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目錄 >> 第1315章 伊蕾娜,你的老師真的是那個大魔女?!

第1315章 伊蕾娜,你的老師真的是那個大魔女?!


更新時間:2021年01月14日  作者:暗影熊  分類: 科幻 | 時空穿梭 | 暗影熊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第1315章 伊蕾娜,你的老師真的是那個大魔女?!
綜合小說第1315章伊蕾娜,你的老師真的是那個大魔女?!

第1315章伊蕾娜,你的老師真的是那個大魔女?!

也許是魔女們用魔法干涉了天氣的緣故,反正,魔法使之國這里,這幾天的天氣一直都很好,白天的時候都是那種晴朗溫暖的艷陽天,只有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才會偶爾下雨或者是刮風什么的,但是一到清晨就都會瞬間晴朗,非常地神奇。

不過那些都是小事情,并不是太重要!

因為,某個糟心的名為安妮的小女孩已經在魔法使之國的這個奢華異常的旅館酒店里當了足足好幾天的米蟲了,她就那么過著那種被好幾名魔法使女仆悉心照料以及飯來張口、衣來伸手,還整天都有各種絕不重復的好吃點心的日子,每天都沉湎在無比美妙的口腹之欲中并有點兒樂不思蜀了。

“啊哈!”

“提伯斯,你看你看!這些東西可真好吃,比那個伊蕾娜做的那些雜草湯和青草三明治什么的起碼好吃了足足一千……不!起碼是足足一萬倍的哦!!”

“嗯嗯嗯……”

( ̄~ ̄)嚼!

反正啊,這些天里,安妮早就把某個跟著自己(或者自己跟著對方?)進行環游世界的灰發女學徒給忘得干干凈凈的了!

最多,也就是在吃到好吃的東西時,才會將對方給從她自己的那記憶旮沓角落里給拎出來比較一番,并在比較完之后,很快又給重新踢回去?

(提伯斯沒有理會它家的糟心小主子,也更沒有說起過她的那個學徒伊蕾娜曾多次來到這個酒店尋她的事情。反正啊,它知道的,那個伊蕾娜最近似乎過得也挺好的,最多也就是住的的地方有些寒磣,吃的也有些樸素而已?

況且,這個套間里少一個自戀的魔女其實也挺好的,反正提伯斯才不想整天被自家的小主子糟蹋后還要被那個自戀的魔女給蹂躪呢,它早就已經受夠那些個雌性人類了,好幾次都差點沒忍住在物質世界里將那個魔女給洗剝干凈并真個光潔溜溜地一口吃下去呢!)

“嗯嗯嗯……”

( ̄~ ̄)嚼!

“哈!!”

ε(′`*)))好好吃!

“那個……”

“喂!提伯斯,伊蕾娜那個笨家伙怎么辣么慢啊,都那么多天了,她怎么還沒來?該不會是路上給迷路,然后讓怪物給抓走了吧?”

哈哈哈(*)

終于,很難得地,安妮問起了某個才剛剛被她想起了一下下的笨家伙。

習慣于日常關閉自己那強大的感知且專注于享受美好生活的她在某熊消極罷工不給提示的情況下,當然是不會知道某個倒霉的學徒曾好幾次來尋她都被服務員給擋在門外的那種事情的。

所以,在伊蕾娜并不會像她那樣被人拒絕后就悍然翻臉并大打出手的情況下,她仍舊下意識地認為對方還在路上飛著,或者是跟她往常一樣習慣于迷失方向而跑到了別的地方,以至于還沒有來到這個國度?

反正啊,在安妮看來,對方會碰到那種她經常碰到的事情,那就是再正常不過了的。

(報告小主人,小的不知道……)

(提伯斯當然是知道某個名為伊蕾娜的家伙在哪里或者又是在干些什么,但是,它偏偏就是不說,愛咋咋滴!)

“那好吧!”

“咱們先不去管她了,咱們還是繼續吃東西吧!”

才剛剛想起了不到十秒鐘,在詢問自家小熊無果后,安妮便直接就又將對方給拋在了腦后,連去稍稍確認探查一番都不去,直接便又將她的注意力給放到了此時擺在她不遠處的那桌上的滿滿當當的那一大桌子的美味的食物和點心上。

“快點,提伯斯,把那盤點心給人家端過來!!”

