:“我體內之金丹,乃是我上品林家先祖所留。”

“由先祖傳承之金丹,威力非同一般,更是堪稱達到了極為恐怖的地步。”

“稍有運轉,便會引來天劫,也有極大的可能,會引出天罰。”

“到了那個時候,你如今入眼之地,那些所謂的高樓與大廈,那些如同螻蟻一般的人類,都會陷入絕境。”

上品林家家主深深看了一眼林亦。

“金丹,也可傳承?”

林亦聞言,心神微動。

仙武大陸之上,金丹期的高手,根本算不上是什么強者。

但是對有些妖獸而言,一顆萬載妖丹卻是無上的至寶。

換而言之,理論上來說金丹確實可以傳承,不過人類金丹期修士往后,尚且還有元嬰,化神,到那時期,金丹幾乎是與本體共存亡的存在。

但是妖獸一輩子就是修一顆妖丹。

也正因如此,人類修士死掉的時候,金丹也必定會徹底廢去。

可若是修士自身愿意親自化解出金丹,倒也可以留給后人,用以傳承使用。

這么一說的話。

那么一切就說得通。

因為如今這個天道之下,規則之中,不允許天下有金丹出世。

所以林亦幾次三番的凝聚金丹,都已失敗告終。

但是在此之前的天道,未必不可允許金丹凝結。

如此看來,上品林家所傳承的金丹,便就是這個紀元之前所留下來的傳承。

這么一看,上品林家的底蘊,未免太過恐怖。

至少對于如今這個地球而言。

上品林家,或許是渡過了真正的神話時代!

“我上品林家,尚且還有三枚金丹傳承,盡數是我上品林家祖宗所留。”

“你既是知曉金丹,必定知曉金丹的力量,是多么的強大。”

“至少,對于如今這個世界而言,金丹,便就是象征著巔峰。”

“而你,就算資質如妖,就算是天賦超絕,就算是以少年之姿,修煉到了整個世界所允許的修為極限。”

“可天就在那里,盡頭就是不可凝金丹。”

“所以……哪怕你無限于接近金丹,可也永遠觸不可及。”

“而我,身負金丹,哪怕金丹歷經無數時光,威力大不如前,可金丹期便就是金丹期,在你面前,在你修為的極限前面,就是不可戰勝的存在。”

“我這么說,你可明白?”

上品林家家主聲音還是一副不急不緩的樣子。

但是他體內的靈氣,已經越發充盈。

蓄勢待發。

好似隨時可以將他體內的金丹,徹底激活。

“我可以理解你話語中的意思。”

林亦點頭。

“既是理解,那么最好站在一旁。”

“至少,這樣一來,我們盡皆可以留下一點余地。”

“做人就如倒茶,七分為滿,十分則盈余。”

“你為了那個小女孩做的事情已經夠多,世人盡知你海州林大師重情重義,這便就是了。”

“可若是冥頑不靈,亂了大事兒,那可就才是真正的,罪無可赦。”

他聲音緩緩,體內的金丹,也在這一刻,終于被徹底激活。


上一章  |  都市之少年仙尊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