迷路的學徒什么的,哪里又有好吃的東西重要?

所以,安妮便直接叱喝著,就那么理所當然地躺在這豪華套間的陽臺花園里的這一張陽光椅上,直接很不客氣地對某熊下令著。

(是,遵命,偉大的小主人……)

(提伯斯沒敢頂嘴或者抗拒,直接屁顛屁顛地跑到那放滿了各種食物糕點的桌子上,直接將那盤點綴著漂亮水果的點心給高舉在它的熊頭上,然后略顯笨拙地從桌上跳下,并又屁顛屁顛地跑到了它那糟心小主子的旁邊,就那么舉著相對于它現在的體型來說略顯巨大的盤子并一動不動地在那站著。)

“哈!沒錯,人家就是要吃這個!”

“嗯嗯……”

( ̄~ ̄)嚼!

“真好吃!!”

天上的陽光很燦爛,陽臺花園里的鮮花也被那些魔法使女仆們照顧得很妖艷并還在空氣中散發著那清淡而又高雅的花香,外加還有美味的,取之不盡、食之不竭的食物在一旁,這種舒心愜意的日子,安妮感到很滿意且并不是很想去打破它。

所以,某個學徒不來就不來吧,她反正不急,也有的是時間,大可以慢慢地去耐心等待。

也許……

等到她在這里呆膩歪的時候,她就自然是會去找對方的。

而至于呆膩歪的時候是什么時候……那她可就不太敢保證了,可能是等她自己呆煩了,又或者是那些魔法使們沒法再用更多新奇或者好吃的東西來滿足她的那時候?

(提伯斯一言不發,保持著那種高舉著食物的盤子站在一旁一動不動的狀態……雖然,它很想直接將盤子丟到一旁不干了,或者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地將盤子里的食物拍到它家的那個糟心小主子的臉上?

但是它卻并不能,也不敢……因為它此時所有的行動都被它那糟心的小主子束縛著,對方不知道是不是又想到它以前做過的某些不順她心的事情了,所以就正在變著法兒在懲罰它呢!)

而當某熊提伯斯跟著它的小主人在那豪華酒店里沒羞沒躁地混吃等人的時候,它那小主子所等待的對象,那一個史上最年輕的、美貌與才能散發著光芒、不輸給色彩斑斕的鮮花,美得如花般綻放、像洋娃娃一般漂亮又可愛的天才魔女此時則正在魔法使之國郊外的一處荒郊野地跟別人廝混著。

因為,她的那個熊頭魔女徽章在剛剛來到這個國度的當天就已經不見了,她找了好幾天都沒有找到,以至于所有的中高級旅館都不肯接待她這個身份與地位嚴重不符的外來‘魔女’,導致她最后不得不找了一家最差勁的小旅館暫時居住,并因此而認識了一個名為沙耶的服務員魔法使,還鬼使神差地答應成為了對方的指導老師,并開始著手指點對方,教其如何成為一個在眾多挑戰者當中脫穎而出并成為一名真正的見習魔女?

而現在,她之所以跟對方在這一處荒無人煙的地方,就是為了怎么去教對方在見習魔女考試中擊敗那些競爭者并獲得優勝。

一名處于魔法使最底層的無階級魔道士想要成為一名見習魔女,首先是需要通過的就是筆試!

不過,那種事情對于天才的,十四歲就成為見習魔女的伊蕾娜來說就并不算太困難,因為她這個學霸對那種無聊的考試可是很有經驗的,知道該怎么去教導沙耶臨時抱佛腳并應付以及順利通過那些個筆試!

而唯一讓伊蕾娜感到有些頭疼的,就是那個最后的魔術考試了……

那個考核需要報名者一邊騎著掃帚飛在天上,一邊用不至于會殺死競爭對手的那種威力的魔法互相攻擊,直接將所有的競爭對手擊落并僅剩余自己一個最終獲勝者!

那種殘酷而又激烈的考核,對于現在的沙耶來說,就還是太過于嚴苛了一點。

畢竟啊,那種考試不管有多少的報名者,最后就都只能有一名獲勝者能夠成功晉級為見習魔女,那淘汰率之高,確實是有些罕見和不近乎人情的。

不過沒辦法,那種考試制度已經沿襲了無數年,那可不是伊蕾娜三兩句的抱怨就能改變的,所以,她只能盡量地去教導沙耶怎么在考核中飛行以及規避對手的攻擊,并取巧一般盡量在考核中猥瑣地躲避攻擊、降低存在感和節約魔力,以便待到場中只剩下個位數的敵人時,再尋機沖進決斗圈和反擊,進而奪取那最后的勝利的法門。

反正,不管怎樣,對方就肯定是不能跟她當初一樣,力壓群雄地以一挑戰數十人,并打得那些競爭者們落荒而逃,最后狠狠地羞辱了一番那些競爭者后才輕輕松松地一舉奪魁的。

然則……

經過幾天的培訓后,看著眼前的那個身上和膝蓋有不少摔傷痕跡的家伙,伊蕾娜就仍舊不免有些灰心喪氣。雖然她明明已經很用心地去教了,但是,在真正教導之后她便很快地發現:眼前的這個叫做沙耶的新朋友,這個一直都在魔道士等級上蹉跎的笨女人真的是太差太差勁了。

“沙耶……”

“你剛剛的重心太高了,那樣子的話,或許都不用對手去攻擊你,你自己都可能自己掉下來的。”

“還有!”

“如果飛行的時候你沒有辦法解放你的雙手的話,你又該怎么去用魔杖和法術攻擊你的敵人呢?”

“哎……”

“我就跟你直說吧,憑借你現在的實力,哪怕用取巧的辦法,可最后通過那種魔術考試的概率,也基本是為零的…….”

“那種取巧的法子不可能僅僅只有我一個人能想得到,那些頭腦靈活的家伙們肯定也有很多是跟我一樣想的,所以…….”

“唉…..”

說著說著,伊蕾娜便又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有些頭疼地揉了揉自己的腦袋上的那飄逸漂亮的長發,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萬萬沒想到,她這一個史上最年輕的、美貌與才能散發著光芒、不輸給色彩斑斕的鮮花,美得如花般綻放、像洋娃娃一般漂亮又可愛的天才魔女竟然也有發愁該怎么去教好別人的一天。

“果然……”

“當自己實在是太過于優秀的時候,忽然碰到一個普通的,怎么都教不太會的笨家伙,就確實是有夠頭疼的呢!”

伊蕾娜最后小聲地抱怨了兩句,不過她是用那種很小很小的聲音在說,可不敢讓對面的某個名為沙耶的笨家伙給聽到。

“啊?”

“那我該怎么辦呢……”

理所當然的,站在伊蕾娜不遠處的魔道士兼旅館女仆的沙耶聽到伊蕾娜的評價后,便不得不沮喪地垂下了她那腦袋。

她自己也知道,相比起眼前的伊蕾娜來,她就確實是差的太遠了……對方年紀輕輕的就已經成為了一名強大的正式魔女,而她自己除了年齡超過對方外,別的方面就全都被碾壓式地給比下去了。

“這個嘛……”

“也許就只能繼續不斷強化掃帚飛行訓練了,既然不能讓你變得更強更有經驗,就只能盡力先爭取你別在一開始就被對手給擊落?”

“唉!”

“要是克爾蘇加德老師在這里就好了,我猜,他就一定會有辦法去教導好你的……或者,要是有安妮老師的那個魔法投影競技場就好了。”

“只可惜,它被芙蘭老師那個狡猾的家伙給搶走了……”

“真是討厭呢!”

說著說著,伊蕾娜也有些沮喪地哀嘆了一聲,并懊惱地嘀咕了一句。

因為她覺得,她這樣子去教沙耶,效果似乎也不是很好……費時費力就不說了,重要的是,她完全就看不到對方有丁點獲勝并晉級成為見習魔女的希望,那就更別提是晉級成跟她一樣等級的正式魔女了!

“咦?”

“伊蕾娜,你……你有那么多個的老師嗎?”

沙耶從伊蕾娜的話中聽出了一點點不太尋常的東西來,她聽到了伊蕾娜說出了至少三個老師的名字。

“嗯!”

“我確實是有三個老師,不過另外的兩個都是助教,真正的老師只有安妮老師一個哦!”

“芙蘭老師和克爾蘇加德老師其實都是助教啦……”

聽到對方問起那種事情,伊蕾娜就并沒有隱瞞,直接大大方方地將自己的那些個老師給說了出來。

“三、三個老師?!”

“那……”

“伊蕾娜,你的那些老師們就一定都是一個個知識很淵博和優秀的魔女吧?”

有些了然的沙耶點了點頭,她就知道,伊蕾娜那么優秀就肯定不是沒有道理的,原來啊,對方的起始點竟比她沙耶高了那么多,足足有三個老師在教導她?

“唔……”

“應該算是吧?”

伊蕾娜有些不太確定,畢竟其中兩個老師,包括她那個正式的老師就從未教過她任何的東西,知識淵不淵博她就肯定是不太清楚的。

“應該?”

“應該是什么意思?”

“唔……”

“大概是不確定吧?”

“那……你十四歲成為見習魔女,十五歲成為正式魔女,你的老師又是幾歲成為魔女的?”

沙耶再一次忐忑地問著她感興趣的一個問題。

能夠教出伊蕾娜這么一個優秀的魔女,沙耶覺得,對方的老師肯定是比對方更加優秀的存在,那是毫無疑問的!

或許,對方十三歲就成為魔女了?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想必那就肯定是這個世界上最最最頂尖的那些人之一了,那是她自己從來想都不敢想的存在,而伊蕾娜卻有幸在那樣的一種或是一群人的手下當學徒,真的是太幸福了!

難怪十四歲就成為見習魔女,十五歲就晉級出師并出來旅行世界了,那種超高規格的境遇,她簡直嫉妒得要發狂了的!

“這個,克爾蘇加德和芙蘭老師她們我是不太清楚的……”

“但是……”

伊蕾娜想起了當時她和安妮老師以及芙蘭老師第一天見面時的情況。

“我的那個安妮老師,我猜應該是兩歲或者三歲吧?”

“應該是差不多的……”

對方曾對她說起過‘兩歲降服暗影熊,三歲燒掉老龍,五歲成就英雄階位,八歲成為半神’的那些事情,那么,有著燒掉巨龍的實力時,就肯定算是一名正式的魔女了吧?

“兩兩兩……兩歲或者三歲?!!!”

“那不可能!!!”

“伊蕾娜,你確定你沒有在開玩笑嘛?咱們兩三歲的時候,只怕還都沒有學會說話認字吧?!”

沙耶直接驚呼著問道,臉上全是那種近乎驚駭以及不敢置信的見亡靈般的神色。

“沒有哦!”

“兩歲的時候,我已經在媽媽的教導下開始認字了呢!”

無形中,天才的學霸伊蕾娜又給了學渣沙耶一記隱秘的暴擊,不過她卻并沒有在意,也沒有去看對方難看的臉色,而是繼續往下說著道:

“不過……”

“說起我的老師,可能沙耶你也聽說過呢,她前幾天就來到這個國度了,還曾在城門那轟轟烈烈地大鬧了一場呢!”

“真是的,那真是太丟臉了!”

說起那事兒,伊蕾娜的表情也不免有些尷尬,因為她不知道是該自豪好還是該為她的那個老師感到害臊?

當然了,更讓她尷尬和感到氣憤的是:她曾不止一次地去向某些家伙表明她確實就是那個小女孩的學徒的身份,且還是出師了以及成為了正式魔女的那種!可是,那些討厭的家伙們就是不愿意相信她,還幾次三番地拒絕了她去跟她老師會合的合理請求。

“幾天前?”

“啊!!”

“伊、伊蕾娜!”

“你的老師……該不會就是那個才剛剛八歲,就打敗了魔法使之國的魔女長老團,并還讓對方不得不集體認輸以及承認了她是魔法使之國史上第一個官方認證的‘大魔女’身份的‘火焰之女’安妮·哈斯塔閣下吧?!”

聽到伊蕾娜的話,愣了一小會后,少女沙耶幾乎是瞪圓著眼睛,用著那種發顫著的激動語氣小心地問了出來。

“沒錯!”

“就是她!!”

伊蕾娜并沒有否認,直接就大大方方地點頭承認著,因為這個事情她已經對別人說過很多次了,可那些人就是不相信她!

那些家伙,那些個旅館的服務員們怎么就不想想,她伊蕾娜這一個史上最年輕的、美貌與才能散發著光芒、不輸給色彩斑斕的鮮花,美得如花般綻放、像洋娃娃一般漂亮又可愛的魔女跟那些騙子能是一樣的嗎?

他們怎么可以把美麗而又強大的她給攔在門外,就是不讓她進去找她的老師呢?

那可真是豈有此理!

還有,她的那個安妮老師也真是的,都好幾天了,竟然還就只知道躲在那個酒店旅館里不出來,害得她在外邊蹲守了好些天,竟一次都沒有碰到過對方,真是太可惡了……

要知道,她可是還想著要找對方給她再補辦一個魔女徽章的,畢竟她之前的那個不知道怎么就不見了,所以,如果不能找老師補辦一個的話,她接下來的環游世界之旅可就沒有辦法繼續了,她可不想去到哪里都被人歧視或者拒之門外!

“誒?沙、沙耶,你這是在做什么?!”

突然,才在心下對某些個家伙腹誹不已的伊蕾娜很快就回過神來,并看著眼前的這個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撲到自己的跟前,并還跪在地上死死抱著自己大腿不放的沙耶驚訝地問道。

“伊蕾娜!”

“請你務必將我介紹給你的老師!”

“拜托了!!”

“只要你替我引薦,我沙耶以后一定會對你以身相許的,真的,拜托你了!!!”

“噫?!”

“喂!什么以身相許,你快先放開啦!!!”

“不要!”

“你不答應我就不放開!”

“呀!”

“你手放哪里呢?”

“伊蕾娜,求求你了!”

“放開!”

“你求我也沒用!我的老師現在我也見不著,幫不了你的!”

“我不信!!”

“啊!”

“快、快放開!!”

“就不放!!”

“可惡!”

“統統石化!!”

終于,糾纏了一會后,沒有辦法的伊蕾娜一會魔杖,直接對摸個抱著自己的大腿還死命哭著蹭著哀求的旅館女仆施展了一個石化咒,然后又費了不少的力氣才將自己的那雪白的大腿給從對方那鼓鼓脹脹的懷里給掙了出來。

在那一陣鬧騰后,黃昏降臨之前,迎著夕陽,伊蕾娜和沙耶搭乘著掃帚在距離某個奢華旅館不遠處的一處房頂上落下。

“伊蕾娜,那邊就是你老師住的那個旅館了,快點快點!快帶我進去把!”

“沒用,我說過了,我也進不去,你帶我來這里也是沒用的……”

“可是……”

“你是魔女耶,為什么你也進不去?”

沙耶有些不解。

“因為我的徽章不見了!!”

伊蕾娜沮喪地低下了頭,她曾到處找過,就是找不到!而她想要找老師補辦一個,可卻偏偏又見不到她的老師,于是就這么陷入了一個死循環里。

“啊!我想起來了,前幾天我撿到了這個東西,伊蕾娜你看看,這個玩意是不是你要找的徽章?”

遲疑了一下,某旅館女仆賊兮兮地掏出了一個上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寫著‘「灰之魔女」伊蕾娜’等字跡的猙獰熊頭徽章來。

“沙耶,你…….”

然則,呆呆傻傻地接過去的伊蕾娜很快就意識到了些什么,直接用銳利的眼神朝著沙耶瞪了過去。

“伊、伊蕾娜,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沒有想起來要還給你,真的,我真的是不小心就給忘了…….”

“忘了?”

“嗯嗯!”

“你以為我會相信嗎?”

“為什么不呢?”

“別跑!”

“呀!”

“倒掛金鐘!!”

“啊啊啊!伊、伊蕾娜,快、快放我下來,我沒穿那個……”

被無形的繩索倒著吊起來某旅館女仆漲紅了臉,并死死地捂住了裙擺,想要掙扎但卻怎么都掙不脫。

“什、什么?!”

忽然,伊蕾娜似乎看到了些什么,然后臉蛋也瞬間‘蹭’地一下變得通紅,并趕緊轉過頭去并一揮魔杖,把某個魔道士女仆又給放了下來。

幸好這里沒有人,要不然,剛剛的某些福利就要被外人給看了去了。

(ω)求票票

↓更多精彩,請看㊣版作者的話↓


上一章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目錄  |  下一章